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三十六章摘桃
    青天鉴已经停止转动,白千军落在上面,浑身是血,根本无法爬起。

    白早了解井九的性情,知道他不会就此罢手。

    果不其然,井九准备向青天鉴走过去。

    然而,白早还没有来得及出声,他便收回了脚。

    洞顶洒落的天光忽然变暗,一只由青色光点凝成的巨手从天而降。

    白早悄无声息站到井九的身前。

    童颜行礼道:“见过师尊。”

    洞府里的问道者们才知道,竟是白真人到场,赶紧躬身行礼,敛神静气,哪敢出声。

    那只手落在青天鉴中间,拈起还天珠,也带走了白千军。

    过了一段时间,问道者们确认白真人已经离开,才纷纷直起身来,脸上的神情变得轻松很多。

    这时,青天鉴畔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你怎么就这么着急呢?”

    说话的人是何霑,他已经醒了过来,眼里没有太多惘然与感慨,只有淡淡的追忆与不舍。

    人们才想起来,他竟是最后一个离开青天鉴幻境的问道者,只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等什么?

    何霑站起身来,看着井九说道:“我在海上过的很是开心,你应该让我再留几年。”

    井九静静看着他说道:“此间也有碧海蓝天。”

    何霑说道:“但没有那些人。”

    井九说道:“这里也有人。”

    何霑沉默了会儿,说道:“你说的有理。”

    说完这句话,他看了眼童颜。

    然后他望向已经停止转动、仿佛泥画的青天鉴,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再回去看看,你呢?”

    井九说道:“也许。”

    ……

    ……

    问道结束,青儿姑娘却没有再次现身,参加问道的年轻修行者们自行离开洞府,走出小楼,来到回音谷外。

    很多宗派的人们早在谷外候着,纷纷迎上前来,各种询问与关切。

    柳十岁去了无恩门弟子所在的观礼台,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幺松杉、雷一惊等青山弟子很是兴奋喜悦,走到井九身前,齐声道:“小师叔威武。”

    井九平静点头,转身望向从大树下走过来的瑟瑟,说道:“你的铃铛很好用。”

    瑟瑟伸手把那个琉璃小铃铛召回袖里,得意说道:“我的铃铛当然好用,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就好。”

    井九说道:“多五个。”

    听着这话,瑟瑟眼睛骤亮,心想再多杀五个,那应该没人敢生事了吧?

    水月庵少女站在她身边,完全听不懂她与井九在说什么,一脸茫然。

    井九看着她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水月庵少女完全没想到他会与自己说话,看着他的脸,一时间竟有些无措,说不出话来。

    “抢了别人的问道名额,得了一张仙箓,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真是过分!”

    瑟瑟佯作生气说道:“记住了,这位师姐叫甄桃,不是假桃。”

    井九不知道她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心想难道这真的很过分,那是不是应该弥补些什么?

    他看着水月庵少女的眼睛,认真说道:“名字很好听。”

    甄桃觉得脸有些热,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井九本就没有对话的意思,继续说道:“我以水月庵弟子的身份参加问道,所得仙箓自然也应归于水月庵,但我暂时还不能给你们,要等一段时间。”

    听到这话,甄桃有些吃惊,心想难道你还真要把仙箓给庵里?

    吃惊的不止是她,而是在场的所有人。

    没有人觉得井九是在用在找借口拖延,因为这不是青山宗的行事风格,而且就算他不给水月庵也没人能说什么。

    可是……用了数十年的岁月才得到的仙箓,难道就这样送了出去?要知道那可是仙箓,真正的仙家法宝,对修道者有着难以想象的意义,可不是普通的东西!

    青山弟子也很吃惊,在他们想来,仙箓是小师叔凭借匪夷所思的天赋与坚忍卓绝的数十年问道所得,自然想怎么处置都行,只是仙箓太过重要,极有可能影响到宗派的整体实力,别的师长会同意吗?

