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281章 第二轮开始
    “上古史中的上古二字,通常有两种解释,其一是圣历前800年以前,也就是人类第一次接触魔族之前,包括雷王朝、火焰王朝以及更早的部落时代。其二则是指火焰王朝以前,人类文明尚处于部落蒙昧阶段,力量百花齐放的时代。早年间,上古通常代指后者,但如今更多地代指前者……毕竟我们距离元氏皇朝的建立,也有两千年以上了,当时大家看来近在咫尺的历史,也变得遥远起来了。”

    郑力铭慨然叹息道:“而随着时光推移,那些只在书本中记载传承的历史难免变得扭曲褪色,每当我翻阅上古史,字里行间读到的都是浓浓的违和感,火焰王朝和雷王朝的覆灭,元素低谷的形成,乃至最早期百花齐放时代的终结,元素时代的开启……种种记载的内部逻辑都有大量的前后矛盾之处。直到我真正跋山涉水,亲身前往各个遗迹,才终于形成了一条相对自洽的历史逻辑链。而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真正把握到了大师境界的精髓,甚至窥伺到了天启的微光。”

    说到天启,郑力铭表情又不免苦涩,但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在上古遗迹中,我见证了真正的历史,也学会了上古之力,刚刚你见到的,就是我的武道。”

    白骁惊讶不已,一方面是郑力铭所说的内容很有些匪夷所思,因为一上古之力的遗失早已是人尽皆知的常识,或者说这是整个魔道文明得以昌盛的根基!

    正因为上古之力逐渐遗失,人类面对魔族的侵蚀无力反抗,才被迫选用了魔族的力量,最终翻盘成功……然而时至今日,关于魔道的诸多隐患依然是学术界的热门话题。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说上古之力并未遗失,那么整个魔道文明的基础就遭到动摇了。

    另一方面,白骁更为惊讶的则是,郑力铭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坦然相告,他是对自己有多高的信赖啊?

    郑力铭嗤笑了一声:“也不是多么需要隐瞒的秘密,我的上古之力得来不正,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用,更不具备普适性,我只不过是在上古遗迹中,恰逢其会的得到了几分遗产而已。”

    白骁歪了下头,表示自己听不明白这部分内容。

    郑力铭倒是出奇地耐心,解释道:“我的专长在于时空域,拥有一定程度回溯历史的能力,因此在东大陆的文明遗迹中,我有幸收集到了上古时代的历史残片。而从这些历史残片中,我可以汲取部分上古之力。汲取的极限,则是我作为‘郑力铭’这个个体的极限。举例而言,当我调用武道之力时,我的极限就是:假设郑力铭这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勤修武道,并历经考验,最终所能达到的极限。”

    白骁闻言扬了下眉毛:“老师你的天赋相当不俗啊。”

    “不俗个屁,若不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最多和你平分秋色。换句话说,我用三倍以上的修行时间,才能勉强达到你现在的水平,你管这叫天赋不俗?”

    白骁坦然道:“能有我三分之一水平,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这种坦然到不要脸的姿态,让郑力铭再次感到骨鲠在喉,半天没说出话。

    “总之,我可以以时空域的神通调用一些上古之力,但上限不足,在实战中能够发挥的效用非常有限,这份力量更多是体现在学术价值上……凭借着与上古历史残片的直接接触,我的上古学可以说是西大陆最权威,而另一方面,这份力量,倒是恰好可以拿来磨练一下你这上古遗族。”

    “上古遗族?”白骁又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郑力铭则挠了挠头:“这是显而易见的吧?雪山部落肯定是上古时代通过雪之巅从东大陆移民至此的遗族啊,不然怎么可能全然不受游离魔能的影响?在人魔大战爆发的时候,魔族已经大量释放魔能污染了整个人类文明疆域,只有躲在雪之巅上的生灵得以幸免。此外,和如今的南方人比起来,你们部落人有太多不同寻常之处了,超凡的体能,可以通灵的精神世界,还有你这天然与魔能绝缘的体质,简直是把上古遗族的标签贴在脸上了!”

    “原来如此。”白骁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么说,我属于珍稀文物?”

    本是半开玩笑的话,却让郑力铭点了点头:“没错,在很多人眼里,你这雪山野人可是奇货可居,就算不考虑部落王子的身份,单纯垂涎你的**的阴谋家,就数不胜数。你刚来红山城的时候,可着实吸引了不少图谋不轨的收藏家,那几天学院和红山城为了清理这些杂碎可花了不少功夫,当时的参与者都说你是自带流量的天才。”

    “多谢。”

    “当时那可不是赞誉之词!”

    白骁不介意:“现在应该是了。”

    “……”郑力铭嗤笑了一声,却没否认,的确,现在再提起白骁,哪怕最为排外的导师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他的本事。当初他刚刚入学时,还有不少人存了看好戏的心态,觉得那个与魔道绝缘,又自不量力去撩拨魔道公主的野人,很快就要灰头土脸。

    但半年时间过去,白骁的成就已经让很多人三观都为之翻覆了,他成功地以魔道绝缘体的体质适应了魔能,并且拥有了得天独厚的传奇魔种。之后又一路势如破竹,在半年时间里走完了绝大多数学生十年都未必走得完的道路,说一句天才横溢,简直像是谦辞。

    事实上,现在已经有很多魔道士,在认真考虑探索雪山部落了。

    白骁的天赋不可能是凭空而来的,能够孕育如此奇才的环境才更值得关注,雪山部落能孕育白骁,清月,蓝澜,自然也能孕育出更多的人才。

    比如,蕴含有南方血脉的人才。

    白骁在很多场合都有意无意的表达过对亲生父亲的不满,在传言中,雪山部落的领袖白无涯是个无女不欢的人渣……这份特质,对于他的亲生儿子来说或许是一种折磨,但在很多投机者眼里却是天赐良机!

    至少就郑力铭所知,已经有很多人在讨论如何组团前往雪山,给白无涯送苗床了……只不过雪山高远的严酷环境,使得这些计划还不具备实践的可能。

    摇了摇头,将这些杂念甩脱后,郑力铭又说道:“好了,废话说的也够多了,趁着空间膨胀的效果还在,再来练几轮吧,你现在欠缺的不是魔道训练,而是上古之力的磨练。而这种事,现在也只有我能帮你了。”

    白骁虽然对这其中的道理还没有想明白,却不妨碍他理解这是郑力铭的一片苦心。

    这位临时导师,对自己是真的尽心尽力。

    而对于这样的善意,白骁自然要全力回应,他轻出口气,浑身的热血又开始沸腾起来。

    刚刚全力撞在地板上的内伤,这片刻工夫里已经痊愈了,白骁的状态依然处在巅峰水准,可以向郑力铭施展出自己的全力。

    但白骁非常谨慎,没有再急于出击,郑力铭的武技水准丝毫不亚于自己,肉身素质在魔道神通的加持下甚至还略有胜出,实战经验更不必多说,与这样的对手交战,一定不能盲目。

    找准破绽,再……

    然而就在白骁尝试洞察对方破绽时,就感到身体微微发麻,仿佛有什么无形的粘稠之物覆盖了上来。

    下一刻,整个世界变成了暗红色,而郑力铭的速度,在视野中变得快了数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