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三十七章意难忘
    青山宗那边的事情,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数百道视线落在井九的左手上。

    他左手紧握,不是因为激动,也不是愤怒。

    人们都看到了他在青天鉴幻境里夺鼎时的画面,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白千军被重伤的消息也已经传开,人们更加确定长生仙箓应该便在井九的左手里。

    众人很是吃惊不解,不明白井九为何不把仙箓收起来,而是就这样抓在手里,难道他就不担心出事?

    某处忽然响起一道阴沉的声音:“井九这样做明显不合规则,如果一开始就说明可以这样做,谁不会想着破境?”

    说话的人是位昆仑派的长老,说的还是井九夺鼎的事情。

    一位大泽高手嘲笑说道:“就算你想,难道你能做到?”

    与青山亲近的宗派发话,那些心向中州派的宗派自然也不会落下,纷纷发声,认为井九以这种方式拿到仙箓,实在是令人无法服气,场面有些混乱,眼看着便要搞事情的节奏。

    这个时候,青山宗的观礼台上有人嗯了一声。

    这声嗯是从鼻子里面发出来的,很是婉转,并不好听,透着股极懒散的味道,却又极具挑衅意味。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声嗯,觉得好不舒服,抬头望去,发现那人是卓如岁。

    卓如岁抬起眼皮,在那些人的脸上慢慢看了过去,没有说话。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那声嗯便是青山宗著名的口头禅。

    你们想死吗?

    没有人想死。

    想着卓如岁的威名和他在青天鉴幻境里的凶名,包括那位昆仑派长老在内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回音谷外一片安静。

    井九用这种方式拿到仙箓,中州派是否认为合乎规则,反正也不是他们能决定的。

    相信这时候几位掌门真人应该正在云梦深处商议这些事情。

    ……

    ……

    井九心想柳词与卓如岁这对师徒还真的很像。

    他自然不会理会那些人,对南忘说道:“我之所以坚持,自然有我的理由。”

    南忘面无表情说道:“哪怕你的提议如此荒唐?”

    与瑟瑟等人想的不同,井九与南忘说的不是仙箓给水月庵的事情。

    因为连三月的原因,南忘从来都不喜欢水月庵,但不会理会这种事情。

    如果可以井九绝对不会与南忘说话,更不会靠近她的身前,但这件事情有些麻烦,他必须与柳词尽快见面。

    “是的。”他说道。

    南忘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她身后的天空里,出现数十道极细的弦,锦瑟剑破空而去,不知何处。

    这幕画面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

    南忘对方景天说道:“我与井九先行一步。”

    说完这句话,锦瑟剑已然破空而回,数十道细弦,再次显现。

    弦再收时,她与井九的身影已经到了前方那座山峰里。

    方景天微微皱眉,心想发生了何事,也不想再多停留,吩咐青山弟子集合,然后驭剑离开。

    ……

    ……

    离开不是说直接离开云梦山,而是离开回音谷。

    拿到仙箓便转身走人,那会显得太欺负人,太没礼数,就像青鸟曾经对井九的看法那样。

    剑光闪动,青山弟子回到了蜕皮之屋。

    方景天脸色微沉,直接沿着长廊走到崖后,来到井九的房间前。

    南忘盘膝坐在门前。

    数十道无形的剑弦遍布四周,把房间围住。

    方景天看着这幕画面,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南忘说道:“他不肯说。”

    方景天说道:“我才知道,他居然真准备把仙箓给水月庵。”

    南忘说道:“我没意见。”

    “谁允许他自己决定?”

    方景天大怒说道:“长生仙箓是白先人留下的至宝,对宗门事关重要,不要说他,便是你我也没有决定的资格!”

    南忘看了他一眼,嘲讽说道:“难道你也要像简如云那般,把井九逐出山门?”

    很多年前青山试剑后,井九便成为了青山九峰暗中重点培养的天才弟子,他也没有辜负期望,梅会道战第一,现在又拿了问道第一。而且他是景阳真人的隔世弟子,神末峰的长老,除了掌门与剑律元骑鲸,谁能动得了他?