    ……

    ……

    还天珠被白真人取走了,青天鉴的世界里便没有了太阳。

    永夜就此来临。

    温度急剧下降,河流山川乃至树木鸟兽,万物皆被冰封,比真实世界里的雪原还要寒冷,天地间一片死寂。

    这个世界里没有声音,也没有生命。

    所有的一切都停伫在原先的地方,保持着原有的姿式与动作,包括人类,沉默地等待着下一次幻境开启。

    青鸟在黑暗的世界里高速飞行,如闪电般穿梭,时而在凝固如脂在碧海上空,时而落在沧州城外的湖边。

    看着荒凉而黑暗的世界,她的心里生出无限的悲凉。

    按道理来说,这里应该是她的世界,但她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就像过去数万年里的每次开启与封闭,她只能无助地承受着这些轮回——青天鉴是云梦山的法宝,必须要服从主人的意志。

    除了悲凉,她的心里还有很多警惕与不安,因为白真人取走了太阳,却没有召唤她出去问话。

    ——井九能够拿到仙箓,离不开她的帮助,真人不应该察觉不到这些。

    想到井九拿到仙箓便干脆地离开,连句话都没有留下来,青鸟便有些生气,心想真是无情的男人。

    比童颜差远了。

    想着这些事情,她发现自己飞到了楚国皇宫,落在了檐角上。

    在这里她看到过很多有趣的画面。比如秦国小公主倒在楚国皇子的怀里,比如黑瘦小侍卫拿着剑不停打瞌睡的模样。当然,在这里看到更多的还是那些无趣的画面。比如墨公最终没能拔剑,比如杀来杀去,比如井九只知道修行,却不肯教自己究竟怎样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忽然,她觉得这个世界变得有些不一样。

    一阵微风在皇宫的红墙黄瓦间穿行,穿过她的羽毛。

    这风没有温度,但有味道,带着淡淡的咸味与腥味。

    风来自海上。

    这是为什么?

    青鸟挥动着翅膀飞起,在黑暗的天空里,如闪电般高速穿行,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在整个世界里巡游了三次。

    她再次落回楚国皇宫的檐角,转首望向世间某处,眼神微亮。

    这就是自由的味道吗?

    她明白了。

    井九确实没有给这个世界和她留下任何交待,但他留下了更宝贵的东西。

    他打破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这个世界并未死去,总有一天会再次活过来。

    这个世界里的人们也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再次醒过来。

    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不需要仙箓,不需要仙气,不需要真人的法门,只需要这个世界与生活在世界里的人们自己。

    青鸟再次飞了起来,如闪电般飞行,照亮夜空里的每一处,以及世间的每个角落,满是欢快的味道。

    闪电掠过,照亮某个山坡上的栗子树,还有树下的人影。

    ……

    ……

    井九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回到青山宗的观礼台。

    白早觉得有些奇怪,不是因为他没有与自己说话,而是她发现井九看似平静,实则有些凝重。

    当初在雪原里遇着那样的危险,井九也没有紧张,难道是因为仙箓的关系?

    童颜走到她身前,用眼神示意,她才醒过神来,望向身前的问道者们,平静致意。

    此时在场的问道者都在青天鉴的世界里生活了很长时间,短的也有十余年,彼此没有什么恩怨,这时候在真实世界里聚在一处,反而有种亲近感。有资格参加问道,都是各宗派的天才弟子,不出意外其中至少一半,可能会成为掌门,至少也是长老。他们之间的亲近感与这段共同的经历,对修道界日后的形势必然会有所影响。

    作为将来的正道领袖,白早自然不能错过这种机会,对众人微笑说道:“诸位想必在幻境里都有颇多感悟,需要时间吸收,三年后再在此地相会,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问道者们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纷纷应下。

    奚一云说道:“我在里面读了些没读过的书,写了些书,打算回斋里整理成集,若三年后事成,我自然会来。”

    众人很是赞许,然后望向另外一位在幻境里风生水起的人物。有人与何霑相识,笑着说道:“你在外面是天下第二,在里面也是天下第二,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去世间游历,寻些法宝功法,争取再往上走一步?”

    何霑看了童颜一眼,说道:“我有个朋友说过一句话……早有井九在上头。所以第一就不想了,我打算去白城。”

    “白城,你为什么要去白城?”

    瑟瑟心想你就算要装成果成寺的僧人,也没道理去那里啊,难道是……她往何霑下身看了一眼,担心想着别是受刺激了吧?就在她准备问他是不是不习惯多了些什么的时候,甄桃忽然轻声喊道:“那边怎么了?”。

    众人望去,发现是青山宗的观礼台,不禁有些吃惊,心想谁敢招惹那些人?

    那里的气氛确实有些问题,有些紧张。

    井九站在南忘身前,南忘的神情有些寒冷。

    瑟瑟顿时忘了何霑的事情,对甄桃说道:“我就说吧,青山宗怎么可能把仙箓给你们,傻啊?”

    ……

    ……

    (来不及写幻境感言了,明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