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59章 雪姬现世
    (看了大家的意见,发现再姓白确实不对,太多姓白的公主了,干脆就叫雪姬……美美哒。)

    ……

    ……

    世间的雪人有很多种,至于到底有多少种,完全取决于那些喜欢玩雪的孩子以及少见雪的南方百姓的想象力。

    这个雪人看上去是最普通的那种,个头很小,胖乎乎、就是脸上太干净了些,少了根红萝卜和一根干红椒。

    但如果你仔细望去,便会发现这个雪人有两个特别的地方。

    它有着一头白色长发,垂落到地面,发丝不知道是用雪还是用什么做的,看着非常真实,但正因为太过真实,反而给人一种非真实的感觉。

    其次便是它的眼睛幽深无比,黑的令人心悸,看着有些梦幻,当然更多应该是噩梦。

    它应该是位女性,那么就应该称它为雪姬。

    雪姬静静看着山那边。

    那边是无尽的火海,隔着这么远依然能够感觉到那边传来的高温热浪。

    冰火不相容,任何火焰都是对她的挑衅,更何况是烈阳幡这样的阳罡之火。

    她还在那片火海里感觉到了有自己的臣民将要死去。

    这些火焰有些奇特,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刻的她,极有可能被那些火焰伤害。

    她没有畏惧,只是静静看着那边,按照血脉最深处的战斗本能分析着那边的情况,可能离开,可能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知到了一道气息。

    感知到那道气息的瞬间,她的意识海洋里生起一阵风暴,被迫中止了难以想象其速度的计算。

    那道气息来自她不曾踏足过的地方,极其寒冷,其本质近乎没有运动的痕迹,快要接近绝对的静止。

    绝对的寒冷与静止是最可怕的事情,便是她也觉得有些可怕,但同时那又是她这种生命追求的最高境界,是深埋于她本能里的最强烈的渴望。

    这种追求与渴望,便是意识海洋风暴的源头。

    雪姬站了起来,还是很矮小。

    她向着山那边走了过去。

    她的步姿很奇怪,似乎两只脚被放在一个白色的布袋里,只能蹦着向前走,看着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兔子。

    如此奇特的步姿,速度却非常快,只不过数息时间,她便来到了山的那边。

    这是是雪山,山麓里到处都是先前崩落的积雪。

    雪都是她的仆人。

    山这边到处都是火,从地缝里冒出来的火,从云层里落下的火,被蒸干的冰溪,被烧碎的石头,就像人间炼狱一般。

    对从来没有离开过冰峰雪原的她来说,这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画面,引起了她的极度不适和极度不悦。

    王小明站在雪山崖上,她看都没看一眼。

    她不关心任何弱小的人类,那个幡虽然是这些异火的源头,也不是她现在最想确认的事物。

    她的视线落在远处青天鉴下,看到了寒蝉,心想原来是卑贱的子民,还是最卑贱的那种,死了也无所谓。

    然后她看到了青天鉴上的那些泥沙,紧接她感应到了些什么,紧接着又望回寒蝉。

    这些井九从宇宙里带回来的泥沙已经不再像先前那般寒冷,温度很高,甚至已经开始燃烧。

    寒蝉更是已经通体艳红,看着就像是熟了一般。

    无论怎么看,这里都没有寒冷的存在可能,但她非常确定,自己寻找的那道寒意就在这里,至少曾经在这些泥沙与那个卑贱子民的身上存在过。

    她的眼神变得更加深幽,身周的雪面猛地下沉,表面结出一层极其坚硬的冰。

    来自生命最深处的本能渴望、对那种境界的追求,让她根本顾不得那些火,便向着远方……跳了过去。

    一道白线出现在天空里,空过无数层火海,留下洞口。

    啪的一声轻响,雪姬落在了青天鉴下方的荒原上。

    荒原上的火焰不停地燃烧着,把她吞噬在其间,然后瞬间熄灭,她踩着的那颗滚烫的石头表面结出冰霜,然后瞬间碎裂。

    雪姬抬头向着青天鉴望去。

    荒原变得异常安静,死寂一片。

    云层里落下的天火,地缝里向外狂卷的火舌,仿佛都失去了所有声音。

    青儿坐在童颜肩上,看着地面那个雪人,脸色苍白,心想这是什么怪物?

    看着那个雪人,寒蝉感觉到了极度的恐惧,根本无法处理这道精神冲击,直接嗝的一声昏死过去,从童颜肩头落下。

    寒蝉就像一片雪花,不偏不倚落在了雪姬的头顶,就像以前在刘阿大头顶那样,作了个精致而美丽的蝴蝶结。

    雪姬很满意它的自觉,飞到青天鉴上,低头望向那些泥沙。

    那些泥沙正在燃烧,散发着她不喜欢的焦糊味道,但其间却有一道她最喜欢的味道。

    雪姬闭上眼睛,显得很是沉醉。

    如果她可以呼吸,这时候肯定会深深吸一口气。

    便在这时,烈阳幡召唤的天火再次落下,向着青天鉴不停轰击。

    那些泥沙被砸的四溅散开,那道气息也渐渐消失,就像寒蝉身上的味道。

    雪姬睁开眼睛,望向天空。

    她没有表露情绪,但整个世界都知道了她的愤怒。

    她没有发出声音,但整个世界都听到了她的厉啸。

    数百道无形的波浪挟带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雪花,射向了天空,看着就像是青天鉴喷出了一道雪瀑!

