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南山隐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纯粹下意识
    吃了雷霆果,去了神秘建筑之处的人凭空消失无踪,半天时间过去了依旧音信全无,九大势力的首领见这样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又派了两个过去。

    尽管被派过去的人内心百般愤怒不甘,可小命被人拿捏,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结果他们也是一去不回……

    自此,九大势力的人不再派人过去,剩下几个吃了雷霆果的人成为了他们的‘重点保护对象’,他们关乎那神秘建筑的秘密,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这半天时间,除了服用雷霆果的人之外,各方其实也在用各种方式试探那电弧波及区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条安全路线,然而结果却是实力不够的踏足过去稍不注意就化作飞灰,强如剑园之主在几次试探后都狼狈而回,连神秘建筑的边都没有能摸到。

    “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夕阳下,千山盟盟主花秋月看向其他势力首领皱眉道。

    他这句话一出,其他几人无不脸色一变。

    “我以为只有我发现了”长河剑宗宗主面色凝重道。

    奔雷堡堡主挠挠头,有些不明所以的问:“你们在说什么?”

    “雷堡主,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中午派回去的人这一去就没有任何音讯传来吗?”铁寒江看着他无语道。

    心头一惊,雷军细细想来,还的确是这样,他们从电弧波及区域逃出来后,原本是想离去的,在看到剑园之主出现,为了避免这里没有他们的份这才留了下来,但他们也派人回去准备其他手段的,可半天时间过去,各方都派了那么多人回去这会儿居然没有半点回应。

    “情况不妙啊”杨白枫面色凝重沉吟道。

    铁寒江点点头说:“不出意外,这片区域被某个大势力封锁了,只准进不许出,封锁这片庞大的区域,且进行得悄无声息,其势力绝对不输于我们在座的各位!”

    “会是那一方呢?剑园,邪道组织,亦或者是蓝家?”雷军凝重道。

    尽管他们九大势力的首领看似在商量,实际上相互之间都开始猜忌防备起来,谁都不敢保证做出这种事情的就不是他们其中之一。

    尤其是雷军,此时其他人的目光都若有似无的放在他身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话音刚刚落下的雷军顿时脸色难看道:“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虽然我奔雷堡距离这里最近,但绝对不是我做的,彻底封锁这百里大地,且各方好手都无法离去,这至少得上百万实力不弱的人吧?我有那么大的手笔吗?再说,我一直在这里,这么短的时间我来得及安排吗?”

    纵然雷军表现得异常愤怒,但其他人也并未打消心头的猜疑,实在是奔雷堡距离这里最近,他雷军的嫌疑更大。

    虽说上百万人才能彻底封锁这片百里大地,可以奔雷堡的能量也不是做不到的,强弓劲弩封锁之下,百万人不需要人人都是武者,在这片大地上的人依旧插翅难飞。

    “好了,事关重大,虽然我们聚集在一起不惧剑南道这片大地上的任何人任何势力,但也要重视起来,接下来我提议派人出去查清楚什么情况,大家以为如何?”铁寒江提议道。

    “理应如此……”

    其他人点头附和,于是纷纷安排手下出去查探具体情况。

    他们商量的时候并未避讳其他人,百十米开外,一个服下雷霆果且被九大实力控制起来的人,在听到铁寒江的话之后顿时撇了撇嘴,心道你们说什么大话呢,还联合起来不惧剑南道任何势力任何人,你们是没有遇到那个可怕的女子,人家一个人就能收拾你们全部了!

    这个人头一天正好在平安客栈,亲身经历过墨灵的恐怖……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九大势力首领的脸色也黑了下来,他们后续派了几波人出去准备调查具体什么情况,可但凡是派出去的人都音信全无!

