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卧底天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查物品
    齐争脚步不停,几步来到悦侯营帐外面,大声说话:“齐争请见悦侯。”

    田功只好跟过去:“田功请见悦侯。”

    营帐里沉默片刻:“进。”

    俩人大步走进营帐。

    悦侯是个瘦子,面色发白,前次齐军联合修行门派进攻冉家就是由他带队。

    实在想不到,那个打不死的冉家还真强悍,不但以一家之力和整个齐地相抗,还能带领齐军灭光四十三家诸侯军?

    这样的冉家……齐王不想见到。

    很简单一间屋子,屋角一张大床,对面是两个凳子。不一样的是有地毯、有矮桌,桌子上有水果酒菜。

    悦侯坐在酒桌后面端着酒杯,看向齐争:“有事?”

    齐争拱手:“回悦侯话,齐争和田功共进退。”

    悦侯皱起眉头:“出去!”

    齐争还待再说,悦侯怒斥:“出去!”

    齐争犹豫犹豫,到底是拱手出门。

    田功站立不动,悦侯看了他一会儿:“知道有什么错么?”说着话弹出一个阵盘,刷的闪亮一下,账内账外被分成两个世界,是隔音罩。

    田功没回话。

    “我说的是错,不是违反军令。”这句话的意思是识相点赶紧认错,咱们好说好商量,我不会杀你。

    田功还是不说话。

    悦侯冷笑一声,慢慢站起来:“出战前,齐争是王上钦点的主将,你算什么东西?敢于大战之中夺权?”

    田功想了一下:“你是不是想死?”

    悦侯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勃然大怒:“你说什么?大胆小子,我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田功拿出黑铁罐:“认识么?”

    悦侯面色一凝。

    田功冷笑道:“我现在就能弄死你,但是我不想死,所以,你给我老实点儿。”

    说完话冷冷看过去。

    悦侯面色极其难看,周身忽然爆出一团金芒。

    “我也是。”田功退到门口站住,身周爆出比悦侯还要明亮还要厚实的金光,真的是烁烁放光:“呀,我的比你亮。”

    悦侯有些犹豫,田功能够在诸侯之战之中全身而出,还成功带出来完整齐军,没有点本事根本做不到。

    可是,我只是想要一点好处而已,你至于跟我拼命么?

    悦侯缓缓抽出一把短剑。

    田功冷笑道:“没有用的,你杀了我,你也会死。”晃晃黑铁罐:“在诸侯战场里,有人放毒气,有人扔巨雷,我都活下来了,你修为比我高多少?凭什么以为能杀死我?”

    “我没想杀你。”悦侯连实话都说出来了。

    田功轻叹口气:“我手里这东西,爆炸后五百米之内寸草不留,千米内能活下来算你好运气,你觉得你能一瞬间逃出千米么?”说完转身出门。

    悦侯愣住,看着田功走出营帐,想了又想,到底不敢搏命。

    在齐地,悦侯深得王上看重,大权在握,说的上是呼风唤雨,怎么可能跟田功搏命?

    何况他没想杀田功,杀了没法交差,除非齐王下令。他是想得到那块登仙石……甚至说如果田功懂事,悦侯会给补偿……

    田功走出营帐,看见一脸戒备表情的护卫、以及齐争。

    看见田功手里的黑铁罐,齐争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怎么了?”

    田功收起铁罐:“没事。”

    齐争苦笑一下:“没事?”

    “嗯。”田功去看妖兽。

    八个铁笼子里面塞了九个妖兽,两匹白马拴在栏杆上。

    附近营帐越来越多人离开,他们这一片营区更空,齐军修行者便是到处走走看看,直到下午时候,悦侯终于下令,出发。

    齐军修行者主动帮忙搬运铁笼,两人抬一个。

    田功担心悦侯使坏,跟妖兽、战马待在飞艇最下层。

    归心似箭,飞艇快速返航,很快回到齐城。

    按正理,齐王要接见胜利回返的齐地好儿郎,大肆赏赐,还要大摆宴宴。不过天色已晚,九十九人暂时回武院住下,等候王命。

    悦侯走了,一出飞艇就回去王府。

    田功走的也不慢。

    回来路上想了很多事情,一回到武院就把齐争和冉家人喊到一起:“我要走了。”

    “啊?为什么?”冉家弟子不解。

    齐争倒是明白一些,犹豫下劝话:“王上还没见你们,悦侯不会乱来。”

    “万一乱来呢?万一有埋伏呢?”田功笑笑:“麻烦齐兄帮我带句话给悦侯,就说我重伤待亡,要找地方养伤。”

    冉家人愣了一下:“悦侯?”

    “和你们没关系,齐王不会杀你们。”田功笑了一下:“大胜而归,如果齐王还要杀你们的话,他这个位置也不要做了。”

    齐争面色有点难看:“不会的。”

    “我走了。”田功问话:“武院出去往南,第一条街转东,对吧?”

