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的系统有代罚功能 > 第74章 我要玩泥巴!
    葛小宝转头一看,见是胡多财,不由一怔,然后停住步子。

    胡多财拄着拐杖一瘸一瘸地走过来,向葛小宝作揖打拱,“仙人大老爷,您荣归故里,在下有失远迎呀!”

    听到这样的称呼,花千羽皱眉苦笑,大老爷用在仙人身上,实在是太俗气。

    葛小宝心里却是受用,走上去拍了拍胡大财的肩膀,作出一副友好之态“原来是胡财主呀,最近身体可好呀!”

    好?好个屁!

    葛小宝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胡多财内心憋屈,怨念爆棚,葛小宝你这个杀千刀的,老子能有今天,全是拜你所赐!

    这三个月来,胡大财不光腿残废了,男人功能也废了,他儿子胡二壮也一直废着,连个媳妇都没敢找,更别提传宗接代了。

    想到他父子的悲惨遭遇,胡多财就一阵的心伤,这时便哭眼抹泪地装可怜,问道“小宝呀,你给我们弄的那个药,到底管不管用呀?”

    葛小宝道“管用呀,你们得坚持吃呀。”

    胡多财道“可是,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呀!”

    “回头我把秘方免费给你,你自个抓药吃,”

    葛小宝才说到这里,自家大门打开了。

    葛一阁走出来。

    看到儿子,先是一怔。

    葛小宝的样貌,把葛半仙给吓了一跳。

    葛一阁还是老样子,而且看样子精神头比以前还足,事实上在经过了两次强身体强化后,这老小子便如年轻了十岁一般,活力十足。

    葛小宝已经扑了上去:“老爹。”

    葛一阁展开双臂抱住了儿子,然后老泪纵横,嘴上却笑道“儿子,我的仙人大儿子回来了,哈哈,哈哈哈……”

    “老爹,我把仙人媳妇给你带回来了,你过过目,看看她面相如何?旺不旺夫?”葛小宝对着老爹的耳朵,悄悄说道。

    葛一阁什么人物,那是半仙的存在,那察颜观色的本事,岂是等闲,他打开门的那一刻便看到了花千羽,不过没有仔细打量,

    听到儿子的话,目光看过去,不由也是惊艳,对儿子道“儿子,你眼光不错,我观此女面相极佳,一脸的旺夫相,你娶了她,将来必定飞黄腾达,仙途更加光明呀。”

    葛小宝“爹,你别敷衍,你好好看看,”

    葛一阁道“儿子,别闹。”

    葛小宝“爹,我没闹!我是认真的。”

    葛一阁道“爹的相术,只相人,不相仙!”

    葛小宝松开了老爹,走回拉住花千羽的手,拉到老爹面前,介绍道“老爹,我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姐,名叫花千羽。”

    然后又对花千羽道“千羽师姐,这便是我的老爹,有着半仙之称的葛一阁,”

    花千羽很恭谨地抱拳道“老前辈!”

    “不敢当。不敢当,”葛一阁赶紧让开了道,迎接儿子和花千羽进去。

    胡多财也要跟进来,被葛一阁瞪了一眼,“哪凉快哪边呆着去!”

    胡多财缩了缩脖子,扁了扁嘴,却是不敢多说一句。

    自从葛小宝进入青云宗后,别说是胡多财了,就是黑山堡的匪类都不敢招惹,甚至县官大老爷见了,也要鞠躬打揖,礼让三分。

    ……

    就在葛小宝与父亲团聚时,厉九龙和厉九凤也在和父亲在一起,

    厉白眉不但变傻了,脾气也上来了,他愤然叫嚷着,“为什么不给我出去,我要出去玩!”

    厉九龙怕父亲动手,便不敢强劝,像哄小孩子一样道“爹,您想玩什么?”

    厉白眉嘟噜起嘴,像个任性的小孩子,道“玩泥巴!”

    厉九凤道“爹,别闹!”

    “我就闹,就闹,不给我玩泥巴,我就闹!”厉白眉嘴撅得都能拴住一头老叫驴了。

    厉白眉的表现,让一双儿女感到好笑又无奈,同时更加的心惊。

    父亲这是怎么了?

    堂堂筑基大仙人,而且是筑基后期,何等强大的存在,怎么能变成这样!

    或者说,改变他是什么?

    太可怕了!

    “周离,去外面找点泥巴过来。”厉九龙可不敢放父亲出去,对守在门口的周离吩咐道。

    周离领命而去。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须臾弄了一大块脏兮兮泥巴回来,放在了盆里。恭恭敬敬端到了厉白眉的面前。

    厉白眉却是端起那盆,将泥巴倒在了地板上,那高贵的实木地板,直接被弄脏。

    然后,厉白眉很开心很认真地玩起了泥巴。

    周离,厉九龙,厉九凤见状不由皱眉,都是一脸的尴尬和无奈。

    厉九龙无比的诧异,目光盯向周离,一脸的狐疑之色,“周离,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父亲异常的,你说实话,到底发生了什么?”

    厉九凤道“周离,你不说实话,你也摆脱不了嫌疑。”

    这兄妹俩一唱一和地攻势凶猛,周离心下凄惶,也怕自己遭殃,于是便把厉白眉主使刺杀葛小宝一事,源源本本地讲了出来。

    听完,兄妹俩一阵恍然,也一阵的轻蔑冷笑,

    厉九龙道“周离,你平时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亏我父亲如此的重用于你。”

    厉九凤道“周离,我好奇的是,你以前挺精明强干的一个人,怎么会在这件事上掉链子,亏我父亲平时那般的信任于你……”

    厉九龙又道“周离,我父亲的变化,要么是你所为,要么便是葛小宝所为。”

    厉九凤道“周离,按照你的情报,葛小宝已经下山去了,我父亲变化,肯定与他无关,这件事,你的嫌疑最大……”

    见兄妹俩把矛头指向了自己,周离心下凄惶,百口莫辩。只是结结巴巴地“我,不,不是我……”

    便在这时……

    砰。

    一声爆鸣。

    把三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转头看去时,就见一块泥巴炸了开来。

    见状,三人不禁苦笑。

    厉白眉什么都忘记了,却没有忘记儿时的游戏,

    方才,他是把泥巴做成一个泥碗状,然后猛地扣在地上,结果泥碗在大气压力下,就炸了开来。

    “哈哈哈哈,好玩,好玩……”厉白眉发出开心的笑声,然后对厉九龙道“哥哥,快来陪我一起玩!”

    厉九龙闻言瞠目结舌。

    见厉九龙呆怔不动,那厉白眉嘟噜起嘴,又看向了厉九凤“哥哥就是坏,还是姐姐好,姐姐来陪小眉玩泥巴。”

    厉九凤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