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夏威夷帝国 > 第五十三章 会盟
    第一任执政官选举前夕,市面上突然流传出夏威夷王国和大英帝国签订的秘密协议。

    《威斯敏斯特法案》

    这份协议的原版内容全面曝光,举国哗然。

    用一块毫无价值的荒蛮土地换取整个夏威夷王国的大量主权。

    夏威夷各大祭坛的祭祀和地方文官都炸毛了。

    让不信图腾火的邪魔外道在夏威夷王国定居?建立十字邪教的教堂?

    祭祀官们纷纷给夏威夷大祭司卡米哈米哈国王上书,询问事件的真实情况。

    这是卡米哈米哈国王的铁杆基本盘,回复信件,安抚这些祭祀官就搞得卡米哈米哈焦头烂额。

    ………………

    而且还不受夏威夷法律约束?在夏威夷犯法的英国人交给英国人自己审判,还要礼送回英国?

    夏威夷王国的官僚体系是卡米哈米哈国王和翼拉一手打造的,是典型的法制官僚体系。这种事情一下子触及整个官僚集团的核心利益。各级文官们一下子就掀桌了。

    ………………

    低廉的关税等于把整个夏威夷王国工商业者都出卖了。

    面临英国商品倾销的威胁,夏威夷的工人和资本家们第一次站到一起,大规模的罢工抗议开始了。

    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

    ……………………………………

    瓦胡岛,火奴鲁鲁市,夏威夷王宫。

    卡米哈米哈国王脸色阴沉,看着在会议的众人,声音嘶哑的问道:“怎么回事!这个条约为什么会泄露出去!!”

    “咳咳咳……陛下,需要我让王国传媒集团旗下的媒体们进行澄清吗?”

    玛卡脸色惨白,咳嗽着问道。这个昔日夏威夷王国最火辣性感的小野猫,如今日益消瘦,锁骨的轮框都越发明显。

    “不必了。”卡米哈米哈国王说道:“斐济群岛的英国领事已经承认这份协议的真实性。”

    “国内的资本家们都很焦虑,希望陛下能给一个说法。”翼拉喝了一口咖啡,漫不经心的火上浇油。

    卡米哈米哈国王瞪了翼拉一眼,前行压住暴走的怒火。

    ………………

    《威斯敏斯特法案》泄露,在整个夏威夷国王掀起一场从所未有的政治风暴。

    如果这样的协议是在愚昧未开化的清国签订,说不定还会有人歌功颂德,盛赞皇帝开疆万里,令洋夷臣服。

    可是,卡米哈米哈国王已经在夏威夷王国播下资本主义、军guo主义、教育、法制、图腾火信仰、国家集体主义的种子,这些深埋的种子在《威斯敏斯特法案》这波大肥料的滋养下,已经开始萌发。

    《威斯敏斯特法案》这份卡米哈米哈本来认为天下掉馅饼的法案,现在成为一剂猛毒,国内能得罪的利益阶层全部得罪,罢工的罢工,罢市的罢市,工厂停工,学校停课。祭祀官们自发组织调查小组,要求调查事情真相。

    ………………

    “刁民,全部都是刁民。”卡米哈米哈国王气的直咬牙。

    现在只有用国王之名,图腾火大祭祀的威望,强行平息这次事件。

    但是,这种事情绝对会让卡米哈米哈元气大伤,未来数十年可能会失去对政坛的掌控力,只能垂拱而治,慢慢恢复政治资本。

    等到澳洲大陆开发有了起色,那些黄金、矿石、大牧场、大农场发展起来,那些民众们又会是另一副面孔,对自己歌功颂德起来。

    那个时候,自己的政治威望哪怕发动一次全面战争都是绰绰有余。

    卡米哈米哈国王喝了一大瓶朗姆酒,脸色涨的通红,准备接下这口背锅。

    明天就让玛卡在《号角报》,《火图腾日报》,《夏威夷周刊》上面的头版头条,发表国王关于澳洲大陆开发问题的解释诏书。

    “陛下,这次协议是我签订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欧贝利斯克起身说道。

    “……”

    ………………………………

    1822年,回到夏威夷王国没多久的欧贝利斯克总管,因为出使英国签订丧权辱国的《威斯敏斯特法案》,遭到国内舆论的谴责。

    学院岛的学生甚至声称,他们愿意用十个人的性命换一条欧贝利斯克这个败类的狗命。

    欧贝利斯克在火奴鲁鲁市的房屋遭遇爆炸事件,又有人试图闯入皇家私人沙滩,超新星沙滩,欧贝利斯克居住的别墅,遭到国王军警卫团的当场击毙。

    6月1日,欧贝利斯克离开夏威夷王国,出任夏威夷驻英国大使。

    ………………

    欧贝利斯克民生狼藉的离开祖国的时候,在琉球王国一场战争正在进行。

    斐济总督和琉球国王进行会盟,两股势力暗中结盟共同对付同一个敌人。

    琉球王国尚育在大臣藤原广乡的建议下,退兵中途岛表示诚意。斐济总督苻生立刻投桃报李,释放琉球降将,丞相金城之子金武。

    并且让金武带着斐济群岛本年度出产的黄金,存放在琉球王国。毕竟战事一起,斐济群岛就是最前线,存放黄金也不安全。

    二十艘装满黄金的货船这让琉球王国举国欢腾。

    琉球王国尚育、公主尚泽天、皇子尚东、丞相金城率领百官到港口迎接。

    “父皇,这些船只有些不对劲。”尚泽天说道。

    尚泽天公主此前在日本兰馆学习,这是东亚地区唯一教授西洋课程的女子学校,其地位相当于21世纪天朝的清华北大。尚泽天凭借清纯可人的外貌,优雅的皇室风度,多次主持兰馆的和歌会,尚泽天一直是公认的花级别的存在。

    “怎么了?”琉球王尚育问道。

    “父皇,这些船体吃水线太高了。如果是满载黄金,一船黄金的重量绝对会把船只压得吃水线极低。这些船里面是满载货物,但是绝对不是满船黄金。”

    “可能是金武夸大其词了。”尚东不在意的打断道:“现在既然已经结盟,那些缺斤少两的琐事就不要计较了。”

    琉球王尚育看了看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叹了口气,对尚泽天说道:“小天,等到金武回来后你安排人盯着。”

    尚泽天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码头传来惊呼声。

    那些靠岸的商船拆下遮挡的木板,露出一个个炮孔,甲板上的商船水手们手里拿着标准的断掌七七式燧发枪……

    轰!

    一声炮响,密集的人潮里掀起一团血花,数十人直接被轰杀,整个码头一片慌乱。一些琉球武将试图集结散乱的部队都被商船上居高临下的火枪手齐射,乱枪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