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283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深夜时分,白骁在地下室中默然伫立,良久不语。

    他的意识依然沉浸在方才不到两小时的激斗之中。

    在作战时尚且没有察觉,然而事后回味起来,白骁才意识到刚刚的激斗着实暴露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种连战连败,对白骁而言实在是非常少有的体验。他很少会连续输给同一个人。

    因为每一次失败,都只让白骁变得更加强大。

    同样的错误,白骁绝对不会再犯,甚至同样一种战术也不可能对白骁奏效两次,他的学习能力是植根在骨子里的,只要经历一次失败,之后甚至无需思索就可以本能地做出正确应对。而他那千锤百炼的身躯,更是具备了一定程度的异变能力,被烧伤过,就会更加耐受高温,被冻伤过则会更擅长抵御严寒……所谓千锤百炼,对白骁而言是实实在在的提升。每锤炼一次,他的弱点都会减少一个。

    理论上,一个没有弱点的人,也就是天下无敌了。

    白骁距离天下无敌当然还很远,那种无论如何也无法战胜的对手,在雪山部落上就有一个,无论白骁挑战多少次,白无涯都如同巍峨的圣山一样难以逾越……但这种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一目了然,白骁也没有奢望过能通过几百次败北就一路走上人生巅峰,那种受虐狂的巅峰不攀也罢。

    但与郑力铭的交手经历却又不同。

    他显然是比不过白无涯的,至少在地下室的修炼中,他展现的上古之力,远不如白无涯那般惊心动魄,压力十足。无论怎么去综合思考、判断,郑力铭都绝非不可战胜的强敌。

    但白骁偏偏就是赢不了,而且无数次的失败后,白骁并没有得到理想中的那种成长。

    过程来看其实一切都很顺利,无论是元素、武道、奇术又或者是尚不成型的愿力,任何一种技巧,白骁只要领教过一次就会本能地做出应对,不至于再次中招。甚至那让上古武道文明退出历史舞台的奇术,白骁也隐隐把握到了脉络——加速和减速看似无解,但只要速度的变化还在一定范畴之内,就多少可以通过预判等技巧予以弥补,何况白骁本人也可以尝试以魔道神通对自己释放倍速。

    之所以连战连败,实在是郑力铭的战术异常多变,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他至少用了近百种不同的方式将白骁击倒,每一种都与先前截然不同!

    这让白骁隐隐有一种狗熊掰棒子的荒谬感,仿佛自己每补上一块短板,同时都会暴露出新的短板。而补来补去,一切都只会回到原点。

    仔细回忆不到两小时的激战过程,白骁最后一次败北,和第一次几乎没有本质的不同,就连坚持的时间都没有延长几秒。

    这实在很不可思议。

    而白骁比较明智的一点就是,他很清楚,一旦遇到不可思议的事,就意味着不能再以旧有的思路来分析了。

    于是白骁想起了郑力铭临走前的那段话。

    “你连续败北,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强,而是你还不够强,一旦失去魔抗能力,面对类魔道神通时,你其实非常脆弱。”

    这句话还真是得到了完美的应验。而一旦沉下心来细细品味这句话,白骁就从中得到了更多的内容。

    “或许……我之前一直以来的心态,都太过傲慢了。”

    从出生,白骁就因得天独厚的资质,在成长的道路上一骑绝尘,同龄人中几乎没有敌手,甚至曾经光芒万丈的前辈们,也在白骁逐渐步入青年时代后黯然失色。

    白骁从来没有达到过天下无敌的境界,但他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凌驾于众生之上。

    今天打不赢的对手,明天或许就能打赢了,今天能打赢的对手,明天只会赢得更轻松。

    面对任何强敌,白骁都不会怯懦。因为在他眼中,敌人只分两种,打得过的,以后可以打得过的。

    这样的心态,使得白骁即便在绝对劣势之下,也能维持强者的自信乃至傲慢。

    “或许,这份傲慢,才是问题的根源。”

    白骁轻轻叹了口气,甩了甩头,试图甩掉头部的刺痛感。

    要将这种违背天性的结论刻印在脑海中,就仿佛生生在脑子里扎钉子一般,充满痛苦与不适。

    一般而言,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容侵犯的领域,在这个领域的自信,是构成一个人的人格的主要基石。

    白骁在很多方面没有胜负心,比如他不会介意自己没有陆珣长得好看,不会介意自己没有郑力铭储存的脂肪多,甚至不会介意自己在棋牌项目上被清月吊起来打。

    但他很介意自己的实战才华。

    白骁是猎人,是战士,战斗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核心职能,如果在战斗的问题上示弱,仿佛就是对自己生命的背弃。

    但白骁也很清楚,懂得示弱,才是合格的战士。

    有些人,注定是一生也难以企及的,有些武技,注定是一声也难以掌握的,有些敌人,是注定一声也难以击败的。

    如果不能学会承认自己的无能,那么早晚都要死在自傲上。

    白骁深深吸了口气,再次压下了本能的傲慢,轻声说道:“我并没有那么强大,我只是个弱小的武者,仅此而已。”

    片刻后,白骁吐出一口浊气,感觉心态终于平和了一些。

    而放平心态以后,再次回味先前的战斗,白骁就赫然有了全新的发现。

    如果将方才的战斗,理解为与清月的棋艺较量,很多疑难就迎刃而解。

    他和清月下了几千盘棋而无一胜绩,而他并不会因为多次失败而变得脱胎换骨,从此拥有胜算。

    这一点和刚刚的战斗何其相似!

    那么,面对无法以失败来总结经验教训,反败为胜的时候,要怎么办呢?

    “放弃?”

    白骁皱着眉头,不由地说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感到诧异的答案。

    但是这个答案说出口,眼前又仿佛豁然开朗。

    如果不以胜利为目标,那么……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白骁一边说,一边感到心中兴奋之情汹涌起来。这种感觉,有些像是很小的时候第一次从父亲手中接过长矛,对即将到来的狩猎跃跃欲试。

    在刚刚的沉思中,白骁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长矛,那么接下来,自然而然……

    他不顾夜深,更不顾鏖战之下自己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快步离开了旧雨楼,向着郑力铭的油腻小屋飞驰而去。

    夜幕下的红山学院,许多刚刚结束了自习,满心疲惫的学生,都惊讶乃至惊恐地发现学院中似有鬼魅出没!

    转眼之间,眼前就略过一道漆黑的人影,转瞬即逝,让人感觉只是眼前一花,但片刻之后,鼻端就萦绕起一丝奇异的血腥味道。

    一时间,学院中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白骁浑然不觉自己给红山学院的夜生活增添了怎样的色彩,只片刻工夫就来到了郑力铭的小屋前。

    然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疲惫无力,却满怀羞怒的声音。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之后则是某女仆的声音:“给你当护工啊,看你伤的这么重,俨然不能生活自理,我们只能勉为其难来照看你了。”

    “用不着你们勉为其难,赶紧给我滚!”

    “那可不行,你是少爷的老师,虽然现在处于红杏出墙阶段,但我总不能放着不管啊。不然你被白骁就这么榨干了,以后还怎么给少爷当老师啊?”

    白骁站在门前,考虑了良久,转身回旧雨楼睡觉去了。

    经历过圣山中与清月的生离死别,白骁现在最恨的就是毁人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