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全职赘婿 > 第35章柳白是老狗!
    第35章柳白是老狗!

    白敬亭给了柳白一万两的设宴费,柳白没有全用,不过这一顿酒菜准备的十分丰盛。

    柳白也有在林徐刘三家人面前,装一回好人的意思。

    虽说林家要被灭了,但徐刘两家还在,今天他为三家设宴的事情传出去,对于他来说,对名声提升可是会有不小的帮助。

    “三位,本盟主今日在府中设宴,为你们庆功,还望三位尽性,切莫有任何拘礼之处。三位,请。大家请。”

    酒桌上,柳白将酒满上,对林正、徐记山、刘景千三人招呼道,同时也不忘前来的陈朝他们这些小辈之人。

    林正三人有些诧异,柳白如此热情客气,为他们庆功,莫非是他们误会了柳白,武比之事连年落在他们三家的身上,与柳白无关?

    出手不打笑脸人,柳白如此客气,先不说误会于否,这个面子怎么也要给的,众人回敬柳白。

    对柳白感谢有加。

    柳白道:“眼下江左盟最好的酒便是出自林家酒庄,本盟主这也是借花献佛了,还诸位不要在意。”

    林正道:“柳盟主言重了,你能为我们设庆功宴,已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岂敢有其它要求。”

    徐记山提酒道:“江左盟自柳盟主接手以来日益平和,少了许多争斗,这一切都是柳盟主治理有方,盟下在这里敬柳盟主一杯。”

    柳白闻言内心欢愉,这话他爱听。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柳白却摆摆手道:“徐家主此言过了,若非诸位盟下配合,本盟主再如何治理,也无江左盟这太平盛世啊。”

    太平盛世?

    听到这般形容,陈朝不禁撇嘴,你柳白这脸皮真是厚啊,江左盟的确是大规模的厮杀少了,可小规模的还有很多,而一些没有摆在明面上的更是不知凡知。

    其中只怕就是你柳白暗中受意的也不在少数吧。

    你还太平盛世!

    “柳盟主此言差矣,正所谓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江左盟盟下再配合,没有柳盟主的英明领导也是难以有这样的盛世,来,我们大家为柳盟主的英明领导干杯。”

    这话是陈朝说的,虽说心里不耻柳白,但既然柳白爱听,那就夸夸他吧。

    看对方强自憋笑的样,陈朝就知道柳白有多爱听这话了。

    这人放到他那一世,就是一个爱慕名利的大贪官。

    阿谀奉承在这种人面前,绝对百试不爽。

    柳白与众人痛饮。

    陈朝将自己的酒杯满上,缓缓站起身,令得众人诧异。

    “陈公子,你这是何意,有什么话坐下话,今日无盟主与盟下,只有朋友。”柳白一脸真诚地道。

    “朝儿。”林正也示意陈朝坐下。

    陈朝不肯,举着酒杯,看着柳白,二话没说,便是将杯中酒喝掉。

    更加让众人诧异。

    柳白道:“陈公子,你这是为何?”

    陈朝轻轻摇头,一脸愧疚道:“柳盟主宽厚仁义,自是不会在意一些事情,今日见到柳盟主,更是让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大人物,江湖都传柳盟主是君子,以前还有些不信,今日陈某真心敬服。

    想必柳盟主已经听到外面的传言了吧,昨日我一时酒后失言,竟说出对柳盟主如此不敬的话,实在是该死。

    在这里,陈某给柳盟主赔罪了,柳盟主若有不满之处,尽管责罚于我,陈某绝无怨言。”

    原来陈朝是为昨日之事给柳白赔罪啊,众人这才明白过来。

    但商浅雪却是满是诧异,这绝对不是陈朝的行事作风。

    若是没有什么目的,他会给柳白赔罪,绝不可能。

    她看着若有所思的看着陈朝。

    林英男比商浅雪更了解陈朝,自己的夫君绝对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主,更不要说,还是赔钱的事情。

    见陈朝一脸情真意切,满是自责,说着,竟又是倒了一杯酒仰脖喝下,柳白便是说道:“陈公子说的传言,本盟主确有听到,不过这有何妨,本盟主根本不曾在意。

    先不说此传言是真是假,即便是真的又能如何,年轻人酒后失言,不过是性情使然,何人在年轻醉酒后没有放过狂言,本盟主若因此事便责罚于你,本盟主又何来在这江湖上盛传已久的柳君子之名?

    陈公子大可不必因此事挂怀。”

    “柳盟主,高风亮节,当是我江湖之人的楷模,陈某敬你。”

    陈朝这次敬了柳白一杯,柳白很给面子喝下此酒。

    一连就是三杯酒下肚,又是那么情真意切的道歉与吹捧,柳白这会儿甚至是有些后悔让白敬亭灭林家了。

    他无奈摇了摇头,看着陈朝,这陈家姑爷人不错啊。

    柳白热情平易近人,全然没有任何架子,众人又是对其极力吹捧,这一顿酒在柳白看来,比他当盟主之日喝的都要开心。

    众人觥筹交措,好不尽兴。

    陈朝更是大喝大吃,虽然吃相不雅,让柳白有些无语,不过也不好说什么。

    否则,传出去可是会叫人说自己虚情假意的。

    陈朝脸色通红,眼神有些迷离,夹菜的手都是有些在抖,他好像喝多了。

    说话时,甚至是用筷子指着柳白。

    “柳老哥,不瞒你说,外面有好些人说你是伪君子,以前我还真信了,但是今日我一看,那些话全是扯淡,你要是伪君子,我昨天说的那番话,你早就生气了,对不对?”陈朝舌头有些僵硬,但说的话还是能听清楚的。

