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忌妖逆 > 第248章 表明态度
    一个月前,袁逆与内院各方势力达成合作协议,结果当日他便是消影无踪,此时回来,却是遭到了极大范围的关注。

    还未回到自己的住处,袁逆便是被拦了下来。

    看着拦住自己的一众人,袁逆皱眉,这帮家伙他认识,正是一个月前与他达成交易紫灵液的队伍之一,只不过此时这支队伍的态度不是很好。

    “袁逆是吧,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么?”领头的家伙面貌张扬,语气嚣张,袁逆记得一个月前这个家伙还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眼。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特么将我们这么多人晾了一个多月,老子今儿个就教教你什么事规矩!”男子话落,一挥手。

    一个多月前,因为唐门与炎盟的态度,他们都对这小子采取的都是怀柔的手段,但这家伙不知死活竟然放了所有人的鸽子,这回在教训这个小子应该不会有麻烦了吧?

    先教训他一顿,然后再让他炼药,至于炼药的条件,自然是他们来规定了。

    男子话落,身后五人当即朝袁逆围拢上来,磨拳霍霍。

    “不知所谓!”

    瞧得对方的举动,袁逆面目沉着,心中却已然动怒,别看他一个多月安安稳稳,但心中可是始终压抑着一股气呢。

    当即不在多言,袁逆将饕鬄棍亮了出来。

    这五个人具已步入凝丹,袁逆虽然没突破凝丹,但他的战力摆在那里,轻微的感知还是能确认的。

    “拿出武器了,你是想反抗么,这样更好…不用留手!”站在五人后方的男子道,前面是对袁逆所说,最后一句却是对那五个人。

    五人对视一眼,身上具是覆盖上了一层灵力纱衣,眼前的小子虽然仅是冲元六段的修者,但他的战绩非常可观,曾击败过凝丹三重的修者,曹红。

    “唧!”

    刺耳的锐鸣声响起,袁逆身上没有变化,但手中的饕鬄棍已是化作了一条雷罚。

    呼!

    长棍抡起,风声呼啸,袁逆狠狠的将饕鬄棍抽向一人。

    砰!

    兴许是自持实力足够,男子伸出双手抓向饕鬄棍,想要将其牢牢按住,结果…

    咔。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场中五人脸色巨变,具是未想到袁逆一棍竟有如此威势。

    “啊!”

    惨叫声中,男子翻滚了出去,身上的灵力纱衣破散,当诸人的目光注视到男子那硬接长棍的双手时,具是到吸了口冷气。

    “嘶~”

    双手已是看不出手的样子,瞧那诡异的形状就可知骨头是碎了,而且碎的很彻底,要不是这男子在身上覆盖了灵气纱衣,怕是这一棍都能直接将他的双手连带双臂都给打爆。

    旁人吃惊之时,一同功向袁逆的四人虽然吃惊,但却是未停下动作,在袁逆打残一人后,他们裹着灵力的拳脚也是招呼在了袁逆身上。

    砰!砰!嘭!嘭!

    用汗水与鲜血换来的经验,让得袁逆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对措施,打残一人后长棍借势抡起,挡住了一侧两人的攻击,而后背的二人,袁逆也只能选择硬抗。

    但…他也不会让对方好受!

    沉闷的两声后,击中袁逆后背的二人露出得逞的笑容,但是这股笑容还没维持一秒便凝滞下来,因为对方并没有他们预料中的那样被打飞,反而是坚如磐石的屹立在原地。

    单手持棍拦住身前的二人,袁逆不顾稍稍翻涌的气血,左手一摆,幽蓝色的灵焰在手中燃起,随着袁逆的动作化为一道火弧砍下他身后的二人。

    “不好!”

    瞧着那非同常火的颜色,袁逆背后的二人便觉不妙,一人当即飞身后退,而另一人却是选择鼓足灵气打出一拳,妄图冲散火弧。

    轰!

    幽蓝色的火弧炸裂,却并未像常火一般消散,而是如雨滴般迸溅开来,淋在了袁逆与他身旁三人的身上。

    “啊!”

    让人闻之胆颤的惨叫声响起。

    “这是什么火焰,它竟然在燃烧我的灵力!”

