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和谐游戏 > 045、【冲锋吧!冲锋!】
    饭后,季晚舟先回家了,自从季慕姚回家后,他日子过得小心翼翼的,都不敢在外面鬼混到深夜。

    李栗子和路青则各自回了店铺。

    等路青到柠青小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欢……欢迎光……欸,老……老板。”顾谷雨冲路青打了个招呼。

    路青点了点头,问道:“今天生意怎么样?”

    “还……还可以。”顾谷雨轻声道。

    其实今天店里生意很好,她忙碌了一天,但她的性格就是这种宁静平和的样子,傻兮兮的,连邀功都不会。

    路青去看了一下今天的营收记录,道:“哦吼,不错嘛!”

    习惯低着头的顾谷雨飞快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快速低下头,轻轻得“嗯”了一声。

    带着些微的小雀跃。

    “奖励你一杯奶茶!”路青笑着从自己的背包里变出了一杯奶茶道。

    这是他们回来的路上买的,他多买了一杯,带回来给顾谷雨喝。

    “谢……谢谢老板。”

    很多时候,别人能记着自己,真的很让人开心。

    现在也已经快九点了,路青便对顾谷雨道:“你收拾一下先回去吧。”

    “好……老……老板你呢?”顾谷雨见路青没有离开的意思,便问了一句。

    路青需要一个没人的环境领取任务奖励,便道:“我还有点事情,一会就走。”

    “喔……好……”顾谷雨乖乖点了点头,在走之前还不忘把店铺又打扫了一下,还带走了垃圾桶里的垃圾。

    “还真是贤妻良母型啊,以后谁要是娶了她可真是运气。”路青不由感慨了一句道。

    等到顾谷雨走后,路青便鬼鬼祟祟的拉下了卷帘门,并且还上了锁,这样外面就看不到店铺里面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做什么羞羞的事儿。

    已经迫不及待的路青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立马打开了游戏界面。

    他不只是好奇任务奖励究竟是什么,他还好奇究竟是何人下达了这一笔【委托任务】?

    游戏界面内,任务奖励此刻已经显示着“待领取”,他点击了一下领取后,就和往常一样,一道道画面直接硬塞进了他的脑子里。

    以往他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在阅览这些画面,这次也不例外。

    他看到了冲锋,只是这个时候的它还是一只四个多月的小狗。

    它此刻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和暮年时的样子差距甚大。

    他不只是看到了冲锋,他还看到了陈卫国。

    陈卫国个子不高,人有点黑,一张脸棱角分明,从举止上看,他是一个比较好强的人。

    只可惜,他这次训练的这只军犬,貌似并不是特别机灵。

    它似乎是这一批军犬里最笨的一只,别的军犬动作都已经学会了,就数它学得最慢。

    陈卫国有时候也会着急,这个时候冲锋就会低着自己的脑袋,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呜咽般的声音。

    陈卫国心软了。

    他拿它没办法,既然学得慢,那我们便多练习几遍,他是穷人家的孩子,不怕累,不怕吃苦。

    幸运的是,冲锋也是一条勤奋的狗。

    他们相处得越来越融洽,他融入了它的生活里,它也是一样。

    冲锋吃狗粮的时候他会坐在边上啃玉米。

    陈卫国蹲着洗头的时候冲锋会帮他叼着那种很长的水管,给他冲水。

    休息的时候一人一狗都累惨了,他打呼噜的时候它打得比他还响,仿佛是在比赛。

    每次冲锋完成了指定动作,陈卫国就会冲着它敬礼,它也会直立起来,将两只前爪勾住,冲他回礼。

    军队里,军犬们也是有比赛的,冲锋一开始都是倒数,到了后面总算是爬到了中游。

    它实在是不够聪明,哪怕那么那么努力了,它也从没有拿过第一名。

    但是陈卫国对它已经足够满意,它就像是他的孩子,它也把他当作父亲。

    陈卫国最爱向它下达一道指令。

    “冲锋!”他喊着它的名字,然后下达指令:“冲锋!”

    它是只德牧,跑起来特别的快!

    它在前面跑,他就在后面跟。

    冲锋在奔跑的时候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看陈卫国,对于他跑不过自己感到得意。

    日常的体能训练结束后,他们都会一起喝水。

    他用那种不锈钢的杯子喝,它用不锈钢的铁碗喝。

    “预备!”陈卫国拿着水杯对冲锋道:“开始!”

    一人一狗开始比赛喝水。

    路青就这样以旁观者的角度静静的看着,无非都是些日常里的小事,却都是冲锋脑子里的点点滴滴。

    他感觉自己不是在看一人一狗,而是一个宽容的父亲在陪着笨儿子一同成长。

    最终,冲锋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一条合格的军犬,它或许不是最优秀的,但它在陈卫国眼中就是最棒的。

    画面一转,来到了分离的那一天。

    它紧紧的咬着陈卫国的包裹不让他走,陈卫国一开始是笑着跟它说话的,让它回去,它就是不听。

    反倒是陈卫国笑着笑着,笑出了泪花。

    最后,陈卫国还是走了,而且是永远的走了。

    狗的智商或许不高,但它也能理解死亡。

    以前还有着一丝孩子气的冲锋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它依旧不是最优秀的,但它始终都是一条合格的军犬。

    它不算功勋犬,没有立过什么大功,但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它都是勤勤恳恳的,而且冲在最前面。

    因为他叫陈卫国,保家卫国的卫国。

    因为它叫冲锋,冲锋陷阵的冲锋。

    这一干,它就干了近十年。

    它喜欢人类,喜欢军队,喜欢那个永远离开它的训导员。

    因此,哪怕退休之后它被陈卫勤给领养到了犬舍,它也很听话。

    因为陈卫勤是陈卫国的堂哥,二人长得有点儿像。

    它看见他,便会想起陈卫国。

    这些零零碎碎的画面在路青眼前一段接一段的闪过,最终,一道半透明的犬状虚影在路青面前浮现。

    它舔了舔路青的手掌,与他道别,然后便消失不见。

    先前说过,它不算一只特别聪明的狗,所以它的想法也总是笨笨的。

    ——陈卫国走的太早了,它想快点跑,用劲跑,这样才能早点追上他。

    ……

    冲锋吧!

    冲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