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一章最擅长挖洞的人
    忽然洒落的红光让南筝有些吃惊,接着发生的事情,更是令她恐惧。

    一道淡渺的气息从神像底部生出,迅速笼罩了整个破庙。

    她身上的那些银铃无风而动,发出清脆的响声。

    是谁在施展部落巫法,竟是如此强大?

    南筝更害怕的是,这些铃声会不会惊动黑棺材里的老祖,老祖如果迁怒于自己,那该怎么办?

    咯吱一声轻响,黑棺材的棺材盖缓缓移开,露出了一条小缝。

    南筝回首望过去,险些昏倒。

    不知何时,黑棺材的前方多了一个人。

    那是个小孩子,穿着对襟衫,梳着髻,身形瘦小,脸色苍白。

    小孩子把手伸到空中,牵起道那种极微渺的气息,送到鼻前闻了闻,发出苍老的声音:“伪神的味道。”

    很快那些微渺的气息便消失了。

    小孩子什么都没有做,坐在棺材上,看着远处青山的方向。

    南筝的脸色比他更加苍白,心想这是什么东西,真是见鬼了。

    小孩子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你想的没有错,我就是剑鬼,你可以称我为剑鬼童子。”

    南筝当然知道剑鬼是什么,可是世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剑鬼?

    不管是剑鬼还是元婴在本体消失之前都没有自主的智识与灵魄,可坐在棺材上的那个童子明显不是这种。

    “把我守好,不要让那些野兽吵醒了我。”

    剑鬼童子说完这句话便飘了起来,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群山之中。

    直到很久之后,南筝才稍微冷静了些,挪动着有些僵硬的脚步来到黑棺材前,紧张地向缝里望去。

    南趋枯瘦如木的身躯,还在棺材里,没有任何气息,就像是早就已经死了般。

    ……

    ……

    水月庵前有道缓坡,坡下有株极大的桃花,花瓣随风而落,如雨一般,两个少女正在桃树下说话。

    “我的天人通练得太差,庵主前些天才替谁算过,还要半年时间才能再算,太上长老已经很久不见客了。”

    连续三句话都是拒绝,甄桃很是抱歉,小脸微红说道:“过冬师姐性情怪异,她在养伤,我根本不敢递话……”

    当年在朝歌城,水月庵的莫惜与不老林勾结意图暗杀赵腊月,事败之后她被过冬斩去四肢,扔在了赵府门口。

    现在莫惜还活着,被养在山那边的一个村子里,庵里有人偶尔会过去看望。

    甄桃听师姐们形容过她现在的惨状,对过冬师姐有着极大的惧意。

    “没事。”白早微笑说道。

    她已经猜到过冬前辈是谁,自然不会勉强甄桃。

    她这次来水月庵,本就是因为过冬前辈的交待。

    那年裴白发落海而死,苏子叶背叛,何霑心灰意冷,可是西海这个局并没有结束。

    通过童颜师兄,她知道了过冬前辈对自己的寄望,所以想来水月庵见见她,顺便请庵里的前辈算一下此行前景。

    不能算就算了,人算终究不如天算,尽力便好。

    希望师兄那边也一切安好。

    白早与甄桃告别,转身向山下去走,来到山底,才发现肩上落着几片花瓣。

    她忽然想起那年朝歌城的井宅,庭院里有棵海棠树,他在书房里看着花瓣雨里的她,似乎有些欣赏。

    办好此事,青山除了大患,修行界就此太平,井九这么懒,应该也会很开心吧。

    ……

    ……

    碧蓝的西海上生起一道白线。

    童颜在海面上行走。

    井九没有忘记对他的承诺,把青天鉴送到了大原城外的三千庵堂,然后让老尼姑把他放了出来。

    青天鉴没有被童颜系在背后,难道是放在了某件空间法器里?

    如果是这样,为何他在果成寺与冷山的时候没有用过?

    天空里生出数十道白线。

    西海剑派弟子驭剑而至,把他带去了坠仙岛。

    崖畔的巨窗可以看到无穷碧海、千年浪花。

    西海剑神转身望向童颜,面无表情说道:“你以何物来投?”

    童颜说道:“青天鉴。”

    这是谁都能想到的答案。

    没有天阶法宝,有谁愿意承受被中州派怀疑的代价?

    西海剑神说道:“你要什么?”

    童颜说道:“活着。”

    西海剑神说道:“你如果不偷青天鉴,也能在中州派活着,而且能活得很好,所以这个理由不成立。”

    不擅长阴谋的人不意味着不聪明,只是像他与景阳这样的人不愿意在修行之外有半点分神。

    如果童颜无法给出合适的理由,西海剑神绝对不介意把他杀了,然后把他的头颅送去云梦山。

    “所以我不会把青天鉴给你。”

    童颜说道:“听说太上玄功有本副册在西海,等我学会之后,会请鉴灵出来与你见面。”

    怎样才能活着?不能指望别派的收留,只能尽快提升自己的境界修为。

    童颜的要求很合理,给出的补偿听着却有些少。

    西海剑神却流露出欣赏的神色,说道:“你比洛淮南强多了。”

