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南山隐 > 第十章 对自己的力量一无所知
    眼看平静的湖泊越来越近了,可岸边的黑狼依旧锲而不舍的跟着不曾离去,刘秀无语的同时也心急起来,难道真的要和黑狼你死我活的干一架?

    “唯一摆脱它的机会就看接下来了……”

    看着前方平静的湖面刘秀心中默默道。

    这段时间以来,他生活在湖岸边并没有遭遇什么危险,连一丝大型猛兽活动的痕迹都没有,刘秀预测一定是湖泊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威胁着猛兽不敢靠近,这就是他唯一摆脱黑狼的机会,希望黑狼也畏惧湖泊中的存在离去。

    然而真的能如愿吗?

    毕竟黑狼不是生存在这周围的生物,而是赶了几天路跟着自己跑来这里的,恐怕压根就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古怪。

    事实也和刘秀猜测的差不多,随着竹筏踏足湖泊区域,黑狼并未离去,而是依旧在岸边紧紧的跟着!

    黑狼在岸边,刘秀在湖面上,四目相对,一阴冷嗜血一忐忑不安。

    看了看岸边的黑狼,刘秀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只觉喉咙干涩,转而又看向湖泊中心,嘴角抽搐,他也不敢把竹筏划过去啊。

    怎么办?

    无奈之下,刘秀只能将竹筏停在湖面,一脸蛋疼的看着岸边的黑狼,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下来,黑狼没有贸然下水,刘秀也不敢上岸。

    然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几天以来,刘秀充分认识到了黑狼的固执,这样耗下去只会对自己越发的不利。

    不得已,刘秀只能手握竹弓,搭起一支竹箭瞄准了三十多米外岸边的黑狼。

    黑狼见此,身躯微微低伏,目光越发阴冷嗜血起来。

    嘣~!

    竹弓颤动,竹箭飞过数十米距离射向黑狼。

    “……”

    刘秀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人家黑狼压根就没有动一下,竹箭距离对方整整两米插在地上,尾部轻轻颤抖,这准头……简直丢人。

    然而这能怪刘秀吗?他又不是专业的弓箭运动员,甚至曾经这玩意他都没碰过。

    想了想,刘秀依旧没有放弃使用竹弓,再度开弓搭箭射出一支箭矢,这下准头是够了,竹箭射在了黑狼身上。

    然而压根就不破防,竹箭除了让黑狼身躯一抖发出一声低吼之外几乎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狼皮坚韧,竹箭丝毫没用啊。

    摔~!

    彻底放弃了使用竹弓的想法,刘秀将其放在了竹筏上,将腰间的石斧握在了手中壮胆,这是唯一能给他带来一丝底气的东西了。

    夕阳西下,双方僵持在继续。

    稍微看了看天色,刘秀知道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这里比不得平静的河道中,天知道湖泊中心那未知的存在会不会夜晚出来将自己一口吞了。

    看到远处自己的山洞,刘秀微微皱眉,如果自己能回到山洞中的话,居高临下占据有利地形,再加上自己强大的力量或许还有和黑狼周旋的余地,并且那里还有储存的柴火,若是能升起篝火的话,火焰应该能给黑狼带去很大的威慑力。

    他这一来一回出去了十多天,山洞中的篝火早就熄灭,连身上的火种都没用,生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黑狼估计也不会给他时间。

    然而不管怎么样,前提是要刘秀在黑狼眼皮子底下回到山洞中才行。

    万般无奈之下,刘秀只能拼一把了,右手握着石斧,左手用竹竿撑着竹筏往岸边划去。

    双方越来越近,竹筏随着靠岸下方的湖水越来越浅。

    当双方距离还有十五米左右的时候,黑狼忍不住了,发出凶残的一声狼嚎,露出狰狞的爪牙助跑两步身躯一跃划过七八米的距离向着刘秀冲来。

    此时湖水只有一尺来深,黑狼落水之后溅起大片的水花,水面不过到它膝盖的位置,它在水中再度一跃,因为湖水阻力加之没有助跑,只划过四五米距离,只需它再度一跃就能跳上刘秀的竹筏了。

    此时此刻,刘秀浑身紧绷,握着石斧的掌心满是汗。

    没有真正面对这三米长的黑狼,没有人能理解刘秀此时的心情。

    在黑狼再度一跃快要上竹筏接近刘秀的时候,肾上腺素直线飙升的他微微蹲身脚下用力,竹筏微微下沉,水面波纹荡漾的时候,刘秀整个人飞跃出去,划过五六米距离与黑狼错身而过落在了水中。

    地球上运动员的立定跳远纪录是多少刘秀不知道,但他此时绝对打破了这个纪录,然而紧张的气氛下他没功夫想这些问题,眼角余光看到黑狼扑上竹筏低吼一声追来,他更是头皮发麻拔腿就跑。

