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四十六章风中传来谁的声音
    推开屋门,阴三没有看到柳十岁,只有小荷,微笑说道:“来讨一顿酒菜。”

    小荷有些意外,赶紧请他坐下,便去安排。她对这位来历神秘的前辈已经不再像前次那般警惕,因为她现在需要担心的事情太多,比如柳十岁的身体,比如现在住在果成寺里的井九。

    菜依然很丰盛,酒却有些不一样。

    阴三放下酒碗,微笑说道:“雷岛上的烈性麦酒可不好弄到。”

    小荷站在一旁,有些紧张地抓着衣角。

    家里的桌上忽然出现好酒,除了有朋友自远方来,还有一种可能便是要求人办事。

    阴三是个很随意的人,随意地饮着酒,吃着菜,随意地说着话。

    “他总有一天是要回青山的,你的狐妖身份怎么解决?”

    小荷沉默片刻,说道:“如果真的不行,我离开便是。”

    阴三说道:“狐妖易动情,擅谋断,知轻重,既然你愿意割舍,所图自然不小,你是想让他当掌门?”

    小荷知道瞒不过这位高人,说道:“前辈明见。”

    阴三摇摇头说道:“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当青山掌门。”

    小荷脸色微白,问道:“为什么?”

    “我了解青山,有过他这种经历的人都当不了掌门,除非他能做到我这种程度,但他可以吗?”

    阴三看着大碗里的那条炖鱼,平静说道:“他不行,所以他不能。”

    小荷脸色苍白,却平静了很多,正如绝望之后便是放松,低声说道:“他说,井九仙师也是这般认为。”

    阴三听着那个名字,唇角微扬,说道:“至少这件事情他没有忘记。”

    小荷问道:“您有什么建议?”

    按照她的想法,柳十岁既然做不了青山掌门,那还不如在这菜园里过些平凡的日子。但她也知道这只是痴心妄想,总有一天柳十岁会离开这里,甚至会离开她。

    “世界很大,为何要局限在那座青山里?就算你们将来会离开这里,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甚至别的大陆看看。”

    这是阴三真实的感慨。

    如果不是心中有山,他当年早就走了。

    想着那些往事,他把筷子伸向盘里堆起的青青菠菜,就像一把剑要去刺穿一座青山。

    “井九仙师来寺里后,他就天天跟着,就像还是当年一样,将来井九仙师一句话,他就得回青山,哪里走得了?”

    小荷想着这些天的生活,便觉得有些苦涩。

    阴三的的筷子忽然停在半空里,说道:“我最不喜欢吃菠菜,太苦。”

    小荷不明白他的意思,却忽然感觉屋里变得极其寒冷。

    那道气息来自阴三的身体。

    小荷啪的一声跪下,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

    阴三的气息并不如何强大,却让她感觉到极度的恐惧。

    就像当年在海州城外的海神庙里,她的左肩被井九一剑刺穿时那样。

    ……

    ……

    果成寺前寺后院,外面还有大片农田,道旁有绵延不断的棚子。

    前寺可以烧香、参佛、办法事,后院则是寺里僧人们清修的地方。

    塔林很幽静,地方也很偏,因为灵塔的颜色多为白灰,所以最靠近这里的那间禅室名为白山。

    阴三坐在白山禅室的石阶上,看着那些石塔,沉默了很长时间。

    老祖抹着嘴从外面回来,看到这幕画面,觉得有些奇怪。

    阴三经常坐在石阶上晒太阳,但今天没有太阳。

    而且以老祖的境界修为,自然看得出来,他今天心情有些怪异。

    老祖小心翼翼问道:“真人,出了何事?”

    阴三声音微涩说道:“我居然不知道,井九在果成寺里。”

    老祖一直在猜测果成寺里究竟谁是阴三的内应,现在看来那人应该已经跟着律堂首席去了北方。

    然后……他才醒过神来,明白自己听到了什么,陷入了沉默,鼻头变得更加红润。

    塔林深处传来乌鸦的声音。

    “他来做什么?”

    老祖声音低沉问道。

    “那道仙箓有问题。”

    阴三说道:“他在青山解决不了,所以在这里求佛法解脱……与我一样。”

    老祖沉默了会儿,忽然向禅室里走去,说道:“有几卷佛经我还没看过,带着路上看。”

    阴三抬头望向从塔林里飞起的几只乌鸦,淡然问道:“为何要走?”

    老祖停下脚步,说道:“不管是躲还是杀,事后总要离开。”

    这句话很有道理。

    阴三说道:“我来这里求佛法解脱,如今还未取得真经,如何能走?”

    老祖走回他身边,试探问道:“那就杀了?”

    阴三说道:“我本就想杀了他,现在他送上门来,为何不杀?”

    “这句话太俗,不符合真人您的身份气度。”

    老祖腆着脸说道:“而且您不是说他不是景阳,那杀他作甚?”

    阴三说道:“他不是景阳,也要死。”

    老祖神情渐冷,说道:“为何?”