    “水…水。”

    因为角度的问题,爆散开来的幽泉葬鎏火只有几滴淋在了袁逆身前的二人身上,但仅是这几滴就让二人一阵手忙脚乱的扑腾,想要拍灭身上的火苗,结果越拍火势却越大,本是几个水滴的范围,经二人这么一扑腾已是有蔓延全身的架势,这一幕看呆了远处围观的学员,盯着那幽蓝色的火焰莫名心中一寒。

    至于袁逆身后那位,因为火弧就在他与袁逆之间,所以二人淋到的火雨范围也最广,这火本就是袁逆放的,他倒是没事。

    但后者…最先那一声惨叫足以说明那人的下场,此刻正以修者顽强的生命力,在地上翻滚扑腾着,同时惨嚎声不断。

    前前后后,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也不过十余秒,然眼下场中的结果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

    看着路中央,身上幽蓝色的火焰盘旋的身影,无论是新生还是老生,具是心下凝重惊惧,心底好像有个声音在时刻提醒着他们,此人…不可触怒!

    逃过一劫的男子惊骇欲绝,瞧得四名同伴的下场,哪还敢在上?

    而袁逆却是根本没理会对方,目光看向先前还挑衅自己的领头男子。

    被袁逆的目光注视,领头男子早就苍白的面色顿时又是一白几分,盯着袁逆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待魔鬼一,结巴道:“你…你想干什么,内,内院是不准许发生争斗的,对!不准许发生争斗!”

    男子好像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妄图遏止袁逆的暴行。

    “嘘~”

    一阵嘘声在周围掀起。

    事情的经过众人看在眼里,明明是你们先动手的,结果打不过人就讲规矩了?

    规矩可以讲,但众人都清楚,内院之中最大的规矩,其实是拳头,谁的是拳头硬,谁便是规矩。

    如果你足够出彩,就算闹出事在内院之中也不会得到处罚,就算有也不过是象征意义的,事后反而会更加得到重视以及培养。

    偏偏头,袁逆拎着饕鬄棍向对方走去,那眼神好像就像是在打量从哪里下手一样。

    瞧得袁逆前进,男子下意识的往后退,突然反应过来,身体竟是有浮空的倾向,然袁逆怎么会给他机会?

    虽然他此时借助外力也能飞,但根本没那个必要,不让对方飞起来不就好了。

    奔雷乍现,袁逆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是到了男子身侧,而此时他双脚才离开地面不过三五十公分,呼啸的风声在耳旁响起,男子心中一凉,下一刻感觉左肋传来钻心的痛楚,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噗!”坠地的男子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怎么会这么强,明明只是一个冲元六段的家伙,可他们好几个凝丹初期的修者竟然在对手中毫无还手之力!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魔鬼’,男子慌乱的看向四周,想要向周围的人求救,但张张嘴却只能吐出血沫。

    听到近前,袁逆双手抬起饕鬄棍,将末端对中了男子的脑袋。

    “这…这家伙不会是想在内院杀人吧!”

    此时,周围的人也是惊了起来,在内院中杀人,这是多久未曾发生的事了?就算要杀,也仅是在双方达成共识的死斗中,还未曾有因为口角等肢体冲突而出人命的。

    不过当众人的目光转向一旁地上已是不再发出声音的火焰身影时,才是想起…壮似,这个家伙已经杀一个了?

    “不…不!”

    死亡的逼迫下,男子终是嘶哑着嗓子吐出两个字,但也仅是两个字了,他只能无助的盯着那棍底,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棍底有一头凶兽在对他狞笑。

    冷漠的盯视着对方的双眼,袁逆在里面看到了恐惧,畏惧、以及绝望。

    最终,袁逆还是收手了,走到一旁将三人身上的火焰熄灭,露出三具肌肤严重烧伤的三具躯体,其中一具甚至已经碳化,但还留着一口气。

    袁逆很清醒,同时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既然不能再低调,那也就没必要凡事都遮遮掩掩了,偶尔秀秀肌肉也是有必要的,就如这次…不是袁逆有意开刀,而是对方主动撞到了他的刀刃上,好死不死的还在他心中含怒的状态。

    下手的确是狠了点,但目的起码达到了,看着周围人包涵敬畏但更多却是畏惧的目光,袁逆知道自己能消停一阵了。

    他此举,也是做给那些势力看的。

    突然消失了一个月,的确是他的不对,但!

