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武道独尊 > 第38章 挑战
    王川进宫之后,看到皇帝皇后公主都在,济信也是在这里。

    自己下意识望向对方双脚,仍是还没鞋子,不由心伤。

    除了宦官和宫女之外,在场还有一位穿着武官官袍的中年人,不怒而威。

    “王川,这济信大师还是全凭你的面子才请来的,朕几次请他皆是不受。”禹主对他说道。“这次是借你的名义终于可以一见,听大师论禅,醍醐灌顶。”

    “陛下客气了。”王川又朝济信微微行礼。

    “这位是新任司马大人,龙君逸。”禹主又向他介绍道。

    “大人气度不凡。”王川又赞道。

    司马,三司之一,位高权重啊。

    “殿下客气了。”龙君逸学着他的话,问道。“殿下可是作‘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之人?”

    “信手涂鸦而已。”王川点头道。

    “那日乘舟而过,还以为是谁在怀才不遇呢,殿下已经名闻天下了,如何还有这等抱怨呢,是吧。”龙君逸说道。

    “与将军神交已久,今日得缘一见,心生畅快。”王川认真道。“禹国有此栋梁之材,强盛一方啊。”

    “这些先不提了。”禹主打断他们,问道。“王川,你来甫城多久了?”

    “一个月了吧。”王川想了一下。

    禹主点头,又问。“你在这一个月做了什么?”

    王川正色道:“修行。”

    “怎么修行?”禹主继续问道。

    “修行,便是困了睡觉,饿时吃饭。”王川道。

    噗嗤……

    突然许薇没忍住笑出声了,皇后似乎也有几分笑意。

    但在座几个男人,济信依旧淡和,脸色不变。

    禹主和龙君逸微微皱眉。

    气氛似乎不对。

    禹主半眯着的眼睛一下睁开了,脸上慢慢露出震惊之色。

    济信想了一下,眼眸中露出几分惊喜,点了点头。

    “这算什么修行,那岂不是天下人都在修行。”这一次是龙君逸问的。

    王川摇摇头说道。“世人饿了却百般思索,困了又千般计较。所以,我是修行,他们不是……”

    其他人一片诧然,皇后美艳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有些感叹的。

    难怪济信大师这么看重这个人。

    “善哉!”济信在旁边轻轻抚掌赞叹,眼中都是欣赏之色。

    短短片言,可谓真知灼见。

    他在佛法上的悟性,远超众多高僧了。

    可惜啊,这样的人于佛门而言只是一个过客。

    “王川,据传天星子说过你会是人皇,你觉得呢?”禹主问他道。“据朕所知,此人从来没有失算过。”

    “一家之言而已。”王川摇摇头表决道。“我听说过一个叫方仲永的人……即便是这样的人,最后也泯然众人。故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这就是他的道啊。

    王川走的也是正道,一往无前。

    像方仲永这种天赋命理具备的人,别人都很看好他,说他以后定有大成就。

    可是呢,后天不努力便挥霍了才华了,坐吃山空……

    王川举了这个例子,意思他们也明白了。

    气运这种东西也并非一成不变,命数也可改变,更不说其他了。

    “再者,权势非我所求。”王川说道。“此生愿证大道!”

    啧啧……

    这样的聪明人,怎么不令人放心呢。

    可越是如此,这人越是聪明,禹主就越会害怕。

    难说他现在没有其他心思,若是有的话,也是隐藏很深。

    很可怕的人啊。

    “王川,朕无子嗣,你觉得百年之后该由谁继承大统?”禹主又问他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川脸色有些为难,这个禹主似乎也总是这么为难自己。

    今天还当着大臣,当着外人的面前,试探他的态度。

    这就是他的帝王之术吗。

    当初魏主仿似也是这样的。

    这种问题,问任何一位大臣可都不好回答啊。

    “这是陛下的家事了,亦是国事。”王川诚恳认真的说道。“在下只是外人而已。”

    “我就想听听你的意见。”禹主坚持的说道。“听说你当初病重之时,‘遗诗’可谓赤子之心啊,对国家政事更是感人肺腑。天下人都记得了,那句‘国赖长君’以及‘吾弟当为尧舜’,那么今天你又怎么看呢?”

    “那我便直言了。”王川叹了口气。“我观禹国上下,恐难有继承陛下遗志可堪大任者,若陛下身死,禹国必乱!”

    晋国的情况也没有好太多。

    如果到时候没有王川镇国门定乾坤的话,晋国也一定大乱!

    下一代中,四皇子和王川都是如龙似虎一般的人物,所以会有一争。

    背后就仿佛有着一只大手,想要操控这一切。

    王川在甫城受阻也是因为如此。

    背后的势力想要分离杨皓也是如此。

    冥冥之中王川已经有所感应了,对方也不敢逼迫太近怕他发现。

    禹主听了他的话,当时又皱起了眉头。

    这人说的太过直白了,直白的让人很不爽啊。

    有时候坦诚不是一件好事情,固然他说的对,可是君王还是不喜欢听,也就不喜欢这个人。

    不然身为臣子何须揣摩上意,逢迎帝心呢。

    是不是因为他是晋国人呢,对禹国没有太多利益关系。

    王川自然就是无畏无惧的。

    禹主也很难拿他怎么样,即便真的会得罪他。

    “朕已知。”禹主点点头,便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这件事情他可比任何人都要上心,怎么没有早早想过各种可能了。

    ……

    杨皓竟然赢了。

    自己都有些不相信,比别人还要意外。

    也就是王川传他功法,指点过几次而已。

    传闻有一些武道天才,不拘一格,少时不显实力。可是一朝得到名师指点,顿时一日千里。

    以王川的境界,高屋建瓴。

    可是难道自己也深藏不露?