    如果是别的事情,只要阴三说一声,他绝会像狗一样汪汪相应,但这件事情不行,他需要理由。

    现在禅子去了白城,住持闭关不出,果成寺里无人能够正面抵抗他的玄阴魔功,但就算他杀死井九,也必然会暴露身份,青山宗的两位大物肯定会把他追杀至死,难道他要再次躲回不天见日的地底?

    阴三说道:“我看他不顺眼,这个理由怎么样?”

    老祖摇摇头,认真说道:“不怎么样。”

    阴三忽然站起身来,向塔林里走去,留下一句话。

    “逗你玩的,以他的性情,身边肯定带着那只猫,哪有这么好杀?”

    老祖看着他的背影,问道:“那现在先避着?”

    阴三没有停下脚步,说道:“先看看吧。”

    老祖忽然生出一种极为不好的念头,沉声说道:“真人要去看看他?”

    阴三没有说话,在塔林里停下脚步。

    老祖终于松了口气。

    阴三取出骨笛,在几座灵塔之间的地面上,画出数十道线条。

    那些线条组成极其复杂的图案,看着应该是某座阵法。

    鸦声在天,寒风轻拂,落叶自塔林外滚了进来,把那些线条掩盖,再也无法看见。

    ……

    ……

    今天讲经堂没有大师讲经,井九在静园里。

    他躺在竹椅上,闭着眼睛,听着风里传来的声音,双耳微动。

    这对招风耳,可以听到寒风送来的所有声音。

    那是天地间的所有声音,包括僧人们的颂经声,前面大殿里信徒们额头与地面接触的声音,香烛燃烧的声音。

    按道理来说他的招风耳应该很显眼,但所有看到他的人视线都会被他的脸吸引,很难注意到这点。

    听着风里的声音,他的右手搁在竹椅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着。

    柳十岁坐在竹椅边,盯着他的手指,随着他的节奏不停地调整体内真元运行。

    二十多年前在小山村的池塘边,这样的画面便经常发生。

    井九的手指忽然停住,然后睁开眼睛,向着静园外望去。

    风里的声音有些乱,虽然只是瞬间,也被他注意到了。

    他的手指再次动了起来,只是这一次要快很多,带着无数残影。

    柳十岁没有注意到他已经睁开眼睛,还以为依然是节奏,真元顿时乱了起来,赶紧停止。

    井九望向静园外,眼神微异。

    即便是与长生仙箓相关的事情,他的推演计算也能得到大概的指向,为何今次却什么都算不清楚?

    柳十岁以为他在担心仙箓的问题,说道:“我在果成寺认识一位大师,不知道是不是公子你的熟人。”

    井九收回视线,端起茶杯喝了口,摇了摇头。

    他在果成寺只有一个熟人,识得几位高僧,但井九谁都不认识。

    柳十岁心想原来是禅子的帮助,说道:“那位大师佛法精深,帮我解读了很多艰深的经文,要不要?”

    井九把茶杯放回桌上,又摇了摇头。

    另一边的雨廊里,赵腊月在温习前日的那段经文,思考剑道上的疑难,手掌下意识里摸着膝上的白猫,偶尔还会揉揉它的肚子。听着柳十岁的话,她说道:“像他这般自大的人怎会认为世上有谁够资格教他?”

    距离产生美,也能产生敬畏。

    如果太过熟悉,美就没了,敬畏也没了。

    这个道理对猫适用,对人也适用。

    她对井九的态度越来越随意,快要回到最初那两年。

    白猫没有觉得被冒犯,舒服地直哼哼,然后呼噜噜,最后干脆翻过身来,把肚子对着天空。

    井九没说什么,举起茶杯才想起刚刚喝光了。

    柳十岁赶紧斟上。

    ……

    ……

    暮色渐深,想来便是到了回家的时候,阴三从石阶上站起身来,拍掉身上的灰尘,准备再去菜园叨扰一顿酒菜。

    老祖说道:“这时候还去?”

    阴三说道:“去看看。”

    老祖说道:“如果真在那里看到了,你准备直接动手杀了他?”

    阴三摇头说道:“既然他觉得自己是景阳,那就不会再去菜园,因为那对景阳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事,所以我不会遇到他。”

    老祖问道:“那你去做什么?”

    阴三没有解释,直接离开了果成寺,去了菜园。

    他选择的时间果然很好,柳十岁在屋里与小荷吃饭。

    既然他不是公子请来的前辈,柳十岁自然也不会与他说公子的事,却没想到阴三主动提了起来。

    阴三喝了一碗酒,说道:“我知道井九在做什么,我可能有些方法,你去问问他要不要学。”

    柳十岁有些警惕,说道:“我不是很清楚,但可以去问问。”

    阴三取出几张纸递了过去,说道:“不要告诉他我是谁,如果你不相信我,不说便是,如果他不相信我,不用便是。”

    第二天清晨,柳十岁带着顾清家里派人送过来的极品新茶与那几张纸进了果成寺。

    井九接过那几张纸看了看,发现笔迹很陌生,但语句却有种熟悉的味道。

    更关键的是,那人的方法颇有几分道理。

    这可不是参禅解经,而是炼化仙箓。

    世间有几人能有这等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