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抢了主角的外挂开始 > 第18章 虫害 下
    朱楠木摸了摸下巴,目光微微闪动;“或许和我们朱家的灵米品质有关。”

    作为一个有着十几年看网络小说经验的老书虫,各种奇葩诡异的设定,朱楠木什么样的没看过,可谓是真正的见多识广。

    听到朱楠木的推测,朱清嫣美目不禁一闪;“你的意思是说那些飞虫只对品质高的灵米感兴趣?”

    这就好比整天吃肉的狗,给它馒头吃,它只会不屑一顾。

    “应该不止如此。”朱楠木继续说道;“极有可能是有人长期使用我们家出产的灵米喂养那种飞虫,或许是从它们破茧而出之时就开始了。”

    “这是一个针对我们朱家的长期谋划,幕后之人真可谓是煞费苦心。”朱清嫣面色微沉。

    朱楠木轻轻点了点头,暗中谋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可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了。为了打击朱家的灵米产业,不惜做到了这一步。要知道,需要培育出这些专门只吃朱家灵米的飞虫,不禁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耗损,最重要的还要有足够的耐心和坚持不懈的毅力。

    而且对方还十分的阴险,挑选的时间点可谓是阴损至极。距离灵米成熟也就不到一周时间了,对方没有在其他任何时间点放出飞虫来袭击灵米田,专门挑在这个时间点上,损不损!眼看着就要迎来一场大丰收,结果就在临近关头突然遭遇虫灾而颗粒无收。这种从天堂直接跌入地狱的感觉,试问谁能承受?

    就在朱楠木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两道炙热的目光在盯着他看。

    他下意识的抬眼望去,就见到朱清嫣美眸带着异彩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朱楠木心头一突,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太过了,毕竟他之前可是个智障白痴,突然变得这么智慧过人,思虑缜密,确实不太合理。他连忙陪着笑脸问道;“怎么了吗,大姐,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朱清嫣笑着翘了翘红唇;“就是觉得小楠突然变得很可靠。”

    同时心中暗暗念叨;“古语有云,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小楠过去十八年都是痴痴傻傻的状态,如今一朝康复,确实变得聪慧无比。”

    “那是当然喽,我现在康复了,拥有保护大姐力量。”朱楠木拍着胸脯说道;“所以,大姐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麻烦,都可来找我。”

    “好,好!我知道了。”朱清嫣笑着微微颔首,但明显敷衍的意味较多;“时间不早了,快睡吧。”

    “嗯。”朱楠木应了一声。

    二人虽然已成婚半年有余,也同塌而眠,但也就是睡觉,没有做别的事。主要是之前的朱楠木是那般模样,又岂会懂得那些,而至于朱清嫣,就更不会主动了。

    虽然现在的朱楠木很想立刻告别自己的处男之身,尤其是像朱清嫣这种绝世尤物就躺在身旁,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但他看得出,朱清嫣完全没那个意思,在现在的朱清嫣眼中,还是把他当做以前那个需要她保护照顾的弟弟一般看待。

    就算朱楠木想要,朱清嫣不愿意,他也无可奈何不是,毕竟朱清嫣的实力在那摆着,可不是好看的。而且一个搞不好,还会弄巧成拙,引起怀疑。

    另一方面,朱楠木也不喜欢强求,老话不都说了,强扭的瓜不甜。

    唉,以上的那些都是借口啦,主要还是这家伙有色心没那个色胆。

    所以,一番天人交战的挣扎之后,朱楠木还是决定先老老实实的忍着。

    然而,时间不长,感受着身旁那柔软娇躯传来的温热,尤其是鼻尖萦绕的淡淡幽香,朱楠木忍不住就开始心猿意马起来。心跳不受控制的开始加速跳动,体内仿佛着了火一般燥热,口干舌燥,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我要把持住,忍住,千万不能表现出来,万一要是被大姐发现,被她误会成一个对自己大姐有想法的变态,会被她嫌弃的,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南无阿弥佗佛,大慈大悲观音菩萨,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耶稣,上帝,,,请赐我力量,让我冷静下来。”

    朱楠木实在是忍得很辛苦,他对自己也没太大信心,病急乱投医,开始向前世的满天神佛祷告祈祷。

    或许因为朱清嫣这几天一直在忙碌,心力交瘁实在太累了,她并没有注意到睡在身旁的少年的异样,很快便有轻微鼾声传出,她睡着了。

    听到耳畔传来的那细微的鼾声,朱楠木不由得长长出了口气。他悄无声息的扭头看了一眼身侧那已经陷入睡梦当中的少女,心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些想入非非的念头;“不知道趁现在做点什么,大姐会不会察觉惊醒。”

    “应该不会吧,看她睡的这么沉,要不试试?”

    他的一只手不受控制的缓缓抬了起来,逐渐朝近在咫尺的那具曼妙热火娇躯靠近。

    二十厘米,十五厘米,十厘米,,,五厘米,,,

    唰

    眼看着就要来到完美娇躯前,甚至都快要触碰到那座高耸的双峰,清晰的感受到了那微热的热度,朱楠木嗖的一声慌忙把手缩了回去;”好险,好险,要是把大姐给惊醒了,就算不被她打死,也会被赶下床扔出去,以后说不定不准再和她同床共枕了。猴急什么,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

    ‘啪’

    肺腑之言的真心话吐露之后,然后朱楠木在心里狠狠的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给自己找了一个更冠冕堂皇的说辞;“呸,我这是在做什么,我怎么能对大姐做出这种事,虽然我不是以前的那个智障朱楠木,但我融合了他的所有记忆,夺舍了他的身体,就该尊重珍惜他的家人。”

    “这种低贱下流举动,连那些登徒子色狼都不耻,我朱楠木岂会做。”

    “我可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我要光明正大的得到大姐的爱,让她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