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抱歉,有系统就是了不起 > 第38章 什么是家?
    “天天打骚扰电话,张口就要钱,这样的人,能叫母亲吗?你说讨不讨厌?”文艺道。

    “哦,还有,按理来讲,除了一位无赖母亲,我还有一位怕事的父亲,就连要把女儿送去丢了这种事,他都在妻子面前说不上话,间接地默认了。”

    “至于两位哥哥什么的嘛,呵呵呵……”文艺咧嘴一笑。“大的我就不说了,我今天第一次见你吧?咱们,说说那个小的?”

    “那小的,和他妈串通一气,揪着我不放,就是因为知道我如今有点小钱了,开了个店,他张口闭口的,就来要钱。而且啊,他还伙同什么表哥,朋友,在背地里,三番两次来店里找麻烦,先是砸瓶子,伤我,再是泼粪,哦,不说了,上菜了,说这些恶心了哈……”

    文艺直接动筷,吃了起来。

    唐楚看向李诗雨,笑道:“别拘束,要吃什么自己夹,反正别人买单。”

    “我知道文航做的过分了些,他没读什么书,交的也都是一些狐朋狗友,总耍一些小聪明。我想他现在知道错了,我们来,就是想求你饶了文航和表哥的……”文杰道。

    “是啊,文艺,你想想,他可是你哥呢……”那男人身边,年轻的女人也说道。女人脸颊消瘦,额头很宽,说不上美,只能算是普普通通!

    “别,别这么说。我没有眼里只有钱、不给就使阴招、想害得我店关门、还险些让他那些朋友玷污我,拍照作为把柄,要挟我给钱的哥。”文艺吃着菜,面无表情道。

    女人表情震惊,看向文杰。

    “怎么,你老公没跟你说起这事啊……不是因为这些,那文航怎么会被抓起来,明天就要被审判呢?”文艺道。

    “求你了,文艺,求你了,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他错了,我们会好好教训他的!他再也不敢了,求你了,别让他坐牢,你撤诉好不好……”那所谓的姑姑和姑父,顿时哀求道。

    “知不知道错,跟我说有用吗?道歉求饶有用的话,法院和监狱建设起来干什么?还不如改成养猪场呢。你们说是吧?”

    “求你了……求求你了……”

    “哎,说是请吃饭,结果这么坏兴致,算了,你们吃,唐楚,我们走吧!”文艺站起身来,道。

    看向李诗雨,唐楚这才笑道:“嗯,走吧,咱们自己找地方吃饭,在这儿吃,的确影响胃口!”

    李诗雨跟着站起来,转身走出包厢。

    “文艺……求求你了……求你了……”

    无视包厢里头的喊话,文艺径直往前走着,带着唐楚和李诗雨走出去后,文艺才强颜欢笑道:“诗雨,想吃什么,姐姐带你去!今天第一次来姐姐这儿玩吧,姐姐带你去吃顿好的……”

    “我……我随便的。”李诗雨腼腆道。

    文艺这才笑笑。“这么害羞拘谨可不行,你拿不定主意,姐姐自己做主了,没什么忌口的吧?”

    ……

    一家鸡店。

    没错,文艺找的这个饭馆,名字就叫“一家鸡店”。菜系都是围绕鸡肉的,此时三人辣的满头大汗,但是吃的很过瘾。

    李诗雨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先前在那湘菜馆的包厢里,她就稍微了解了一点文艺的情况,心里虽然为文艺打抱不平,但是在饭桌上,李诗雨也没哪壶不开提哪壶,三人倒是吃的开开心心,气氛好得很。

    “明天就要开庭了,若有别的想法,趁早想清楚,到了明天上法庭,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吃完后,唐楚便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文艺顿时看向唐楚,佯怒道:“你还没有诗雨懂事!非得哪壶不开提哪壶?”

    “文艺姐姐,你眼睛红了……”李诗雨说道,急忙拿出纸巾,递给文艺。

    “辣子鸡太辣了,呛嗓子。汗水还迷到眼睛里了……”吸了吸鼻子,文艺擦了擦眼睛,这才沙哑着声音,说道。

    唐楚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文艺表面上强势,怕是心里,此时已经万分难受了。碰上这么极品的一家人,任谁心里都不好过。

    良久,李诗雨这才看向唐楚,她已经递了七八次纸巾给文艺了,而文艺,妆容全部都花了,眼眶通红,让人无比心疼。

    “好了,还辣啊?你再这样,服务员都不敢过来叫我们买单了……你看看,人盯着我们很久了,还以为我们是想找理由不买单呢!”唐楚笑道。

    “服务员也可能是在疑惑,心想菜这么好吃吗?文艺姐姐都吃到哭了……”李诗雨也补充道,她也是想着让文艺开心一点。

    “哈哈,也有可能。”唐楚顿时大笑起来。

    文艺这才白了李诗雨和唐楚一眼,沙哑着嗓子道:“你们两个,真是够了……我想好了,这次我绝不心软,是他们的错,我没错!”

    唐楚点点头。“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放心,有我在呢,我也不会让你受欺负,反正啊,像我们这种被老天抛弃的人,也不配拥有家,我们还是继续相依为命的好啊!是不是?”

    文艺点点头。“可不是嘛,家?什么是家啊,那玩意儿谁稀罕啊……”

    说着说着,文艺眼眶又红了。

    “对!家是什么,谁稀罕!别哭了,走了,我去买单了,你们坐会儿!”唐楚笑道,对着李诗雨使了个眼色,让她好好安慰一下文艺。

    在唐楚去了前台买单,李诗雨这才看向文艺。

    文艺用纸巾擦了擦眼,见李诗雨看着自己,文艺这才笑道:“怎么了,姐姐妆花了吗?”

    “没有,文艺姐姐最漂亮啦!”李诗雨浅笑道。

    “小机灵鬼,还知道哄人开心。”文艺轻笑起来,旋即便又问道:“诗雨,你很幸福吧,有个这么疼你爱你的妈妈。你跟我说说,有家是什么感觉啊……”

    “文艺姐姐,我妈妈跟我说,家就是,身边有关心你的人,你开心,他跟着你开心,你难过、他比你还难过,时刻想着保护你,不让你受伤害受委屈,有这样的人在身边,就是有家。这跟血缘没有关系,家,不都是由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组成的吗?我觉得文艺姐姐你早就有了家,因为,你身边有表哥呢。”

    文艺愣住,看向李诗雨,久久说不出话来。

    身边有关心你的人,你开心他就开心,你难过,他比你更难过,时时刻刻保护你,不让你受伤害受委屈,这就是家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