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泰坦挽歌 > 第六十三章 计划生育标兵?
    “那场战争的结果,里昂你应该从史书上读到过吧?”

    “嗯。”

    里昂抬起头回忆了一下“联军势如破竹的攻入了恩图加帝国的腹地,很快就集结到了亡灵的都城静谧之城外,之后……”

    “额”

    说到这里,里昂似乎明白了什么,短暂的停顿了一下。

    洛薇莎接过话说道“没错,亡灵所信仰的神明寂静主宰亲自出手,瞬间就湮灭了联军数十万将士。”

    “我懂了。”

    里昂表情有些沉重的说道“你母亲退隐后的第一场战争就受到如此大的损失,继任的游侠将军应该承受了巨大的责难吧?”

    “是的。”

    洛薇莎苦涩的说道“继任的游侠将军是母亲在任时的副手,虽然没有令人惊艳的才能,但数百年来一直勤勤恳恳,从未出现过任何大的差错。”

    “他的就任得到了留里纳斯议会和上任精灵王的一致同意,从程序和资历上来说都没有任何问题。”

    洛薇莎屈膝坐在地上,双手抱住小腿,出神的望着跳动的火焰,语气空灵的说道“我们精灵一族与人类和兽人等短生种不同,并不具有他们那样强大的生育能力。”

    “亡灵讨伐战时的损失的几万精锐让王国元气大伤,直到今天都还没能彻底恢复过来。”

    “虽然大家都知道寂静主宰强行出手,这种类似天灾一般的情况是无可避免的。”

    “但艾尔芙王国受到的损失过大,大量失去亲人的精灵们愤怒的走上街头要求当权者做出交代。”

    “为了平息民愤,一群可怜的替死鬼就这样被推了出来。”

    洛薇莎脸上以罕见的讥讽神色细数了所有的背锅侠“首当其冲的就是那名继任的游侠将军,虽然他已经死在了静谧之城下,但作为他的推荐人,母亲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责任连带者。”

    “其次是当届留里纳斯议会中所有主张消灭亡灵的议员,他们被保守派议员抓住机会进行了一番血腥的清洗。”

    “就连初代精灵女王也无法承受沸腾的民怨,尚在壮年就将王位交给了自己的儿子,以为阵亡将士祈福赎罪为名义主动退隐。”

    里昂默默的倾听洛薇莎的描述,没有插嘴打断她,他能看出来,精灵少女将这些话憋在心里太久,只是想找个人倾诉内心的苦闷。

    意外收养的尼娅虽然与洛薇莎如血亲一般要好,但疼爱妹妹的洛薇莎不可能将这些饱含负面情绪的话告诉年纪尚幼的尼娅。

    “曾经被捧为英雄的母亲在当时极端的社会环境下也遭到了大量责难。”

    “很多人质疑她会什么偏偏选在这个时机隐退生女,如果有她带领军队,或许就不会发生那样惨痛的损失。”

    “当时的保守派议员出于自己的政治目的,不但没有阻止这种歇斯底里的言论,反而在背后推波助澜。”

    “刚刚接替初代女王上位的精灵王还没能掌控大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群疯狂的保守派议员误导舆论,将罪责转嫁到母亲身上。”

    “于是,作为‘英雄’隐退的母亲就这样逐渐被塑造成罪人。”

    “身为德鲁伊的父亲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在留里纳斯议会明里暗里的逼迫下选择自我了断。”

    “我和母亲也被愤怒的民众赶出了首都苏萨琳,从那以后一直在精灵之森各处流浪,没有任何一个村庄愿意长期收留我们,一旦身份暴露,我们就会立刻被愤怒的村民赶走。”

    ‘政治目的……应该不只是这样吧?’

    里昂目光深邃的看着双眼放空喃喃自语的洛薇莎,此时的她看上去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她似乎随着自己的话回到了当初那段颠沛流离的艰苦时期。

    ‘拥有强大血脉能力的月辉家族女子,偏偏一生只能诞下一个女儿,堪称计划生育的标兵。’

    里昂摸了摸下巴沉吟道‘如果只是生在普通家庭还好,某些上层人物应该是担心月辉家族的后裔会在某一代嫁入王家。’

    深入的考虑,如果真有月辉一族的女子嫁入王宫,那么以后的每一代精灵王必定都会一脉单传,而且一定是女王,这对历来讲究开枝散叶的王族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同时,这种可能发生的将来对精灵的其他大族来说同样是不可接受的事情,他们不会允许有一家独大的情况出现。

    里昂甚至怀疑,正是因为现任精灵王对月辉一族的女性表现出了某种程度的兴趣,洛薇莎和她的母亲才会被当时的保守派议员、乃至退位的前任精灵女王一致针对,直到被撵出王都苏萨琳。

    里昂坏笑着在心里腹诽道‘只是不知道现任精灵王是人妻控还是萝莉控,当时的洛薇莎应该还很小吧?’

    “里昂?”

    洛薇莎从回忆中回过神后正好看到里昂脸上挂着的诡异笑容,不解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嗯?什么?”

    洛薇莎有些不高兴的问道“你有听我说话吗?怎么突然就走神了?”

    里昂急忙点头保证道“有,我当然在听,只是从你的描述中想到了一些可能性。”

    反正只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脑洞,里昂索性将他刚才的推测玩笑般的告诉了洛薇莎。

    听完里昂的猜想后,洛薇莎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现任精灵王在还是王储的时候确实经常来找母亲聊天,母亲也说她和王子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友谊,难不成……”

    “打住!”

    里昂做出暂停的手势阻止了洛薇莎的胡思乱想“我说了,这只是我的猜想,而且精灵王或许和你母亲只保持着正常的友谊,他们的之间关系只是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故意误读放大。”

    “也对。”

    洛薇莎的表情恢复了正常“虽然那时候我才几岁,但陛下和母亲的关系确实保持在正常友谊的范畴中。”

    “毕竟母亲以前是族内的英雄,雄才大略的陛下会对她的经历感兴趣也不奇怪。”

    “我们还是说说你的家族血脉源头吧。”

    眼见洛薇莎从之前的自怨自艾状态中脱离,里昂为了不让她重新想起过去的遭遇,将话题引向了其他方向。

    “听你刚才的说法,月辉一族似乎已经传承了好几代,你的先祖难道一直没有找到血脉异变的原因吗?”

    洛薇莎点了点头“是的,虽然先辈对此有不少猜测,但从来没有人找到过足以实锤的证明。”

    “母亲以前提到过,不少先祖根据自身力量的表现形式做出过推测,我们的血脉异变或许来自争霸第二纪的幻想生物——凤凰,可惜族人们一直找不到切实的证据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