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天外有个天 > 第四章:老道出手
    清晨,二狗在老道士的叫喊声中醒来。

    “我的酒,我的酒,我的东西!哪儿去了!”老道士一觉醒来,左右没有看见昨日村民送来的东西,一时间惊叫起来。

    穿上二狗被老道士惊醒,顾不得再睡,起身爬起,跑进大殿,一进殿看见老道士那慌张四周寻找的模样,二狗便觉得好笑,这老道士真的是越活越小了。

    有心要他干着急了片刻,二狗才将对他说道,东西已经被他收拾到了房间里面。

    老道士捶胸顿足,对二狗好一阵臭骂。

    二狗也不管他骂,走到厨房,开始坐着早饭。

    两人吃过早饭之后,老道士也没有之前的生气,表情略带认真吩咐二狗叫上父母到寺庙来。

    看着老道士认真的样子,二狗心里暗暗猜测,难道老道士是要将这个名额给我?也不能呀,他收了村民这般多的东西,还有叶大胆的那两壶老酒,但是他好像只有一个名额。

    二狗这般想着,同时心里充满期待。

    一溜烟往山腰家中跑去,一路上想着老道士叫父亲母亲上山的各种可能,二狗心中便是一阵激动,脚上的步伐也略加欢快。

    他的家在山腰上,离山端寺庙并不远,加上他脚步快捷,仅用了大约两个时辰便回到了家中,一座篱笆围成的院子,院子的正中心便是他们的家,一座有木头搭建而成的房子,房子是父亲一人一木搭建而成的,当年你他们一家被迫来到此地,开荒种地,靠着打猎为生,父亲因此也苍老了不少,这些年腰腿也变得不那么灵活。

    “爹,娘我回来了,”院子周围都是母亲种植的青菜,此时母亲正在摘取青菜,为午饭而做准备,父亲则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拿出他的水筒烟咕噜咕噜的抽着,父亲有三大爱好,抽烟,喝酒,打猎。无论他去哪儿都会将烟酒带在身边,就连打猎也是如此。

    “凡儿回来了,”菜地里的母亲向二狗喊了一句,母亲是个温柔慈爱的人,小时候她还二狗二狗的叫着,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母亲便不再叫他二狗这个小名,或许是母亲觉得不好听吧。

    父亲则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继续抽着他的水筒烟。

    二狗也不以为然,父亲本来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平时也是很少说话,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勤快之人,每天不是默默地干着农活,就是和他一道上山打猎,一年三百六十多天,三百六十天都在干着活,也不知道这两天父亲是怎么了,不过年也不过节的,家里也没有人过生什么的,原本说好的进山打猎,被他给推迟下来。

    “对了,爹娘,老道士叫你们到庙里去一趟,”二狗话音刚落,本想看看父亲反应,没想到在地里摘采的母亲,一下窜了起来,面露激动神色。

    父亲双手微颤,差点把他最宝贵的水烟筒磕在地上,声音微微颤抖道“走,走,马上就去。”

    父亲还在说话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母亲就已经回到了院子里,放下手中青菜,两人脸上的激动之色不言于表。

    父母两人平时都是很少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的人,这一次,两人过于激动,让二狗心里的猜测隐隐坐实,心中的期待更甚。

    父母两人,快速的收拾了一番,一行三人通过山林间的小道,快步往青山顶端寺庙走去。

    三人脚步略快,一路上,父母两人都在说着一些要好好报答老道士之内的话语。二狗在心里也默默的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老道士,而他一直以来也是这样做的。

    不多时,三人便能看见顶端寺庙,二狗感觉今天就连平日里很少进山的母亲既然也没有喊累,也没做休息,父亲常年在山林间打猎,虽说如今上了年纪,但这点路还是难不倒他的,二狗自己也正值青年自然也不会觉得累。

    离寺庙已经很近了,寺庙的大致轮廓已经出现在眼前,就再这是,父亲双耳微动,立即停了下来,做出谨慎之色,常年在林中打猎的稍微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能逃过他的耳朵。

    二狗眉头微皱,他也听见了一些响动,而这个响动的源头好像就是从寺庙离面传出来的。

    “二狗,你留下照顾你娘,我去看看...”

    “爹,你照顾娘,我去看看...”

