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八章童颜的眼光
    敲了敲,那就是敲了两下。

    两声轻响,青天鉴外放的幻境解除,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灰头土脸,神情依然清冷骄傲,正是童颜。

    童颜看着井九有些意外,但没有表现出来,眉头都没有挑一下。

    井九还是先注意到了他的眉毛比以前浓了些,问道:“怎么回事?”

    童颜抬手摸了摸,说道:“可能在地底养的时间长了些。”

    井九说道:“又不是种草。”

    那棵小草轻轻摇晃两下,青儿扇动着透明的翅膀飞了出来,绕着井九快速地转了三圈,显得很是激动。

    她惊喜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找到的我们?”

    井九说道:“我不是来找你们,来冷山有些事情处理,刚好遇着。”

    听到这句话,青儿并没有失望,小手在身前拢起,眼睛明亮如星辰,高兴说道:“这就是缘份啊!”

    井九心想还能这样理解?

    青儿望向童颜,说道:“你始终不肯相信别人,不愿意找人帮忙,但现在是他自己找上门来,可不能让他再走了。”

    井九说道:“你们一直都藏在这里?”

    中州派是正道领袖,在朝廷里的底蕴也极深厚,势力强大至极,以举派之力追杀一个叛徒,在所有人想来那人都必死无疑。结果这么长时间过去,童颜居然还活着,甚至在今天之前根本没有谁知道他藏在哪里。

    这比当年青山宗无法找到柳十岁还要难以想象。

    青山宗的大人物和两忘峰弟子都知道柳十岁是假叛,童颜却是真的。

    ……

    ……

    童颜背着青天鉴离开果成寺后,便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了。

    朝天大陆再大,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甚至就连蓬莱神岛这种地方,也无法完全摆脱中州派的影响力。

    难道自己真的要冒着风险去遥远的异大陆,或者学当年的太平真人那样入冥?

    就在这个时候,青儿为他指出了一条明路,那就是冷山。

    正道修行者极少踏足此间,邪修妖兽藏在荒原与群山之间,就算中州派势力再大,也不可能把每个地方都查一遍。

    更关键的是,她要童颜去的地方并不是冷山地表,不用担心被那些散修出卖。

    那个地方在冷山地底最深处,在高温的岩浆河流畔。

    那条岩浆河流里住着一只恐怖的火鲤大王。

    大王是青儿的朋友。

    ……

    ……

    井九这才知道他们这些日子居然一直就躲在聚魂谷底,对青儿问道:“你居然与那条金色鲤鱼是朋友。”

    听着金色二字,青儿确认他见过小火,吃惊问道:“你居然也认识它?”

    井九心想难怪那只火鲤在岩浆河流里生活,从来不与外界打交道,说话却如此之遛。

    火鲤与青儿故友重逢,想必说了很多话,也自然沾染了一些青儿的语气?可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并非来自青儿。

    井九想到某种可能,有些意外,对青儿说道:“你把火鲤的神魂引了进去?”

    青儿更加吃惊,说道:“这你也能猜到?你到底有什么不知道的啊?”

    井九确认了答案。

    原来火鲤说话时那种熟悉的味道,来自青天鉴里的某位故人。

    那是张太岳儿子说话的语气。

    当然,在被贬去南国之前乃至回到楚国都城之外,那个家伙说话的语气都没有这般浓烈。

    但他后来做了太常寺卿,经常进宫来陪井九说话,也不管井九乐不乐意,就站在殿里一个劲儿的叨叨。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大公子越来越老,语气也越来越浓,那味道……实在是井九在楚国少有的不佳回忆。

    “你在想什么?”青儿睁大眼睛问道。

    井九醒过神来,问道:“火鲤是中州派的预备神兽,为何会帮你们?”

    青儿扇动翅膀,在他眼前好看地转了一个圈,说道:“它要隔很长时间才会醒来与云梦山联系一次,绝大多数时候,上次与它对话的中州弟子都已经在它的这次沉睡里老死了,这让它觉得很难过,所以后来的几千年都不怎么与云梦山联系,也就陪我说说话,所以我们是朋友吖,他当然要帮我。”

    藏在冷山地底,又有中州派自家的预备神兽遮掩,难怪就连谈白二位真人都找不到童颜的行踪。

    只不过有些遗憾的是,冷山终究是邪道宗派的地盘,中州派发现不了,却让玄阴教发现了。

    更麻烦的是,一般修行者根本无法深入炽热地底,对童颜造成威胁,可那位年轻的玄阴教主却有烈阳幡在手。

    他用烈阳幡伤了火鲤大王,激发对方凶性,引发地底火势蔓延,成功地把童颜逼出了地底。

    井九看到的三百多名玄阴教徒在荒原里四处搜寻,便是要找到他,杀死他,然后抢走青天鉴。

    这些是他自己推断出来的,可能与事实有些细节上的偏差,但差不多便是如此。

    “居然能去到那么深的地方,也不容易。”