    “问题严重了,封锁这片区域的人到底想做什么?”雷军咬牙道。

    派了那么多人出去都音信全无,这让他们内心愤怒不安。

    愤怒归愤怒,但九大势力的人却并不害怕,他们联合在一起,不管暗中封锁这片区域的人想做什么,他们若是想要离去问题并不大,毕竟实力摆在那里。

    “不能再这样下去坐以待毙,我亲自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众人脸色难看中,花秋月声音冰冷开口道。

    作为练髓境的大高手,剑南道这片区域顶尖强者之一,她有信心面对任何危险,哪怕是面对屠夫那样的人也有活命的自信。

    其他人想了想,并未阻止,有这样一个高手去看看什么情况也好,总好过在这里胡乱猜测。

    目睹花秋月快速离去的背影,各方脸色都不好看,多事之秋啊,那神秘建筑还没搞清楚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带着金色面具的花秋月和其他人分开后,径直往外围而去,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对于她来说,弄清楚这件事情并不难,只要遇到封锁这片大地的人,随便抓一个就能逼问清楚。

    前进了一二十里,花秋月估摸着很快就能遇到封锁这片区域的人,毕竟范围再大的话,想要封锁这里的人数将成倍增加。

    渐渐的,面具下花秋月的眉头皱了起来,周围显得太过寂静了,寂静得让人心头不安。

    快速前进中的她,走着走着,猛然间身躯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中毒了!

    花秋月瞬间就意识到了什么,一种她从未听过见过的毒,无色无味!

    虽然她不是初出茅庐的江湖新嫩,已经足够警惕,可依旧连自己什么时候中毒的都不知道!

    “难怪派出去的人了无音讯,连我都无声无息中招更何况他们,看来雷击山周围的这片天地已经成为了可怕的毒区!”

    心头自语,花秋月瞬间想明白了原因,她原本以为自己出动搞清楚情况是一件无比轻松的事情,甚至连手下都没有屑于带来,哪儿知居然会是这样一种情况。

    背后搞鬼之人压根就不是用人数优势封锁这片区域,而是用毒!

    几乎是瞬间花秋月就想到了近两年剑南道这片蹦跶得最厉害的那个邪道组织,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手段。

    然而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她自己中毒了,一种可怕的奇毒,若不是她实力强大强行压制恐怕早已经毒发身亡!

    此时的她浑身麻痹僵硬,连行动都很困难,一身实力去了九成!

    各种念头在脑海瞬间闪过,花秋月当机立断掉头,回去,告诉其他人自己的发现,否则的话九大势力搞不好要被人一网打尽了!

    此时的花秋月心头一阵冰寒,邪道势力总算是要伸出狰狞爪牙了吗?

    回去告诉他们自己的发现,求助解毒,联合起来粉碎邪道组织的阴谋……

    心中这么想着,花秋月来时快如闪电,中毒之下回去的速度连来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且随着中毒加深她动作越来越慢,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回到九大势力汇聚之处。

    这便是江湖,并非实力强大就能横行无忌的,下毒暗杀阴谋陷阱,各种手段让人防不胜防,强如她花秋月还不是稍不注意就中招了。

    艰难返回中,花秋月猛然注意道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脸色微变暗道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金色面具下的她脸色当即变得煞白,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啊的尖叫一声,速度瞬间飙升几倍慌不择路的跑了。

    在她听到异常动静的地方,地面,树上,岩石缝隙中,蝎子蜈蚣毒蛇等等毒物堪称密密麻麻,潮水般蠕动着向雷击山中心而去。

    本来这些毒虫在花秋月面前脆弱不堪,哪怕她在中毒状态,可奈何她最怕的就是这些恶心的虫子啊。

    千山盟盟主,练髓境高手,剑南道顶尖强者之一的花秋月居然怕虫子……

    面对那些恶心的虫子,花秋月被吓得什么都忘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个清净的无名小山谷内,篝火噼啪燃烧,刘秀优哉游哉的坐在篝火边,一边吃着烤得喷香烤鱼,不时喝一口带来的猴儿酒,日子不要太舒服。

