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墨伐 > 第042章 风韵神女与死老流氓
    “啊!”一声就戛然而止!

    杨神女顿时心生不妙,大声怒道:

    “楼上厢房中的贵客,不是本地人,到了这临河镇最好就盘着!别惹老娘太生气,要不你再多的银子也别想保得了你胯下的那老一!”

    彪悍无二,直接粗暴。惊呆了在场所有的宫娃,把刚才那精彩的花边内幕给忘在了脑后。

    她们可是知道这杨姨的脾气,多年未听闻她有动怒过的,今天晚上的事情看来她不会善罢甘休!

    她的话刚一说完,楼上的醉浪厢中的门忽然自行打开了,接着一个姑娘就衣衫不整的直接飞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杨神女的脚边。

    杨神女低头一看,原是最先唤的丫头小玉,看她满嘴的鲜血,和一动不动的身躯,杨神女两眼只冒怒火。

    她盯着醉浪厢的方向,怒道:“阁下太不给面子了,一个下毒,一个杀人,把我这里真当菜园门子了?”

    她一说完,一个黑色的身影飘然而至,落在她的身前,谁也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来的?

    只见这个黑衣人开口道:“菜园门子难不成比皇宫里的后花园还不好走吗?或是你觉着这里的人比那宫中的狗还要金贵?”

    他此话一出,杨神女突然脸色一沉,问道:“地连宫?”

    “正是!”

    毫不避讳的回答!

    场面顿时死一般的寂静,就宛如那躺在地上的小玉一般。

    杨神女瞪着双眼看向地连宫道:“果然是你!没想到你竟然成了这副吊样,天相阁中幽禁的滋味很不错吧?”

    杨神女好像并不惧怕这地连宫,专挑他的伤疤。

    谁料地连宫不怒反笑道:“当然,就是寂寞了些!哪有你这莺燕楼中热闹?”

    “多年未见,想不到你还是这般脸皮厚,阴险心思重,各为其主,就不要拿我这里开涮了,有事出去说。别人惧你,老娘可不怕你,老娘等了你十八年!”杨神女说得好似手中握满了无数纵横天下的月票,这里老娘包场,老娘最大。

    “是吗?”话音一落,接着一声脆响,杨神女那还漂亮的脸蛋上就挨了一巴掌。

    猝不及防的一耳光,直接就点燃了杨神女的满腔怒火,她面露寒霜,目露寒光,张口就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厮?”

    话一说完,她瞬间抬起手还了地连宫一个耳光,发出一声脆响。

    众人莫名其妙,按理说这地连宫想躲开那是容易无比,可他就这么硬生生的接下了。

    “呵呵!”地连宫右手摸着脸笑笑,接着又说道:“还是当年那个味道!够劲!很好!”

    这又是什么情况?此时众人的眼中只有几个字在脑中飘闪,老姘头小情况?

    当然谁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老者生得鹤发童颜,竟然骨子中还一副贱兮兮的贱样,不对,是无耻的样!

    只听杨神女说道:“老娘身上的味道是你这种牛鼻子能闻得出来的,你闻出来了醉七丐的味道吗?”

    “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我!我怎么了我?吃不到葡萄恨上葡萄了?同你这种阴险小人有什么好讲?打我自知的打不过你这位神符师的,有本事你就把这莺燕楼给弄个底朝天,杀他个血流成河呀!”

    杨神女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她心中有杆秤,她自然知道你地连宫再能打,也不敢把这里给夷为平地了,这乃是亲王李旸的产业,纵使你有当朝权倾朝野的大皇子撑腰,也断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去得罪一个亲王!

    何况也只是个殿下,皇帝老儿也并不怎么待见你。

    她的话好像很管用,地连宫一直不接话,就那么的平静的看着她。良久才说道:“是吗?神女!我当然不敢,可是自然会有人敢的!我救过你,凶险无比保你主仆二人来中原,不是叫你跟我作对的。虽然你我各为其主,你也犯不着处处针对我!”

    谁料?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杨神女立马暴跳如雷,她怒骂道:“还了!都还给你了,从你亲手杀了我的孩子后就都还给你了,还完了!老娘本就不欠你什么!”

    这是一个母亲歇斯底里的咆哮,杨神女本已平静了许久的心房再一次被撕裂,当伤痛如泉水再一次灌入时,不仅仅只是膨胀,还有那割裂的缝隙,慢慢流淌……

    痛!不可言喻的痛!

