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487章 那是真的厉害(第三更)
    二十分钟后。

    足立一高聚集区,水野看着远方,灰吕做着劈砍动作,回忆刚才赛场上的战斗细节。

    “芦田同学刚才那一剑真的是厉害,快如风,差一点就把对面那厮斩下了!”

    “你也不赖,那一刀看的我热血沸腾,剑圣的风采。”

    “哈哈,那是我苦苦锻炼的卷霞,就是要在赛场上出其不意。”

    “灰吕同学的剑法真是致命,把对面那小子连下两城。”

    足立一高的剑道社员们勾肩搭背的交谈着刚才的战斗,个个满面红光。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一场战斗收获颇丰。

    “像我这种替补成员,也就是在旁边望洋兴叹了。”晴山达也给队员们分发着饮料,“和大家的水平还差的远呢。”

    “哈哈,不要谦虚,以后还会有比赛的。”

    一群社员中充满了欢乐的氛围,愉快的郊游。

    “这还叫差得远?”就在一群学生商业互吹的时候,富川校长的声音忽然响起。

    那如鬼魅般诡异,恶魔般宏大的声音让晴山等人心头一紧,战战兢兢的回过头。

    哪里还有战胜者的姿态,个个低垂着头,打霜了的阉茄子。

    “啊,厉害,那是真的厉害。”富川吹胡子瞪眼,脸上哪里还有平日儒雅随和的模样。

    “除了水野一开始赢了之外,接下来的你们一个接着一个全都输了!”

    “输了还在这边给我商业互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都已经得到冠军了!”

    “灰吕还好,他对抗的是预选赛个人战第十六位的小泻,对方是从小练习剑术的人,能赢两分已经很厉害,再看看你们,啊,真的厉害,被人直接三分送出局!”

    “还手之力都没有!”

    “最后一位的那个谁,绯村是吧,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就因为前面连输三人直接被淘汰了。”

    富川越说越气,越气越想说。

    也就现在不是昭和时代了,不然他能拿着戒尺给这群学生开光。

    “真厉害,一日游,不,半小时游,第一轮就被别人淘汰!”

    富川的嘴巴开了光,说的剑道社成员都要钻入地心。

    替补队的一个成员诚恳的说道:“校,校长,对面的都立篠崎是剑道强校,我们赢不了……”

    他说的也是实话,在东京市的范围内,都立篠崎勉勉强强算是二流梯队,剑道社在一些比赛也有成绩,比足立一高强多了。

    但此时此刻,富川才听不进这些话:“剑道强校?这就是剑道强校?那要是碰到国士馆,郁文馆,青梅综合、明大中野你们是不是要直接当场认输?”

    果然啊,指望着歪门邪道就是不行,他富川的足立一高也该认清自己的地位了。

    那个什么剑道馆就还原成体育馆吧,什么剑道社干脆就扫进垃圾桶算了。

    人生索然无味,老老实实等着退休吧,嗯,运作一下在退休时再升个清闲的职位,多领一些退休金。

    虎石健这个时候已经说不出话了,这位壮汉看了看周围正在进行的比赛,心里也是憋得慌。

    其实他把足立一高训练的可以了,一群没有基础的学生进行了一个月的强训。

    按照正常情况,比如碰上个什么练马高中,北区高中,轻轻松松倒也能获胜,说不定还能来个两轮游,运气好三轮游。

    但谁知第一照面就碰到了二流强队,当场被暴打。

    天不待……不,输了就是输了,怨不得别人。

    把剑道社的众人臭骂了一顿后,富川看向了水野,他的眼神这才柔和了下来。

    虽然不懂剑术,但刚才水野在场上的表现他都看到了,干净利落的直接把对方‘三振出局’。

    行云流水的战斗,赏心悦目,高手风范,一块宝玉啊。

    再这样简单的换算一下——因为灰吕稍微弱于小泻,灰吕远远弱于水野,所以水野大于小泻,而小泻可以在预选赛获得个人赛好成绩。

    所以,水野空在个人赛上能获得更好的好成绩!

    逻辑成立。

    合情合理!

    “水野同学,之后的个人赛就全看你了!”富川变脸如翻书,“你是我们学校的希望啊!”

    水野叹气点了点头,虽然对这个剑道社从没有倾注过任何心血,但这么简单的就被出局了,还是有些失落。

    “嗨,就交给我吧。”

    今天一天只会进行两轮比赛,快速筛选一百多接近两百所学校中的渣子,明天依然是两轮,到了后天再一口气决出优胜冠军。

    后面的比赛自然不能再在武道馆中同时举行好几场,乱糟糟的,一点没有武道大会的气象。

    届时不是录播,是要在电视上直播,鼓舞全国人学习剑道热情。

    可惜之后的热闹全都和足立一高这群败犬没有关系,连留下来观战的脸都没有了。

    武道馆外不光是足立一高,还有其他想要过来捡漏的学校团体,败犬组们大部分愁云惨淡。

    但这些人中也有心态不错的学生,被打输了之后也没有灰心丧气,几个人喜洋洋的用手机合影,或者招展着学校的旗帜,和冠军的气势都差不多。

    “土包子。”足立一高的一名学生展现了东京人的鄙视链。

    一看身上的校服风格,就是下面乡土学校的人,没来过东京吧,没见过这里的繁华吧。

    我们足立区虽然不堪,那也是和其他区比起来。

    这样想着,心头都舒服了不少,刚刚从赛场上的失意都一把找了回来。

    回望着东京武道馆,替补队的成员说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他眼中含着热泪,声音颤抖,俨然热血男儿一枚。

    “哼。”富川冷哼一声,“放学后回家的时候经过这里吗!”

    被戳破的成员嘿嘿一笑,缩着脖子。

    “你们所有人,现在开始,给我走回学校!”

    富川盯着这群学生:“本来联系好的车辆我已经取消了!”

    “啊?”

    “会热死人的。”

    剑道社的成员垂头丧气,大呼不要。

    “同学们,不要认输,让我们继续运动起来,让身体记住今天的耻辱,用更强大的姿态迎接挑战啊!”灰吕没有半点失败的失落感,他露出了牙齿,率先带头跑了起来。

    “校长说的是走,不是跑。”

    “你是松冈修造吗?!”

    “对了,水野同学,来,我开车,一起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