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56章 不会打架的天阶法宝,执着的丑小鸭
    井九静静看着雪山上的那个人,不知为何,眼神里竟带着一些怜悯。

    他以前并不知道年轻的玄阴教主就是王小明,直至那年带着顾清路过冷山时,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视线里的杀意,于是很自然生出先杀死对方的想法。

    要杀死一个人,首先便要弄清楚对方是谁。在他陪着过冬赏春夏秋的时间里,赵腊月与顾清通过卷帘人与别的渠道把此人查了个底儿掉,自然也包括那些所谓的奇遇。

    只要奇遇够多,再如何离奇、不可思议的成长速度都可以得到解释。

    但这种被安排的感觉、被控制的味道、游戏似的气息,井九太熟悉了。

    烈阳幡重新祭炼成功,让他更加确信,隐藏在幕后的那个人就是师兄。

    井九仿佛已经能够看到那个年轻人的悲惨结局,或者被他杀死,或者被师兄玩死。

    ……

    ……

    王小明站在雪山崖畔,看着地面上的那两个人,震惊异常,心想那人究竟是谁,居然知道自己最大的隐秘。

    下一刻,他终于看清楚了井九的脸,不由怔住了。

    他喃喃自言自语道:“居然是你?”

    意外与震惊还有狂喜,各种情绪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忘记了被井九一言揭露真相后的寒冷感。

    他唇角微微抽搐,露出有些神经质而生硬的笑容。

    他眼里的那些野火燃烧的更加猛烈,就像无形随在身边的烈阳幡般,足以焚灭世间的一切。

    紧接着他的双唇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笑容越来越狂野放肆,尖声高喊道:“居然是你!井……”

    王小明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就像那位已经死去的玄阴教弟子一般,刚好就在那个井字那里。

    一道清冷孤寂的剑光出现在雪山前。

    雪山顿时显得不再那般冷。

    锵的一声清鸣。

    宇宙锋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去到那处,斩了下去!

    王小明自然不会像那名玄阴教弟子,被一剑就砍死了。

    一道黑幡从王小明身边的虚空里显现出来,迎风一卷,如浪花般,拍向宇宙锋。

    那道黑幡色泽幽暗,仿佛深渊一般,上面涂抹着血色的斑块,却散发着极其恐怖的高温。

    想来这便是玄阴教的至宝,传说里的烈阳幡。

    烈阳幡动。

    雪山里仿佛生出一道烈日。

    宇宙锋更加明亮。

    烈阳幡没有真的挡向宇宙锋,幡影森林里,四周的空间扭曲变形。

    擦的一声轻响。

    宇宙锋顺着变形的空间,擦着烈阳幡而过,斜斜飞进崖壁。

    片刻后,雪山那边传来轰隆如雷的声音。

    剑光飞掠而回。

    无数厚雪在山那边崩落,渐渐填满山麓。

    ……

    ……

    井九伸手收回宇宙锋,低头望去。

    童颜看了他一眼,心想这是在做什么?

    这一剑实在是太过突然,不要说王小明,就连他都没有想到。

    “我不喜欢听鬼哭狼嚎。”

    井九确认宇宙锋没有问题,说道:“这幡确实厉害,我现在不是对手。”

    童颜这才知道原来他是在试剑,心想真是多余,这还需要试了才知道?

    烈阳幡乃是玄阴教的至宝,品阶极高,单以杀伤力论甚至可以在修行界里排进前十,防御也很是强大。

    不要说宇宙锋的速度有限,就算是青山最快的弗思剑,想要突破烈阳幡,直接杀死王小明也极为困难。

    通过这一剑,井九判断出烈阳幡确实厉害,王小明奇遇不断,魔功很强,比自己只是稍逊数筹。

    他要杀死王小明,最简单也是最好的方法,便是拿一件与烈阳幡同阶的法宝对轰。

    只要烈阳幡无法护主,杀死王小明自然不难。

    井九望向童颜身后的青天鉴,说道:“稍后用你开路。”

    青儿听着这话顿时急了,从青天鉴里飞了出来,说道:“我可不会打架。”

    井九说道:“嗯?”

    “法宝有很多种,有的神威可撼天,有的玄妙可悟道,不是所有法宝都可以用来作战。”

    童颜对他解释道,心想云梦山里的师长们说得对,青山宗没有什么宝贝,这方面竟是毫无见识。

    井九心想如果不能用来打人,天阶法宝和破铜烂铁有什么区别?

    他对童颜说道:“那稍后我们先离开,你留在这里,争取多吸引一些火力。”

    青儿很是无奈,心想你们这些下棋的人难道都是这种性情?一言不合便要弃子?

