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通天塔丁吉尔拉 > 第49章 铁匠
    朔定塞上的烈风将营旗吹得哗哗作响,几欲折断。卞来持着腰间的障刀跟在挽风将军李永国的身旁,他与他一同顶风走在要塞的城墙上。在他们的身下不远处,挽风营的兵士正在风中喊着洪亮的口号进行着操练。

    “李将军,姬大将军安排新的作战计划了?”卞来顶风转头向李永国问道。

    李永国将拿着令旗的手被在了身后,他抬头任凭大风吹着,俨然一副巍然不动的样子。“安排了。”他过了一阵才开口向卞来说道。

    “那敢问将军,今年我们是要出击哪里?”卞来问道,“胡达雷部?”

    “今年,哪里都不出击。”李永国说道,“坚守长城一线。”

    “守?为什么?”卞来疑惑的问道,“从去年姬将军带我们出击以来,取得的战果显著,将士们士气高涨,胡达人也明显不敢再随意进犯我地。这大好的势头下,为什么突然又转攻为守了?”

    “卞来,你难道没有听说我伊洛东部几地,遭受严重水灾的事情吗?”李永国问道。

    “水灾属下倒也听说了。”卞来问道,“可不知这,与进攻胡达人何干啊?”

    “赈灾是需要大量费用和粮食的难道你不知道吗?”李永国说道,“而且就我伊洛目前来讲,国库消耗还不止于此,据报,现在我伊洛水军也在全力清剿东南来犯的樱州之敌。虽然不久前他们一举击溃了北上的樱州船队,但是玉衡州一带尚有不少樱州人苟留扰民,想要完全剿除他们,同样也是需要消耗大量国库储备的。在这种形势下,经皇庭斟酌考量,我们也就暂时不能再北出大漠了”

    “是将军,属下明白了。”卞来转而感叹,“哎,只可惜如此形势下,若能再次出击胡达人,一举将他们从大草原上消灭就好了。”

    “姬远将军又何尝不想啊。”李永国说道,“可那也非易事。”

    “李将军,话说咱水军的兄弟们也够厉害的,他们一战就击溃了樱州主力?”

    李永国点了点头,“是,晴甫发来的军报上是这么说的。”

    “晴甫?”卞来问道,“咱水军是在晴甫打的胜仗?”

    “是的。”

    “太好了,将军你可知道,我就是晴甫人。”卞来自豪的说道,“咱水军在晴甫打赢了仗,我也都感觉脸上有光呢。”

    “原来你是晴甫人...”李永国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可知现在晴甫全境都已经..”

    “怎么了?将军?”卞来问道,“将军是不是想说晴甫全境的水都已经退了?”

    “淹了。”

    “什么?!”卞来惊恐的问道。

    “是全淹了。”

    “怎么可能,将军,什么样而的大水也不可能把整个晴甫都给淹了吧?这个消息会不会不太准确。”卞来说道。

    “昨日洛川给姬远将军的信报上清楚写着的。我也看到了。”李永国说道。

    “老天爷啊,这是怎么回事?”

    “信报上报告了这段时期以来海水的上涨情况。摇光州九郡中的晴甫,幻阳二郡几乎全境被淹。玉衡州的州府落珠城,十一郡中的泉溪,启羽,翠烟三郡部分低地被淹。就连我开阳州东部也有游牧部族报告说海水泛滥成患,侵地广袤。”

    “怎么会这样。”卞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黯然的说道,“这是为什么...”

    “没人知道为什么。”李永国说道。

    “将军...”卞来一时郁郁无言。

    “卞来,你调整好情绪听我说。我今天把你单独叫来并非为了告诉你这些受灾的事情,而是有一道军令给你。”

    卞来立刻整顿了一下身上的铠甲,而后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向李永国说道,“属下听令。”

    “转骠骑大将军姬远令,着挽风营,匡灭营,飞穹营各出精锐十人,同延笛部向导十人,共计四十名战士,三日内启程北进幽冥地,刺探胡达动向。”

    “接令。”

    卞来站起身后即刻向李永国问道,“将军,您要遣我,进,进幽冥地?”

    “要我再对你重复一遍军令?”