    井九对童颜说道。

    要知道火鲤大王居住的地方已经接近深渊,想要抵达那里非常不容易。

    与棋道相比,他更欣赏童颜的这个本事。

    童颜自嘲一笑,说道:“下棋这种事情我不如你,但挖洞这种事情你可不如我。”

    当初在洛淮南留下的洞府里听到青儿的呼救声,他开始挖洞,日夜不休挖了数年时间才挖到地脉深处。

    不管是从连续挖洞的时间还是土方量来看,他都应该在修行界的历史居于前列。

    井九摇头说道:“下棋你不如我,挖洞就更不如我。”

    童颜自傲一笑,不愿与他争辩。

    井九说道:“既然你擅长挖洞,为何不从地底离开?”

    童颜说道:“玄阴教在地下也有布置,很难离开。”

    井九回想自己在孤山看到的画面,再次推演了一番玄阴教的阵法,觉得应该控制不住地底那些四通八达的通道。

    他说道:“我去探路。”

    接下来便是见证挖洞本事的时刻。

    井九倒转身体。

    嗡的一声。

    野林间寒风轻荡,地面上出现一个秀气的洞口。

    童颜与青儿对视一眼,都觉得很无奈。

    井九与普通的青山剑修性情大不相同,但怎么也是如此心急,他们的话都还没有说完。

    没过多长时间,那个洞口里溢出一道热风。

    井九落在地面,白衣微焦,黑发微枯,竟是前所未有的狼狈。

    童颜看着他微笑不语。

    井九面无表情说道:“不是我挖洞不行,是烈阳幡太厉害。”

    他潜入地底没有多长时间,便遇到了极密集的火脉。

    换作平时,那些火脉对他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影响。谁知道那些火脉与烈阳幡已经连为了一体,天然地火里夹杂着阳罡之火,极为阴险。他稍有不谨,被那些阳罡之风燎中,如果不是幽冥仙剑太快,只怕会真的受伤。

    好在他用宇宙锋护住了脸,眼睛没有被薰到,不然说不定会流出泪来,那就真的太丢脸了。

    童颜不怕却也不想听青山的口头禅,所以没有取笑他,表示同意他的说法:“烈阳幡确实厉害,单以杀伤力来论至少可以排进修行界前十。只是烈阳幡的驭使秘法早已失传,只能做阵基,那个年轻的教主又是从哪里学到的?”

    井九自然知道原因。

    烈阳幡的驭使秘法之所以失传,那是因为玄阴老祖被他与师兄逼进了地底。

    现在玄阴老祖重见天日,那道秘法自然也可以重新出现。

    这件事情的背后果然有师兄的影子。

    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童颜忽然说道:“那人自身也很可怕,二十三年就强大如斯,当初你是不是没想到?”

    又是二十三年。

    那年朝歌城召开梅会,井九回家,鹿国公第一次摔了件名贵的瓷碗。天近人在旧梅园里住着,梅园外的棋摊被童颜横扫,满城棋道高手齐聚,井九落下一颗棋子,那才是他们二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交手。

    赵腊月被不老林的刺客暗杀,从中联系的施丰臣自杀身亡,王小明哭着离开,阴三化作大鸟跟随。雪国女王怀孕,参加道战的年轻天才们死伤惨重,井九与白早被困雪原,间接引发了洛淮南的死亡。

    现在回头看去,才发现原来那年竟然同时发生了这么多事。

    井九沉默了会儿,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人生性多疑,而且暴戾好杀,忠于苏子叶的下属被他虐杀了很多,哪怕到了现在,只要稍起疑心,他还是会痛下杀手。当初为了重炼烈阳幡,他带着玄阴宗高手连灭了冷山十四个邪道小宗派,连顺便杀的散修在内,共计四百余道神魂,尽数被他用来祭幡。但有意思的是他很少杀普通人,甚至严令教众不得骚扰居叶城等凡间城镇。”

    说到这里,童颜再次看了一眼井九。

    井九说道:“如果你再看我,我会以为当时与腊月说话的时候,你就在旁边。”

    童颜说道:“你们说了些什么?”

    井九平静说道:“她当时坚持应该杀了此人斩草除根,我觉得太麻烦,没有做。”

    童颜没有再说什么。

    青儿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才是真的麻烦了。”

    ……

    ……

    (今天写了些闲话,放在微信公众号里了,算是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