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60章 说走就走
    井九神情凝重,右手为剑,用承天剑法结阵,这是非常认真、甚至可以说如临大敌的状态。

    世间有几个人能从这种状态下的他手里轻轻松松把剑夺过去?

    赵腊月不算。

    井九自己说的没有错,青山九峰的剑法里他就属承天剑法学的最差,只看将来顾清能不能长进些。

    当然如果他真要出全力,也可以与雪姬争上一番,毕竟宇宙锋是他自己的剑。但他感觉得很清楚,对方只对剑感兴趣,更重要的是,王小明还拿着烈阳幡在不远处,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雪姬来到场间之后,那些如云如川的火焰,在空中画出弧线向着她飘去,云层里的天火也不再往青天鉴那边落下,而是向着她不停轰击。溪水时而凝结成冰,时而蒸发成烟,通红而滚烫的石头被寒冷的水瞬间冻裂,场景无比混乱。

    烈阳幡明显出了问题,幡间的阳罡之火竟然开始自行攻击雪姬,不再听从王小明的意志。

    寒风微起,井九从原地消失,来到数百丈外,右手破空如刃,斩向王小明。

    他没有用冥皇之玺,因为还差些时间才能完全发挥出威力,也没有用别的压箱底的东西,用的就是自己的右手。

    当青儿说青天鉴无法用来战斗时,井九很是不解,心想不会打架的天阶法宝,那与破铜烂铁又有什么区别。

    那么会打架的天阶法宝,又意味着什么呢?

    他想试试看,自己从春磨到秋,再磨到春天的这只右手,究竟恢复了多少威力。

    烈阳幡护住而起,挡在王小明的身前。

    阳罡之火这时候尽数被雪姬吸引住了,烈阳幡依然是很强大的法宝,却无法挡住这只右手。

    只听得擦的一声轻响,满是黑魂火色的幡面上出现一道明显的裂口!

    王小明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心想这怎么可能!

    烈阳幡与他心血相连,幡体受损,他的心神也受到了极大冲击,噗的一声吐出血来。

    他闷哼一声,魔功疾运,幡沿卷起巨浪,把井九震飞,同时送着他往云里去,瞬息之间便来到了高空之上。

    嗡的一声轻响,衣袂轻飘,井九也来到了天空里,就像王小明的影子,右手划出一道厉光斩了下去。

    王小明魔功确实了得,厉喝一声,化作数道黑烟,强行收回烈阳幡的控制权,卷起云层里的火息,轰在了井九的身上。

    天空里响起一声闷雷。

    阴沉着、却不停燃烧着的云层就这样碎裂,然后迅速散开。

    地缝里生出的火墙渐渐低落,直至消失无踪。

    闷雷起处出现两道笔直的线。

    一道线没入雪山前,一道线落在远方。

    ……

    ……

    远方的荒原上有一个大坑。

    王小明闭着眼睛,身上的魔甲已经碎成两截,胸上到处都是鲜血,脸色苍白的像是纸一般。

    黑烟在他的身周缭绕着,他忽然睁开眼睛,发出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嚎叫。

    他怎么都想不到,在最关键的时刻烈阳幡忽然出了问题,只知道攻击那个不知何处来的雪人,竟是放过了井九!

    为了谋夺青天鉴,他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结果现在只落得一身狼狈,还毁了一件保命的高阶法宝,最可气的就是,就连烈阳幡都被井九刺出了一道裂口!

    这道裂口对烈阳幡的影响虽说不会太大,但想要重新祭炼至完美,他还需要杀多少人?

    最令他愤怒和不甘的是,凭什么自己就不如井九?

    他握着烈阳幡冲出了坑底,便要踏空而起,继续与井九战过。

    数道破风声响起,高崖带着数位玄阴教长老赶了过来,看着眼前这幕画面,赶紧上前把他拦住。

    教主忽然从总坛消失,接着烈阳幡有异动,他们便知道出了事情,待烈阳幡的火云一散,便赶了过来,谁知道却是看到了这样的画面。纵使对王小明的行事颇有不满,这些长老也不敢做什么,苦苦恳求他赶紧离开。

    这里已经是冷山北麓,离白城很近,今日烈阳幡弄出如此大的动静,必然会惊动那些正派强者。

    如果禅子等人赶了过来,趁势把烈阳幡夺走,那玄阴教岂不是完了?

    离开的时候,王小明怨毒至极地看了雪山一眼,心想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玄阴教众人离开后不久,正道强者果然赶了过来。

    来的是昆仑派的何真人与风刀教主。

    他们站在云端,看着下方疮痍一片的荒原与那座垮塌的雪山,深深皱眉不语,心想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些融化的石头应该是被玄阴教烈阳幡烧化的,可是他们对付的是什么人,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

    ……

    稍早些。

    大雪山前的火熄灭了。

    烈阳幡被王小明收走,无根之火自然无法再燃,地底的那些火也回到原先的地方。

    井九站起身来,抹掉脸上的冰雪,脸色有些苍白,望向远方,微微皱眉。

    没想到王小明的身上居然还有件魔甲,被他一剑斩碎,却是保住了此人性命。

    雪姬依然站在原地,低头看着双手捧着的宇宙锋,感受着上面的气息。

    她的身体表面融化了不少,清水淌落到地上,瞬间成冰,但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被烈阳幡的阳罡之火伤的不轻,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战斗的经验,也可能是因为在她原先的认知里,像烈阳幡这种人族法宝对自己根本无法造成本质伤害。

    井九从雪地里走出来,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甚至没有看她手里的宇宙锋一眼,身形骤然消失,便到了数里之外。

    青天鉴已经回复原先大小,静静搁在地面,青儿挥动着翅膀,看着雪山的方向,小脸上满是惊恐与茫然的情绪。

    井九说道:“走。”

    青儿醒过神来,指着雪山那边说道:“你的剑还在那儿。”

    井九没有理会,伸手拣起青天鉴,用被烈阳幡烧毁的白衣系到身后,下一刻又到了数里之外。

    童颜站在原地,看着消失在远方的那道身影,心想这是明抢吗?

    青儿根本没注意到童颜被甩下了,提醒道:“你的虫子也还在那边呢。”

    井九没有说话,心想别说是宇宙锋与寒蝉,就算是不二与阿大也都顾不得了,现在能走多远便走多远。

    很快,他背着青天鉴来到了百余里之外的一片雪山里。

    他感觉有些不对,才想到自己应该往南行,不应该在雪山里走。

    雪山里没有什么树,断崖显得特别清楚。

    他落在崖前,沉默了会儿。

    风起时,宇宙锋飘了起来。

    雪姬坐在剑上,身形小巧,白发散在身后,就像是纱裙,寒蝉别在发间,显得很可爱。

    她静静看着井九,黑瞳幽深,没有任何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