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57章 天地皆火,上下皆鉴……或剑
    王小明怔住了,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童颜的这句话,于是他再次愤怒起来,喝道:“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是怎么到的今天?你有什么资格来断定我是谁!”

    “你的事情,我确实知道不少。”

    童颜看着崖上的他说道:“整个村庄与可能的家人被两个无知的修行者埋葬,义父施丰臣因为执念而死,就因为这些,你就继承了他对修行者的看法,甚至不惜修行魔功,成为玄阴宗的宗主,也要毁掉这个世界?”

    井九看了他一眼,心想中州派事后果然仔细查过。

    “就因为这些?就?难道这还不够!不错,村子被泥石流淹没的时候,我还很小,没有什么感觉……”

    王小明盯着井九,满脸仇恨喊道:“但是义父对我恩重如山,你却杀了他!”

    井九说道:“我没有杀他。”

    他不喜欢替自己辩解,但更不喜欢背黑锅,又不是十岁。

    “你撒谎!我知道你去过!就算你没有亲自动手,也是你逼死的他!”

    王小明想着朝歌城里的那个小院,想着那些枯萎的白菜苔,流着泪水说道:“二十三年了……你知道吗?我想你和赵腊月想的有多苦?我想你死……我更想你求死不得!”

    井九没有再说话。

    童颜说道:“施丰臣买通不老林刺客,想要暗杀赵腊月,事败之后畏罪自杀,与井九并无关系。”

    “义父他是朝廷高官,凭俸禄与那些小宗派的孝敬便能过上神仙般的日子,为何一直追着青山宗的大人物不放?”

    王小明抬起头来,让脸上的泪水被烈阳幡的燥意蒸干,说道:“因为赵腊月她就是个祸害!我看过那些卷宗,弗思剑……果然是血染红的!感谢上苍把井九你送到我的面前来,今天我先杀了你,日后再去杀了她,送你们团聚。”

    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再看井九一眼,就像井九已经是个死人。

    他对童颜说道:“看在你陪我说这么多话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不死,把青天鉴交出来便是。”

    烈阳幡与玄阴宗的法器、强者配合,在冷山荒原里织成了一张巨网。

    他刻意网开一面,让童颜与那名青山弟子能够逃到这里。

    随着他的出现,这张网已经延伸到了雪山脚下。

    他不喜欢长老们的劝说,但也不想有人亲眼看见自己杀死了一名青山弟子。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那名青山弟子就是井九。

    世间棋道最强的两个人便是井九与童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可以算作最聪明、反应最快的两个人。

    前面的配合、彼此毫不客气的弃掉对方,都是证明。

    直到现在都没有玄阴教的长老、强者出现,他们算到了王小明在忌惮什么。

    童颜如果传讯给中州派,那是找死,只能寄希望于井九。

    就在他这般想的时候,井九再次出剑。

    宇宙锋破空而起,化作一道清冷的剑光,瞬息之间来到十余里高的天空上。

    那里的阴云反耀着远处太阳的颜色,仿佛正在燃烧。

    事实上,那些云就是在燃烧。

    剑光陡然折回,又来到十余里外的西方,却又遇着一堵火墙。

    井九伸出左手,宇宙锋飞回他的手里。

    烈阳幡已经控制了这方天地,到处都有烈火隔绝。

    他把宇宙锋的速度催到了极致,就算动用幽冥仙剑,也不过如此。

    宇宙锋出不去,他自然也出不去,讯息也无法出去。

    王小明站在崖畔,居高临下看着童颜,眼底深处的野火渐渐熄灭,杀意却攀升到极点。

    “既然你不同意,那就一起去死吧。”

    说完这句话,他把右手伸到空中。

    烈阳幡再次显出真身,幡杆被他紧紧握在了手里。

    嗡的一声,黑幡无风而起,呼啸卷动,里面的怨魂发出无数声凄厉的哭声。

    这些怨魂是祭炼之后的纯净念体,无识无觉,这等祭炼的手法要比井九在地底遇着的那名邪修高出无数个层次。

    随着怨魂的凄厉哭喊,黑幡上那些如血般的红色斑块变得更加明亮,然后燃烧起来。

    当烈阳幡开始燃烧的时候,整个天地都开始燃烧起来。

    天空里密云遮日,雪山阴沉,忽然变得红暖一片,紧接着散发着刺眼的火光。

    烈阳幡在王小明的手里高速转动,幡里射出无数道火焰。

    火焰所过之处,冰雪瞬间融化,然后变成蒸汽,就连那些坚硬的石头也迅速变软,化作了汁液。

    紧接着,大雪山前的地面也生出无数道火焰。

    那些是烈阳幡引发的地火,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阳罡真火,与冥河里的阴火并称为世间最可怕的火焰。

    不要说童颜,就连井九与火鲤大王都承受不住。

    到处都是火。

    冰原变成沼泽,冰溪也变成淙淙清流,但只是片刻,那些水便被蒸发成了雾气,遮住了视线。

    雪化后露出的野草,瞬间燃烧起来,在雾气里就像是闪动的星辰。

    这画面仿佛仙境,却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井九与童颜就像是汪洋火海里的一艘小船,随时可能被吞噬,变成虚无。

    烈阳幡不愧是天魔级的法宝,一旦全力镇杀,威力真是强的难以想象。

    无数道火墙困住了井九与童颜,根本无处可逃。

    雾气与火墙的那边忽然传来一道极其强大的威压。

    一道火柱射了过来,那是来自烈阳幡的直接攻击!

