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四十五章果成寺的生活
    井九刚回果成寺,迎面便看见了一个面熟的年轻僧人,只是与当年相比,这位僧人的脸更黑了,风霜之色更重。

    那位年轻僧人看着井九,更是惊喜至极,啊的一声叫出来,然后下意识里紧紧捂着嘴巴,不敢说话。

    井九待人待事向来冷淡,但不知为何看着这位年轻僧人便有些高兴,可能这便是缘份,微笑说道:“又见面了。”

    年轻僧人见他主动与自己打招呼,更是激动,拼命地点头,还没有忘记单手合什,很是好笑。

    看着他这模样,井九有些意外问道:“还在修闭口禅?”

    年轻僧人怔了怔才醒过神来,放下手来,羞愧说道:“习惯了,习惯了。”

    井九问道:“你师父呢?”

    年轻僧人说道:“师父随渡海师叔祖去了雪原。”

    井九心想禅子去那边,现在连律堂首席也前去增援,想来雪国那边又有什么动静,而且动静还不小。

    不过他没有问什么,反正他也不会去北边。

    年轻僧人还想与他说些什么,听着寺外传来的召集钟声,赶紧说道:“豫郡那边有疫情,我得先走了。”

    刚跑出几步,他又停了下来,回头问道:“您在寺里会留几天?”

    井九说道:“很久。”

    年轻僧人很高兴,向着赵腊月傻笑着行礼,赶紧跑出寺门。

    “公子你认识他?”

    柳十岁有些好奇井九为何会认识寺里的普通医僧。

    赵腊月在旁边说道:“当初我们第一次离开青山游历的时候,在朝南城遇着这位僧人与他的师父,二人不错。”

    柳十岁想起来,自己那时候正准备着叛出山门,在天光峰的石室里装疯卖傻,不由微微一笑。

    都是过去的事情,他在果成寺读经七年,早已不再系怀,包括对曾经的师长白如镜。

    穿过重重殿宇,回到了果成寺最深处的那处庭院前。

    柳十岁有些意外,问道:“你们住在静园?”

    赵腊月问道:“这里叫静园?你知道这里?”

    “前些年和国公替陛下来还愿,那些官员便住在静园外面,我来送过菜。”

    柳十岁指着静园外面某个地方,山林里隐约可以见到十余幢楼舍。

    走进静园,大常僧又在扫落叶,看似他不准备让那座小石塔前保持着绝对的干净。

    柳十岁与大常僧问安,好奇地四处打量,视线最后落在那座小石塔上,问道:“公子,这是?”

    赵腊月在旁说道:“这是前代神皇的灵骨塔。”

    柳十岁震惊无语,半晌后才说出话来:“原来传说居然是真的,神皇陛下真是假死,在这里修佛……”

    赵腊月不再理他,看着庭院里的三道雨廊,判断哪处的光线好些,好留给井九。

    “不知道神皇老人家在这里的法号是什么,最终也是一塔容身,真是……”

    柳十岁走到石塔前,感慨至极,然后看到了在塔前睡觉的那只白猫,神情微怔。

    “这猫又是……什么?镇守?白鬼大人?”

    他赶紧躬身,郑重行礼,不敢有半点马虎。

    从柳十岁走进静园开始,声音便没有停止过,像枝头落下的无数片树叶,在空中不停飘着。

    大常僧觉得青山弟子好生有趣,又觉得有些麻烦,不由叹了口气。

    柳十岁说话的时候,都是赵腊月主动接话,即便如此,井九还是受不了了。

    “一直忘了问,我让禅子教你闭口禅,为何你现在话还是这么多?”

