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八十二章 改变世界的第一步从自己开始
    ——裂缝!

    ——伟大门扉!

    ——是伟大门扉上的裂缝!

    一瞬间,苏昼就想到了一个可能,也即是昔日仙神们消失不见的去处!

    “灵气断绝,应当是伟大门扉出问题的那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星空天幕中的裂缝很可能已经出现,甚至,地球乃至太阳系的灵气消失,就是灵气流失到了其他世界中造成的现象!”

    “而如今,依照雅拉所说,所有伟大存在都已经逐渐苏醒,准备脱困,所以伟大封印的状况也开始逆转,灵气回流,从其他世界涌回了我们的世界,造成了灵气复苏现象。”

    根本就不用猜测,苏昼在听见‘仙神可能是前往其他世界’这句话时,就想到了自己穿越去神木世界的情况……既然龙的灵视,能够看见那些世界,那么作为最强大的修行者,仙神们必然也可以。

    而他们最后的挣扎,恐怕就是顺着流失的灵气轨道,在没有天神刻度的情况下,做出最后一搏。自己主动前往了那些伟大封印彼端的世界!

    “仙神们追逐灵气,前往了其他世界——至少,有极大的可能就是这样。”

    看见苏昼一脸凝重的表情,道圣还以为他在疑惑,便笑着解释道:“苏同学,没必要现在就去思考这些东西……总而言之,自从仙神消失之后,就一直有一些人企图呼唤他们,亦或是其他异世界强大存在的力量。或者说,他们在呼唤我们仙神的时候,意外寻找到了其他异世界的存在。”

    “这些人组成的组织,甚至还的确得到了异世界存在的回应,虽然我们都认为他们呼唤的根本就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些仙神,但毫无疑问,这些异世界存在,同样具备极其强大的力量。”

    “甚至,灵气复苏时出现在地球上的种种怪物和异变,都和它们有所关联……而那些组织中,有一些想要呼唤这些异界仙神的血脉亦或是分身降临,而有一些更加疯狂,他们想要呼唤出异世界的仙神,打破现有的秩序,甚至是开辟出通向异世界的通道。”

    说到这里,张清云的表情变得很严肃:“而这并非是不可能”

    而就在道圣阐述这些情报的同事,苏昼在心灵世界中,若有所思的问向雅拉:“看来,无论是仙神还是如今地球的高层超凡者,都已经察觉到了天上那些裂缝,可能和异世界相关了。”

    “这并不奇怪。”

    而雅拉懒洋洋的回答道:“哪怕是他们不知道伟大门扉以及异世界的事情,看见如此庞大的裂缝,谁又不害怕呢?哪怕是你当初,不也震撼了几秒吗?”

    “说实话,倘若正国官方真的有一些比较强大的仙神传承,那么未来,它们说不定还真的能探索几个比较容易探索的封印世界呢。”

    现实,张清云喝了口茶水,他看了眼苏昼的表情,发现苏昼并没有因为这些信息而而惊愕莫名后,便有些欣慰的微微点头。年轻人理解能力强,这也是他愿意说出这些消息的原因,至少不会抗拒现实,不愿意接受。

    然后,他便继续重申道:“昔日仙神在离开地球前,并非什么都没有留下——无论是秩序大阵,还是存在于世界各地众多地区的遗迹,都是他们的遗留。而他们的修法,正国修行者仍然有着最完整的传承。”

    “而最重要的,便是那些仙神遗迹——那里,或许就有着通向异世界的道路和方法,亦或是其他珍惜法宝资源的遗留。”

    说到这里,即便是张清云的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但也微微带着一丝神往,他轻叹一口气,抚了抚胡子:“谁知道,灵气复苏会持续多久?谁又知道灵气时代又会什么时候结束?仙神究竟去了何方?遗迹中是否有找到这些疑问答案的线索?”

