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五十四章飞天的麒麟,丑和尚
    好快!

    看着这幕画面,静园里的人们惊骇无语。

    卓如岁没有看到,这时候才听到剑破空的声音。

    白千军面如死灰,心知如果是自己站在井九的对面,这时候已经被一剑斩杀了。

    快这个字,有时候是形容锋利程度,更多的时候是用来形容速度。

    宇宙锋剑垢尽除,变得薄了很多,如一张纸般,可以尽情地发挥自己的速度与锋利。

    它的锋利程度应该还赶不上不二剑,但速度却比不二剑更快。

    它的速度应该还及不上弗思,却比弗思的杀伤力更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宇宙锋在速度与锋利程度上形成了完美的平衡,无比契合井九的幽冥仙剑。

    以至于麒麟在已经有所防备的情形下,依然被他一举刺伤。

    “这有什么意义?”

    麒麟看着井九衣袂带起的道道剑影,漠然说道:“虽然你与你的剑都已经足够快,但还是不够强。”

    作为大陆位阶最高的远古神兽,化形人类后依然神体不坏,宇宙锋已经极为强大,居然能够破开他的皮肤,但终究无法带去更深的伤口。这样的伤口就算再多数千道,就算它再流数千滴血,又能如何?

    静园里狂风忽起,那是因为麒麟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蓄势已久,接下来必然是雷霆般的一击,井九如何能接得住?

    井九衣袂带起的残影忽然散开,也从原地消失,便要离开静园。

    既然没有办法接住,那么便先行离开,避开充斥着远古威压的静园。换作任何速度快的剑修,在这种时刻应该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渡海僧却有些担心,因为他知道井九不是普通的剑修,猜到他应该是在准备冒险。

    麒麟冷哼一声,威压离地而起,直接封住了通往天空的道路。

    轰的一声,静园的门被撞破,井九带着十余道剑光来到了外面。

    麒麟化作一道清光随之而去,速度丝毫不差,甚至显得更快一些,威势十足。

    今日祭塔,静园外有很多做法事、念经的普通僧人,这时候正在撤离,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撤走。

    麒麟挟威压而至,卷起无数狂风,风起落叶与石砾,天昏地暗,一片混乱,不知多少僧人跌坐在地,头破血流。

    果成寺的大阵终于启动。

    伴着无数颂经声与木鱼声,大约三千余个经文字符,从各处殿宇、禅室、石塔里升到空中,化作满天佛火。

    明火尊者护山阵!

    此阵将静园四周完全隔断,封住里面的所有事物,即便是麒麟想要破阵而出,也需要花些时间。

    麒麟根本不理会这些事情,依然追着井九,所过之处,大树倾倒,古钟落地,满地狼籍。

    井九在三千朵佛法里穿行,如鬼似魅,有时候甚至就像是一朵佛火。

    明火尊者护山阵让他无法离开果成寺,但在相对小的范围里,幽冥仙剑的奇诡身法为他带来了很多好处。

    面对麒麟的追击他居然都撑了一段时间,只是无法甩掉对方。

    满天佛火里的那一朵忽然消失,紧追其后的那道清光也消失。

    擦的一声轻响。

    井九与麒麟的身形显现出来。

    他手里的剑已经插进麒麟的胸口,鲜血不停淌出。

    宇宙锋刺入麒麟身体不深,约摸数寸,但麒麟为何没有避开这一剑?

    静园的门已经毁了,渡海僧看到了当时那一刻的画面。

    佛火湮灭,井九出现,举起手里的剑。

    清光消失,麒麟出现,向前进了数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井九刺了麒麟一剑,而是麒麟撞到了剑上。

    就像兔子撞到树上,人撞到了什么上。

    这幕有些荒谬的画面,意味着井九做到了真正的动静如一。

    境界且不谈,这种身法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麒麟没有因为受伤而愤怒,幽深的眼眸里也没有痛意,依旧漠然。

    “你觉得你的计谋成功了?不要忘记,我还没有出手。”

    满天佛火之间的追击只是前半部分的追逐,麒麟一直没有动用蓄势已久的第三击。

    井九感受着剑身传来的如巨山相合、不可撼动的感觉,知道对方是用麒麟神体锁住了宇宙锋。

    以他现在的境界与力量,无法把宇宙锋从麒麟的身体里拔出来。现在他有三个选择,一是弃剑而走,二是爆发全部的剑元,争取让宇宙锋穿透麒麟的身体,真正重伤他,三则是站在原地,握着剑柄,等着承受麒麟最恐怖的一击。

    他选择的是第三个,哪怕很有可能会被砸成肉泥。

    “如果你能修到破海境巅峰,或者拿着这把剑会让我有些忌惮,但终究你现在只是个弱者,所以……”

    麒麟没有出手,继续提升着自己的气势与威压直至最高,才断声喝道:“去死吧!”

