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六十章当年的真相
    “他会死?”萧皇帝看着他的脸色,觉得有些不妥。

    “如果他这么容易死,当年我就已经杀了他。”阴三说道。

    玄阴老祖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真的昏迷,还是已经醒来而不敢睁眼。

    阴三也不在意,继续说道:“这次的事情就算给他一个教训,希望他能明白。”

    萧皇帝微笑说道:“应该会的,因为他不想死,就像我也不想死。”

    阴三说道:“青山真正的敌人里现在就你们三个还活着,应该知足。”

    萧皇帝看着他的侧脸,认真说道:“我不想一辈子在龟壳里活下去。”

    阴三说道:“我会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萧皇帝问道:“那井九呢?他会不会死?”

    阴三说道:“我看不出来他这次还有活下去的道理。”

    萧皇帝松了一口气,说道:“死了好,死了好,你们这对师兄弟如果都活着,那别人还怎么活?”

    阴三看了他一眼,说道:“雾岛那位与桶里那位忌惮倒也罢了,你与我相识交好多年,难道还担心我卖了你?”

    “不是卖不卖的问题,二位真人法力通天,算力无边,斗来斗去经常打个平手,旁的人却因此死的太多。”

    萧皇帝笑着说道:“我想中州派对这一点应该很有感触。”

    镇魔狱之变,起始于阴三想要弄死井九,于是往里面送了一封信。

    而且他与井九都想让冥皇得到解脱。

    结果最后的结局却是镇魔狱变成了废墟。

    苍龙死了。

    这次果成寺之变同样如此,麒麟被阴了一道,受伤最重的还是中州派。

    “像麒麟这种空有神通,却没有脑子的蠢物,不可能杀死井九,而它在这个局里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

    阴三转身向屋外走去。

    萧皇帝跟在身后,问道:“好到不动它一下都觉得可惜?”

    阴三说道:“是啊。”

    萧皇帝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有些感慨。

    不管彼此厮杀的如此惨烈,如果遇着外力,却自然向外而去。

    他们并没有故意配合,只是千年来形成的默契,甚至是一种本能。

    像这样一对师兄弟,谁不害怕呢?

    ……

    ……

    阴三走到屋外,看了眼满是格子的、仿佛灰暗天空的龟壳屋顶,走到池塘畔坐下,捧起里面的净水泼洒在脸上。

    先前萧皇帝的担心,其实在数百年前的修行界里是常识。

    在现在修道界的印象里,景阳真人常年闭关,很少出山,但老一辈的人知道他至少参与过几件大事。

    在那几件大事里,他与太平真人这对师兄弟,让很多人苦不堪言,比如被灭掉总坛的玄阴宗,比如青山里那些被关进剑狱、死在隐峰里的师长与同门。

    在萧皇帝看来,这对师兄弟重回世间,修道界不知又要掀起多少风雨,就像镇魔狱和今次果成寺一样。

    阴三当然要杀井九,只是世间万事万物都有排序。

    井九不是景阳,也是青山里的一份子,而青山是他的。

    阴三看着水面那张依然年轻的脸,闻着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腐味,沉默了很长时间。

    为何井九没有遇到自己的问题,难道他那样做才是对的?

    不,如果真的那么做,那我又会是谁呢?

    ……

    ……

    井九与阴三极擅长谋断,赵腊月与柳十岁不知道推算谋划的能力如何,但在做决断方面也并不比他们弱。

    判断出阴三应该是被那位传说中的遁剑者接走,冒着生命危险追杀了三天三夜时间的他们,毫不犹豫离开了大泽畔的小镇,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果成寺。

    他们要带回最新的情况,更重要的是他们担心井九现在到底如何了。

    静园已经变成废墟,无法再住人,井九被安排进了白山禅室。

    讲经堂长老出关,带领三百名僧人布下华严大阵,就算老祖与麒麟重返,也无法进来。

    渡海僧盘膝坐在角落里,身上捆着沉海铁所铸的重链,无法动弹分毫,闭着眼睛,神情很是平静。

    神皇闭着眼睛站在佛像前,不知道是在参佛,还是在调息。

    为了镇压住井九体内的伤势,他消耗了很多真元,应该有些疲惫。

    井九躺在榻上,脸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睫毛不眨,很长时间才会有一次缓慢的呼吸。

