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58章 寒沙四面平,飞雪千里惊
    上面是鉴,下面是剑,四周封的不是特别严密,但那些可怕的火焰也很难如此准确地探进头来。唯一的问题是金属的导热性太好,没用多长时间,童颜便感受到脚下传来滚烫的感觉。

    他很自然地联想到热锅上的蚂蚁,毫不犹豫踏空而起,用中州派的天地遁法把自己横在半空里。

    井九知道现在只是暂时缓解,他在烈阳幡的阳罡之火里都撑不了太久,更何况别的剑与人,这样持续下去,宇宙锋随时可能会融化,当然在那之前童颜肯定先会被烧死。他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些,毫不犹豫召唤出了寒蝉,放在了自己的头顶,同时右手隔空一抓,地面出现一个大坑,很多燃烧的泥土被他收去了别的地方。

    一道冰凉沏骨的寒意从上而下,就像件披风般笼罩住他的全身,多余的寒意垂落到宇宙锋上,然后再行散开,让这里的温度降低了些。

    看着那只通体雪白的小甲虫,童颜有些吃惊,心想这是什么异宝,居然能够稍微抵抗烈阳幡带来的热意?

    寒蝉趴在井九的头顶,有些不安。以前它都是趴在刘阿大的头顶,刘阿大再趴在井九的头顶,终究是隔着一层,现在这等于是直接在主人的头顶,实在是有些不够恭敬,而且主人想让自己做什么?难道是要我扑灭外面这些可怕的火焰?可我只是雪国里最低阶的雪甲虫,哪里有这种能力?

    在它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正在承受无数流火攻击的青天鉴里忽然传出青儿的声音:“不行了!不行了!”

    童颜看了井九一眼,心想你先前不是说青天鉴比较耐烧吗?这才过去多会儿时间,就已经撑不住了?

    井九也有些不解,心想按照自己的推演计算,青天鉴的耐烧程度应该还在宇宙锋之上,现在宇宙锋刚开始发红,还没有融化,为何青天鉴就先不行了?

    青儿挥动着透明的翅膀,从青天鉴里飞了出来,看着到井九头顶的寒蝉,眼睛骤然明亮,就像看见花儿的蜜蜂般扑了过去,坐到井九肩上侧身抱住他的头,顺便把寒蝉也抱进了怀里,终于觉得凉快了些,对着井九耳朵说道:“再不想别的办法,大家都要死了。”

    都要死了,说明要死的人不止一个。

    青天鉴的幻境里,天空已经变成了暗沉的红色。

    旧楚国南方某座山村里,满头白发的张大公子正在吃饭,闷热的天气让他不停地流着汗,被井水镇凉的小米粥也无法引起他的任何食欲。

    他看着依然明亮、散发着无穷热意的天空,愤怒地摔碎了碗,破口大骂道:“我日他个鬼!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青天鉴的世界被冰封后,张大公子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他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与以前已经有了很多的不同,比如时间明显变得慢了很多,比如除了自己再没有人醒过来,儿子与孙女们都在睡觉,村子里别的人也都在睡觉,就连县城里也是如此,诡异的令人不寒而栗。

    他的性情与父母有些像,在某些关键时刻颇有浑不吝的精神,不然当初也不敢瞒着父亲去行刺皇帝,如果换作别人,在这种诡异的世界里只怕早就吓死了,他却只用了十几天时间便适应了过来,反正家里贮了很多粮食,不担心会饿死,只是需要自己开火做饭,这倒是让他对当初挑剔儿媳的手艺生出了一些悔意。

    至于那些沉睡的人好像不需要吃东西,他觉得这些人应该也会慢慢醒来,不怎么担心,每天就是在这家拿一条咸鱼、那家摘几把青菜,倒是随意,但今天中午的时候,整个世界忽然变得酷热无比,这时候已经到了暮时,夜晚却没有到来,实在是让他有些受不了了。

    他拿着木棍走出小院,爬到小山上向远方望去,衣服早就已经脱掉,干瘦的身体上到处都是汗。

    青树已经枯萎,快要死去,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只怕河里的水都会干,那些沉睡的人呢?会不会还来不及醒来,便会被热死?

    张大公子回头看了眼山脚下自家的院子,想着可爱的孙女,枯干的嘴唇微微颤抖起来,喃喃道:“陛下,你再不管,都要死光了。”

    ……

    ……

    井九道心深处忽然响一道铃声。

    瑟瑟的铃铛早就已经还了回去,这铃声来自何处?

    接着,他隐约听到有人对自己说了一句话,大概明白了情形。

    青天鉴还能抵抗一段时间烈阳幡,那个世界却承受不住了。

    这与他的推演有所偏差,方案只好稍作改变,提前使出那个手段,只希望不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

    满天流火不停落在青天鉴上,发出沉闷而恐怖的声响,地缝里溢出的火焰腾空而起,不停地烧着宇宙锋,真让人担心它会变回雪原时的烧火棍。

    忽然间,无数泥沙平空出现,绝大部分都洒落在青天鉴的表面,有些则是落在下方的地面,当然还有些落在了宇宙锋上。

    宇宙锋发出滋滋的声响,生起很多雾汽,剑身暗了很多,明显降低了不少温度,青天鉴也是同样如此。

    青儿很吃惊,心想这些泥沙是从哪里来的。

    童颜想着先前井九隔空一抓的动作,望向地面那个大坑,心想难道就是这些泥沙?