    痛叫她周身劲风暴涨,只见元气快速凝聚,在她的身体周身形成一团浓浓的黑色,瞬间这黑色快速的散开,又在她的身前凝聚成无数的黑色,瞬间形成一朵黑色的莲花,眨眼之间这朵莲花就朝着地连宫轰击而去。

    速度之快,让人应接不暇,然而地连宫的身子只是轻挪了一下,已是两丈开外,就避开了这朵黑色的莲花。

    他刚一避开,这莲花就似长了眼睛一样,又极速的攻击而来。

    避无可避,就无须再避。只见地连宫眯起了双眼,右手在空中快速的一划,一个八极图就挡在了他的身前。一抬眼,这八极图在空中旋转了两下,发出淡绿色的光芒,迎着那朵黑色的莲花就飞了过去。

    顷刻间“轰”的一声炸响,那朵黑色的莲花片片碎去,就见碎去的花瓣掉落在空中的时候,又迅速的聚集,很快就形成了无数朵黑色的小莲花,这些莲花在空中不断飞舞着……

    “困!”只听杨神女一声怒斥,这些数不清的黑色莲花就朝着地连宫围拢,迅速就将地连宫困在了中央。

    然而,地连宫一副平静的模样,仿佛这些在他的眼中除了好看,什么用也没有的,他摇了摇头,左手往地面一拍,一抬,从他的双脚之处一个硕大的绿色光环从脚底范围快速的向头顶升起,接着越过头顶,朝着杨神女就飞了过去。

    下一刻,莲花散去,杨神女被直接困在了这绿色的光环之下。

    她极力的抬起头,快速的看上一眼,只见在她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山”字。他不由得瞬间又低了下去,只是口中愤怒又惊讶的骂道:“想不到你的修行境界已达初玄通境,竟然已经修成了山字符?老娘敌不过你,不过你也休想闻到老娘身上的味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

    众人还沉静在这炫彩的打斗种,被杨神女这一句话给叫醒,不免心生疑惑道:“这两人也不知道有何仇怨?又是何关系!”

    就在众人无比惊讶之时,二楼醉狂厢房中又发出一声惨叫,这“啊!”的一声杨姨心知不好,楼上那位小碎丫头估计也保不住了。

    她怒吼一声,那山字符也只是颤抖了两下,依然罩在她的头顶,困得她的真个身子完全无法动弹。

    她从未感觉到的无助爬上心头,心中对这个阴险卑鄙的小人地连宫又恨上了几分。

    于是她干脆不再抵抗,散去周身的元气,瘫坐在地上说道:“你纠结了我三十年又怎样?垂涎我的美色又怎样?不就是救过我吗?救过我又怎样?就一定要逼迫下药得到我吗?我就是喜欢那个叫花子你怎样!我瞧不起你!老不死的!”

    杨神女话一说完,顿感身上一松,抬头一看,山字符已然消失,她看向地连宫一脸的嘲笑,接着又说道:“你心生歹念,见我和七丐好,你竟然将我和他才满月的女儿给杀掉,这仇不死不休,不死不休!你消失了十八年被幽禁,我等了你十八年。别以为隔了十八年,我就没能认出你来,从你塌进门的这一刻,我就记下了,只是可惜了我的两位姑娘!”

    说着杨神女抬手拭去了眼中的泪水,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地连宫,她的眼神中满是仇恨的火光,奈何技不如人,一个女人也只能在言语中寻求一丝安慰。

    地连宫忽然间笑了,他说道:“彼此,彼此!一进来时候你的那一怔,我就认出来了,所以你的两位姑娘在嘤嘤呀呀时还不老实,只能落得如此下场!”

    他的话叫整个一楼所有的人心中生寒,他很享受这种别人害怕的感觉,扫视众人一圈后,继续说道:“你报不了仇,十八年又怎么样,这十八年我一直就在你的身旁,天相阁中静修,想必亲王李旸告知于你了吧?他的夫人不是你家的小姐吗?那又怎样?能奈我何!哈哈……”

    神女被气的浑身发抖,谁料此时楼上那醉狂厢中忽然又飞出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掉落在她的身旁。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竟然笑了,只是这笑中尽是无奈,苦涩还有苍凉。

    接着一个声音传来:“小桥流水也不过如此,倒是这桥下藏了把刀,也藏了壶烈酒,多了些韵味,像极了我北盟国的姑娘!”

    他的声音很冷,冷到能冻裂住所有的呼吸,他的态度很嚣张,嚣张到暗中没有帝国大唐。

    声音落,人已经飘然而至,站在了大堂中灯光最闪亮的地方。谁也不知道他怎么来的,反正他就站在这里,注视着一切!

    地连宫见状,赶忙上前行礼道:“师叔!这里还有这么多美丽的姑娘?您看?”

    “看什么看?两个死不要脸的臭流氓,这水灵灵的姑娘你们懂得怎么看么?糟践了别人姑娘!”也不知是谁接过了话茬,冷不丁的冒出来这么一句,震得整个大堂嗡嗡作响……

    “何人?来了就请现身吧?”地连宫平静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