    父子二人几乎同时说道,但二狗顾不得那么多,说完身子一跃便跑出了几米远,留下母亲原地着急。

    “他爹,别管我,快去看看,”母亲露出焦急之色,因为那声音他也听见了,而且双眼可见,寺庙里面时不时有东西倒塌的样子,弄得烟雾沉沉。

    “儿子长大了!”父亲,轻叹一句,拉着母亲的手,随着二狗的步伐,跟了上去。

    “嘿嘿,老道士,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二狗人还未到,便听见嚣张跋扈的声音传入耳里。

    “哼,就凭你们几个小娃娃也敢左右我的决定?”只见老道士面对着四个大汉,一名青衫老者,丝毫没有任何惧色。

    那四名大汉,明显是听那青衫老者命令,而青衫老者此时已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他是青山村中,叶大富的管家,叶大富在青山村是出了名的有钱。

    家中良田宽广,仆人也有好几个,甚至还有管家帮忙管理家务,但他也只是在青山村有名有钱而已,在青云县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角色而已,自然也没有望云宗弟子的名额。

    这次听闻没十年一次的望云宗招收弟子,而叶大富也正好有一个十二岁的儿子,知道寺庙里有一个老道士有这个名额之后,叶大富便想着派人去将他请来,能以礼相待最好,不然就给强行抓来,不得不说他为了自己儿子做了两手的准备。

    管家开始对老道士还真的算是以礼相待,考虑到老道士上了年纪,特意让人准备了轿子,方便接他下来,当然上山的时候他亲自体验了一番轿子的结实度。

    而他们刚来时,老道士也算是对他们还算客气,虽然不曾为他们斟

    (本章未完,请翻页)

    茶倒水,但也是将他们所带来的礼物一并收下,原本管家以为老道士收了东西便会跟着他们走,没想到老道士收了礼物,不仅不跟他们走,甚至就连一句明确的回答也不给他们,还说送他礼的人多了,但是名额就只有一个,他爱推荐谁就推荐谁,他想推荐谁就推荐谁!

    气急败坏的官家,终于忍不住了,没有完成任务回到村中也不好向叶大富交代,只好叫人强行将老道士绑走,可他们都低估了老道士,四个大汉竟一时间无法近他的身。

    二狗心急如焚,看着样子寺庙里应该是打了起来,等他用尽最快速度,赶到庙里大殿之时,只见四个魁梧大汉,躺在大殿外的地上哀嚎打滚,老道士则风轻云淡的坐在殿内木椅上摇摇晃晃,好不自在的样子,下方还有一青衫老者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怎么回事!”二狗看见老道士没事,顿时放下心来,此时气势大涨,来势汹汹,一个箭步冲到此时唯一能站立的老者面前,也不管他多大的年纪,一手抓着他的衣襟将他提起,一手握成拳头,作势就要砸下去。

    我...”老者虽然上了年纪,经历的事情也比较丰富,但还未经历过被人这样提起举拳质问,他说白了也只是一个给人打工的下人,平时的嚣张跋扈都是对下人的,看着二狗不大的拳头随时都会砸下来的样子,一时间恐惧,害怕,的情绪涌上心头,竟结巴了起来。

    “没事,没事,几个下人还对付不了我这把老骨头,”老道士起身慢悠悠的说道。

    就在这时,二狗父亲带着母亲也来到了大殿外,母亲对眼前一幕目瞪口呆,父亲则走上前去,一把从二狗手中夺过青衫老者,同二狗一般质问道“叶老二,这是怎么回事!”

    可怜的青衫老者就这样被两父子提过来提过去,父亲从小在村中长大,虽说好些年都没有去村中,但村里的一些他还是认识的,眼前这位叶大富的管家叶老二他自然也是认得,他还以为躺在地上的四人是二狗打倒的。

    “凡儿,凡儿,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母亲上前拉着二狗的手,上下大量一番,见他没事才放下心来。

    “爹,娘,没事,这几人都是老道士收拾的,”二狗指着地上哀嚎的四人说道。

    夫妇两人这才看见,站在大殿中的老道士手持拂尘晃晃悠悠走了出来,满脸的难以置信。

    “没事,没事,”老道士示意父亲将叶老二放下。

    父亲单手一扔,叶老二便发出一声惨叫,摔倒在地,地上的四人见此纷纷小声哀嚎着上去,将他搀扶起来,五人就这样灰溜溜的相互搀扶这走了。

    叶老二路过二狗父子面前时,露出怨毒之色,倒是对老道士没敢表现出一点不满之色,因为他见识过老道士的厉害,三两下便把四个大汉撂倒,下手一点也不手软,看着老道士这般年纪,若是年轻的时候想必定然不是个善茬,打算回到村中在好好查查他的底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