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水黑科技系统 > 第二十五章 假的,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耳朵回来,你干什么去?”

    见陈尔东站起,摇晃身体好似二五八万一般上前,刘雨桐不由的大急,伸手拉了一把小声说道。

    陈尔东也不生气,随手揉了一下刘雨桐的头发,这才满脸笑嘻嘻的说道:“嘘!别闹,李博士喊我呢…”

    刘雨桐没有想到,陈尔东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刚刚恢复的脸颊再度变得赤红。伸出去的小手,也下意识的缩了回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尔东已经穿过众人上了讲台。

    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站在上方的李卫华脸色更加的阴郁,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反而好似亲近的拍了拍陈尔东的肩膀:“爻辞的推导相对复杂。没有深厚的底蕴,很难胜任。”

    听着李卫华的话,不少人都是轻轻的点头,脸上更是流露出认同之色。爻辞的解析,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能够独立完成形成一家之言的,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

    “不过,这对同学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因为我发现,你无聊的都能睡着…”

    看着陈尔东有些睡意盎然的脸颊,不少人下意识的哄笑。不过更多的人却是不满,别人讲课你睡觉,这个问题可大可小,往深里说,是缺乏尊重。

    看着四周人不满的眼神,陈尔东脸色淡然,一点没有解释的想法。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李卫华也不多说,好似宽容的说道。

    “当然,如果推导不出来也没有什么,在这里唱首歌,讲个故事,说个笑话,做个表演都可以…”

    “不过,在开始之前还请介绍一下自己?”

    听着李卫华的提议,下面的人不由拍手叫好,更有人不停的起哄。

    看着满脸优越感的李卫华。陈尔东的眼角不由的上挑。李卫华说的很多,恐怕最后一句才是他的真实目的。想要我颜面受损?臭名远扬?MMP,这就是传说中的当面笑嘻嘻,背后捅刀子?

    不过李卫华说的也没错,爻辞推导对于功底要求很高。就算他易学等级已经达到LV1,也是非常的吃力。而且,没有长时间的验算,根本不可能完成。如果是普通人,这次肯定要颜面不保。不过他可不是普通人。想让自己当踏脚石,你这次找错对手了!

    自己刚才可是在系统的帮助下吸收了《帛书周易浅析》的大半知识。做完整的论述,深入的研究肯定不行,但是简单的推演怎还是没有问题的。随着他目光闪烁,一个个文字,一个个图案浮现。

    初爻,潜龙勿用!

    乾卦,龙也!

    初爻为地!

    …

    一身素衣的刘雨桐好似察觉到什么,好看的眉毛不由的微蹙。不过,还没等说什么,衬衫上带着褶皱,好似自带阳光的陈尔东已经笑着起身。并且自来熟的从李卫华手中接过记号笔。

    我艹!这是什么情况?

    他竟然真的要进行推演?

    这位大神真的懂得推导?不能吧!别说新生,就算是古文化研究生毕业的,也没有几个能够独立推导爻辞?

    看着满脸自然,好似根本不将爻辞推导放在眼里的陈尔东,下方的同学顿时炸锅。不少人脸上更是流露出震惊,不信之色。

    不是他们轻视看不起陈尔东。而是爻辞推导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别说普通的易学爱好者,就算很多知名的专家学者,也不敢夸下海口。

    “哗众取宠,这人要是能够独立完成推导,我直播入风扇,五档!“

    一个脸庞圆圆,好似胖虎的男生,瞬间立下FLAG,其他好事的同学,在背后推波助澜,不停的打CALL!

    “兄弟,强!我墙也不扶,就服你!“

    ”兄弟,静香是你的了。大雄已跪!“

    “年轻,年轻,还是年轻!冒失,冒失!”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陈尔东手中的碳素笔好似黏在白板之上,数次想要书写,数次又中途停下。

    “这?”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光滑如镜的白板,有人满脸狐疑的问道。

    “怎么回事?装不下了呗!”

    “我早就说了,不过是一个哗众取宠之辈!”

    “就是!”

    “就是!”

    “就是一个小丑!”

    “话说的太大,现在收不回来了!”

    看着好似挂在那里,根本没有动作的陈尔东,下面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到最后话语更是变得异常粗俗,不堪入耳。

    “这是典型的装逼不成,反被…以后我辈要引以为戒!”

    听着下面的窃窃私语,李卫华也不阻止,反而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半,又过了一会,感觉火候有些差不多,他这才笑着上前,好似安慰的说道:“同学,爻辞推演分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作,需要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你现在没有办法完成也是正常。不过人贵自知,你还是先下去吧!”

    听着李卫华的话,不少学生在下面暗暗点头,看向陈尔东的眼神变得越发鄙夷,在他们想来陈尔东就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浅薄无比的莽汉。

    这也是李卫华故意引导的结果,别说他们,就连刘雨桐的目光中,也有几分失望之色…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陈尔东不仅没有退下,反而昂头满脸为难的说道:“李博士!我站在那里一直没有下笔,并非是没有办法推演分析,而是因为刚才我想到了四种解析方式,一时间难以取舍,所以…!”

    听着陈尔东那自信满满的话语,下面的人顿时一片哗然。

    解出来了!而且方法不是一种?这怎么可能!!!

    “兄弟,我是不是在做梦?”

    圆脸,长着络腮胡子,有点像大熊的男同学,满脸的吃惊。

    不仅是他,四周的人表情,也都大多如此,见鬼!这怎么可能?不仅是他们,就连李卫华也是满脸的不信。假的!假的!一定是假的!怎么可能有人掌握四种推演方法?对,他一定是在硬撑!

    陈尔东仿佛不知众人心中所想,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黑色的记号笔落在雪白的题板上,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