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五十七章短发形态的赵腊月
    阴三沉默了会儿,失笑说道:“他是这个意思,还是懒得管你?另外,你知道我是谁?”

    赵腊月说道:“我是猜的。”

    她这般聪慧,震惊过后,剑守道心,很快便接近了真相。

    阴三说道:“不愧是爱火锅之人,那为何当初在云集镇上,满锅的菜都要煮老了,你也不让我吃一口?”

    他这便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纵然已经猜到他是谁,确认事实后,赵腊月依然沉默了很长时间。

    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那个名字她不可能忘记。

    阴三。

    也就是太平真人。

    “若按照进门时算,我应该称你为师祖,现在应该称你为师伯……”

    赵腊月看着斜倚在树枝上那名年轻僧人,沉默片刻后说道:“今天说不得要大逆不道了。”

    “无妨,反正这种事情你们做了也不止一次。”

    阴三微笑说道:“只是你确认能留下我?你拖了这么长的时间,小皇帝还是没有找过来,你就不觉得奇怪?”

    从井九把赵腊月扔到成华殿边,到玄阴老祖落掌,神皇忽然出现,卓如岁抬头,一剑自青山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实际上只用了数息时间。

    赵腊月不知道神皇来到了果成寺,但相信井九肯定还隐藏着后手,此时被阴三点破,不由神情微变。

    难道井九出事了?

    看着树上的阴三,她生出无助的感觉,然后再次生出强烈的悔意。

    自己几年前就不该听他的,直接破境便是,这时候何至于始终无法追上对方。

    接下来该怎么办?自己打不过也追不上师祖,还是说放弃,回果成寺里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回到神末峰闭关,先到游野中境再说?

    ……

    ……

    静园已经变成一座废墟,只有那座小石塔完好无损,昏迷中的卓如岁就像短手熊般,紧紧地抱着小石塔,睡得很是香甜。

    大常僧坐在废墟角落里调息疗伤,渡海僧对着神皇恭谨行礼。

    神皇点头致意,开始闭目调息,与玄阴老祖硬撼一记,也让他受了些轻伤。

    渡海僧走到井九身前,感慨说道:“没想到这两个魔头居然在寺里藏了这么多年,真是惭愧。”

    井九说道:“事前我也不确定是他。”

    阴三当年做了好几年果成寺住持,藏身此间,自然很难被人发现。所以他对渡海僧没有任何意见,只是没有想到随阴三藏在果成寺里的是玄阴老祖,若不是渡海僧提前指点,他也很难在静园外做法事的群僧里找到玄阴老祖的位置。

    渡海僧神情凝重说道:“那位呢?”

    井九望向正在调息的神皇,心想师兄只要能被腊月拖一段时间,今天应该便走不了了。

    感受到他的视线,神皇睁开眼睛,点头表示自己无事,便准备离开果成寺。

    渡海僧心知神皇是要去追杀太平真人,有些犹豫说道:“住持与讲经堂长老正在出关,还请陛下稍候。”

    听起来他的想法也不算错,毕竟那位可是千年里朝天大陆修行界最可怕的人物,就算现在境界还没有复原,只去神皇一人还是有些不稳妥。

    神皇却是理都不理,双脚离开地面,炽热的火翼生出,便来到高空,将要飞走。

    渡海僧轻轻叹息了一声,知道时间到了。

    神皇来到高空,眼底金火燃烧,俯瞰着大地,依循着弗思剑留下的痕迹,望向远方。

    他相信井九的推演计算与眼光,太平真人再如何厉害,也无法在短时间里甩掉赵腊月。

    忽然他的心里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霍然回身望向果成寺。

    果成寺里很安静。

    准确来说,是静园很安静。

    救火的僧人还没能靠近那些殿宇。

    讲经堂的长老根本无人通知,相信住持那边也是如此。

    渡海僧静静看着井九。

    井九静静看着他。

    对视只是片刻。

    井九明白了,原来渡海僧才是师兄选的那个人。

    这个人选很好,甚至可以说得上完美。

    渡海僧自幼在果成寺里长大,而且当年静园事变时,他还只是个小沙弥,与当时的那些僧人没有任何关联。

    这些年来,他代表果成寺行走天下,在朝歌城里、在青山、在云梦山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但他出现最多的地方还是白城。他随刀圣一道,在雪原里奋战多年,甚至耽误了禅法修行,声望极高。