    砰砰砰~!水面翻滚,刘秀几下就跑上了岸,微微回头一看,心跳都慢了半拍,身后黑狼高高跃起扑来已经近在咫尺,甚至刘秀都能看到它张开嘴巴里面发黑的牙齿和闻到口臭。

    下意识向着边上翻滚躲避,间不容发间黑狼从他身上飞过落地翻滚一圈再度冲来。

    在躲开黑狼扑杀之后,刘秀没功夫理会对方情况,爬起来就往山洞那边夺命狂奔。

    这该死的黑狼,都特么多少天了,没招你惹你了至于么?都追这里来了还不放过自己,简直不死不休啊。

    嗷呜,身后黑狼嘶吼,脚步轰鸣宛如催命符一样追来,身后恶风来袭,刘秀再度一个翻滚躲开一次黑狼扑杀起身拔腿就跑。

    黑狼凶猛无匹速度也快,然而接下来的多次扑杀都被刘秀险之又险的躲过,场面相当惊险刺激。

    刘秀此时脑袋都是懵的,完全靠本能行事,反正他自己都没搞懂自己为什么能一次又一次躲开黑狼扑杀,简直神奇。

    然而渐渐的,奔跑中刘秀稍微冷静,却发现在躲避黑狼一次次扑杀途中,自己前进方向已经远远偏离了山洞那个目标地点……

    没时间想那么多,活命要紧,刘秀只能没命的跑,生命威胁下,刘秀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脚下宛如生风,一步跨出就是三四米距离,速度并不比黑狼慢多少。

    很显然,这段时间练习无名养身功给他自身带来的变化他自己认识远远不够。

    一直以来练习无名养身功刘秀都只是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没想那么多,荒山野岭一个人又没有人探讨,生活虽然忙碌却是悠闲,这样的前提下他能清楚的认识自己才怪了。

    这一追一逃,一次次险死还生后,刘秀都不知道自己跑什么地方去了,猛然脸色一变,前面居然是一条绝路。

    此时他距离山洞那边至少千米,已经来到了平原的边缘,前方是褐色的岩壁,夕阳照耀下褐色岩壁下半部显得很光滑,像是被什么东西长年累月舔舐一样,居然反射阳光发出丝丝晶莹的光芒。

    岩壁不高,也就两三米而已,再往上就是起伏的大山了。

    前面没路了,哪怕爬上岩壁往山上跑刘秀也不觉得自己能跑过四条腿的黑狼,怎么办?

    穷途末路之下,刘秀双目中闪过一丝疯狂,既然你不放过我,那么哪怕是我死也要让你付出点代价!

    停在岩壁之下,刘秀赫然转身咬牙表情有些扭曲的看向身后。

    黑狼高高跃起扑杀过来,它似乎看到了刘秀穷途末路,目光嗜血阴冷,张大嘴巴欲要给刘秀最后致命一击!

    死死的盯着扑来的黑狼,极端紧张之下,刘秀双目充血皮肤变得血红,在黑狼距离他不到两米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抬起手中石斧向着黑狼脑袋奋力砸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刘秀只觉浑身一震,身躯忍不住后退直到背靠岩壁才停了下来,反观前方,刘秀有点发蒙。

    原本体型巨大而凶猛的黑狼,此时已经反向跌落出去五六米远,在地上翻滚两圈欲要站起却身躯一软倒地,如此两次之后才算是重新站了起来。

    此时在黑狼的脑袋上,一道三寸长的伤口触目惊心,那是被刘秀手中的石斧生生砸出来的,伤口中白生生的骨头清晰可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秀似乎看到那骨头上居然有一道裂纹,刘秀也不敢肯定这点,因为黑狼脑袋上的那道伤口很快被鲜血覆盖。

    好不容易站稳的黑狼,面对刘秀的视线双目中居然出现了一丝畏惧!

    “看错了吧?”

    刘秀下意识心中暗道,因为在黑狼眼中的一丝畏惧一闪即逝,被嗜血取代,又一次扑杀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再次扑杀过来的黑狼,刘秀心底没那么慌了,看准时机,手中石斧又一次砰一声砸在了黑狼头上。

    砰~!黑狼活生生被他砸出去五六米远!

    以黑狼的体型,虽然干瘦,但怎么也得一百五六十斤往上,居然被刘秀砸飞了出去!

    “我貌似对自己的力量一无所知……”

    如此情况,刘秀表情有些愕然的喃喃自语道,一丝激动和兴奋在心底滋生。

    这次,被砸飞的黑狼晃晃悠悠足足四五次才站起来,面对刘秀的目光,它身躯微微一颤,眼中闪过畏惧,顶着满脑门的鲜血夹着尾巴转身就跑!

    刘秀:“……”

    看了看手中微微有些开裂的石斧,又看了看夹着尾巴跑路但身体却有点打偏不受控制的黑狼,刘秀眨了眨眼,旋即恶从胆边生,拔腿就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