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379章 雪泥鸿爪各西东
    看到天空里的画面,回音谷外一片骚动,很多人像雀娘一样激动起来。

    棋道有至理,对很多修行者来说是必修的功课,除了青山宗的人们。

    修行界历史上最精彩的一局棋,当然是那年梅会井九与童颜的惊天一局。

    其后童颜闭关不出,井九踪迹难觅,不知引发多少遗憾与感叹,都说世间再无这般棋。

    谁能想到在青天鉴的幻境里,井九与童颜再次相遇,并且要以楚国皇帝与靖王世子的身份再下一局棋。

    无数视线落在天空里,看着风雪里的皇宫,积雪的小亭,亭下的棋盘以及对枰而坐的两个人,炽热非常。

    青鸟在西山寒枝上,与皇宫的距离很远,她知道现实世界的人们想要看些什么,让棋盘填满了整个画面。

    棋盘上的线与那根哑光的黑棋,显得无比清楚。

    井九伸出两根手指,拈起一枚白子搁在棋盘上。

    他的动作很轻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现实世界里观战的人们却仿佛听到了一声雷鸣。

    接着,童颜用三根手指捉起一枚黑子,很随意地放在棋盘上。

    只是三枚棋子,自然谈不上什么绝妙,动作也很是简单随意,却在回音谷外引发一片不虚此行的感慨。

    井九与童颜的那局棋,在修行界与人间都流传极广,当年棋盘山上发生的所有细节,不知道被讨论了多少遍。

    人们记得很清楚童颜就是这样落子的,也记得井九落子的风格,不见已经久矣。

    雀娘双手抱在胸前,盯着天空里的画面,眼睛一眨不眨,泛着明亮的光泽。

    向晚书看着她紧张而期待的样子,微微一笑。

    雀娘忽然生出愕然的神情,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向晚书微惊,向着天空里望去。

    紧接着,也有很多不解的呼喊声响起。

    不是井九在第四步便下出了谁也看不懂的怪棋,而是天空里的画面忽然异常模糊,哪还能看到棋盘。

    青鸟收回视线,那些模糊的景象渐渐清晰,竟是一张脸。

    那人站在青鸟身前,白布遮住口鼻,眼睛露在外面,眼睛透亮至极,却又给人一种很没精神的感觉。

    ……

    ……

    “让开啊!”

    雀娘不知道那人是谁,有些着急地喊了起来。

    回音谷外很多人也下意识里喊了起来,完全没有想过,那个人能不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那些恼火的喊声甚至是喝骂声渐渐平息,变成了哗然与骚动,因为有人认出了那个人的身份。

    那个蒙着白布的男子,在青天鉴幻境里是最可怕的刺客,在真实世界里却是青山宗的小怪物。

    卓如岁为何会出现在楚国都城?而且井九与童颜在皇宫里,为何他偏偏出现在西山,站在青鸟的身前?

    雪落无声,西山渐寒。

    卓如岁站在雪地里,看着枝头的那只青鸟,没有说话。

    被他这样挡着,青鸟自然无法把雪亭里的棋放给真实世界里的人看。

    但不管是雀娘还是别的修行者,都没有再说什么,因为都猜到他必然有其用意。

    他与青鸟站得极近,眼睛看得极清楚,是那般的平静而令人心悸。

    看着天空里的这对眼睛,雀娘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神情微变。

    紧接着,包括向晚书在内的很多人都想到了那种可能。

    回音谷外变得鸦雀无声,甚至比落雪的西山还要更安静。

    井九下旨令童颜进京,卓如岁忽然出现,这极有可能是事先的约定。

    他们要联手除了童颜。

    童颜是中州派智谋最出色的问道者,如果能够杀死他,对青山宗竞争长生仙箓当然是件好事。

    当初在沧州湖边,卓如岁便尝试过。

    问题在于,井九进入幻境后一直像个白痴一样生活,为何会忽然做出如此大的改变?

    如果这真是青山宗为童颜设下的杀局,卓如岁自然要来盯着青鸟,至少要得到某种承诺。

    青鸟是青天鉴灵,如果她想暗中帮助自家弟子,井九与卓如岁就算再厉害,也没办法杀死童颜。

    “上次你没这样做,想来是井九的意思?我不会干涉问道,我只想提醒你,想杀人就要做好被人杀死的准备。”

    说完这句话,青鸟离开枝头,向着皇宫飞去。

    回音谷外的人们都听到这句话,这便是中州派的承诺。

    卓如岁消失在了风雪里。

    天空里的画面,随着青鸟的飞翔而不停变换。

    楚国都城与皇宫里的所有细节,都一览无遗。

    回音谷外响起压抑的惊呼。

    那些隐藏成民众,却身怀兵械的武道高手,应该是沧州方面蓄养的死士?

    那些整装待发的楚国禁军,最终会听谁的命令?

    就如青鸟所言,童颜敢进京,自然有所凭峙,难道他也想毕全功于此一局?

    雀娘抱在胸前的双手,握得更紧了些,这一次不再是紧张与兴奋,而是担心。

    雪亭里的那局棋,原来竟是这般凶险。

    天空里的画面,忽然变得白茫茫一片。

    那是皇宫里的广场,覆着一层雪,上面站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黑衣,站在雪地里,分外醒目。

    他是墨公。

    这个世界里最强大的那个人。

    谁也没有想到,墨公也随着靖王世子一道入京,难道他是来杀皇帝的?

    墨公忽然抬头望向天空。

    真实世界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眼睛。

    对幻境里的这些人,修行者从来都不在意,甚至不把他们当作真实存在的生命。

    墨公在幻境里是最强者,也不过是元婴初期的水准。

    但看着此人的眼睛,回音谷外的人们却生出强烈的不安情绪,仿佛被此人看透了一般。

    青鸟也看到了墨公的眼睛。

    它落在殿顶的雪瓦上,深深看了此人一眼,然后望向雪亭。

    雪亭里的棋局,已经开始了会儿。

    棋盘上搁着二十余枚棋子,散落各处,看似杂乱,没有任何规律,也没有任何接触。

    井九忽然望向风雪那边。

    童颜也随之看了过去,微微挑眉说道:“有人在破境?”

    井九说道:“是破劫。”

    ……

    ……

    (这次的大学聚会很美好,在这里记注一笔,另外惊讶的是,居然有好几位同学在看大道朝天……在这里向他们挥手致意,也向大家挥手致意,久违了,幻境里的情节我太喜欢了,会珍惜着写的,过两天再来提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