    “属下不敢!”

    “卞来啊..。”李永国语气放缓,说道,“其实这个任务,莫要说你不理解,说实话,就连本将我也不是太明白。一来,这刺探军情的任务头一回听说要由各营抽调精锐,并组成四十人的规模,二来,这幽冥地远处大漠之北,去那里刺探军情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于这些困惑,我也问过了姬远将军,但大将军说他自有安排。”

    “李将军,听说可那幽冥地寒冷异常,听说就是连胡达人也不去啊。我们去那里能干嘛。”卞来困惑的说道。

    “听说?行军打仗靠听说?”李永国向卞来呵斥道。

    “属下知错。”卞来低头说道,“属下悉听将军指示。”

    “卞校尉,此次姬将军要我挽风营出十个精锐,我当先挑选了你。你单骑追杀敌将已成士兵榜样,必是不可推脱。而剩下的九人,我就不再干涉,校尉以下的精兵,由你自行选择。另外,除了你们自己本有的武器行囊以外,你们还获准可到军需处任领所有此行所需物资,以及任何强弩利剑。”

    “遵命。”

    “去吧。”

    卞来辞了挽风将军李永国,即刻来到了操练场,他站到旗手一侧,目光扫过众兵士。面对这些常年相处的同袍,他心当即有了六七个合适的人选。

    看着眼前这些年轻健硕的兵士,卞来突然从心底又感到了一丝不忍。他觉得,这次任务极为特殊,也万分险恶,这些年轻的兵士若是就这么被自己带走,定有一些是要回不来的了。这李永国,一定也是知这些个人不好挑,反倒推给我一了白了,卞来想道。

    卞来这么想着犹豫了一阵,他没有当即下令召集所需的士兵,而是自个先回到了朔定塞城。于塞城之中一阵踌躇后,卞来踱步当先走至了军需处。

    军需处的士兵还没接到李永国的军令,卞来暂且也进不得军械库去挑选武器,他只得先在外面等候。就在他无所事事的时候,一阵敲击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循着叮当作响的声音找去,但见一个匠房外,一个身着囚衣的发配犯人正在一个铁毡上锻造着武器。

    卞来见这犯人锻打热铁力道十足,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于是上前对他问道,“你一个发配的囚犯,谁准许你在这里锻造武器的?”

    “犯人白无一,受林将军所命,在此锻造兵刃。”

    “哦?是林将军命你在此的?”

    “是。”白无一头也不抬的敲打着铁毡上的炽铁说道。

    卞来见一区区囚犯对自己说话竟头也不抬,还叮当作响一直打着铁毡上炽热的铁块,他心中顿感不快,于是说道,“此前在这里锻造兵器的可是位颇有资历的老军士了,既然林将军现在又转令你在此锻造兵刃,想必你的技艺定是十分高超了。眼下我即将出征,正缺一把陌刀杀敌,不知你可否能给打造一把?”

    “林将军若是允许此事,使用此前已经回火精炼的钢铁来锻的话,上等陌刀四日可为你锻成。”白无一依然低头敲打着通红的炽铁说道。

    “林将军与我相熟,我自会与他说。可是我三日后便要出征,你需的四日我等不了。”卞来看着白无一说道,“你三日给我打一把怎么样?”

    白无一不再作声,只是闷头敲打。

    “大胆犯人。”看着白无一这闷声闷气的样子卞来有些恼怒,他向白无一说道,“小小犯人,我同你你说话,你为何理也不理我?”

    “请问这位校官,一把本需四日铸成的百炼陌刀,我为您三日铸成,您敢依仗它奔赴沙场吗?”

    卞来一愣,他但觉得此囚犯言之有理,语出不凡。卞来转而一想,说道,“那好吧,我看不如这样吧,你先拿来一把你之前锻造的最好的兵刃给我看看。我瞧瞧到底你的手艺怎么样。”

    白无一从身后的武器架上取下了一把横刀交到了卞来手中。卞来一接,便觉得此刀轻重适宜,十分趁手。他挥了挥,又找了一根木棍凌空砍去,木棍被齐平的削去一节。

    “好刀啊。”

    白无一看了看他,没有作声,继续闷头敲打。

    “哎,我说,你这手艺真不错。难怪林将军把你留在这里呢。”

    “谢夸奖。”

    “你是从哪里学的这手艺?”