    他的右臂严重变形,就像一把被巨力扭曲的剑,看着很是凄惨。

    他的左手依然紧握,指间散发出淡淡的光毫以及比春风更美的新鲜气息。

    在他的左手下方,垫着一张讲经堂长老用心血抄的经文,如此才能稍微减缓一下仙气流散的速度。

    当时渡海僧用般若天下掌偷袭,井九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试着用自己的剑锋,看看能不能斩开天地。

    谁知道在那个时候,仙箓里的那道仙识忽然发难。

    两相夹击之下,他终于受到了无法挽回的重伤。

    白猫躲在榻尾,时不时伸出前爪,轻轻扒一扒井九的脚,想要让他醒过来,显得极度不安。

    赵腊月与柳十岁走进禅室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画面。

    走到榻前,赵腊月看着井九问道:“怎么回事?”

    神皇站在佛像前,没有说话。

    白猫偷偷趴下,不敢引起她的注意,知道她这时候看似平静,其实情绪非常糟糕。

    讲经堂长老把三天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接着望向盘膝坐在门槛处的渡海僧,情绪复杂说道:“没有人知道渡海师侄为何要这样做,他始终一言不发。”

    赵腊月转身走到渡海僧身前,右手落在他的肩头,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紧接着,擦的一声响起。

    弗思剑从她的掌心里生出,刺穿渡海僧的肩头,割开人体内感知最敏锐的三知经,然后剑尖从他腰间探出。

    这一剑,会给渡海僧带去最极致的痛苦。

    看着这幕画面,果成寺的僧人有些不忍,尤其是那些律堂弟子大部分都是渡海僧的徒子徒孙,更是愤怒。

    一位律堂高僧强行压抑下怒气说道:“渡海师兄用了舍身法,最多还能再活七天,赵峰主何必如此。”

    赵腊月理都不理这些僧人,只是静静看着渡海僧的脸,弗思剑在他的身体里缓缓穿行。

    渡海僧眉头微颤,缓缓睁开眼睛,望向她。

    赵腊月收剑而回。

    渡海僧眼里的痛苦意味渐渐转为平静,仿佛已然得到真正的解脱。

    “我们不知道麒麟会来,我们只知道麒麟可能会来,这是一个变数,并不重要。”

    他看赵腊月平静说道:“玄阴老祖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带出他身边的所有强者,但我知道自己的任务是等。”

    赵腊月说道:“等到他身边无人?”

    “是的,而且那个时候离仙箓最终炼化的时刻越近越好,因为那一刻他会最弱。”

    渡海僧微笑说道:“其实你应该替井九感到骄傲,这个局牵扯进来如此多的大人物,麒麟、老祖、神皇陛下还有柳词真人,真正的目标却始终是他。”

    赵腊月的声音毫无情绪波动,说道:“你确定你成功了?”

    渡海僧说道:“我用般若天下掌断了他一枝道树,神魂凝滞,他再无法炼化仙箓,最终会被反噬而死,这是真人定下的方案,怎会失败?”

    赵腊月沉默了很长时间,问道:“为什么?”

    她问的不是一件事,而是所有。

    从数百年前到现在,从果成寺到青山,太平真人与景阳之间的所有事。

    “这个问题大概只有我能回答。”

    神皇在佛像前转过身来,挥袖示意所有僧人都退出去。

    果成寺的僧人们看着渡海僧,有些不忍,但没有办法,只能退下。

    白山禅室只留下了神皇、赵腊月与柳十岁、渡海僧还有一只猫。

    赵腊月知道井九很信任神皇,把后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太平真人应该是得到另外一名遁剑者的帮助。

    “终究还是让他逃走了。”

    神皇走到禅室外的石阶上,看着临时安排在塔林里的那座小石塔,淡然说道:“其实所有的故事,都源自于他的贪婪,天下太平,哪有这么容易?”

    ……

    ……

    这个故事的开端在八百年前。

    青山宗道缘真人飞升之际,被南趋偷袭,飞升失败。

    因为青山剑阵的缘故,南趋避于南海雾岛之中,不敢现世,这便是第一位遁剑者,也就是现在的雾岛老祖。

    按照井九的判断,现在的西海剑神,便应该是雾岛一脉。

    道缘真人飞升失败,道消身陨,间接导致了当时的青山掌门,也就是太平真人、景阳真人的师父也飞升失败。

    青山宗诸峰,为了争夺掌门之位,陷入了长时间的动荡,太平真人身为掌门首徒,被诸峰师长认为极具威胁,寻了很多理由,终于把他逐出了青山。

    当然,那并不是真的逐出,就像柳十岁一样。

    那时候景阳与柳词、元骑鲸在上德峰的日子并不好过。

    多年后,谁都以为死了的太平真人忽然重现人间,带着冥皇游历二十载。

    冥部与人间似乎要迎来真的太平。

    谁曾想到,人类修行界忽然翻脸。

    中州派、一茅斋、昆仑等诸派围攻冥皇!

