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次元勇者 > 283:怒怼丽兹
    就在白华一筹莫展时,阿尔泰尔小心翼翼的拉了拉,然后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

    那表情,光是看着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家伙,一定又在想些令人不快的事情吧。

    “白华,白华,昨天的事情,我从美咲哪里听说了哟。”

    “哈?你听说什么了?”

    “就是那个呀,赤坂那家伙强势崛起,以霸道的姿态将烂摊子推个你的事情,不觉得很反常吗?嘿嘿,要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说完,阿尔泰尔便笑嘻嘻的沉默下来,似乎在等着白华询问。

    然而,白华却呆愣的坐在那里,就像看着傻子一样。

    “······”

    “那个,你就不好奇吗?”

    “并不。”

    “呃······不觉得这很诡异吗?我可是打听的很清楚,平时的赤坂就是一个死宅,还很怕女生,就算恼怒也不会大声说话的那种人。”

    “要说诡异,你不觉得你自己比赤坂的表现更加诡异吗?”白华嘴角抽搐道。

    眼前这家伙,似乎一点儿自觉也没有呢。

    其残念的性格和诡异的思维模式,已经到了让人无语的程度了吧。

    “喂!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就算是白华,我也是会生气的!”

    阿尔泰尔立即摆出一副恼怒的模样,鼓着脸颊瞪了过去,沉吟一声,语气一转又说道。

    “呐!仔细想一想吧,我记得,那个喜欢跟着你的孩子叫做·····伦也对吧,安艺伦也。”

    “这又关伦也什么事?”白华不耐烦的罢了罢手。

    可对于白华的这种反应,阿尔泰尔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是十分开心的笑了出来,貌似她本就这样期待着。

    或者说,白华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中。

    如果白华真一副淡然的模样,那话题也没办法进行下去了,现在不耐烦了,反而容易听得进去。

    于是,阿尔泰尔笑了笑:“你不觉得,赤坂的反应,很像那位安艺伦也吗?”

    闻言,白华愣了一会,紧接着,冷汗唰唰刷的流了下来。

    实际上,对于伦也的状况,白华非常后悔。

    三年中无数次陷入噩梦。

    梦境中面容清秀的伦也,一转身变成肌肉兄贵的模样,长相还贼反人类,然后被噩梦惊醒,一阵恶心继而感到恐惧。

    难以想象,那种怪物竟然是白华亲手制造出来的。

    每一次被噩梦惊醒,白华就会愈加后悔,心中对伦也的愧疚也就多了一分。

    如果当初知道会发生如此惊人的突变,还是不可逆转,连同性格一起变化,他打死也不会和伦也产生交集。

    “你···你你是说,赤坂正朝着伦也的方向发展?”白华的声音出现了一丝颤抖。

    “暂时还没有,不过很危险哦。”

    “这······”

    “其实吧,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才发现的,那天晚上赤坂的房门没关紧,我偷偷看到,赤坂随身携带安艺伦也的相片哦,还拿着仔细的欣赏。”

    阿尔泰尔就这么微笑的说着。

    当然,事实却是另一回事。

    自从被伦也缠上后,龙之介对其产生了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光是联想到那张面容,便会恐惧到颤抖的程度。

    可藏有照片也是事实。

    不过嘛,龙之介本就是一位程序设计师,加班加点工作是常有的事情,特别是在新学期以后,为了赚取出席率,不得不来学校上学。

    虽然龙之介压根就不需要听课,在课堂上也是我行我素的抱着笔记本编写程序,但比起一直宅在房间,还是浪费了不少的时间。

    想要保证工作进度不受影响,便只能将多余的时间也利用起来。

    最近一回到樱花庄,基本就是关在房间里,熬到凌晨才睡下。

    然而,终究是人类,精力有限,超负荷工作出现集中力衰减是正常现象。

    然后,在某一天里,龙之介编写程序时,脑海莫名的浮现出伦也的身影,一阵反胃后,发现······

    天呐,这个太得劲了!

    疲倦顷刻间一扫而空,集中力也前所未有的集中。

    第二天,龙之介偷偷拍了一张伦也的照片,等到晚上工作时——看一眼提神醒脑,两眼神清气爽,三眼,唉呀妈呀,上头了。

    综上所述,如果龙之介听到阿尔泰尔的话,大概会气的跳起来,操刀子拼命吧。

    你丫才欣赏那种怪胎的照片呢!!!

    可惜白华并不知道。

    他深深的陷入愧疚之中,觉得自己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很有可能是造成世界毁灭的诱因。

    话说,伦也的长相不只拥有威慑能力,还带洗脑的吧?

    另一边,注视着白华陷入沉思,阿尔泰尔笑得更开心,决定再添一把火。

    然而,就在她准备开口的瞬间,一块粉笔飞射而来,精准的命中其眉心,以高速旋转的方式发生碰撞。

    摩擦力产生热量,加之巨大的力道,令粉笔在短短数秒内化作粉尘散开,只留下阿尔泰尔眉心间的红印,证明着刚才发生并非幻觉。

    阿尔泰尔缓缓转过头望向讲台上的丽兹,额头上后知后觉的传来痛感。

    如同烧红的铁烙在额头上狠狠按压了一般,疼的她差点哭出来。

    “你,你干嘛,我说得又不是你!?”阿尔泰尔委屈的捂住额头,强忍着没让泪水掉下来。

    “嚯?格兰同学,胆子很大嘛,在余的课堂上,竟然还敢打扰其他同学,是觉得余讲的知识都学会了,所以没必要听了吗?”

    丽兹蓦然一笑,笑得极为温柔。

    阿尔泰尔一哆嗦,语气直接弱了三分。

    “也,也没有啦。”

    “那么,你刚才是在干什么呢?自己成绩不好,所以想拉白华同学下水吗?白华同学可是需要专心学习的!”

    “······”

    阿尔泰尔眼角抽搐,无名之火顿时在心底燃烧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货还需要我影响,他压根就没听过你的课好吧?!

    当然,这样的话她没胆子说出来。

    “我这不是看着白华在为学园祭的事情苦恼吗,帮他出谋划策。”

    “就你,还出谋划策,当狗头军师吗?既然你不学习,就给余滚出去!”丽兹冷哼一声。

    本来不算什么,但看着阿尔泰尔在后面小声的蛊惑白华,丽兹就莫名的不爽。

    正巧,阿尔泰尔撞到点上了。

    或者说,对付阿尔泰尔,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哼!”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呵斥,阿尔泰尔亦是从不满转为恼羞成怒了。

    平日里也就算了,要不在私下,要不在樱花庄众人面前,都是熟人,丢了点面子也就丢了,但现在这么多学生看着,我阿尔泰尔不要面子的啊?

    要知道,阿尔泰尔在学园时,多是一副清冷形象的。

    “要我滚?你以为自己是谁,以为我是谁?我可是阿尔泰尔·格兰!”

    阿尔泰尔猛地站了起身,冰寒刺骨的气息在周身流转。

    “你以为自己很厉害,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你可以威胁白华,可以威胁樱花庄的人,但你威胁不到我!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办法对付你了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何为阿尔泰尔!”

    教室内的气氛瞬间险恶至极点,一个个学生们全都被阿尔泰尔和丽兹散发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有种下一瞬会堕入深渊的错觉。

    白华亦是惊愕的抬起头,看着阿尔泰尔怒怼丽兹的场面,久久无法言语。

    下一秒,阿尔泰尔冷哼着拉开椅子,转身踏向前去。

    “哼!我,滚就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