    袁逆不是他们的奴隶,没义务也没必要顾虑对方的感受,不爽?可以啊,找别人炼紫灵液去,别来烦我。

    跳出来的这几个喽啰,袁逆相信很多人都是注视着这里,再看他的态度,而袁逆也很明确的将自己的态度摆明了出来。

    你跟我来硬的,那就看谁更硬!

    这是袁逆必须展露出的姿态,而且必须强硬,因为一旦他退避锋芒,将会被诸多势力视为软弱,届时怕是个人都会想来捏捏他。

    而以他的性格,到时麻烦只会更大。

    而此时,就看那些势力的决定了,是与袁逆敌对,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维持之前的合作。

    毕竟那些势力里的人也不是傻子,袁逆不会无缘无故扔下这么多人溜走,如果真的那么做,那他就是真的傻子了,但显然就算有一部分人这样认为,但不还有一部分不会这样觉得么?起码也要探明情况。

    而不是向眼前这个势力,被挡了枪使自己还不知道。

    “让让,快让让,治安队来了!”这时,人群中传出呼喝声。

    袁逆瞧去,之前人群分开,一队统一苍灰色劲装,有男有女十五六人从过道中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名面容带着几分凌厉的青年男子,率先走过人群一眼便是瞧见了场中的情况,待看见那三具‘焦尸’时,目光一缩。

    “嘶嘶嘶!!!”

    阵阵抽气声自队伍中响起,续而一众人具是目光警惕的盯着场中唯一站在的身影,袁逆。

    没错,的确是唯一站着的,先前的六人中唯一完好的那位,早就在袁逆对付那领头男子时偷偷跑掉了。

    瞧得场中那道身影的面容,领队男子回忆起了前些时日内院闹出的风波,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是内院治安队,你的行为已经扰乱公共和平环境,请和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听闻领队男子的话,围观的大多数人都是面目错愕,他们听见了什么?严铁面居然说了请这个字?

    是他们没睡醒么?

    袁逆看向这一队人,目光扫过,最终定在了领头男子身上。

    而对方,也是毫不闪避的直视着袁逆。

    场面一时沉寂下来,瞧得对视的二人,不少人具是猜测今个这位猛人不会连治安队都给怼了吧?

    想到这里,竟然有着小小的期待。

    要知道这严铁面在内院可是不给任何学员面子的,只要闹事了他就敢抓你,虽然他同样也是一名学员,但此外他还有个特殊的身份,治安队队长。

    治安队,字面意思,就是维护内院治安的组织。

    内院的师资有限,一些简单的工作都是分配给学员做的,当然学院会支付一笔不菲的报酬。

    其中报酬最高的职位,便是这治安队了,人数只有十六人,但待遇却是内院几乎所有人都争破了头也想要挤进来的,只因他们的报酬太客观了,而且没有什么危险。

    当然,工作没有危险,不代表治安队的成员实力就弱,每一个治安队成员绝对是一层层筛选下来的,无论是心性还是实力,在同龄人中都是拔尖那一类的存在。

    而严铁面,作为治安队的队长,据说其实力不比唐门门主,炎盟门主、以及鬼影楼的楼主差!如非治安队是内院的直属机构,但是其内部的含金量,足以成为内院第四大势力!

    盯视对方半响,袁逆点点头,对于这个治安队他在小本里了解的很清楚,这是个可以代为学院执法的机构,甚至能判决你是否有资格待在内院。

    见到袁逆配合,执法队中当即有两人拿着一副镣铐走了出来,袁逆的眼眸当即微眯…

    一瞬间,一股肃杀的气息在场中弥漫,走向袁逆的两名执法队成员当即停下了脚步,看向身后。

    “没必要。”仅是一句话,两人当即明白了什么意思,收起镣铐,对袁逆做了个指引的动作。

    看了那领头男子一眼,袁逆随二人走去,后方…不用严姓男子指示,几名队员主动站出,带着差点被打死的几人前去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