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303章 亮剑
    鹿国公知道井九与神皇陛下的关系很亲近,甚至超乎想象。

    当初井九进宫与陛下见了一面,第二天陛下便停了胡贵妃的药,准备废掉景辛皇子。

    这件事情直接震惊了鹿国公。

    谁能想到青山宗对皇宫的影响力竟然如此之大,隐藏的如此之深?

    但中州派终究是天下第一大派,在南方或者不及青山强势,在朝歌城里的底蕴却非青山所能及。

    而且一茅斋表现出来了极强硬的态度……

    陛下是天下共主,谋的是千世太平,便要照顾大多数人的想法,不便一言而决。

    鹿国公担心井九因为此事对陛下生出意见,才会刻意说出这句话。

    他没想到井九没有接话,而是直接要去见小皇子,这是什么意思?

    夜色已深,皇城极静,鹿国公带着井九来到胡贵妃的宫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通知了宫里。

    没有亮灯,宫殿安静如前,一位嬷嬷悄悄把他们从侧门引了进去。

    鹿国公来到殿前便停下脚步,继续低头欣赏自己的影子。

    他不确定接下来的谈话,自己应不应该听到,既然井九没有要求,那么多听一句不如少听一句。

    胡贵妃坐在榻上,曲着一只腿,黑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头,衣服上到处都是皱褶,领口也没有系好,露出一抹白腻。

    她已经睡着,刚被人叫醒,丰腴的身上仿佛还散发着被褥里的暖气,自然还有些小脾气。

    “你们青山宗怎么都喜欢半夜三更来说事儿?也不怕传闲话。”

    她看着井九微嗔说道,依然天真可爱,却添了几分慵懒与风情,更加迷人。

    井九静静看着她,没有说话,像是在看一幅面,似乎有些欣赏,又像是并无用心。

    胡贵妃不再说话,回视着他,眼神深静。

    这几年时间,她成熟了很多。

    来自外界的危险与压力,尤其后代可能承受的伤害,是让一位母亲快速成长的最好方法。

    风刀霜剑相逼,才有梅花盛放。

    那位曾经受宠的梅妃,早已被她想办法逐出了宫。

    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胡贵妃,因为有求于人的是她。

    “赵峰主以前答应帮我。”

    她看着井九认真说道:“总不能每年送些腊肉就算了吧?”

    认真是因为着急,着急是因为害怕。

    这些年陛下待她不错,但站在景辛身后的势力着实太强。

    她是个天生擅长诱惑人心的狐妖,也没办法把那些可怕的修行界大人物变成自己的拥护者。

    她只能用自己可怜的智慧来思考这件事情,越想越是绝望。

    神末峰只是青山九峰里的一座,虽说是景阳真人的传承,偏生峰里的人都还年轻,境界与资历都不够。

    他们如何能够承受得住中州派、一茅斋施加的压力?

    数十年后景辛登基,她与儿子怎么办?

    井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说道:“我想看看那个孩子。”

    胡贵妃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让嬷嬷去把孩子抱了出来。

    井九从雪原归来后不久,怀孕数年的胡贵妃终于生了一位皇子。

    虽然听着有些怪异,但这两件事情之间确实有联系。

    井九看着这个与自己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小孩子,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他叫景尧。”

    胡贵妃不知为何有些紧张,就像当年被选进宫时候的感觉。

    井九说道:“名字不错。”

    尧者,高也。

    景尧小皇子刚睡醒,还有些迷糊,揉着微微发红的眼睛,忍着困意坐在胡贵妃身边,看着极为乖巧。

    井九想到当年第一次看到“侄儿”时的场景,问道:“要不要抱抱?”

    小皇子看着他的脸,睁着大大的眼睛,点了点头,然后张开双手。

    井九自然不会真的抱,除了刘阿大他就没抱过别的东西。

    小皇子看了胡贵妃一眼,发现母亲没有什么反应,收回双手坐了回去,低着头显得很委屈。

    井九没有在意他的反应,问道:“你喜欢什么?”

    胡贵妃这时候已经确认井九是在考察自己的儿子,越发紧张起来,却又不好说什么。

    小皇子认真地想了会儿,细声细气说道:“黄糖饼。”

    胡贵妃有些微窘,解释是过年的时候宫女用小厨房里做了些,也不知道小家伙是怎么发现了,偷吃了几块。

    “就这一次,平时我可不敢让他吃太多糖,听说对修行不好。”

    井九心想修行与吃糖有什么关系?说道:“想吃便要吃,这是真。这年龄便能偷着东西吃,这是慧。知道主动说出来,免得我以后知道心生不喜,这是缜,与他父亲当年很像,你把他教的不错,你不错。”

    听着这番点评,胡贵妃喜不自胜,让嬷嬷把小皇子带回去,然后等着井九下面的话。

    果不其然,井九直接问道:“你可愿意让他拜在我青山门下?”

    胡贵妃一直在猜测他的用意,已经想了不知道多少,哪有不愿意的道理。

    井九是青山宗最年轻的长老,是修行界的名人,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

    无论辈份、声望、师承都可以说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这样的老师谁不想要?

    看着胡贵妃的眼神,井九便知道她会错了意,说道:“不是我。”

    他给景辛小皇子做师父,辈份不对。

    胡贵妃微微一怔,有些为难说道:“赵峰主的脾气会不会太冷了些?”

    在她想来既然不是井九,当然就只能是赵腊月,哪里知道这样辈份还是不对。

    井九说道:“我为他挑的师父是顾清。顾清办事妥当,心思缜密,行事清雅,与景尧应能相通。”

    胡贵妃当然知道顾清是谁。

    顾家是天南大族,这些年一直在暗中支持她在朝堂里的布局。

    最重要的是,她很难忘记当年在殿里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那个年轻男人。

    他还对她说了番极为刻薄的话。

    如果是那个男人……她当然不乐意。

    胡贵妃正想拒绝,看着井九的脸,忽然感觉如果自己拒绝可能会错过很多。

    她沉默了会儿,说道:“好。”

    ……

    ……

    回到府里,井九写了封信回青山。

    那封信是给顾清的,他在信里稍微点了一下是什么事。

    教导皇子可能影响修行,不过就是几年功夫,算不得什么耽搁。

    井九把信递给鹿国公,说道:“顾清到后,你直接安排进宫,让他带着景尧先读两年书。”

    鹿国公觉得这封信沉重的有如一座大山。

    顾清成为小皇子的先生,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里传遍大陆。

    这便是青山直接亮剑?

    鹿国公接着想到井九的那句话,心想这等大事必然要陛下同意,为何您不亲自安排?

    井九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鹿国公问道:“可需要我做些什么?”

    井九说道:“这件事情没有你还真做不成……”

    鹿国公心里忽然生出极为不好的感觉。

    “我要进太常寺。”

    井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