    柳十岁神情茫然说道:“我不知道,禅子没有说过。”

    井九心想那个小和尚办事果然不怎么靠谱。

    赵腊月却有些担心,禅子离开果成寺去了北方,表明雪国肯定有事,而且也无法帮到己等。

    井九倒无所谓,小和尚佛法精深,对他炼化仙箓当然能有帮助,但他太过聪慧,若见面次数太多,肯定会被认出来。当然认出来也不是大事,只是有些尴尬,当年在景阳假洞府外他靠着禅子的莲云才避开方景天的杀意……

    那声“小友”他到现在都还无法忘记。

    在果成寺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静园里的庭院真的很安静,鸟声在远处,深冬无蝉鸣,三道雨廊由大常僧、赵腊月、井九各占一道。

    大常僧除了扫落叶,便是坐在蒲团上打坐冥想,只是年龄太老,更多时候是在晒太阳、打盹。

    赵腊月坐在蒲团上,身旁堆着数十卷佛经,认真着,偶尔闭上眼睛沉思片刻。

    白猫有时候在塔前趴着,更多时候在她的膝盖上趴着,偶尔会钻到大常僧扫成的落叶堆里睡一觉。

    井九没有读佛经,也没有打坐,取出竹椅便躺了上去。

    天空忽然落下雨来,白猫从落叶里钻出,回到赵腊月的身边,安静地趴着。

    现在深冬时节,只是果成寺地近东海,气候温暖,禅意隐于山,除非寒潮北至,才会落雪。

    柳十岁结束对静园的巡察与初步打理,找到了茶壶小炉与相关事物,开始在廊边煮茶。

    茶壶里的水沸腾前后,会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不管是在落叶堆里还是在赵腊月的膝上,白猫也经常会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白鬼大人居然这么可爱啊。

    柳十岁想着这个问题,不时偷偷看一眼那只猫。

    茶煮好后,分入四个碗里,搁在各自身前。

    雨声淅淅沥沥。

    茶香被雨丝冲淡,却更香。

    柳十岁盘膝坐到雨廊一角,也开始冥想修行。

    某刻雨停,暮色笼罩古寺,他睁开眼睛醒来,把茶炉碗具收拾干净收好,又去屋里整理了一番。

    就像当年在南松亭一样,所谓服侍就是这些小事。

    “公子,我走了。”

    “嗯。”

    在暮色里,柳十岁走出果成寺,回到菜园。

    吱呀一声,房门被欢快地推开,小荷开心说道:“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柳十岁笑了笑,说道:“静园里的客舍只有一张床,睡不下。”

    小荷眼神微变,吃惊说道:“二位仙师难道……可不都传说井九仙师与白早仙子才是一对?”

    “想什么呢?公子喜欢睡竹椅。”

    柳十岁笑着说道,然后想起那张竹椅确实有些旧了,视线自然落在菜园某个角落里。那里生着几丛他让顾清想办法从天光峰移来的竹子,不知道是水土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生得不如在青山时,也不知道用来修竹椅合不合用。

    ……

    ……

    五天后的清晨,有钟声隐隐传来,井九从竹椅上站起,带着赵腊月离开静园,向寺里走去。

    讲经堂今日开课,由成迦大师亲自讲经。

    果成寺很大,殿宇禅室石塔到处都是,井九在其间自如行走,显得很是熟悉。

    讲经堂是一座大殿,这时候已经汇聚了数十名僧人,穿着代表不同辈份的僧衣,坐在蒲团上,没有任何声音。看着走进殿里的井九与赵腊月,僧人们有些吃惊,要知道这里是内寺,这二位施主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有僧人识得井九与赵腊月身份,低声说了几句,于是视线便落在了成迦大师的身上,看他如何定夺。

    成迦大师也有些意外,心想难道这两位真是来寺里听经的?

    青山宗与中州派都是正道领袖,果成寺会给予足够的尊重,但是讲经堂向来不许外人在此停留……

    成迦大师想着禅子与神末峰的关系,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无事。

    景阳真人于禅子有半师之谊,今日就算是稍还一二。

    井九与赵腊月走到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当初在棋盘山赵腊月曾经提醒过他,这种场合总是要讲究些,所以他没有带竹椅过来,和那些僧人一样坐到了蒲团上。

    果成寺讲经没有什么开场白,随着三声石罄清鸣便开始了。

    成迦大师的声音有些低沉,如钟声一般,圆融至极。

    今日他讲解的是天树七参经,颇有些晦涩,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在讲经堂里回响着,颇有助眠的功效。

