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350章 一会儿陪我切磋切磋【第一更】
    一套太极剑法舞完,陈阳收剑而立,对着台下微微一笑,便是下去了。

    “厉害厉害。”

    “道哥,你这是什么剑法啊?”

    “道哥,这个剑,好厉害的样子,可以教我吗?”

    武术队的人凑过来,一脸崇拜的问道。

    那些道士们,则是酸溜溜道:“华而不实。”

    就这样,明面上的武术交流会,还算圆满的结束了。

    下午便主要就是坐在一起,大家吹牛逼,聊天聊地。

    挨到了傍晚,云梦观在当地最大的酒店准备了晚饭,请大家前去用餐。

    陈阳没参加,余静舟几人也没去。

    他们告辞后,直接回山去了。

    临走前被告知,明天还有一场交流会,一定要准点到来。

    回去的路上,法初的情绪还是很低沉。

    自从回来,法初脸上就没怎么见过笑容。

    回到山上后,趁着夜色,法初去了李云舒的墓前。

    那只百灵鸟落在他肩头,安静的陪着他。

    陈阳开始有点担心了。

    他担心法初会不会走不出来。

    毕竟他现在的这幅状态,实在是有些太吓人了。

    以前的法初,开朗,笑容干净,没有城府。

    现在的法初,活脱脱就是一个抑郁症早期患者。

    一直到深夜十二点,法初才回来。

    他默默的上了床,陈阳向他那边望了一眼,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睡着。

    转眼便又是一天。

    一行人吃完了早饭,走着熟悉的路下山,乘车来到云梦观。

    与昨天不同。

    余静舟,静通,以及法初,都很清楚,今天将是决定他们鬼谷洞命运的一天。

    云梦观联合官府,施加的压力很大。

    现在或许对他们产生不了什么太大的影响,也改变不了实质性的结果。

    可静通和余静舟,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

    他们还有几年可活?

    等他们走了,就凭法初,和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法然,能担得起鬼谷洞吗?

    何况法初还要继承紫金山道观。

    如此一来,整个鬼谷洞,就只剩下一个法然了。

    短暂的接触来看,云梦观的人城府都极深,谋划一件事情也能忍耐得住长时间不见成效。

    所以,今天的交流会,他们必须要展现出些什么。

    “啁啁~”

    百灵鸟立在法明的肩上,叫唤了一声,忽然飞入了道观里。

    “呼~”

    法明轻轻吐着一口浊气,好似要将心里的郁气全部吐出来。

    “准备好了吗?”余静舟问道。

    法明重重点头,余静舟道:“走吧。”

    今天的云梦观,好似气氛都有些压抑。

    他们步入演武场,这是一座宽敞的大院,院中有阴阳图案。

    他们来的太早,除了引领他们的道士外,没有别人了。

    道士说:“今天的交流会在外面举行,其他真人还要一会儿才到,你们先在这等等吧。”

    说完便是要走,就把他们丢在这里。

    陈阳道:“麻烦送些茶水过来。”

    道士瞥一眼:“没开水。”

    然后就走了。

    陈阳嘶了一声,这态度,跟昨天比,差的有点大啊。

    像是刻意针对一般。

    “这就等不及了?”陈阳轻笑一声。

    原本他还觉得云梦观从上到下,除了道远那朵奇葩之外,其余人都挺有心计。

    现在看来,也就那一两人。

    看看这些弟子,待人接物也就那样。

    “真人先进屋吧,我出去买点水来。”

    陈阳对法初示意了一下,让他照看着点,然后带着法然出去了。

    路上法然问道:“玄阳大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嗯?怎么了?”

    法然眉毛都揪在了一起:“我觉得,师傅他们好像有什么事情没和我说。而且昨天的交流会,那些人好像都不太喜欢我们。”

    陈阳拍着他的肩膀道:“管他们喜不喜欢干嘛?又不是要跟他们过日子。那种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恰好,你们鬼谷洞就是要比他们好。”

    “哦。”

    陈阳道:“你要好好修道,下一任鬼谷洞的住持就是你了。”

    “忽然感觉压力好大啊。”法然鼓着嘴说道。

    “小小年纪,还想做住持呢?”边上传来一个不友好,甚至瞧不起的声音。

    便见道远领着几个师弟走过来,笑道:“玄阳道长来的真早啊,这是去哪儿呢?”

    玄阳面无表情:“贵道观没有茶水,我这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道远哦了一声:“这话说的,怎么会没茶水呢?有的有的,不过呢,有些人是不太配喝我们道观的茶水。毕竟,我们道观这么干净,弄脏了多不好。”

    说这话时,他特意看了法然几秒。

    那脸上的笑容,真叫人恶心。

    法然低着头,目光闪躲不敢和他对视。

    “啧啧啧~”

    陈阳砸着嘴,眯眼盯着他:“听说今天的交流会,也是相互挑战切磋,是吗?”

    道远微笑:“对,是这样。各门各派各显神通,相互交流经验。当然了,主旨还是打击某些道门败类。”

    陈阳点着头,说道:“我刚好手有点痒,一会儿道远真人陪我切磋切磋。”

    话落,就见道远愣了一下,旋即脸色不大好看,嘴角抽搐了两下。

    “你什么意思?”

    陈阳留下一个你自己意会的笑容,带着法然走了。

    道远盯着他的背影,等他们走出道观,才啐了一口浓痰:“把自己当个人物呢?死吗的东西。”

    道观外。

    陈阳安慰道:“别搭理这种人,真打起来,那样的,你一剑就能挑翻。”

    “真的吗?我有这么厉害?”

    “你很厉害的。”

    不是法然厉害,而是道远太垃圾。

    一群外行突然跑来做道士,手里或许留着几分祖师爷传下来的手艺,但和打小习武修道的正统道士放在一起,真的没法比较。

    而且,陈阳真挺瞧不起这种人。

    欺负孩子算怎么回事?

    很有成就感吗?

    比起他那个师兄道扬,真的差了太远。

    买了几瓶水,一些瓜子零食,两人便是回去了。

    回到大堂时,人来了不少。

    人人面前都放着一杯茶,几盘零食点心。

    唯独就静通几人面前空荡荡。

    这已经不是区别对待,而是针对了。

    其中心思,瞎子都看得出来。

    “他们是把鬼谷洞当成囊中之物,随手可取之了。”陈阳坐下后,笑着说道。

    余静舟也笑道:“是啊,以为我鬼谷洞无人了。”

    静通道:“随他们去,对立总比软刀子好。”

    陈阳点点头,这是句实话。

    挑明了立场,有什么招数统统使出来。

    总比暗地里使坏来的好。

    渐渐人多了,江明一和曲世平也来了,常道观的人也来了。

    陈阳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看,是江明一发来的消息。

    他们昨天离场时交换的微信号。

    “道长,出来一趟,有点事情找你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