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85章 噫,南忘!
    井九把青天鉴递给顾清,说道:“送到大原城外的三千庵堂。”

    他把雪姬骗进剑狱之后,青儿便再没有出来过。

    在他想来,她应该也没有与顾清聊天的兴趣。

    这个徒弟有时候比他还无趣。

    顾清接过青天鉴,觉得好生沉重。

    当年他从井九手里接过那本承天剑谱,就有这种感觉。

    被井九安排成为景尧皇子的老师时,肩上也感受过这种分量。

    当井九让他准备做青山掌门的时候,这种感觉最为强烈。

    这可是天阶法宝啊,老师你就这么信任我?还是说这又是对弟子的考验?

    井九没有理会顾清在想什么,看着众人说道:“走了。”

    这是很寻常的话语,但神末峰的人们很了解他,知道对他来说这是很郑重的道别。

    赵腊月走到他身前,抱住他,停留了会儿才分开。

    平咏佳心想这是神末峰的礼数吗?难道自己也要抱?

    他这般想着,下意识里张开了双臂,只是动作有些僵硬。

    直到被元曲重重地拍了一下后脑勺,他才醒过神来,赶紧跟着两位师兄长揖及地。

    井九最后对顾清说道:“剑我再用用。”

    做出这个决定时他有些犹豫。

    顾清很是吃惊,心想您要用便是,为何要问我,而且为何如此犹豫?

    您可不是这样的人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宇宙锋出现,神末峰更加孤清。

    井九坐剑而起,化作一道冷光,向着高空飞去。

    青山大阵自然开启通道,云海生波,剑光渐远。

    赵腊月带着顾清与元曲向洞府里走去,平咏佳还站在崖边对着天空挥手,脸上满是不舍,心里满是焦虑。他来到神末峰已经一年,却与师父只见了两面,说话不超过五句,如果这样下去,师父忘了还有自己这么一个徒弟该怎么办?

    “准备一下可能要出远门。”赵腊月对元曲说道。

    顾清要回朝歌城,不会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这些事务自然只能由元曲处理。

    元曲有些紧张,问道:“大概什么时候?”

    赵腊月心想那要看井九什么时候能找到那位。

    ……

    ……

    除了赵腊月,没有几个人知道井九为何会单独离开青山,更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但就像往年里那数次离开一样,宇宙锋没有直接向千里之外飞去,而是落在了云集镇外。

    从这个方面来说,师兄与赵腊月对他的影响确实很大。

    那间经营火锅的酒楼,对神末峰的人们来说就像是驿站,又或者是数年一期的聚会处。

    井九推门而入,便觉不喜。

    包厢里的味道非常不好闻,弥漫着酒臭还有火锅烧焦的味道。

    他摘下笠帽,凝出一团水珠,扔进火锅里。

    只听得嗤啦声响,烧焦的火锅温度降低了些,味道却反而更浓了。

    井九怔了怔,召唤出在雪原练了六年的剑火,直接把火锅与里面的东西尽数烧成了青烟。

    窗户被推开,风与人声一道灌入,很快便冲淡了那些味道。

    南忘已经喝醉了,被风一吹,更是不堪,根本没有想到井九是谁,娇嗔道:“人家还要喝酒,你怎么把菜都变没了?赶紧给我变回来。”

    包厢里到处都是酒坛,横七竖八地搁着,刚好十五个。

    她没有用真元消解酒意,居然能喝这么多,在人间也算得上是善饮之辈,但明显已经是多了。

    井九神情不变,精神世界里却已经打了数个冷颤。

    他最怕南忘的就是喝多了撒娇,其次是唱小曲,再次是不说话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再再次就是吐的自己满身都是。

    如果不是这次找人需要南忘,他怎么可能同意柳词的安排与她同行。

    “该走了。”他说道。

    南忘看了他一眼,大概记起来了他是谁,醉意十足说道:“走什么走,我才刚刚开始喝!”

    井九有些无奈,再次凝出水团,同时加了些寒意进去,变成水与冰的混合物,直接砸在了她的脸上。

    南忘一声惊呼。

    她身上湿了,曲线更加曼妙。

    脸也湿了,眉眼分外诱人。

    酒意醒了,眼神非常可怕。

    井九沉默着递过去一张手帕。

    南忘沉默着接过,沉默着慢慢擦掉脸上的水,最后还从半敞着的衣领里摸出几块碎冰。

    然后她慢慢抬起头来,看着井九面无表情问道:“你想死吗?”

    听到青山的口头禅,井九沉默不语。

    他知道南忘的脾气不好,如果换成别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这样做,只会离得远远的,等她自己酒醒。

    但青山何时剑出西海,就要看他们何时能够找到南趋,时间着实有些紧张。

    这时候他自然不会接话,既然打不过对方,何必自取其痛?