    “围绕着这些仙神遗留的遗迹,和平已久的世界,或许将会迎来纷争,而那些疯狂的神秘组织,也毫无疑问想要利用那些以及,去召唤他们寻找到的新的仙神,打破我们如今地球现有的秩序。”

    “难道,就不能和平开发吗?”听到这里,苏昼忍不住开口询问道:“仙神究竟有多强,我并不知道,但毫无疑问,哪怕在灵气断绝前,他们也是最强大的那一批修行者,他们留下的遗迹,不管怎么想也不是那么容易发掘的吧?”

    “大家连一个遗迹都未必能完整探索,为什么就不能和平开发,而是掀起纷争呢?等成功发掘出遗迹后,倘若找到了通向异世界的方法,那也必然不是一个国家就能单独进行的项目……我的意思是说,完全没有必要,在什么都还没开始的时候,就为此剑拔弩张吧?”

    “你说的的确不错,苏同学。”道圣却赞同的了苏昼的看法,但是他却摇头道:“只是,有那么简单?的确,全世界最强大的数个势力都号召要和平开发,我们也的确都是想要和平的,但是和平真的会到来吗?无论是仙神留下的神秘以及,还是能让仙神一去不归的异世界,真的是现在的我们可以贸然探索的吗?”

    “哪怕是超凡者和普通人的关系,这凭空多出的阶级变幻,资源利用率,便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我们正国如今如此十几亿的人口,又怎么是古代那种全世界总人口都不超过五千万的古典模式,能够套用的呢?”

    “造成乱世,并不需要战争,需要的只是一个变幻不休的时代——很遗憾,灵气复苏时代,便是这样的时代。”

    看着苏昼还是有些难以理解的表情道,道圣张清云笑了笑:“我知道,或许你们这些年轻人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仔细想一想,苏同学,你持有龙血,那么,自然也会有其他人觉醒其他血脉,成为天才。”

    “你并没有为恶的念头,但是倘若那些觉醒的天才心中有恶念,亦或是觉醒的本就是恶兽的血脉,非要杀人此人,吞噬灵魂才能成长……这是否就会造成混乱?”

    “而成百上千个,成千上万个这样的人出现,是否就会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乃至于世界都因此动荡不安?”

    说到这里,张清云也只是淡淡的做出一个总结:“哪怕是现在,我们也没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法,只能寄希望于你们这年轻的一辈,可以迅速成长起来,可以让已经焦头烂额的我们,稍微缓一口气。”

    “……我明白了。”

    此时,苏昼也严肃地点头。

    他的确感觉到,在如今和平的表面之下,有汹涌的暗流正在涌动……

    而自己……甚至对此感到兴奋,以及,一种莫名的自责感。

    话题结束后,道圣也离开了。

    离开前,他称赞苏昼的天赋和胆气的确非同凡响,并且勉励苏昼在圣举选试时也能一鸣惊人。

    “虽然我很清楚,你的灵气测试毫无疑问能拿全国第一,但也不要骄傲自大,正常的圣举选试也不要落下。”

    老者如此笑着拍着苏昼的肩膀,然后眉头微皱——苏昼的肩膀自带反震之力,是稍微有点硬——总之,张清云就像是个慈祥的老头,重申学习对学生的重要性:“想要理解超凡传承,也需要深厚的知识功底,不学好其他学科,总是会吃亏碰到门槛的。”

    而回到队伍中的苏昼,也迎来了带队教授老师,还有同校同学们的赞美和欢呼——说真的,差距拉得这么大,反而没什么嫉妒可言了,就像是没人会嫉妒一个拳王一拳的力道能打死一头牛,大家只会赞叹‘卧槽好牛逼!’。

    苏昼如今成了一中学生鼓吹的对象,就是类似‘我们学校出了个天才!’这样的吹逼资本,也是颇为神奇。

    对此,苏昼不排斥,也不反对,这正是他想要的目的,他需要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天才,只有这样,日后他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遭遇的反对,能够得到的支持,就会比默默无闻要好很多。