    话音落处,他一拳向着井九的脸轰了过去。

    看似简单的一拳,却蕴藏着如真正大山的重量,而且麒麟的拳头比普通的法宝还要可怕。

    面对着如此恐怖的拳头,井九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向后退了半步,露出了自己始终背在身后的左手。

    数丝极淡的金光从他的手指间泄漏出来,散发着令人沉醉、远胜春风的意味。

    那是仙气。

    整个修行界都知道,井九的左手握着长生仙箓,从来没有松开过。

    从问道大会结束算来,他已经握了整整六年时间。

    那道仙箓仿佛早已经与他的左手融为了一体。

    看着静园外的画面,白千军想起六年前在青天鉴外的画面。

    当时他与井九对了一拳,结果险些全身骨折而死,幸好被白真人所救。

    难道井九想故技重施?

    白千军冷酷想着,如果你以为握着仙箓的拳头便能与麒麟祖师的拳头相提并论,那么就真的该死了。

    很多人都说,思维是世间最快的事物,但既然思考需要时间,自然也有速度上的差别。井九推演计算的速度奇快无比,不代表所有人都一样。事实上,世间绝大多数人的思考速度绝对比不上麒麟与他的出拳速度。

    当白千军脑海里闪过先前那个念头的时候,井九的左拳已经与麒麟的拳头遇在了一起。

    没有气浪喷溅,也没有烟尘大作,甚至连撞击的巨大轰鸣声都没有。

    他与麒麟对力量的掌握都已经到达这个世界的最巅峰水准,所有力量都尽数给予对方,没有一丝泄漏。

    只有喀喇一声轻响。

    然后是大地被撕裂的声音。

    是真正的撕裂。

    青石地上出现一道极深的沟壑,通往静园里。

    井九躺在沟壑的尽头,神情依然平静,脸色却是苍白至极,明显受了重伤。

    他的指骨、腕骨、臂骨直至肩部的骨骼,表面出现了无数道裂痕。

    如果不是身体特殊,那些骨骼只怕早就已经断成了无数截。

    对战还没有结束,因为麒麟的第三记攻势还在持续。

    他的拳头轰出一道青光凝成的光团,进入静园,来到井九的眼前。

    井九的左手想要握紧仙箓都已经很勉强,如何能够举起对敌?

    如果赵腊月能够反应过来,肯定会挡在他的身前。

    只是井九与麒麟的战斗已经超出了她的境界,她根本来不及做些什么。这让她有些后悔,几年前自己就不应该听井九的,如果当时就破境进入游野中境,这时候至少应该来得及唤出弗思剑挡一挡。

    井九的眼神还是很平静,甚至没有举起剑的意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

    ……

    麒麟断喝一声去死吧。

    井九果真要死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麒麟听到有人说了同样的一句话。

    “你去死吧。”

    那个声音来自他的下方,很是淡然平静,像是有礼数的请求。

    麒麟用余光望去,发现是在静园外做法事的一位老僧。

    那个老僧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丑。

    难看的酒糟红鼻头配上刚刚新长出来、还没来得及剃掉的稀疏枯发,任何人看着都会生出极度厌憎的感觉。

    那个老僧的手里握着一个仿佛是黑石磨成的金刚杵。

    这根金刚杵的杵尖这时候已经深深插进了麒麟的腰间。

    在这一瞬间,麒麟的脑海里生出无数个问题。

    他从满天佛火里显形时,神识便已经完全掌握了场间的情形,发现了这个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老僧。

    老僧是何时坐起来的,为何自己没有感知到?老僧又是何时把这根金刚杵插进了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的是,这根金刚杵又是何物?禅意精深,表面却缭绕着几缕黑烟,居然能刺进自己的身体,而且还这么痛……

    “啊!”麒麟发出一声痛苦而愤怒的厉啸。

    金刚杵给他带来了真正的伤害,包括尊严层面。

    时隔多年离开云梦山,来到世间游历,居然会被一个无名之辈所伤!

    “邪派小儿,居然敢偷袭老夫!去死吧!”