    他问的是出城的道路。

    齐争说是。

    冉正阳有点犹豫:“你……是回家么?”

    “不回。”田功放出来妖兽,系上绳索:“走了。”

    在这个下午将尽的时候,齐城很多百姓见到惊奇一幕,一个穿着铠甲的武将带着好多头妖兽在街上狂奔,一路出城……

    消息很快报到府官那里,想了又想,这种事情需要在这个时候惊动齐王么?

    他不想惊动,总有人会惊动。悦侯很快得到消息,又派人去武院查过,赶忙入宫……

    这是他们的事情,田功快速出城,惊到许多官兵,可是他一身金黄色气息,跑的又那么快,守兵追出十几里地便返回。

    田功跑出去好远,先往北走,再往南行。

    都是挑着大野地走,遇到城市也不敢进,好不容易在大山深处找到个山洞,用铁链好一通锁,又给了好多东西吃,才算是安抚住妖兽。

    幸亏通兽语,不然妖兽不会听话。

    跑去最近的城市买一辆大车,加高加厚弄成上下两层,拖出城找个地方藏起来。再去大山里面弄出来一堆大家伙……

    很辛苦,田功感觉好像是欠了它们的一样。

    让麟兽拉车,麟马和白龙马在车上偷懒,田功在前面作威作福。

    上了笼套的麟兽就不很可怕了,拴在身上的铁链子咣浪咣浪响动,似乎在说这是俩家伙很安全。

    跟上次西行一样目的,先找个安全地方住下来。

    大山里肯定最好,便是又像上次一样买上很多很多东西,从砖头木块到蔬菜种子、衣服被褥……各种物品应有尽有。

    在买东西的时候忽然有个想法,如果有足够多的空间法器,是不是能够装下整个世界?跟着又想,这个世界不会就是在别人的空间法器里?

    胡思乱想可以打发时间,买齐东西继续西行。

    窝在车厢里的妖兽有些不安分,喜欢没事叫几嗓子。

    田功很苦闷:“属狗的啊?乱叫什么?”

    最安分的是一盒蚂蚁,每天耗费点灵气丹,它们就抓紧时间睡觉、顺便长大。

    又过去几天,蚂蚁们开始变大,好像被气吹的一样,几天不见长大一倍?

    丹盒换成铁盒,变大许多,放在田功身边。

    再走一天出关,也是离开齐地、进入韩地,在荒郊野外花高价买下一个院子。

    院子外面是庄稼地,主人家还养了一些**鸭鸭。

    住进院子离开马车,妖兽们才算是舒服下来。

    临时停下来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蚂蚁越长越快,得琢磨琢磨是怎么回事。一个是得到无数宝贝,始终没有机会查点。

    就在院子里面,清开所有东西,连菜地都平了一块,一个空间法器一个空间法器的查点东西。

    好东西肯定要单独保存,还有无数战甲、护甲、武器……

    太多了。

    四千四百名修行者进入战场,大部分东西通过各种途径汇聚到他手里。

    堪比黄金战甲一样的护甲随随便便一找就是几百套,各种完好的法器三千多把。

    这些都是用来保命的武器,每一把都很好。

    其他更有很多很多破损护甲、武器……还是那句话,太多了。身为一个炼器师,田功竟然都觉得有些多。

    再有灵雷、灵力大炮、各种弓弩……没有时间细查,随便看看就收起来。

    还有很多玉符、阵盘,看的田功很有点不适应,老天是嫌弃我太穷了么?把世界都给我了。

    这样一大堆宝贝,起码有一多半东西拿出来就能使用;类比蛟龙弓的法器,完好的可以使用的就有二十多件。

    田功重点折腾阵盘,多几个保命手段总是好的。

    这一忙就是三个多月,也是找到了那些个让人头疼的古琴、铁箫、哨子……

    谁说法宝越多越好?收拾就要收拾好长好长时间,更不要说保养、修缮。

    田功辛苦忙碌,院子外面来人了,一个大娘带着俩孩子来敲门。

    三个人的衣服有些脏,鞋子最脏,两个孩子各背一个包袱,大娘脚边放着一个大包袱。

    田功开门出去:“什么事?”

    大娘愣住了:“你是谁?这里不是王阿三的家么?”

    “王阿三?长什么样?”

    “你是谁啊?”大娘有点着急,探头往院子里看:“王阿三,阿三,姐回来了。”

    “你是王阿三的姐姐?”

    “嗯,你是谁?”大娘终于觉察到不对,开始警觉起来。

    田功笑了一下:“如果你找的王阿三是四十多岁;有一个这么高、和你差不多胖的老婆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个。”

    “人呢?”

    “搬走了,把院子卖我了。”

    “卖你了?多少钱?”

    “十两金子。”

    “十两金子?你骗谁呢?十两金子买这么个破院子?”大娘又开始大喊:“阿三,你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