    方景天的脸色更加难看,说道:“师妹,我记得你一直都很不喜欢神末峰。”

    南忘说道:“我现在也不喜欢,但我只是告诉你事实。”

    方景天沉默片刻,说道:“让我进去与他说。”

    南忘说道:“现在谁都不能进去。”

    方景天说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南忘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方景天没有办法,拂袖而走。

    南忘睁开眼睛,看着栏外的流云清风,问道:“仙箓……有问题?”

    井九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是。”

    他看着自己的左拳,仙箓就在里面,即便被他的指掌封住,依然不停向外界散发着淡淡的仙气。

    好在仙气太淡,应该只有他与某些神兽能够闻到。

    进入幻境前,他曾经做过数次推演计算,结果都不怎么好。

    当时他就知道此次问道可能会有些问题,才会让顾清先行离开。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只是已然如此,想再多也没有意义。

    他推开房门,取出竹椅躺了下来。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南忘微微挑眉,心想这画面真是难看,于是盘膝飘起,比竹椅高出半尺。

    栏外崖间忽然传来响声,似乎有人正在往上爬。

    南忘与井九都没有动,因为感知到来者是谁。

    井九依然躺在竹椅上。

    南忘依然飘在半空中。

    柳十岁爬上峰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奇怪的画面,呆住片刻才醒过神来。

    “见过南师伯,见过公子。”

    他跪在地上磕了六个头。

    井九说道:“要你过来是想看看你的情形,不过看你爬山如此轻松,应该无碍,那就回吧。”

    柳十岁啊了一声,心想在幻境里是您喊我不要走远,自己好不容易来了,怎么就要走呢?老实人不代表不聪明,他很快便想到,公子这边肯定是有事,说不定还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不然南师伯为何会在这里守着。

    他说道:“我留下来给您护法。”

    井九看了他一眼。

    柳十岁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还是有些犹豫。

    “我亲自守着他,你不用担心,赶紧滚回你的地方去。”

    南忘脸色微沉说道:“本应在剑狱里反省的弟子却在世间招摇,传了出去,青山师长还怎么管教弟子?”

    井九说道:“他是掌门喊过来的。”

    柳十岁有些尴尬,心想确实如此,公子已经得了仙箓,自己还是早些回庙里比较好。

    正准备离开,他看到那把竹椅磨损的有些严重,忍不住说道:“我在那边种了些竹子,给你做个新的?”

    井九说道:“也好。”

    柳十岁翻过栏杆,顺着原路从崖壁上爬了下去。

    想着先前的对话,南忘不知为何有些不舒服,冷哼一声,说道:“你另外那个徒弟去哪儿了?”

    井九知道她问的是顾清,说道:“我让他提前回了。”

    南忘挑眉,说道:“你进去之前就知道自己会赢,也知道仙箓有问题?”

    井九嗯了一声。

    南忘沉默了会儿,说道:“掌门让柳十岁以无恩门弟子身份加入、亲自前来坐镇,也是看好你能赢?”

    井九又嗯了一声。

    南忘看着崖外的风景,若有所思。

    井九问道:“为何还没回来?”

    他问的是青山掌门柳词。

    南忘说道:“你不按规矩来,拿了仙箓自然有人不服,掌门真人要给你处理这些事情,哪能这么快就回来。”

    井九说道:“如果我没想错,他会比想象的回来更早。”

    南忘说道:“仙箓的问题你真的只肯跟掌门说?连我也信不过?”

    她有些不悦,想到自己这个清容峰主居然给一个年轻弟子看门,便更加生气。

    井九看着她的背影,知道她在生气。

    他想起很多年前清容峰顶的那块大石头、石后的花树与石上喝酒的刁蛮少女,唇角露出一抹微笑。

    对他来说,这真是很罕见的情绪。

    紧接着,他想起那个少女喝醉后唱的小曲,微笑顿时消失。

    ……

    ……

    云梦山某道秘谷的最深处,有一个极隐蔽的洞府。

    洞府里的禁制非常强大,即便是通天境的青山强者来袭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一只手拈着还天珠放在了石桌的中间。