    众人看看陈朝,看看柳白,竟有些担心起来。

    其间林正几次想打断陈朝的话都没能成功。

    柳白脸色有些尴尬,却装着不介意,脸上带着从容的笑意道:“陈公子说的事,此事过去了,不提了,不提了。”

    陈朝连连摆手,道:“不,不能不提,柳盟主,你这般宽厚仁义、高风亮节,可外面有人说你是伪君子,我可不高兴,今天从这里离开后,我就告诉这些人他们错了。

    柳老哥是真正的君子,我要告诉那些人,我不但说柳林城以后是我林家的,柳老哥没有生气,就是我骂柳老哥是虚伪的老狗,他都没有在意,还和我把酒言欢。

    如此这般,看他们谁还敢说柳老哥你是伪君子。

    来,柳老狗...哦,不,柳老哥,我敬你,干杯。”

    柳白脸色通红,不知是喝酒喝的,还是怎么回事。

    他脸上的尴尬之色,已是有些难以掩饰。

    不过,不得不佩服柳白的忍耐性,他竟然没有发脾气,甚至还真的陪陈朝喝了这杯酒。

    “柳盟主,朝儿不擅酒力,言语有不当之处,还请柳盟主见谅。”林正马上给柳白赔礼道。

    柳白露出一丝笑道:“林家主言重了,陈公子性情率真,本盟主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他呢。”

    “就是,岳父大人,柳老哥怎么会怪我呢,何况我这是在维护他,即便我真骂他,他也不会介意的,柳君子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陈朝在椅子上似是已经快坐不住了,被林英男和商浅雪一左一右扶着,这才没有掉下去。

    他红着脸冲着柳白嘿嘿笑着。

    “柳老哥,你笑起来好难看啊,还真点像狗。”

    这句话说完,陈朝就趴在桌子上呼呼睡着了。

    “柳盟主,今日我们多有叨扰了,现在已是入夜,我们便先行告辞,来日再来感谢柳盟主今日设宴之盛情。”

    林正自知不能再久留,否则只怕柳白会控制不住要杀人啊。

    柳白看了看天色,便没有再留他们的意思。

    林英男和商浅雪扶着陈朝离开。

    柳白亲自相送。

    “柳盟主留步。我等告辞。”林正拦下柳白。

    柳白轻轻点了点头,看着被二女扶着的陈朝,柳白道:“林家主,你这姑爷酒品不怎么样啊。”

    说罢,转身而去。

    听到柳白这句话,林正无奈摇了摇头。

    徐记山和刘景千对视一眼,亦是如此。

    徐记山更是说道:“陈姑爷今天的确是过了啊。”

    一人行人回到客栈,徐记山便声称有事将刘景千叫去。

    林英男和商浅雪扶着陈朝回到客栈的房间,便是将其丢在床上,二女几乎是异口同声娇喝道:“陈朝,你别装了,快起来。”

    无疑,陈朝这一次竟然又捏了她二人的屁股,有着上一次的经验,陈朝这次醉酒明显又是装的啊。

    然而,任二女叫他,陈朝都没有反应,依旧呼呼大睡着。

    二女再三确认一番,才是相信,陈朝这次是真喝多了。

    林英男看了陈朝一眼,无奈摇了摇头。

    “夫君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连喝多了都想占点便宜,唉。”

    更在这时,突听商浅雪骂了一声流氓。

    林英男朝躺在床上的陈朝看去,只见其双手五指不停的伸开握紧,像在捏着什么东西,林英男瞬间脸色绯红,也是忍不住骂了一句流氓。

    ······

    徐记山的客房中。

    刘景千诧异徐记山叫他何事,询问出来。

    徐记山道:“刘兄啊,你我相识十余载,我便不绕弯子,有话就与你直说了。”

    刘景千更加诧异,徐记山面色沉重,难不成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他有些担心。

    徐记山道:“今日陈朝如此辱骂柳盟主,柳盟主虽然面上没有说什么,但不难看出,他已经生气了。”

    “徐兄这话是何意?”刘景千不解。

    徐记山道:“陈朝得罪柳盟主,此事麻烦不小,若一旦柳盟主追究下来,我们也会跟着有麻烦,所以我的意思是,眼下武比已经结束,我们就不要与林家走这么近了,以免让柳盟主误会。

    刘兄,目前的徐家和刘家可经不起任何波澜了。”

    刘景千明白了徐记山的意思。

    他仔细想了想,同意下来。

    徐记山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既然我们不想让柳盟主误会,那我们此次回程便不与林家同行了。”

    刘景千道:“徐兄怎么打算的?”

    徐记山道:“我们下半夜就出发,界时林正若是相问,我们声称家中有人传信说有急事解释便可。”

    刘景千道:“好,我叫平儿准备一下,我们下半夜便返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