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天外有个天 > 第十章:神秘珠子
    许久,老杂役们兴趣缺缺散去,叶凡杵着木棍才从地上爬起,随处可见,有人打着滚痛叫的地面,寻找他丢失的斧头,这东西可丢不得,若是丢了可免不了一顿责罚。至于他剩下来的小半碗饭菜早已不知去处。

    “大哥别打我,别打我,我错了!”躺在的地上一个胖子,痛哭地抱着肚子哀嚎,眼见叶凡一瘸一拐的,向他走来,顿时害怕的抱着头,哀求道。

    此时的叶凡面部血迹斑斑,衣服上也染红了片片血渍,当然这些血不是他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谁的了,或者说是那些人的了,也就是这样,他的面目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狰狞,目光轻轻看了那人一眼,霎时在那人腿间一股淡黄色带着腥臊味流出,叶凡厌恶的看了那人一眼,一脚向他踢过去。

    一路寻找着斧头,只要是有人当着他的路,叶凡总时会不留情面的一脚踢过去,原本还有顾虑的他,发现他们已经打到了这般程度,王大治还没有出来制止想必这件事他是不会多管,便也不在束手束脚。

    看见斧头在一个少年身边,而那少年目光畏畏缩缩看着叶凡,生怕他会想自己走来,叶凡目光扫过看见斧头的位置,向着斧头走去,佝偻着身子捡起斧头,恰好目光扫过少年,并和他四目相对,虽然少年此时狼狈之极,比他好不了多少,脸上满是血迹尘土,但叶凡还是将他认了出来,此人正是带头的贾宇。

    叶凡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来到贾宇面前,贾宇想逃可他逃不掉,在场众人中除了叶凡也就他受的伤最终,但他没有叶凡的那种毅力。

    “别打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贾宇一边慢慢往前爬,恐惧急迫说道。

    “啊!!!”

    一声痛苦的哀嚎惨叫声再次响彻整个杂役处。

    此时天色已经黑尽,没有人在意他多的死活,叶凡杵着木棍一去一拐回到他的木屋中,将房门锁好后,终于坚持不住了,一屁股重重的坐在地上,胸口剧烈起伏,一口鲜血喷在地上,表面的他看着凶狠,实则早就是强弩之末。

    在地上坐了许久,才恢复一点力气,一点一点慢慢爬起来,点燃桌上的油灯,又一点一点的向床上爬去,在他有记忆力以来自己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重的伤。

    爬到床上,打开放在床上的行囊,从里面翻腾一阵,拿出一颗半尺长的老山参。也不管山参是多少年份有多么的珍贵,放进嘴里就咬。

    山参还是昨晚他换杂役服的时候在行囊里发现的,一共有两颗,一颗有尺长巴掌大小,看样子最少也得有两三百年的年份,拿到县城里应卖不少的钱,山参是父亲早年间打猎在山间偶然所得,山中其实有不少的草药,但父子两人认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识的不多,但山参相信大多人都人的,他自然也不列外。

    小时候自己受了伤,母亲就会拿出老山参炖东西给他吃,说是补身子,这样也好受的伤也能更快的愈合。

    小半老山参下肚,腹中饥饿之意缓和了不少,由于老山参早已被晒干,没有水的滋润,叶凡实在是难以咽下去,手握着剩下半截老山参,瘫倒在床,双眼慢慢闭上,进入睡梦之中。

    不多时,腹中升起一股剧烈的暖意,睡梦中的叶凡嘴巴下意识念叨着炼气卷的口诀,这种感觉很是奇妙,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感知到了天地灵气,他不由自主开始吐纳,感受天地灵力,吸取天地灵气。

    但梦始终只是梦而已,第二天,叶凡在阵阵锣鼓声中醒来,朦胧中睁开双眼,感受到全身上下的痛意消散了许多,更多的是酥酥痒痒的感觉,一瘸一拐的杵着拐杖,来到伙房处领取了馒头,又回到他的木屋中,他今天没有打算去砍柴,以他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去砍柴,昨晚吃了老山参,现在倒也还不觉得饿。

    期间杂役处的老人们,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许的怪异,倒是今天连一个昨晚堵自己的人都没看见,王大治没有来找他的麻烦想必他是没有打死人,可能都卧床不起了吧,心里这样想着,还有几个没有参加昨晚堵他的几人,看他的眼神闪闪躲躲,一个个表现的小心翼翼,生怕惹恼了他。