    时间流逝,逐渐到了深夜,虽然测试已经结束,但是测试的成绩还需要记录,直到明天下午,体测的学生们才能陆续回到家中。

    深夜,睡不着的苏昼走出一中那类似汽车旅馆的休息营地,来到小楼的楼底,仰头看向天空。

    因为营地位于山中,没有城市中那过于明亮的灯光,天穹上的星光都显得璀璨不少。

    在那高天之上,银白色闪烁的星辰在夜光云中闪烁流动,隐隐约约组成了一条星河。

    “多么美丽浩大……”

    苏昼凝视着这些明亮的星辰,以及那些纵横于星辰旁,黑暗又深邃,蔓延了整个天幕的裂缝后,心中无声地感慨了片刻。

    而就在此时,苏昼的背后有脚步声传出,同样没有睡觉的邵启明带着一丝困意出现在他身后。

    “怎么了,阿昼。”

    他还以为苏昼是因为今天白天拿了体测第一,有些兴奋的难以自持,便笑着道:“怎么,白天出名后,爽到睡不着觉了吗?”

    “嗯……倒也不是。”

    苏昼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好友,轻轻笑了笑,然后便继续抬头,看向星空。

    他语气有些缓慢的说道:“主要是和道圣聊了一会后,忽然发现现实的情况,可能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等到邵启明也站到身侧,和自己一起抬头看星空时,苏昼才轻声道:“启明,我喜欢变幻不定的时代,喜欢惊险刺激的生活。”

    “是啊。”虽然不知道苏昼为什么说起这个,但邵启明赞同的点了点头:“你从小就巴不得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总是想要找到真正的灵异现象——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有多远跑多远,而你听见类似的消息,就像是闻到蜂蜜的熊。”

    “我还记得那年暑假,你带我连闯28家凶宅鬼屋,每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是啊。”

    苏昼回忆起了自己初中暑假和邵启明的凶宅鬼屋大冒险,不禁也笑了起来:“我一直都喜欢都市异闻,灵异故事中的危险和神秘,我也喜欢游戏里千钧一发,拯救什么,挽回什么的壮阔……我喜欢这些东西。”

    可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又重归严肃:“但是,这是不是也可以说,我的本能,其实是期待‘混乱’,期待‘乱世’的呢?”

    “当然不是。”身旁,邵启明却奇怪的挑起眉毛,看了今天意外会胡思乱想的苏昼一眼,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道:“或者说,你期待的,难道不是‘平复混乱’吗?怎么说的好像是你要掀起混乱那样——而且,就算是期待,那又怎么样?”

    “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怎么会不清楚你的想法?阿昼啊,你只是想要为自己超出常人的力量,找到一个既不影响到其他人,也可以合理运用的渠道——就像是擅长游泳的人,会幻想救落水美女,健身的人想要找个机会炫耀肌肉,你的话,就是想要帮人解决其他人解决不了的麻烦,搞定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高尚,也不要把自己想的太坏,总的来说,你是个大好人,但也没到圣人的地步。”最后,邵启明如此定义道,他拍了拍苏昼的肩膀,而这次苏昼终于学会如何关掉身体本能的反震了:“而你现在的情况,明显就是白天装逼过度爽完后,晚上进入贤者状态了,不然的话,你从不思考这些东西。”

    “……我也很清楚,我也不是特意无病呻吟。”

    邵启明的确很了解苏昼,他的一番话,的确让似乎有些进入贤者状态的苏昼恢复了一点正常的思维模式,猎魔者点了点头,然后吐出长长地一口气:“只是启明,我忽然发现,比起单纯的杀恶人,其实我真正想要的,却是一个没有恶人的世界。”

    说到这里时,苏昼的目光明亮,他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所以,我才本能的想要展现出自己的天赋,拿到这个世界的话语权,拿到可以做出决定世界走向的‘入场券’。”

    “改变自己,改变亲友,改变周围,进而改变国家——改变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