    雪瀑与满天流火在天空里相遇,发出无数声轰鸣,生起暴风,卷得地面野火不停摇摆,天地因此而变色。

    流火不停落下,冰雪渐渐融化,雪姬的脸微微湿了,脚下渗出些清水来。

    那些水也极寒冷,在青天鉴的表面不停流淌,轻而易举浇熄了泥沙里的火。

    童颜凌空飘在青天鉴下,脸色苍白想着那道无声的厉啸……此时急剧降低的温度……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接着他忽然发现,在下方挡着地火的宇宙锋忽然不见了。

    ……

    ……

    烈阳幡不愧是世间最强大的法宝之一。

    那些火墙隔绝了天地,也把雪姬的无声啸鸣留在了雪山前。

    但地底那些缝隙总是可以遗漏一些过去。

    地底深处的岩浆河流畔,火鲤大王也听到了这声音,眼里顿时流露出恐惧的神情,心想那位怎么出来了?

    它很挣扎到底要不要出去,最终,它选择留在了岩浆里,因为它真的很害怕,谁能打得过这位呢?

    ……

    ……

    王小明不知道来的是谁,但他清楚地感觉到幡火被吞噬了很多。

    这个事实令他极度震惊,他祭炼烈阳幡成功之后,所向无敌,即便是中州派留在聚魂谷的火王都不是烈阳幡的对手。来者是谁?居然能够吞噬阳火!难道是与烈阳幡相似的、天生阴寒的仙阶法宝?可是朝天大陆哪里有这种东西?

    崖前的空间忽然被撕开了一道缝,宇宙锋平空出现!

    剑身依然滚烫火热,却是明亮至极,映着雪山便清冷了数分。

    烈阳幡自动翻起,把宇宙锋卷入其中,顿时无法前进。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就在王小明想着这句话的时候,崖前忽然出现一道更加清冷的身影。

    井九穿过火海,来到场间,伸手握住宇宙锋的剑柄,向前一送。

    嘶啦一声轻响。

    宇宙锋自幡里出,向着王小明刺去。

    黑烟自崖间生,烈阳幡散出无数火团,王小明借火而隐,尖声叫道:“你以为这就能刺中我?”

    在他尖声叫出这八个字的同时,烈阳幡里的那些怨鬼已经哭了无数声,火势席卷而去。

    这便是阳罡之火与阴灵之泣的配合。

    面对这种邪道手段,便是通天境大物也会觉得有些棘手。

    那些鬼哭对井九没有任何影响,但阳罡之火着实可怕,即便是他的身体也只能支撑片刻。

    这片刻最多就是八个字的时间。

    胜负便在片刻之间。

    在这片刻间井九出了一剑,实际上出了三千余剑。

    三千余剑被烈阳幡挡住了绝大部分,只有极少数落在了王小明的身上,斩出数道血痕。

    同样是在这片刻里,烈阳幡的火势已经把井九的身体吞噬。

    换作别的修行者,这时候已经化成了一道青烟。

    井九没有死,但也受了不轻的伤,天蚕丝做成的白衣被烧成丝缕,身上出现焦糊的痕迹。

    烈阳幡实在太过可怕,他现在的境界无法正面抵抗,不退便会当场死去,可他依然平静,明显还有手段。

    荒原上忽然传来一道无声的厉啸,同时一道狂暴的气息高速赶来。

    雪山震动不安,无数冰雪轰然落下,瞬间把这道断崖淹没。

    王小明落在崖下,手执烈阳幡连退数百丈,警惕地看着远方,紧紧地护住自己。

    井九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右手并指为剑,以最快的速度用承天剑法画了一个阵。

    狂风呼啸,一道白影来到雪山前,带着比冰雪更加可怕的寒意。

    井九用了很长时间才推算出烈阳幡的一个薄弱处,才能用幽冥仙剑穿越火海来到雪山前。

    雪姬则是直接闯过来的,两者的难易程度相差有若天地。

    穿过烈阳幡的重重火海,雪姬也付出些代价,身体表面融化了很多,看着苗条了些。

    冷雾从她的身上向四周散开,地面上的残火渐渐熄灭。

    烈阳幡迎风招摇,生出无数道火焰向着她飘去。

    她就像是一个寒冷的黑洞,可以吸噬世间所有的光与热。

    王小明震惊无语。

    雪姬看都没看他一眼。

    她走到井九身前,伸手拿过宇宙锋。

    她抱着剑,低头认真看着,非常仔细。

    像是在欣赏一幅画。

    或者是一个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