    回到木屋中,叶凡将馒头放在桌上没有吃,此时他还是没有感觉到饿意,反而腹中暖洋洋的,好像是里面吃饱了一般,把这功劳都归功于最晚说吃多的老山参。

    坐在床上,叶凡叹了口气,将行囊打开,行囊的东西不多,两件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和一颗老山参,现在说来也只能算半颗了,由于老山参珍贵,母亲将另一颗老山参放在另一个行囊里。

    “老山参虽然是个好东西,但这东西也只有那么两颗,”叶凡叹了口气,正真准备收拾行囊,一颗老山参从行囊里滑落出来,叶凡眉头微皱,行囊他刚来杂役处换衣服时便看过,里面只有一颗老山参,但是现在他的手里拿着一颗老山参,而从行囊里又掉了一棵出来。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叶凡摇了摇头,捡起掉地上的老山参,突然他的瞳孔瞪得老大。

    在捡老山参的时候便觉得不对劲,一共只有两颗老山参,而两颗老山参的大小相差颇大,昨晚他吃那颗只有半尺长而已,而他捡起老山参的那一刻,他看见了,掉地上的老山参不是一颗完整的。

    和他手中那半截山参可以说长得一模一样,大小,形状,甚至多少根山参胡须的都是一模一样,就连被他咬食过留在山参上的痕迹都一模一样。

    “怎么会有两颗一模一样的山参!怎么会这样?”叶凡一边说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边打开另一个行囊,发现里面的确还有一颗尺长巴掌大的老山参。

    “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大的山参放回原位,将两个一模一样半截山参放在桌上细细对比一番,最后得出结论,两颗山参确实一模一样,就连味道他也尝了尝,也是一模一样的。

    “这就奇怪了!”他记得很是清楚,前天他刚到杂役处,领取了杂役服,就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了这个行囊中,那时候他才发现母亲竟把老山参发放在他的行囊里面,而且是两颗。

    现在让他奇怪的不是怎么莫名其妙的多出一颗山参的问题,而是怎么会出现一模一样的两颗山参,就好像是复制出来,和照镜子一样。

    看了片刻,叶凡拿过行囊,把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从衣服里面滚了出来。

    “难道是它?”叶凡疑惑道,行囊里除了两件衣服和老山参以外就只有这颗珠子,由不得他不这样想。

    珠子是他在寺庙里老道士那里得到的,老道士说是从天而降的宝物,他便一直带上身上,但前天换衣服的时候,就把它同衣服一并放进了行囊里。

    叶凡手中捏着赤红的珠子,细细观看,看不出个所以然,放在嘴里咬了咬,咯牙的很,又在地上砸了砸,珠子依旧是坚硬无比,狠下心来又用斧头砸了砸,结果珠子还是毫发无损,就连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难道它真的个宝贝。”叶凡对珠子来了兴趣,研究了大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呢,索性不再去研究他的,将它小心翼翼四的放进怀里的最深处,准备晚上的时候在实验一番,现在又多出一颗老山参,虽说只有半截,但今天也不用担心挨饿了。

    盘坐在床,闭上双眼开始修炼,刚一闭上双眼,遥想着昨晚梦中感觉,嘴里默念口诀,片刻便感到一股若有若无极为暗淡的气息漂浮在周围,与腹中暖意相互感应,令他舒爽之极。

    “难道这就是灵气!”心里这样想着,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遵循着炼气卷上写着呼吸吐纳方法小心翼翼吸取那股气息。

    气息随着他的呼吸,进入体内只通全身,全身细胞好似随着他的会频率一起呼吸,舒爽之意随之而来,让他几乎快要呻吟出来,强忍着这股舒爽之感,叶凡贪婪的吸食着这股气息。

    半天的时间过去,腹中暖意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叶凡感受到的那股气息也随之消失,叶凡缓缓睁开双眼,环视了一圈四周,那股气息的消失让他感到有些希望,他的心里隐隐觉得那股气息便是传说的中灵气,炼气卷上写着,将感应到的灵气吸收入体,当体内累积灵气足够过的时候就能成功的进入炼气一层,进入炼气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