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十五章火鲤大王
    禅子回到了白城后方的那座小庙里,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刀圣浑厚而再次有缺的声音响起:“辛苦了。”

    “就是揍个小屁孩,没用多少气力。”

    禅子转过身望向门槛外那堆散乱的木棍,摇了摇头,低头准备把那些木棍拾起来。

    这个动作引发了他体内的伤势,噗的一声,血水如雾般从他的唇间喷出,落在门槛与那些细木棍上。

    小庙里变得异常安静,刀圣没有开口说话,死寂的仿佛坟墓。

    不知道过了多久,禅子才慢慢直起身体,望向雪原深处,发出一声意味复杂的叹息。

    死寂与叹息都是源自于压力——雪国对人族的压力。

    “我一会儿喊人过来打扫干净。”

    禅子抬起手臂,用衣袖擦掉唇角的血珠,看着雪原方向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动用宝鉴神通,重伤那道白色身影,把对方逼回雪原深处,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差不多二十三年吧?那个小家伙居然就能强大到这种程度?”禅子忽然说道。

    那年梅会道战时,雪原忽然生出异变,天地骤寒,很多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死去,井九与白早被困六年,因为冰雪女王怀孕了。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行,也不过二十多年,那孩子便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高阶生命的血脉果然可怕。

    刀圣说道:“人族抵挡不住两个女王。”

    禅子说道:“幸亏你我当初的推论是正确的,现在看来,这对母女互相残害的时候可真不会留手。”

    刀圣问道:“为何你一直都坚持她生的是个女儿,难道那位就不能生个儿子?”

    “从人类有记载以来,北方的女王便一直存在,有谁听说过什么雪国皇帝?”

    禅子说道:“说起来那位究竟什么模样,现在朝天大陆就你一个人见过她。”

    刀圣的声音消失了很长时间,才再次响起。

    “我虽然与她交过手,但从来没有真正见过她。”

    禅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再作追问。

    普通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往往也会隔着很远一段距离,尤其是像青山与无恩门这种剑修。

    绝世强者交手,更是往往会隔着数十里、数百里甚至更远的距离。

    当年柳词与西海剑神对剑之时,便隔着一片沧海。

    所以刀圣说没有见过冰雪女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于说如此形态下的战斗,会不会让人觉得不够热血,稍欠铁血……难道这种境界层次的强者,还要像市井俗人打架那般大眼瞪小眼,唾沫横飞?

    ……

    ……

    聚魂谷底最深处,隔绝深渊的透明巨墙前,炙热恐怖的岩浆里。

    一个漂亮的人与一只金色的鱼面对着面,大眼瞪着小眼。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这是井九与金色鲤鱼共同的想法,区别只在于后者说了出来。

    鱼唇嘟成可爱的圆圈,吐出一串如泡泡的话,同时也喷出了一些唾沫。

    那些唾沫溅在井九的脸上,他觉得有些刺痛,伸手摸了摸脸。

    金色鲤鱼很惊奇,此人居然能在如此热的岩浆里存活,甚至连自己的火液都无法击穿他的脸皮,这怎么可能?

    井九也很不解,心想这鱼的口水居然比岩浆的温度还要高,难道是远古大战后侥幸活着的大妖?

    想着那片荒原战场上化作粉末的巨大骨骼,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对金色鲤鱼的来历生出新的判断。

    他问道:“阁下是中州派的道友?”

    金色鲤鱼的嘴嘟的更圆了,明显很吃惊,问道:“你怎么猜到的?”

    这里是聚魂谷底,透明巨墙是中州派封闭通道的禁制,岩浆河流里忽然出现这么一只怪鱼,用适越峰猴子的脑袋想都应该知道你应该与中州派有关。

    井九想着这些事情,说道:“请教阁下道号?”

    金色鲤鱼的眼里流露出骄傲的神情,说道:“吾乃云梦神兽火鲤,又名火鲤大王,最擅吞食魂火,故而被山门请至此处,镇压冥间通道。”

    这只火鲤是地火自然蕴养出来的精怪,自幼便在地底岩浆河流里生活,喜火也离不开火,它并非是被中州派请来此处,而是中州派在聚魂谷底收伏它后,却发现此鲤根本无法在云梦山养着,只好把它留在此处,顺便负责看管通道。

    它已经在地火里养了两万多年,只算年龄,除了麒麟、元龟这种远古神兽,只怕没有谁比它还要老,就连阿大都要喊一声前辈。问题在于,这种天地自生的精灵生长极其缓慢,经常需要长眠修养,直到现在它都还没有成年。

    火鲤这次长眠本来应该还要再睡一千多年,两年前却因为一些事情提前醒来,心情本就不好,今天又遇着一些事情,所以才会如此愤怒。

    井九不知道这些事情,心想中州派不愧是能与青山偶尔争锋的宗派,底蕴确实深厚。

    青山的问题在于剑道过于直,两道相争时,难够双剑生火,杀性太重。

    过往数万年里,青山诸峰之间的杀伐太狠了些,不知道有多少秘密都随着那些前代师长暴死消失在了黑夜里。

    其中距离现在最近、也是最残酷的一次杀伐,便是太平真人带着他们做的事。他心想这次回青山后应该去剑狱探访一下泰炉师叔,说不定隐峰地底也藏着什么厉害家伙,到时候四大镇守变成五个甚至更多,岂不妥当?

    “我是火鲤大王,那你又是谁呢?火孩儿?”