    坐在蒲团上的数十名僧人安静听着,表面上看着都很认真。

    有些境界不够的年轻僧人忍不住暗中掐几下自己的大腿,才能驱散困意。

    赵腊月却听得很专注,没有片刻分神,眸子越来越明亮,黑白愈发分明,很是精神。

    半个时辰后,又是三声石罄清鸣,讲经暂时告一段落。

    大部分僧人还是坐在蒲团上,继续体悟大师的讲解。

    有些僧人则是站起来,去到讲经堂外的槐树下,或者打拳,或者远目,恢复些精神。

    赵腊月看着这些画面微微一笑,想起顾清转述的中州派问道大会场景,心想如果卓如岁在此,只怕用不了片刻便会进入梦乡。然后她望向身边的井九,想向他请教一些事情,却发现他闭着眼睛,呼吸悠长平缓,竟是已经睡着。

    这是在听什么经?

    ……

    ……

    柳十岁去了静园,发现井九与赵腊月都不在,去问白鬼大人但猫不理,只好去打扰大常僧,才知道他们去听经了。

    那些经文他都已经读过而且解过,不需要再去听一遍,那今天去做什么?

    他回到菜园,砍了几根竹子,然后再次回到静园,开始修那把竹椅。

    大常僧走到庭院间开始扫落叶,看着他越来越熟练的动作,微笑想着,心想这些青山弟子真是有趣。

    “每天落叶扫完之后都会运到哪里?大师,以后这些事情就给我做好了。”

    柳十岁感受到大常僧的注视,一面修着竹椅一面说道:“听公子说您以前是朝歌城的太常寺卿,偏生出家号法号大常,只是少了个点,真是有趣。”

    大常僧神情微变,心想这种事情哪里有趣,不想再理此人,拿着竹扫帚继续对付落叶。

    柳十岁回头看了一眼,关心说道:“您这扫帚看着也有些旧了,刚好我今天带了竹子,要不要给您做把新的。”

    大常僧很是无奈,心想难怪井九要你去学闭口禅。

    柳十岁说话向来不需要对手,低头继续修着竹椅,不停碎碎念着。

    大常僧叹了口气,满脸皱纹更深,看着那座小石塔,心想现在这里如此吵闹,陛下你要不要搬个家?

    ……

    ……

    宁静而幸福的生活总是相似的,每一天都与前一天没什么区别,只是有时小雨,有时微风。

    静园里的雨廊下有蒲团、有竹椅,三人一猫或坐或躺或趴,就这样便是一天。

    有时候白猫趴腻了会出去逛逛,这里毕竟是果成寺,有很多禁忌,它也不会走太远。

    每隔五天或者十天,讲经堂有大师讲解经文,井九便会带着赵腊月去听,有一次白猫实在闲的无聊也跟着去了一次,竟发现很有意思,也认真地听了起来。

    竹椅已经修好,井九与赵腊月听经的日子,柳十岁会留在菜园,把攒了好些天的农活全部做完,顺便也活动下筋骨。只是冬寒渐深,他体内的真气冲突又有些复发的迹象,咳嗽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小荷很是担心。

    果成寺塔林边的禅堂里,阴三也在读经。

    这里离静园和讲经堂都比较远,而且他向来自负佛法精深,不屑去听那些晚辈说法,从来没有去过。

    读经之余,阴三最常做的事情便是坐在禅堂石阶上晒冬天的太阳。

    老祖最常做的事情则是去寺外偷肉吃,经常吃的满嘴是油。

    偶尔阴三会取出骨笛,吹一首无声的曲子。

    老祖站在他的身后,摸着发红的鼻头,看着远方,想着无声的心事。

    阴三不知道井九在这里。

    井九也不知道阴三在这里。

    这对青山宗历史上,甚至可以说是修道界历史上最传奇的师兄弟,就这样彼此不知地在果成寺里共度着时光。

    某天,阴三抬头望向塔林外,忽然看到了满眼青意,才知道春天已经到了。

    他微微一笑,道心微动,知道自己一定能够解决身体上的问题。

    然后他想起了柳十岁。

    一个冬天过去,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的咳嗽好了些没有。

    于是他去了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