    南忘自然不会因为他的沉默就认为他乖巧懂事,起身走到他身前,伸手便要去捉他的下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影闪电般出现,把她的手打了回去。

    南忘眼神微冷,望向井九的衣袖。

    她看得清楚,那是一只猫爪。

    片刻后,白猫从井九的衣袖里钻了出来,顺着他的手臂爬到肩膀,正习惯性地准备继续向上,趴到他头顶,忽然想着还有外人在,那样会让井九有些丢脸,于是便蹲在了他的肩上。

    “原来是有了靠山,难怪胆子如此之大。”南忘盯着井九的眼睛说道。

    然后她望向白猫面无表情说道:“白鬼大人不在山里享清福,在这里做什么?”

    白猫转过头去,不想理她。

    从称呼就能听出来,她现在很生气,不然应该会喊它阿大。

    南忘是破海上境,当然打不过它,问题是女人是一种很麻烦的东西,打女人往往会惹出很多别的麻烦。

    南忘一直都是青山里最麻烦的那个女人,仗着师长与师兄们宠爱,胆子大的厉害,小时候就敢拔它的胡子,稍大些了更是追着它到处跑,最过分的是,她有那么好的条件却不肯抱它,只喜欢抓它的颈,那样很不舒服啊~

    ——还是腊月好。

    刚离开神末峰不久的白猫就开始怀念曾经温暖的怀抱。

    然后它想起来小腊月也已经很久没有抱过自己了,不禁有些幽怨。

    井九解释道:“白鬼大人擅长闻味儿。”

    白猫有些诧异,心想今天是怎么了,都在喊我的小名?

    井九没喊它阿大与南忘的原因不同,不是生气,而是不想南忘从称呼里听出什么来。

    ……

    ……

    顾家的马车早就在酒楼下等着。

    数年时间过去,车厢早已再次更新换代,设计心思更加巧妙,工艺还是那般完美。(感觉这里需要收顾家工艺的广告费……)

    曾经相对而坐的椅子现在改成了一椅一榻,很明显顾家以为与井九一道出行的应该是赵腊月。

    南忘撑着下颌,看着窗外的春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如常见的南蛮少女一般身形娇小,腿自然不会太长,但横在榻上还是占了大部分的位置。

    井九想都没想,直接坐在了地板上,闭着眼睛,冥想修行。

    白猫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悄悄爬到他的头上,然后舒服地叹了口气,眯起了眼睛。

    南忘听着声音,回头便看见了这幕画面,不由莞尔一笑,春光烂漫。

    ……

    ……

    马车进了南河州,然后一路向西,有时候走的是官道,有时候走的是山路,偶尔会停下,更多的时候是一直在行走。

    每当马车停下的时候,便会有剑光照亮山野或离亭,送来最新的消息。

    在庄河附近,南忘与井九弃了马车,开始步行,只有非常少的时候,比如崖太高、河太深的时候会选择驭剑。

    那些最新的消息依然随着那些剑光不停到来。

    转眼间便到了盛夏,道州城的湖面上飘着小船,南忘坐在船首,似有些忧愁,于是不停向嘴里灌着酒。

    井九坐在船的那一头,右手轻抚猫头,心想这么下去何时才是尽头?

    那些剑光与消息出现的看似寻常,实际上非常不容易。

    最近这段时间,至少有七千多件刚刚发生的事情通过最快的速度送到他们的身边,供他们判断。

    这需要卷帘人的全面配合,还需要很多无彰境以上的剑修负责做邮差,而且还不能惊动西海那边,除了中州派与朝廷,整个朝天大陆便只有青山宗能够做到。

    青山宗展现出来了自己的底蕴,调用了大量的资源与弟子,然而……他们却依然没有半点头绪。

    南忘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承受的压力非常大,借酒浇愁却是越来越愁,忽然看着被湖光照亮的井九的脸,发现了解压的好方法,说道:“来,笑一个。”

    井九知道她已经喝醉,没有理她。

    这酒是前些天宝树居专门提供的桂花饮,名字听着温柔,却是人间最烈最香的佳酿,像南忘这般当水喝,怎么可能不醉?

    顾清曾经对赵腊月说过,宝树居那个东家想求一颗什么丹药,他那时候也在场,听了一句。

    现在,这丹药自然是没有了。

    南忘见他不理自己,提着酒壶从船那边走了过来,摇晃不定,似随时要跌落湖中,却始终没有。

    走到井九身前,她居高临下说道:“还挺傲气的,不肯笑,那就跳个舞?”

    南忘是上德峰一系的小师妹,自幼备受宠爱,就连景阳真人都拿她没办法,养成了娇纵的脾气,现在离开了青山,没有元骑鲸管着,又没有晚辈看着,自然更加放肆。

    井九没有理她,伸手抓住白猫,准备向她扔过去。

    白猫心想这哪有天理,自己的颈与这个南蛮少女到底要犯冲多少年?

    就在这个时候,湖边的树林里忽然行来一辆马车,车厢上刻着一朵海棠花。

    车还没有停稳,一名大夫便从里面冲了出来,满头大汗喊道:“找到了!”

    ……

    ……

    (谐音梗,土气押韵,这两个问题今天都犯了,但实在是写的很开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