    金色鲤鱼看着他在如此高温的岩浆里神情自若,甚至还能说话,真是好奇到了极点。

    “青山井九。”

    他忘了用剑罡遮住脸,而且在岩浆里就算遮住也瞒不过这只火鲤的感知。

    事后火鲤只需要形容一番,中州派便会知道他是谁,那么报假名字没有意义。

    火鲤眨了眨眼睛,说道:“那不好意思,我得杀了你。”

    井九问道:“为何?”

    火鲤摆了摆尾巴,说道:“不要紧张,我们没仇,但我记得上次入睡前好像听谁说过,咱们两家关系不怎么好。”

    即便没有成年,也不是真正的神兽,但在地底火河里,它便拥有不弱于刘阿大的实力,想要杀死井九不是很难。

    井九的神情不变,问道:“你去过云梦山吗?”

    火鲤怔了怔,说道:“没有。”

    井九说道:“平时有中州派弟子过来看你吗?”

    岩浆河流里如此酷热,即便是修行者,落进去也只能变成一道青烟,而谈白二位真人及以前的中州派大物肯定不会经常来这里,所以他确信没有人来看这只金色鲤鱼。

    “谁说没有?每隔六百年,云梦山便会派出弟子来看我,而且我与云梦山可以隔空联系,如果通道出事能立即告诉他们,我以前醒着的时候,就经常和那边聊天,再说了,就在前几天……啊,没什么。”

    火鲤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收声,鱼唇嘟成更小的圆圈,更加可爱。

    “就算我们两派关系不好,你也不见得一定要杀我,更何况我与中州派的关系向来不错。”

    井九认真说道:“我最早认识的中州派弟子叫做向晚书,后来与一位叫做童颜的中州派弟子成了棋友,对了,你可能知道中州派现任掌门之女白早,我与她关系极好,你可以问她。”

    听到童颜的名字时,火鲤的眼珠里闪过一抹异色,但它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主意,贼兮兮地说道:“那也不行,因为我看到你和那个冥部的大人物在说话,像你这种私通冥部的贼人,当然不能活着。”

    它不知道那个穿着宝蓝色衣衫的小矮子就是冥师,但隔着透明巨墙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境界实力还远在自己之上,自然能猜到对方来历不凡。

    想到自己刚起床两年,居然就这么清醒,火鲤有些得意,余光里忽然看到井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岩浆,来到了岸上,不由急声喊道:“你居然敢逃!”

    井九当然要逃,在岩浆里对着这只火鲤,想死不要太容易。

    就在他举起右手准备离开的时候,岩浆河流里的火鲤翘起了尾巴,然后重重拍落。

    轰的一声巨响,无数炽热的红色岩浆从河里暴射而起,如滂沱大雨般射向崖壁。

    那些岩浆不只高温那般简单,更是蕴藏着极恐怖的力量。

    井九从宇宙里取回宇宙锋,挡在自己身前。

    只听得一阵密集的啪啪响声。

    他的双脚在地面刻出两道笔直的浅沟,后背撞到崖壁上才停了下来。

    宇宙锋的剑面上出现数十处微微明亮的痕迹,好在剑身确实宽大,竟没有一点岩浆落在他的身上。

    这只火鲤太厉害了,他当然打不过,不然刚才也不会说那么多棋友、关系极好之类的废话。

    火鲤跃出岩浆河流,带着难以想象的高温与威压,扑向井九。

    就在它快到井九身前的时候,井九忽然左手一翻。

    火鲤悬浮在了空中,盯着他的掌心,有些警惕问道:“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井九左手掌心里静静趴着一只白色的甲虫,散发着淡而不散的寒意,正是寒蝉。

    寒蝉的位阶极低,在雪原里也只能排在倒数,对火鲤这种高阶生命来说,自然没有任何威慑力,但它身上携带着的那种最纯粹的寒意,却让火鲤极度不喜,隐隐不安。

    井九说道:“它是雪国最可怕的存在。”

    火鲤忽然大声笑了起来,鱼唇在圆与扁之间不停转换,两只略微偏红的前鳍不停拍打着鱼身,像是肚子笑疼了。

    “你真以为我在这里与世隔绝便什么都不知道?你真以为我生得如此可爱便呆蠢无知?”

    井九想了想,说道:“我收回先前那句话。”

    寒蝉偷偷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辜,有些幽怨。

    火鲤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微微喘息着说道:“我本想继续逗你玩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如果你有本事把冰雪女王带在身边,我二话不说就让你走,就算你带着那些已经化形为人的雪魄大妖,我大概也会有所忌惮,但你居然带只位阶最低的雪甲虫就想吓退我?我真是不明白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井九说道:“我是这么想的。”

    寒蝉接受到了他的想法,赶紧以最快的速度翻过身来,对准了天空。

    很明显,这是表示臣服的意思。

    “你准备把这只雪甲虫送给我当礼物?”

    火鲤恼火说道:“不是……就算你想要行贿本大王,能不能拿点儿值钱的东西出来?我看你那把巨剑就不错嘛。”

    井九没有说话。

    寒蝉忽然快速地摩擦自己的肢足,发出低沉的嗡鸣,就像真的是秋天里的蝉。

    火鲤的眼神忽然发生了变化,因为它感觉到这只雪甲虫不是在卖萌,而是放出来了一些东西。

    那些东西很微小,小到连它都无法看到。

    火鲤感觉到强烈的不安,摆动尾巴,望向井九说道:“兄弟,有话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