    眼看着便要被烧死,童颜右手握住了衣袖里一件微硬的事物,心想难道现在就用?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身上一轻。

    青天鉴被井九拿到了手里。

    井九走到童颜身前,举起青天鉴便向那道火柱迎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

    气浪喷涌,火焰狂舞,然后四散飞走。

    离他们稍近些的那几道地火,甚至被镇压回了地底!

    明亮而带着恐怖高温的火焰,顺着青天鉴的边缘,向着四周不停喷吐。

    童颜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血水还没有落到地面,便被高温蒸发成了青烟。

    只是受到一些余波震撼,他便受了不轻的伤。

    井九感受到右臂处传来巨大的力量,仿佛有座山压了下来。

    他依然稳稳地举着青天鉴,右臂纹丝不动。

    如果从天空望向地面,或者会以为他举着一个太阳。

    童颜的手指在空中连续闪动,道法疾施,把井九与自己衣服上的残火扑灭。

    青天鉴依然挡着那道火柱,散发出明亮的光线。

    火海里的空气剧烈地流动,带起呼啸的狂风与雷鸣般的轰隆声。

    他看着井九的背影问道:“能行吗?”

    井九没有回头,说道:“比较耐烧。”

    火海外的远处传来王小明的笑声。

    “有趣!青天鉴这种大乘天宝居然被你拿来当盾牌用,真是暴殄天物……可是天地皆火,你怎么挡!”

    话音落处,烈阳幡再次显露出威力。

    刚刚熄灭的地火再次从地缝里生了出来,变得更加凶猛。

    更恐怖的是,雪山上空的阴云翻滚,竟是落下无数团火来!

    满天流火,就像是一场陨石雨,向着地面轰击而去!

    青天鉴再如何厉害,终究只有这么大,又如何能挡得住如雨般的流火?

    任何人在这种时候,大概都只会有一个念头,如果青天鉴再大些就好了。

    井九把青天鉴扔到了天空。

    青天鉴迎风而涨,瞬间变成一个十余丈方圆的青铜巨镜!

    当初在回音谷深处,青天鉴本来就是这样的!

    青铜巨镜就像是一座极大的树荫,挡在了井九与童颜的头顶。

    轰!轰!轰!轰!

    满天流火落了下来,砸在了青天鉴的表面,溅起无数火花,发出无数巨响,就像数百座投石机同时攻城。

    童颜抬头望向青天鉴,看着那些人像与亭台楼阁,有些不确信问道:“这样可以吗?”

    井九揉了揉右肩,看着天空里青天鉴说道:“不会打架,再连这点儿用处都没有,那叫什么天阶法宝?”

    ……

    ……

    人间战争的时候,攻城军队的大车上方往往蒙着一层铁皮,可以挡住羽箭,还能挡住恐怖的热油。

    青天鉴现在扮演的就是同样的角色,只不过更加厚重,而且自行悬浮在空中,看着像是某种驭空法器。

    如果雪山前的地面没有这么多火墙,无法自如穿行,青天鉴甚至可以护着他们就这么离开。

    无数道火团自天而降,如流星般重重砸在青天鉴的表面,溅出无数火苗,洒落在四周的荒原地面上。

    青天鉴缓缓下降,与地面离的更近了些,

    王小明冷酷的声音再次从雪山上传来:“确实有趣,但我说过天地皆火,你就算能挡住天,地呢?”

    话音方落,地缝里升出的火苗忽然变高,火海更加汹涌。

    此时从地里冒出来的都是烈阳幡的阳罡之火,如果是普通修行者,触之即死。

    童颜施出天地遁法,踏空而起来到十余丈高的空中,藏进青天鉴的阴影里。

    那些从地底生出的恐怖火舌继续向上,眼看着便要把他卷进去。

    一道极其宽大的飞剑忽然出现,挡住了那些火焰。

    宇宙锋与青天鉴就像是两块铁片,把他们两个人夹在中间,只留出一道缝隙。

    烈阳幡的火焰很难钻进去。

    童颜感受着脚底传来的滚烫,吃惊问道:“这样也可以?”

    井九说道:“这剑比较耐烧。”

    当初这把剑在雪原深处燃烧了六年,虽然剑火的温度远不如烈阳幡的阳罡之火高,但也算得上是百炼成仙。

    “这就是麒麟老祖帮你开光的那把剑?”

    “嗯。”

    “果然好剑。”

    ……

    ……

    (青天鉴飘在他们头顶,洒落阴影,挡住天火,我想这画面时,想的所谓驭空法器,当然就是飞碟……今天是二零一八年最后一天,在这里真诚的祝愿大家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万事如意,新年快乐,少耍贱,多挣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