    杨皓都不敢想象。

    有其他武者在动着心思,想着出名的时机,望向众多世家子弟,

    这一届,禹国的天才太多,这一代很强啊。

    目光转动,最后还是落在了杨皓身上。

    强于燕王世子,还有魏国六皇子他们,毫无把握。

    “我来向杨老板领教一下。”

    这个时候,跳出一个伤疤少年。

    在场之中,也就是杨皓名气较大了,次于那些皇子和世子。

    也是因为王川的缘故吧,便跟着扬名了。

    “你恐怕不是我的对手。”

    杨皓这时候对武道多了几分理解,盯着对方,心平气和说道。

    “我知道。”

    那少年脸色的伤疤让人不由瞩目,可是整个人也恭敬平和,整个人没有丝毫的凶神恶煞,还是有些好感的。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凌厉,带着兵器,手中长刀尚未发出,传来丝丝嗡声。

    “阁下也挑选一把兵刃吧。”友好的劝他道。

    “不必了。”杨皓想了一下,当即摇头。

    那也是多余的,他并没有刻意练过兵器。

    王川似乎也不用兵刃的,可是杨皓真的不会。

    不过王川把自己的爪功教给了他。

    据他所说,一旦出手,永不落空!

    王川的爪功能够抓住天下任何有形之物,用以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敌再合适不过了。

    听说是叫什么擒龙爪,上古之时擒龙的神功!

    噗嗤——

    神龙尚且不得逃脱,更何况其他。

    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够发挥出几成,掌握了几分。不然樵夫手握神兵利器,可能还是会用来劈柴而已。

    君子之行,他也相信王川是不会藏私的。

    伤疤少年挥动长刀,刀锋泛动一层锋利气息,划破空气,产生急促刺啸。

    那刀光如寒流,似疾风浪涛,一波一波。

    刀法被推动到了极大的层面,顺风而劈,借风而起势。

    一时间众人只觉对方被可怕的刀风环绕,猛烈而呼啸。

    面对如此攻势,杨皓不由动容。

    这寒厉的锋芒,攻势无比瘆人。

    杨皓一步退,步步退。

    五指如爪,连连虚抓多下,如同漫步湖面有微波泛起。

    又连连拨开对方的气流。

    御气运劲,身影连动,陡然变得飘忽不定,所过之处,产生一道道叠加交错的残影。

    而伤疤少年一路追逐着,长刀势不可挡,锋锐无比。

    轻描淡写间,杨皓游走在其周身穿梭,真是无比狼狈。

    “这杨皓看来真是后起之秀啊,若是再年轻一些……”

    “年纪大了,便没有少年的锐气和锋芒,不过变的更加沉稳平重,不算坏事。”

    “……”

    ……

    打斗正酣。

    终于被伤疤少年习得一丝空隙,长刀如游龙探动,如毒蛇伸入,攻向杨皓要穴。

    杨皓也是下意识间,五指抓出,如取囊探物落在对方手腕之上。

    正要紧紧钳住。

    伤疤少年手臂一抖,整条胳膊一甩,长刀也挪移,划向他。

    杨皓顺势一带。

    惊险万分刺激无比的场面,两人辗转之间交手多次,几经博弈。

    最后伤疤少年长刀甩飞出去,被擒住喉咙。可杨皓胸膛也被划开一道口子,衣衫裂开,有鲜血流出。

    他愣了愣,以前似乎从不受伤。

    也是踏上武道之后,仿佛走上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阁下赢了,实力令我钦佩不已。”

    伤疤少年认真的说道。

    并不气馁,转身回去,把刀捡起来。

    也不是所有天才都是一帆风顺的,有的人越是面对挫折磨难便越是强大。一次次的压迫和激励,只会成为他成长进步的更大!

    不被打败的人,终会强大。

    一时的挫折有时候不是失败。

    杨皓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没有太多的言语表达了。

    这就是武道了吗。

    前戏已经够了,后面应该由燕王世子或者魏国六皇子出场了吧。

    花了那么多心思准备啊那么多事情,还不是为了给他们作势的。

    大势已成,也该出手了。

    所以他们会准备了怎样的对手呢,打败一些无名之辈根本徒劳无功,无济于事。

    必须是一些成名的人物。

    王川为什么是公认的最强,天下人都知道他是最年轻的宗师,据传他遭逢圣人点化,更是添上几分神秘色彩。

    其实最重要的,还不就是因为他打败了小虎王这样的强者。

    由此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所以只有打败了一位强者,众人才能认定你是更强的。

    这一次,选了谁做踏脚石呢?

    杨皓也是过来了之后便明白对方目的,稍喘一口气,目光扫过全场,在场他认识的人也没有太多,但是特别有名的他不会不知道。

    “燕王世子,与我一战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