    而且他还是禅子最信任的人。

    谁能想到,渡海僧帮助他确定玄阴老祖的位置,居然是把玄阴老祖当作诱饵,诱出了井九最强大的两张底牌——神皇以及青山剑阵。

    同时,渡海僧还获得了他的信任,站在了他的身前,准备好了最后一击。

    是般若天下掌。

    闻着废墟里生出的淡淡檀香味道,井九知道渡海僧准备用舍身法。

    是的,除了像舍身法这样的禅宗大神通,很少有道法能够直接杀死井九。

    哪怕是玄阴老祖都很难一招杀死他。

    井九自己很清楚这一点。

    现在看来,阴三也很清楚。

    渡海僧的眼神很平静。

    他不担心井九会用那种诡异的身法逃走,因为般若天下掌一旦施展出来,便是天下都握在掌中。

    任你去往何处,也逃不过掌心。

    井九也很平静,因为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那么这时候再尖叫、或者流露出惊恐的眼神又有什么意义?

    渡海僧双掌合十,仿佛在对他行礼。

    天地相合。

    在最后的时刻,井九放下了宇宙锋,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那是他的剑锋。

    他想试试凭自己的力量,能不能破开这片相合的天地。

    就在此时,他的左手忽然震动起来。

    那道已经被他磨灭的只剩一丝的仙识,似乎感受到了他此刻的危机,极其强硬地开始向外突破!

    ……

    ……

    轰的一声巨响。

    已经变成废墟的静园再次生出恐怖的气浪。

    抱着小石塔的卓如岁,被直接震飞到烧干的池塘里,有些茫然地醒了过来,心想发生了什么事情?

    高空里传来一声愤怒的啸鸣。

    两道火翼撕破空气,撞进静园里。

    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巨响,气浪狂吐。

    僧人们纷纷倒地。

    刚醒过来的卓如岁再次被震得昏了过去。

    烟尘尽散,大常僧等人来到静园里。

    井九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衣衫尽碎,右臂已经明显变形,不知是生是死。

    但即便如此,他的左手依然紧紧地握着那道仙箓。

    每个人的识海深处,仿佛同时响起一声满是遗憾与怅然的叹息。

    渡海僧的情形更加凄惨,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僧衣上则满是鲜血。

    动用了舍身法的他,又被神皇暴怒击中,经脉已然尽断,若不是神皇要留着他问话,只怕这时候已经毙命。

    大常僧等人忽然觉得废墟里的温度急剧增高,威压随之陡增,赶紧退了出去。

    两道火翼落在废墟外,围成一个圈。

    神皇走到井九身后开始给他治伤,沉声喝道:“除了禅子,踏进圈内一步者死。”

    ……

    ……

    大榕树上已经没有人影,赵腊月与阴三已经去往数十里外的另一座山头,还是如先前一样,弗思剑的速度再快,她也无法追上阴三,但阴三似乎也并不急着离开,甚至偶尔还会倒转身来,飘然而行,好整以睱地与她说几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赵腊月听到了果成寺方向连接传来的两声巨响,驭剑停在空中,转身望去。

    她知道井九出事了,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再次后悔当初没有直接破境,渐渐低下头来。

    阴三飘到她身前,说道:“我说过你追不上我,而且没有人会来帮你。”

    赵腊月看着下方的那片野山,说道:“我不相信你能算尽所有。”

    “他的一切都是我教的,我知道他会怎么想,所以至少我能算尽他的所有。”

    阴三平静说:“就算小皇帝这时候动用神通赶过来,依然拿我没办法,因为白家的人就在北方七百里的云上。”

    赵腊月依然低着头,问道:“难道你不应该担心白家的人发现你?”

