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入我神籍 > 第322章 你让我打三掌
    客栈里,殷立、典星月、广寒正坐在桌边扯蛋。

    典星月好奇,广寒何以对殷立态度转好,这蛋该怎么扯呢?男女之事都是隐而不宣的,她按住好奇不敢问,她怕问出个床帏之事,惹得大家难堪。不过,关于殷立此番远赴兜天府进修之事,她却问个不停。

    殷立不瞒她,把整件事从从头至尾细细道出。

    他嘴巴快,顺溜的把和广寒扯蛋的事也说了。

    说完,一阵尴尬,躺去床上上演躲猫猫。

    典星月和广寒也难为情,各自回房去了。

    昨晚没睡,正好抓紧时间休息几个时辰。

    天昏时分,忽听雷响,典星月和广寒惊醒过来,跑来殷立房中。三人推窗瞧望,见天空聚有一片雷云,雷电光束粗大如柱,连接着云层,并且一道接着一道往下劈。广寒最先认出:“这是雷技《天惩》!看来已经打起来了!”

    典星月道:“师尊习的是雷技,莫非这是她施的法?”

    “花掌柜交代,要是听到打斗声,就说明赌坊已经安全了。”广寒打开包袱,取出几件事先准备好的布衣:“你们俩赶紧把衣服换上,咱们该走了,回赌坊去。”

    殷立盯着远处的雷光电闪,说道:“我听花掌柜的话到客栈来,不是为了躲事,我只是想补个觉,养精蓄锐。如今大敌当前,我怎么能避而不战呢。现在花掌柜气势正盛,我去增援,或许还有机会退敌;假如花掌柜有个闪失,凭我们三人又杀得过谁,到时候藏在哪儿都不一定安全。”

    广寒想了想,道:“你这么一说吧,倒也在理。”

    殷立道:“你们俩留在客栈,我去增援花掌柜。”

    说完,提起大刀片子钻窗跃出,踩瓦踏虚而去。

    典星月不放心,也要跟去,却让广寒一把拉住。

    广寒冷静道:“你我去了,只会让他分心。”

    ……

    殷立奔出集市,赶到雷光电闪的源头之地。

    那地方弥漫着一层浓浓的黄雾,看不太清。

    等再近一些,透过浓雾,隐隐约约看见名器脚踩花娘,举刀欲砍。殷立震惊,遂把步一疾,弧跃而起,在半空扬起大刀朝名器砍去:“住手!”

    名器回头瞧望:“咦,正主儿终于出现了。”

    她故意不接招,身形一闪,让花娘迎他。

    殷立拖刀而下,看见名器闪开,而地上却躺着花娘。他吓了一下,这一刀要是砍下去,准保把花娘砍成肉酱了。危机瞬息之间,他忙往左边凌空一番,收了刀势。等双脚着地,瞥眼细看,惊得眼珠子险些崩出来。

    他看见花娘断成了两截:“花掌柜,你……?”

    花娘扬起身子:“叫你躲起来,你干嘛不听。”

    殷立暗暗称奇:“看起来,你好像没事似的?”

    花娘抬起断臂,指黑袍男子:“那人是你爹!”

    什么!我爹!殷立捏头看向不远处的黑袍男子。那男子的袍帽盖得很沉,看不见面貌长相,但服饰打扮分明是月影阁的妖人。殷立觉着荒唐,我爹怎么会是妖人呢。他只当这是花掌柜临死前的错觉。大敌当前,他不能想的太多,免得心神意乱,为敌所趁。

    殷立横刀在胸,瞄着名器和黑袍男子,高度戒备。

    他移到花娘跟前,问:“花掌柜,你还能挺多久?”

    花娘道:“我是不死身,死不了,你顾好你自己。”

    可不,花娘的下半身走着猫步在殷立跟前晃来晃去。殷立觉得诡异,要不是花娘亲口说什么死不了,他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所谓的不死身。总而言之,花娘没事,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殷立有自知之明,连花娘都敌不过这两人,他就更不是对手了。

    殷立压低嗓门:“我引开她们,你想办法逃。”

    见前面不远有条河,当下几个起落逃到河边。

    而后,驻足河岸,收刀插背,转身候敌以待。

    名器和那黑袍男子好像有点貌合神离?

    名器追得紧,三两步抢到了殷立跟前。

    但那男子却远远吊着,没有靠近殷立。他凌空顿在树梢上,静静的注视着殷立,袍帽下的两只眼睛,闪着红红的光芒。那双眼三瞳交叉,瞳孔时扁时圆,偶能旋转。

    “怎么收刀了呢,打算束手就擒了吗?”

    名器冲着殷立阴阴发笑。她吐着信子般的舌头,舔舐嘴唇,放佛殷立是一道美食,喉咙里恨不能伸出爪子,把殷立抓来一口吞掉。那副馋嘴且又阴狠的样子,看得令人悚惧。

    殷立道:“我打不过你,想跟你谈谈。”

    名器道:“我知道你滑,别跟我耍诈。”

    殷立笑笑,背起手左右来回兜起步子:“你不就是想要菩提灵骨吗,这事简单。你让我打三掌解解气,那么我就束手就擒。否则咱们就鱼死网破,到时候打坏了菩提灵骨,你可别后悔。”

    名器回头看了一眼黑袍男子:“他可一点都不像你。”

    当下收刀,朝殷立道:“三掌尚还划算,你出手吧。”

    见她答应,殷立忙右手运功,欺步向前,拍打她胸。

    胸脯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名器中掌,本能的往后缩。然而,一心不能二用,她这么一退,体内用来抵抗殷立掌击的体气内劲为之一松,砰地一声,竟被打得倒退了十步,噗的喷出一口血来。

    要知道,殷立牧祭双星,相当于二品牧星境。

    加上他把混元一气修炼到了七成,力量极强。

    因为,他这一掌的力量,相当于一品洗髓境。

    而名器呢,是太虚初境,她要是一心一意的承接殷立的掌力,以其雄厚的功力抵抗,断然不会受伤。岂料殷立耍诈袭胸,致使她分心,心思一乱,可不就受了伤了。此刻,名器揉揉胸口,怒道:“小兔崽子,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也敢使!”

    殷立辩道:“你事先又没说不能袭胸。”

    名器气得只差吐血了,双手暗暗运功。

    殷立见她动了真怒,赶忙又道:“你们月影阁一路追捕我,这口气说什么我也要出,不然你就试试,看你能不能拿到菩提灵骨。还有两掌,打完我就跟你走,大不了我不再袭胸。”

    名器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捏着鼻子吃屁。

    她已经挨了一掌,现在反悔反而吃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