    无数道光线从还天珠里投射出来,照亮了洞府四壁。

    洞府是圆顶,那些画面便连在了一起,看着无比广阔。

    那些画面,是问道者们在青天鉴幻境里的数十年。

    哪怕是最偏僻的山村,最细微的动作与表情,都在这些画面里。

    画面高速地掠过,变成无数各种颜色的彩带,但在那双无情无识的眼眸里,却与真实的画面没有区别。

    白真人不需要问青鸟幻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要她愿意,她可以随时调出那个世界,观看过去发生的事情。

    青鸟根本没有办法隐瞒她任何事情。

    白真人没有看别的问道者,只是在看井九与青鸟。

    她看着楚国皇宫里那个婴儿无声出生,看着他站起身来,看天看地,看着他长大成人,修行不理世事。

    墨公进入皇宫,井九第一次真正出手。

    “很快。”白真人自言自语说道:“但还不够快。”

    画面继续高速向前,很快便来到最后阶段。

    不周山里,满山红叶如火,石阶如玉带,秦皇登阶而上,于庙里遇井九。

    数十名秦国强者被斩成肉块,秦皇身受重伤,井九的手还在剑柄上。

    当时青鸟望远山,看红叶,看秦皇,有意无意间,略过了一些极重要的画面。

    这些画面,现在都落在了白真人的眼里。

    “够快了。”她说道。

    洞府深处的阴影里慢慢显现出一个玉盘般大的兽眼,幽冷恐怖,满是杀意。

    “你在镇魔狱里大闹一场,苍龙因你而亡,结果刚过几年就来我中州夺宝……”

    白真人看着画面里正向虚空走去的井九,面无表情说道:“真以为我忘了?”

    ……

    ……

    (以下是感言,应该让本章超字数,以后想办法补偿大家,最近写的确实不多,我没说每天更新的是两章合一,我会尽快养好身体,恢复四千字更新,但看身体情况和这个月的行程,怎么感觉好像希望很渺茫的样子……

    首先请出一位读者的本章说。

    那位读者是这样说的:秦始皇为什么要一扫**,因为要问鼎,为什么还要求长生,因为他没出来。

    这句话太妙,完全找到了我的痒处。

    关于青天鉴幻境,我本想洋洒洒写一个单章出来的,后来一想在大道里我早已不是从前的我,如此干脆利落而漂亮的行文,用得着那么多字吗?

    我喜欢的那些意趣不多谈,最开始那句读者的本章说,基本就说完了,虽然我的主线条并非如此,下面就简单说两句。

    青天鉴幻境与以前我写的入魔、周园一样,都不是副本,因为与主线的联系非常紧密。

    大道朝天往后面看,大家就会发现,青天鉴与主线,那确实是……没啥联系。

    但依然不是副本,甚至在我看来,是这三次冒险而成功的尝试里,最没有偏离主旨的一次。

    大道朝天是二世成仙,自然清淡,井九没有什么心路历程,无法写前史,也无法通过对照的人与事,来反写他。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幻境里问道者们的选择、历史进程,要完成的就是这种工作。幻境这一段甚至可以理解为大道朝天的前史,只是要比真实世界里景阳经历的那段历史简单太多,因为幻境里只有井九,却没有太平。

    至少百万字篇幅的长篇修真宫斗只用了几十章就解决,非常经济而且干脆,正是我写大道追求的境界,所以我很满足。

    从审美的角度来说我也非常满意,我在里面认真写的细节都是我喜欢的腔调与画面。那里面有嘉靖,有张居正,有胡宗宪,有始皇帝,有钩弋夫人,有郑和,有庆余年,有两小儿辩日,有很多真实或虚假的故事。

    再说回想表达的意味,大概便是这章的章节名,终究意难忘。

    大前天的章节名叫要与天公试比高,中间井九有段问自己与天谁更高的话,这些当然都与八三射雕有关。大概十几天前,我说哪怕现在随意点开射雕的主题曲还是会起鸡皮疙瘩,蝴蝶跳出来说,以后更会起啊!你以为自己还会变年轻吗……真是伤感,另外与蔡国权的天意人心这首歌也有关系,向大家强烈推荐。

    最后向大家宣布一个重要发现,如果你含着樱桃味的止咳水果糖再抽烟的话,会有明显的鱼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