    什么九大势力邪道组织,什么剑园之主神秘建筑,管他天翻地覆他压根没在意,天塌下来和他刘某人有什么关系?饿了要吃困了要睡,这才是他的生活。

    吃饱喝足,刘秀灭掉篝火后背上背篓准备过去继续看戏。

    离开小山谷,刘秀飞了没多远停下身形,发现下边草丛中躺了一个人。

    “这不是那什么千山盟的盟主花秋月吗?咋跑这儿来‘睡着’了?”微微意外,想了想刘秀来到了花秋月边上。

    花秋月带着金色面具,身份很好辨认,是以刘秀一眼就认出了她。

    之所以过来查看,刘秀到不是对这花秋月有什么想法,也不好奇她金色面具下的容貌长相,纯粹是好奇这样一个大高手怎么有性质跑这儿来‘睡觉’。

    一看之下,这明显是出事儿了。

    来到花秋月身边,刘秀稍微打量,心道原来是中毒了啊,难怪睡觉的姿势如此不雅观,脸着地屁股向上……。

    “分明是中了红尘穿心毒,也亏得这女的实力强大,居然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死”嘴里嘀咕,刘秀一下子就看出了花秋月的症状。

    她皮肤下有丝线般的血色纹理,这和刘秀记忆中花尘穿心毒的症状如出一辙。

    红尘穿心毒,无色无味,让人防不胜防,这玩意歹毒无比,寻常人中毒之后几个呼吸就会毙命。

    刘秀不知道花秋月中毒多久了,但这会儿居然都没死,不得不说她实力真心强大。

    对于这种毒刘秀还是了解的,白云行医纪要上有着着重介绍,介绍上说这种毒炼制简单,而且所需材料也是一些寻常东西,就是数量多了点,多达数百种,只要知道具体配方和步骤,一个学了一两年医术的人都能捣鼓出来。

    因为这种毒用材寻常,有了药方和具体步骤的话弄出来也简单,是以特别适合大规模使用,加之无色无味,堪称大杀器级别的存在。

    刘秀了解这种毒,可不知道具体药方和炼制方法,但他会解这种毒,白云行医药剂上的解毒篇有专门记载。

    “啧,算你运气好,遇到了我,命不该绝……”看着气若游丝的花秋月刘秀嘀咕道。

    作为医者,恰逢其会,他也就顺手而为了。

    红尘穿心毒炼制需要的都是寻常药材,解毒所需也是一些寻常东西,知道具体解毒药方,所以要解花秋月身上的毒对刘秀来说不难,难者不会会者不难说的就是此时,若是别人遇到的话,估计出了眼睁睁看着花秋月死去毫无办法。

    虽然刘秀手中没有现成的解药,但他可以现场弄。

    精神意志辐射出去,半径三千米内的一切印入脑海,控物手段下一颗颗普通药材飞了过来。

    上百种寻常的新鲜药材,在刘秀的操作下取其汁液,很快就调配出了一团碗口大的绿色解毒药剂。

    当解毒药调配出来后,彻底成型的瞬间,碗口大小的绿色解毒药嗤嗤的开始冒白烟。

    “神奇的化学反应”目的这一幕的刘秀暗道。

    这解毒药不是口服的,挥发的白烟就是红尘穿心毒的解药。

    白烟升腾中,气若游丝的花秋月闻到了,皮肤下中毒症状的红色丝线肉眼可见的退去,这就是解毒了。

    恰逢其会顺带弄出了红尘穿心毒的解药,虽说花秋月解毒只需要小小的吸一口白烟,但刘秀也不想浪费剩余的解药,就这一坨,完全挥发随风而去的话,千里大地花尘穿心毒都别想毒死任何生灵。

    本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刘秀就近找了一颗竹子,取了一节竹筒装了起来丢背篓里。

    说也奇怪,红尘穿心毒的解药暴露在空气中嗤嗤的挥发,装入竹筒后就是一团绿色的液体安静了下来。

    顺手而为的救了花秋月,刘秀也不再关注她,反倒是关注起不远处自己取竹筒的那片小竹林。

    “紫色的竹子?这个好,挖几棵回山里培养一片紫竹林倒是不错”看着那边刘秀摸着下巴暗道。

    恰在此时,他边上的花秋月嘤一声悠悠醒来了。

    中毒昏迷的她刚刚醒来,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脑袋砰一声受到敲击,顿时变得晕晕乎乎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瞬间懵了。

    刘秀保持着挥拳的动作,看这一脸茫然搞不清楚状况的花秋月,尴尬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纯粹是下意识的举动,就听不得嘤嘤嘤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