    白无一没有作声。

    “我问你话呢。”卞来大声说道。

    “斜谷。”

    “斜谷?!”卞来惊奇的说道,“你是斜谷的弟子?”

    “正是,看来大人知道斜谷。”

    “何止是知道啊,我一发小就在那里拜师学艺啊。”

    “他叫什么?”白无一终于停下了手中铁锤的敲打,他抬眼向卞来问道。

    “他叫郁朴。你认识吗?”卞来向白无一问道。

    “认识。”白无一说,“他是我师弟。”

    “他是你师弟?!你们还是师兄弟呢?这么巧啊。”卞来一改之前的态度,他微笑着向白无一问道,“郁朴他还好吗?”

    白无一摇了摇头,“我不清楚。”

    “哎?你们是师兄弟怎么还不清楚呢。”

    “去年他便随着师父去了南方。自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白无一说道。

    “他去南方干嘛去了?”

    “我不清楚。”

    “你怎么什么都不清楚。”卞来说道。见白无一默不作声,他转而又问,“不过,你说你一个斜谷弟子,不好端端的在斜谷呆着,怎么还给发配这里来了?犯了什么事儿?”

    “杀了人。”白无一说道。

    “嘿,你还会杀人呢?”卞来一笑说道,“说来听听,你杀的是谁?”

    “一个外族商贾。”

    “哦。我当你杀的是什么贪官恶霸,武林盟主呢。”卞来转而好奇的问道,“这外族商贾来我伊洛也无非就是做点买卖,你为什么要杀他呢?图他的财物?”

    “奉师父之命所杀。”

    “那也得有个原因吧?”卞来问道。

    “没原因。”白无一说道。

    “一定有原因。”卞来说,“你师父,就是我哥们儿的师父,我觉得你师父能让你去杀人,就也能让我哥们儿去杀人,这事儿了不得,我得问个缘由。”

    白无一看着卞来迟疑了一下,而后开口说道,“盗窃锻造技术。”

    “这锻造技术还能盗窃?”卞来对白无一的回答感到意外,他说道,“你们斜谷的这锻造技术,就算是给那些外族人专门找个师父教他个几年,我看他们也不一定能学得会皮毛啊。”

    “大人您对此内情有所不知,我难以给您解答。”白无一说道,“请您知晓一点,斜谷绝不枉杀一个好人。”

    “好吧。那你说说你师弟,我的小兄弟郁朴,他之前在斜谷这几年过的怎么样?”

    “大人,我还有工作要做,可否改日再聊。”白无一说道。

    卞来一愣,他环顾四周见兵士们人来人往,眼下也确实不适合闲聊。“好吧,改日再来找你。”卞来说道。

    在卞来转身走了几步之后,他突然又返了回来,他对白无一小声问道,“犯人,我问你,你想不想随我一同出征?”

    白无一对卞来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感到有些困惑,他看着他没有出声。

    “随我前去幽冥地刺探军情,你敢不敢?”卞来继续说道,“若你此去立了军功,我向将军奏报,那定可保你免刑。”

    “幽冥地?”白无一眼睛一亮,他随即问道。

    “是,去幽冥地,你敢不敢去?”卞来向他问道。

    白无一盯着卞来的眼神看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好!有种!”卞来笑着说道,“你功夫怎么样?若是拖了我的后腿我可也不会带你去。”

    白无一在卞来话语间便反身抽出了刀架上的一把障刀,电光火石间,卞来只觉得他挥刀在自己身前一晃,刀又便迅速的被他收回了刀架。

    “你这花花架子可不..”卞来话语未完,只听得地上叮当一声脆响。

    他低头看去,一个铜扣坠落在地,正打着圈。待卞来把地上的这枚铜扣捡起来后他发现,这铜扣正是兵士腰间用来系住箭囊的铜扣。他迟疑的看向自己腰间,一看之下,瞬间惊出冷汗,这铜扣正是自己腰间之物,而眼下那里系铜扣的皮绳正空空的随风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