    到了他这种境界,青天鉴里的幻境悟道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真正珍贵的是鉴灵。

    青天鉴灵如果真是天宝真灵,那就是朝天大陆数万年来唯一的存在。

    这种崭新的生命形式,对西海剑神这种已至巅峰的大物来说,可以带来很多感悟与契机。

    童颜被关进了少明岛的石室里,除了清水,石室里便只有一份抄录的太上玄功副册。

    什么时候他学会了太上玄功,便可以离开。

    有些奇怪的是,童颜没有立刻翻开那本副册,而是对着石壁发呆,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

    就像几年前在洛淮南留下的那间洞府里,他对着石壁,听到了青儿呼救的声音。

    青儿从他的衣袖里飞了出来,在狭小的石室里快速飞了几圈,满意说道:“这里倒是安全。”

    童颜依然盯着石壁。

    青儿飞回他肩上坐着,忽然担心说道:“可是西海剑神如此强大,看着又很贪心,万一见面后,他想硬抢我怎么办?”

    童颜还是没有说话,继续盯着石壁。

    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无形的地图。

    这地图并非真实存在,而是他脑海里的记忆。

    天下棋道第二的他,也拥有着难以想象的记忆力。

    地图是苏子叶画的,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是各种阵法与机关,地图上的那根红线,通往少明岛某个隐蔽的洞府。

    童颜忽然解下衣服,走到石壁前方开始挖洞。

    青儿赶紧用小手蒙住脸,透过指缝看着他问道:“你要逃走吗?”

    西海剑派的山门大阵在远处,少明岛的防御阵法在外面,他只要不往外挖,就不用担心会触动阵法。

    但如果不往外挖,他就算挖一辈子,也没办法逃出去。

    童颜说道:“我要去一个地方。”

    时隔数年,童颜再次开始挖洞。

    不过这次他挖洞需要的时间会少很多,因为他对这种事情已经很熟悉,而且他要去的地方就在少明岛上,离这里不远。

    挖出来的地道里没有光线,自然也不知道日夜。

    童颜从地底钻了出来。

    青儿的速度比他更快,在这间洞府里绕了几圈,确认没有任何机关,也没有窥视的法宝,说道:“安全……但有个很奇怪的东西。”

    童颜走到洞府深处,望向那把剑。

    那剑体形细长,气息清冷淡渺,一看便知绝非凡品,正是初子剑。

    青儿看着那把剑,惊呼说道:“这把剑真好!”

    这甚至可以说是她见过的最好的一把剑,只比井九差些。

    但她现在不喜欢井九这个坏人。

    童颜看着初子剑,沉默不语。

    八百年前,南趋重返朝天大陆,就是靠着这把初子剑,杀死了无数强者,偷袭了青山宗的道缘真人。

    道缘真人毁了南趋的道树,也把初子剑夺了过去,后来不知为何流落到了皇宫里。

    神皇通过金明城把初子剑给了赵腊月,在桂云城,赵腊月与柳十岁联手杀死洛淮南时,用的就是这把剑。

    然后这剑到了柳十岁手里,又被西王孙抢走,结果谁曾想到,神皇早已在这把剑上留下了烙印。

    裴白发在暴雨里破关而出,以初子剑为引,万里一剑重伤西王孙。

    初子剑跌落凡尘,被过冬拿走,又在宝通禅院的菜园里交给了桐庐。

    最后桐庐死了,初子剑重归西海。

    这把剑有着太多传奇的故事。

    奇妙的是,最近这些年发生在初子剑上的故事,童颜恰好都知道,甚至与他有关。

    现在他准备用这把初子剑再写一个怎样的新故事?

    问题是初子剑上有神皇留下的烙印,还有剑神布下的禁制,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无法抹灭,自然也无法带走。

    那他来这里做什么?难道只是想看看?

    青儿看了他一眼。

    童颜没有说话,走到角落里坐下,开始等待。

    他不知道要等多久。

    也许十几天,也许很多年。

    不过无所谓。

    就像那年一样。

    ……

    ……

    就在童颜藏身的洞府数里外,有一间更大的洞府。

    这两间洞府都是少明岛上最重要的地方。

    阴三与玄阴老祖走进洞府,看着四周的典籍,确认了阵枢就隐藏在里面。

    接着便是要找到初子剑了。

    玄阴老祖走到石壁前,便准备挖洞。

    阴三看着渐渐枯萎的右手,平静说道:“不用。”

    玄阴老祖得意说道:“真人,不用担心会触动阵法,我最擅长挖洞了。”

    是的,最擅长挖洞的人从来都不是童颜。

    按速度算,他不如井九。

    按精度与熟悉度来说,他又怎么比得上被青山剑阵逼得不见天日,在地底挖了三百多年洞的玄阴老祖?

    阴三收回右手,微笑说道:“不用挖,等阵枢破掉那日,我们走过去拿走就好。”

    如果以阴谋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上最擅长挖洞的其实始终都是他。

    ……

    ……

    (昨天那章更新出了问题,临时用手机发上去的,把感言都弄没了,真是生气啊,今天比较高兴,又带外甥女去滑雪去了,当然,我在酒店里码字,值此高兴时刻,我一定要高歌一曲:呐呀呐,呐呀呐,是的,最擅长挖洞的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