    当时那些泥沙还在燃烧,为何此时火都熄了,而且还如此寒冷?

    大雪山崖前,王小明通过烈阳幡清楚地感觉到那边出现一道极寒冷的气息,很是吃惊,心想这是什么鬼?

    要知道烈阳幡的火焰温度,高的难以想象,那道寒意居然能够消耗不少火焰,那得是多么寒冷?

    他完全想不出来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寒冷的事物,就算是青山上德峰的三尺剑也做不到啊。

    ……

    ……

    不要说上德峰的三尺剑,就算是上德峰地底的寒脉甚至是雪原深处那座冰峰的温度,都不如那些泥沙里蕴藏的寒意。

    宇宙是世间最冷的地方。

    井九把那些燃烧的泥沙送去了宇宙里,不管是烈阳幡的阳罡之火还是别的什么火,自然都会瞬间熄灭。

    紧接着,泥沙的温度急剧下降。

    井九再把那些泥沙取回来,用来给青天鉴与宇宙锋降温。

    如果他往宇宙运送事物不受限制,烈阳幡对他来说当然没有任何意义,但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那样的话,不要说烈阳幡了,朝天大陆的任何法宝与强者,对他来说都可以弹指而灭。

    哪怕这个过程简单的就像是从钱包里取钱,伸手进钱包再拿钱出来,也是要花力气的,更何况是这么多数量的泥沙。

    寒冷的泥沙挡住了那些可怕的火焰,然后急剧升温。

    井九知道这种方法不能持续,对童颜说道:“我去杀他。”

    童颜说道:“几成?”

    井九想着冥皇之玺、竹牌、幽冥仙剑这几个压箱底的手段,说道:“两成。”

    青儿担心说道:“这可怎么行?”

    井九对青儿说道:“我很难死掉,如果我杀不死他,就带你离开。”

    青儿曾经进入过他的身体,见到过那个黑暗、无垠而寒冷的世界,猜到他应该有办法带着青天鉴离开,说道:“你把他也收了啊?”

    井九说道:“他是活的。”

    青儿急声说道:“我也是活的。”

    “这是两种不同的活法。”

    井九望向童颜说道:“你有什么遗言,先讲给她听。”

    说完这句话,他伸手取下青儿交给童颜,就此消失不见。

    寒蝉在青儿的怀里,惊恐地看着四周,心想主人这是准备不要自己了吗?

    没有新的寒沙,青天鉴急剧升温,很快便变红,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便要淌下铜汁,宇宙锋的情形更是凄惨,已经开始变软,看着就像一根面条,不,面饼。

    青儿是灵体,相对好些,童颜却是无法承受这种高温,衣服烧出无数破洞,头发枯萎,嘴上与脸上起了很多水泡,看着比宇宙锋还要凄惨。

    寒蝉在童颜的脸上不停爬着,想替他降温止痛,但实际上它才是最惨的那个,雪白色的身体已经变红,眼看着便要熟了。

    “再坚持一下,他也许就能杀了对方。”

    青儿挥动着翅膀,在火焰里飞舞躲避,不停给童颜与寒蝉打气。

    “一成的可能性太小。”

    童颜对青儿说道:“收了青天鉴,我带你离开。”

    直到这时候,青儿才知道原来他还有后手,很是吃惊,心想你擅于下棋的人果然都是这般冷酷可怕吗?

    说弃子就弃子,说隐藏实力便能隐藏到最后?

    她忽然生出希望,井九的棋道水平还在童颜之上,那是不是说明他也隐藏着什么?

    寒蝉听到了童颜的话,不再给他治伤,跳到了他的肩上,认真看着他的唇形。

    主人明明说有两成可能,这个人却说只有一成,这是瞧不起主人,还是觉得主人在骗他?

    但不管如何这个人骗了主人,等主人回来后,一定要想办法告诉他。

    ……

    ……

    大雪山的那边有个洞。

    那是宇宙锋被烈阳幡震飞后,穿透山体留下来的洞。

    那个小洞下面是一道很细的雪流,雪流渐大,直至变成凝固的雪瀑一般。

    这就是刚才那场雪崩的后果。

    整条山麓几乎都被填满了。

    忽然,雪地表面微微隆起,渐渐升高,看着就像是站起来了一个雪人。

    那就是一个雪人。

    那个雪人很小,下半身埋在雪里,于是显得更加袖珍。

    这个雪人有双黑色的眼睛,除此之外,脸上再无余物,看不到鼻子,也没有嘴巴。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它望向山那边,感受着那边的炽热,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却生出一道极其幽冷而可怕的气息。

    ……

    ……

    (大家新年好,前些天章节里的错别字已经全部修改完毕了,清新再出发,今后这些天的章节肯定也会有很多错别字,会找时间来修改的。另外这章不是存稿,我是抢在八点前写完的,最后征集雪姬的名字,叫白茫茫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