    天降仙箓!

    冥皇被关进镇魔狱深处,直至前几年才与苍龙同归于尽。

    后来的这些事情不是太平真人的手笔,但怎么论,他也是替人类立下了大功。

    借着这份气势,他当即回到青山,意图继承掌门之位。

    青山诸峰的师长自然不干。

    太平真人当时已经完全掌握青山宗的无上道法,更习得冥部的强大手段,便是在通天境里也算是有数的强者。

    他的两大弟子,柳词与元骑鲸也是青山历史上罕见的天才。

    而且他还说服了青山四大镇守里的尸狗与妖鸡站在了自己这边。

    最重要的是,他的师弟景阳,在这一次青山内乱里展现出来了难以想象的境界与实力。

    经过一番残酷而血腥的剑斗之后,有些青山长老死了,有些长老自入隐峰,发誓不出,有些则是被关进了剑狱。

    青山道统重续。

    谁也不知道冥间的那段游历,以及冥皇被镇压的这件事情,对太平真人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理念发生了一些极微妙而隐秘的变化。

    时间又过去了一百年,雪国异变,兽潮南下,北方修行宗派被扫荡一空,皇朝正统中断,世间大乱,盗贼横行。

    一位天才少女离开水月庵,连杀四万人,烧了十七家匪寨,暂时稳定了局面。

    在太平真人的提议下,数家正道宗派领袖与当时皇族仅存的血脉、也就是前代神皇,在朝歌城梅园立下盟约,齐心协力先平流民之乱,又击溃雪国怪物的大军,终于保住了人族。

    这便是一直持续至今的梅会治天下。

    至此,太平真人在修道界乃至整个朝天大陆已经拥有最高的地位,与无尽的荣耀。

    但他并不满足,因为他的理念还在人族之上。

    他选择了一位前朝皇族的天才子孙,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这便是后来的第二位遁剑者。

    天下大乱,邪道势盛,不老林横行于世,冥部入侵,无恩门险些覆灭,只是在景氏皇朝与诸家正道宗派的努力下,才险之又险地压了下去。

    四百年前,青山宗毁掉玄阴宗总坛,把玄阴老祖逼成第三位遁剑者。

    也就是那个时候,景阳真人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都是师兄的阴谋。

    二人发生了严重的争执。

    其后景阳真人隐于神末峰,不问世事,却始终盯着太平真人。

    某日,太平真人忽然消失。

    三百多年前,神皇假死,传位于子,隐于果成寺里静修。

    太平真人再次出现。

    原来这些年,他再次入冥部,甚至成为了冥师的指引者。

    而当他回到人间后,竟是摇身一变成为了果成寺的住持。

    ……

    ……

    “当年父皇在静园里清修,我来过数次,却怎样都没想到,那位住持居然就是太平真人。”

    神皇看着塔林里的那座小石塔,想着三百年前的往事,微微出神。

    赵腊月心想那些往事究竟隐藏着什么,太平真人究竟抱持着怎样的理念,最后居然在青山陷入众叛亲离的局面。

    她想到当年在朝歌城外的赵园里井九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不由沉默。

    柳十岁则是想到那年来到菜园的年轻人,想起了那些夜晚的讲经,还是难以想象对方就然是太平师祖,不解问道:“师祖是青山掌门,怎么还能来做果成寺的住持?”

    渡海僧说道:“真人佛法精深,心怀众生,乃是真正的大慈悲,为何不能任本寺住持?”

    神皇没有理他,继续说道:“太平真人修佛,求的不是清净,也与慈悲无关,而是想剑入命轮,明悟轮回之理。”

    赵腊月心想那时候前代神皇正在果成寺里静修,难道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他与父皇曾经是挚友,堪称兄弟,结果却想着夺舍,以父皇的身份重回朝歌城。”

    神皇看着那座小石塔,声音微淡说道:“好在他失败了,被景阳仙师镇入青山剑狱,直至后来。”

    三百年前,太平真人闭死关,青山发出八百里禁令,皇朝大军出动,震惊天下。

    原来这才是真相。

    赵腊月与柳十岁沉默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