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153章 伟大而痛苦的胜负
    峰顶,和国公靠着栏杆,身体向前倾的非常厉害,似乎想要把那间亭子里的画面看得更清楚些。

    官员看着这画面很是担心,赶紧上前扶着,却看到了他脸上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的情绪。

    看来这场棋局已经分出了胜负,可是究竟是谁胜了?

    ……

    ……

    三清观里,禅子站在门槛前,看着雨后的新山,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在他身后,那位道人已经摆完了棋,只是没有看清楚最后落下的位置。

    ……

    ……

    皇宫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太监们正在对御辇进行最后的检查。

    从宫里飞到棋盘山用不了多长时间,但圣驾出行的准备太麻烦。

    更麻烦的是,昨夜浊河下游的出海口忽然崩塌,陛下召集了临时朝会,耽搁了很多时间。

    殿门开启,被急召入宫的宰相以及工部尚书还没有出来,一道明黄色便在人们眼前闪过。

    静悬在地面半尺的御辇微微一沉,太监们知道陛下已经坐好,松了口气,便准备出发。

    在他们的印象里,棋道高手之间的对弈耗时向来很多,这时候赶到棋盘山,应该还来得及。

    远方的宫门处忽然有动静,一位太监脚带轻烟跑了过来,跪倒在御辇前,低声说了几句话。

    御辇里传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声,紧接着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

    “既然胜负已分,那就去贵妃宫里吧。”

    ……

    ……

    宫里封过四位贵妃,其中两位贵妃寿元已尽,长眠于东陵,还有位贵妃年事已高,很少出现。

    现在说到贵妃娘娘,自然便是深得神皇宠爱的胡贵妃。

    胡贵妃早已梳妆打扮结束,随时等着旨意出发。

    陛下没有忘记答应她的事,决定去棋盘山观棋后,便令人通知了她。

    这等宠爱在皇宫里确实少见,但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得意的情绪,反而有些焦虑。

    陛下去梅会观棋本就是被她劝说的,因为她很想看到井九被童颜或者别的棋道高手羞辱。

    事情的发展比她想象的还要美妙,井九一开始便遇到了童颜。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在窗前不停走着,根本没有心情去看窗外的那些海棠花,自言自语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没输?”

    不知为何,她忽然有些不想去棋盘山了。

    一位宫女匆匆走了进来,说道:“陛下要到了。”

    胡贵妃神情微怔,说道:“不是要去棋盘山吗?”

    那位宫女有些犹豫地看了她一眼,说道:“那场棋已经结束……”

    胡贵妃以天真憨直闻名,却也极为聪慧,见宫女神情便猜到了结果,不由惊声喊道:“这怎么可能?”

    ……

    ……

    童颜的那颗白棋最终也没有落到棋盘上,而是轻轻放回了棋瓮里。

    胜负已分。

    一片安静。

    雨水从亭檐上滴落的声音,都有些惊心动魄。

    嗡的一声,人群炸了开来。

    不是议论声,因为人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该如何点评这场棋局以及最终的结果。

    那些声音都是感叹词或者拟声词。

    童颜被公认为当世棋道最强者,甚至在包括郭大学士的很多人眼里,他已经是古往今来的棋道最强者。

    今天他却输给了井九。

    谁人能不震惊?

    看着亭子里的那两个人,何霑的情绪有些复杂,然后他收敛心神,正色躬身行礼。

    雀娘与尚旧楼也随之行礼。

    在场人们约有半数都对着那间看似寻常的矮亭行礼。

    他们是在表达自己的尊敬以及感谢。

    感谢井九与童颜下出了这局棋。

    谷元元这时候终于醒了过来,看着四周的动静,有些茫然问道:“结果出来了?谁赢了?”

    不等别人回答,他自顾自地摇了摇头,喃喃说道:“谁能赢他们啊……”

    他这时候的神思有些恍惚,心里却有个确定的想法。

    井九与童颜这样的人在棋盘上是不可战胜的。

    ……

    ……

    童颜稚嫩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显得很木然,不知道现在是怎样的心情。

    井九还是那般平静,似乎并没有把这当成太重要的事情。

    注意到这些细节,白早眼里露出一抹异色,然后有些意外地发现,果冬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白早身边的中州派弟子们很是失落,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童颜师兄会输。

    然而棋盘上的胜负是那样的明确,师兄已经放下了那颗白棋。

    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任何别的原因,就是输了。

    向晚书最难过。

    名义上他是童颜的师弟,事实上,无论修行还是棋道,他都是童颜亲手教出来的。

    师兄输了,这让他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

    他想起一年前的海州城。

    在那一次的四海宴上,他说了几句话,然后引来了那个戴着笠帽的少女的反驳。

    为何会有这样一局棋?应该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吧。

    想到这点,他觉得好生抱歉,更加难过,下意识里向某处望了过去。

    赵腊月站在那里。

    她的视线落在亭子里。

    向晚书知道,她肯定是在看井九。

    她鬓角微湿,微微笑着。

    梨花带雨,令人怜惜。

    梨涡浅笑,又怎能不令人喜爱?

    向晚书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仰慕,看到了亲近。

    他更难过了。

    除了赵腊月,还有很多人在看着井九。

    他静静坐着,神情淡然,微湿的黑发看似有些凌乱,却让他的容颜别添了一种美感,仿佛仙人。

    人们生出一种感觉。

    他坐在这里,却在尘世之外。

    ……

    ……

    童颜起身,走到栏边。

    他望向山外风景,静静看了会儿。

    然后,他缓缓闭上眼睛,仰起头来。

    闭着眼睛,自然不是眼高于顶。

    他的眉毛有些稀疏。

    雨水慢慢淌了下来,滑过他的眼角与略显苍白的稚嫩面庞。

    人们的视线从井九身上移开,看着童颜的背影,沉默不语。

    童颜输了,但下出令天地变色的棋局,他值得任何人的尊敬。

    人们等着他会说些什么。

    今天的棋局,注定会成为历史上最著名、最传奇的棋局。

    这时候他与井九的每句话,每个动作,都会被记载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童颜终于开口说话。

    他没有转身,也没有睁眼,没有音调起伏的语句从双唇里说出来,带着难以形容的生硬感觉。

    “能下出这样的一局棋,此生已无遗憾,还能有什么不满足呢?”

    ……

    ……

    听到这句话,众人生出很多敬佩。

    不愧是童颜公子,风度与胸怀皆在,对棋道的热爱与尊敬还是那样令人心折。

    但人们没有想到,童颜想说的话在后面。

    “可是怎么能满足呢?”

    童颜的声音极难察觉的微颤起来。

    那里面蕴藏着用极大毅力压抑住的痛苦。

    这才是真正的痛苦。

    “我还是输了啊。”

    ……

    ……

    (写的时候想起费德勒与纳豆那年温网五盘。

    是的,伟大。

    但是,输了呀。

    当然痛苦,当然要痛哭。

    话说去年不多的好事里,奶牛的复兴算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谢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