    阴三微笑说道:“现在的我只是一只蚂蚁,很难被看见。”

    赵腊月抬起头来,脸上现出决然之意,说道:“我也是只蚂蚁,我可以咬死你。”

    阴三淡然说道:“首先你要能追上我。”

    “但你也并不比我快,不然你早就走了,还在这里和我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赵腊月盯着他说道:“你故意表现的如此潇洒随意,先前甚至还飞回我身边,似乎随时都可以离开,只是想骗我放弃而已,可惜就像我说过的那样,这太装腔作势了。”

    阴三眼神微冷,才注意到这个小姑娘的眼睛竟是那般黑白分明,容不得半点虚假。

    他说的当然是假话。

    不管是神皇还是白家的人,如果发现他的行踪,他必然是死路一条。

    但要破解这种局面,对他来说也很简单,他只需要很短暂的一点时间,便能借遁法隐于山林之中。

    没有半点依凭与气息,就算是通天巅峰的大物,也休想找到他在哪里。

    问题是……从成华殿到现在,赵腊月一直跟在他的身后,最近的时候只有数尺,最远的时候也不过百余丈,他始终无法离开她的视线,自然无法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施展道法。

    她追得如此辛苦,为何却一点时间都不给他留?

    当然,连这么一点时间都不给他留的人不是赵腊月,是井九。

    他们这对师兄弟做任何事情都有意义。

    井九把赵腊月扔到成华殿,除了是想让她避开玄阴老祖,也是要她跟住阴三。

    可是就凭这个小姑娘吗?

    阴三觉得井九的想法实在有些可笑,于是便笑了起来。

    野山里的树林被寒风吹动,发出哗哗的声音,掩没了笑声。

    阴三笑意渐敛,转身向着莽莽野山深处飞去。赵腊月自然随之而去。很快二人便来到了另一片野山里,这里渐渐远离海畔,风也小了很多,树梢轻轻摇晃,按道理应该没有涛声,但哗哗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声音并非来自野山树林,而是赵腊月的身体。

    听似风吹树林,其实是清泉石上流。

    剑元在她的经脉里不停流淌,速度越来越快。

    就像溪水在陡峭的崖谷里不停前进,哪怕被崖石撞成粉碎,依然一路向前。

    阴三如大鸟般飞翔,转身望向她,问道:“在战斗里破境,难道你不要命了?”

    赵腊月没有理他,继续催动着剑元穿行,不停扩宽经脉,同时淬洗剑丸。无数道森然的剑意,从她的身体里溢了出来,沿途经过的树林纷纷无声倒下,就连系着黑发的布带都被割断了,黑发在风里狂舞。

    这并不是好现象,说明她快要无法控制剑丸,剑意才会自行溢出,到处乱斩。

    无论在哪个修行宗派,修行的是何种法门,破境总是最凶险的时刻,一般修道者会选择闭关,服用了足够多的丹药,准备好晶石,甚至请来师长护法才会选择破境。赵腊月以往破境都会很顺利,除了井九提供的丹药,便再不需要别的外物帮助,但她至少也需要一个安静而不受打扰的洞府。

    这时候她在驭剑,而且随时可能与阴三发生战斗,结果她却选择了破境!

    “你会死。”阴三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赵腊月依然不理他,强行收纳剑意入体,开始与剑丸进行二次融合。

    正如阴三所的那样,在狂风与高速飞行里破境,确实是件找死的事情。

    她的剑识稍有些不稳,弗思剑便开始摇摆起来,险些撞进一片山崖。

    赵腊月看着被拉远了些距离的阴三,眼神平静而坚毅,没有任何惧意,更没有退意,只是觉得时而在眼前飘舞的黑发有些烦,心意微动,剑意出体而实质化。

    擦擦擦擦数声,飞舞的黑发被剑意切断,随风飘向远方,然后渐渐散开。

    满头如瀑的黑发,再次变回凌乱的短发。

    她苍白的脸,与黑白分明的眼眸,变得更加清楚。

    ……

    ……

    (每次剪完头发的赵腊月……都好凶的。忽然想到,她以后打架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唱一句,我已剪短我的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