    麒麟被暴怒冲昏了头脑,开始疯狂地提升境界。

    这个老僧手里的金刚杵带着魔意,黑烟阴冷,明显是邪派手段,他自然不需要把境界还压制在元婴期。

    麒麟头顶的两只角变成数尺之长,如珊瑚一般鲜红欲滴,气息更是变得强大无比,磅礴有若沧海。

    在极短的时间里,他便把自己的境界提升至大乘中期!

    麒麟没有完全恢复本体,天地已然生出感应。

    无数阴云来到果成寺上空,雷电在其间蕴而未发!

    麒麟的手掌向着那名老僧头顶拍落,比雷威更重!

    啪的一声轻响。

    那名老僧反掌相迎,竟是轻描淡写地接下了!

    带着阴森与暴烈两种意味的黑烟,从老僧手掌间不停溢出,与麒麟手掌里射出的金光混在一起,变得明亮却又阴暗,就像是快要凝结的岩浆,把他那张丑陋的脸照耀的更加清楚。

    “就算你是本体,我也丝毫不惧,更何况是现在?”

    老僧看着麒麟大笑说道。

    他的笑容里满是贪婪与得意的味道,完全不像一位境界高深的强者,更像是看到可口食物的怪物。

    麒麟心里忽然生起极大的警兆,那是真正的危险,竟比天空阴云里的隐雷还要更加危险!

    他就算化形后实力远远不及本体,但世间又有几人能够接住大乘中期的全力一掌?

    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厉啸一身便要变回本体,哪怕冒着天雷落下的危险,也要离开这里。

    但那名老僧没有给他机会,翻了一个白眼,双腿如闪电般蹬出,重重地轰在麒麟的大腿上。

    轰的一声巨响。

    麒麟飞到了天空里,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化作一道线,飞向天边,中途还撞塌了一座山峰!

    下一刻,隐隐能够看到法宝的乳白色光毫在山峰那边亮起,阴云随之而下,落下雷霆,却没有拦下那个黑点。

    ……

    ……

    成华殿檐上,白猫看着喷着血落到山那边的麒麟,眼里闪过一抹凶意,便要去追杀……却感觉颈间一紧。

    阴三抓着它颈后的毛,把它抱进怀里,看着山那边说道:“白家的要到了,阿大,我们今天先放过丑鹿吧?”

    他的语气很亲切温和,用的是询问的语气,但白猫浑身僵硬,哪里敢不依。

    阴三转头望向静园方向,看着已经飘到静园上空的玄阴老祖,眼神微冷说道:“真是……可惜了。”

    白猫不知道他说的是玄阴老祖,以为他是说麒麟逃走可惜,赶紧喵了两声表示赞同,然后用神识小心翼翼问道:“真人,这是你们师兄弟对付中州的局吗?”

    井九用幽冥仙剑逃至园外,却恰好落在玄阴老祖的身边,无论怎么看这都不像是巧合,而是一个局。

    “麒麟只是顺带的买卖。”阴三看着刚从沟壑里站起来的井九说道:“我要杀的人是他。”

    ……

    ……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眼看着麒麟的拳头便要落在井九的身上,他居然被一名老僧偷袭重伤。

    麒麟把境界提升到大乘中期,甚至最后差点显露本体,却依然不是那名老僧的对手,被直接蹬到了千山之外。

    整个过程里,那名老僧竟一直坐在地上,站都没有站起来过。

    这名老僧究竟是谁?果成寺住持出关还是哪位隐修的扫地僧?

    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世间能有几人?

    老僧飞到静园上空,那道黑石做成的金刚杵已经消失。

    静园里的人们感受得很清楚,这位老僧的气息深不可测,而且是位邪修!

    老僧一掌拍向静园,目标居然是井九!

    元婴期的麒麟都把井九打得如此之惨,麒麟恢复成大乘期修为,却被这位老僧打得如此之惨。以此推论,如果按照青山宗的境界划分,这位老僧必然已经是通天巅峰境界,在朝天大陆的修行界,怎么排也能排进前十。

    邪道势衰,何时出了这样一位魔头?

    看着那名老僧,静园里的人们生出绝望的念头,心想井九必死无疑了。

    这个时候,静园里发生了一件事情。

    卓如岁抬起头,向那名老僧看了一眼。

    先前不管是麒麟与井九对剑,还是别的时候,他始终都盯着地面,看着那根野草招摇,看着那根野草被麒麟威压震成粉末,然后随风而逝。

    这是今天在果成寺静园里,他第一次抬头。

    他一眼便看到那名老僧的脸,下意识里说了句:“好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