    ……

    ……

    王小明站在崖畔,听着大雪山那边轰隆不绝的雪崩声,感受着脚底传来的震动,沉默不语。

    他很久后才收回视线,望向井九身边那道剑。

    刚才井九的那一剑真的很快,而且很阴险,竟是早已悄无声息来到近处,直到会引发他警意的极限位置才发起攻击,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不是烈阳幡自动护主,他这时候只怕已经受了伤,甚至可能更惨。

    那么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烈阳幡,他肯定不是井九的对手。

    这个事实让他有些惘然。

    离开朝歌城后,他怀着无穷的恨意,投入了无数的时间与精力,以最大程度的刻苦与勤奋,借着奇遇里得到的晶石与丹药,修行着同样是奇遇得到的最好的邪道功法。算起来他比井九踏入修行界的时间只不过晚了数年而已,今天居然还是不及对方,难道自己真的永远都追不上对方了吗?

    不,那是因为井九的剑太好!

    听说他在果成寺里也有奇遇,炼成了一把仙阶飞剑,想来便是这剑。

    既然都有奇遇,你把剑算成修行境界的一部分,我当然也要把烈阳幡进去,那我早就已经远远超过了你!

    如此想着,他平静下来,说道:“你的剑果然不凡,剑道天赋亦是不凡,但你知道你真正厉害的是什么吗?”

    井九自然不会理他,视线落在雪山四周,不知道在推算着什么。

    童颜显得颇感兴趣,问道:“是什么?”

    “你真正厉害的是运气,就算明珠,也怕暗投,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可以加入青山。”

    王小明唇角微微抽动,神经质般笑了笑,说道:“可惜的是你今天运气不好,被我遇到了。”

    井九知道这种时候这种人一般会说什么,对此完全不感兴趣,一个字都没有听。

    他再次看了看手里的宇宙锋,确认火鲤大王口水留下的痕迹已经消失,对自己的想法更添了几分信心。

    井九不说话,童颜只好继续扮演对话者的角色,好拖延些时间。他看着雪山崖上的王小明,神情认真说道:“据我中州派查知,你向来不伤无辜,心存仁善,何不洗心革面,就此改邪归正?”

    “改邪归正?哈哈哈哈!”

    王小明大声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荒唐的事情。

    “在我眼里哪有什么正邪之分?无论正道邪道,只要是修行者都该死!”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原来阁下不伤无辜,只是因为那些是凡人。”

    王小明说道:“不错,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修行者,哪怕练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我还是一个普通人。”

    从神情与语气里能够看出来,他深深以此为傲。

    童颜问道:“阁下对修行者的敌意究竟从何而来?”

    “你们这些修行者欺压我们普通人,已经欺压了无数年,却来问我们的敌意从何而来?”

    王小明愤怒地喊道:“我们就天生该被你们欺负,被你们奴役?凭什么!”

    他的喊声回荡在幽静的雪山前,山那边再次有雪层崩落,轰隆轰隆,仿佛是在应合。

    童颜这次沉默了更长时间,说道:“终究是各自立场不同,你现在也已经是名修行者,应该能明白其中道理。”

    王小明沉声说道:“不,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修行者。”

    童颜看着他的右腿,说道:“你现在魔功大成,明明可以修好自己残疾的右腿,却还是坚持做一个跛子,就是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普通人的身份?”

    王小明没想到他居然能看穿自己的内心,声音微涩说道:“不错。”

    童颜看着他怜悯说道:“可惜你做这些都是徒劳,因为你已经不是普通人,你已经变成你曾经最厌恶的修行者。”

    王小明被他的眼神与重复的话激怒,不耐烦说道:“我已经对你说过了,我不这样认为。”

    “修行者与普通人的区别不是观念,不是外貌,不是善恶,也不是寿元长短,唯一的标准就是能不能修行。”

    童颜摇了摇头,说道:“能修行就是修行者,不能修行就是凡人,你自己怎么认为没有任何意义。”

    井九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如此简单的道理,他根本懒得说。

    一只美丽的白天鹅在万尺高空上自如飞行,只因为怀念自己的鸭妈妈和姐妹,便非要说自己还是鸭子,这可能是重情重义,但不是事实。

    一个人变成了甲虫,他当然还想继续当人,可惜的是没有人会接受他,他只能拿枝金属片扭成的花,坐在垃圾场里,怀念曾经的过去。

    如果童颜再刻薄一些,甚至可以问王小明这样一句话。

    你坚持自己是普通人,不是修行者,那么世间的普通人还会把你当成同类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