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激流年代 > 第五十五章 大单子
    九十年代的中国计算机市场最强者不是康柏HP这样的国际大牌,也不是方正长城之类国产品牌,而是AST这家美国中型电脑公司,即使美国本土出了种种问题甚至错过了486向Pentium的天赐良机一败涂地,AST在中国市场仍然是如日中天每年都有数十万的销量,只是风水轮流转,在几年的快速增长之后,美国本土的危机终于影响到中国市场上的AST,现在AST已经陷入步履艰难的发展瓶颈。

    正所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AST既然举步维艰,不管是其它外企还是国产一线品牌或是新天恒、望山这样的国产品牌都准备把AST让出来的增量市场全部拿下来,易弱水自然知道徐静仪需要什么样的信息:“校园网的超级单子固然要全力争取,但是法律系的这笔单子也必须争取,咱们江东贸专是部属高校省部共管,怎么也要副市长出面才管用,孙副秘书长打个招呼不管用!”

    徐静仪最头痛的就是孙里某些领导与市教委胡乱伸手,有些大单子她已经是明明是获胜在望但是市里随便打声一声招呼就归了新天恒,易弱水这话一下子就让她信心倍增:“想不到易弱水同学知道的事情挺多,我们星空电脑很愿意与江东贸专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事实上徐静仪刚说出这句话就有点后悔,她觉得自己怎么能同一个普通大学生说这种话,易弱水终究只是一个学生,难道还能介入江东贸专的电脑采购不成?

    易弱水知道的事情实际并不多,但是他知道怎么用少量的信息误导孙静仪:“对了,今年经管系的采购指标已经用完了,所以经管系那里就不用专门跑了!对了,孙副秘书长与新天恒关系这么好是因为亲戚关系吧?”

    徐静仪完全没想到易弱水只是随口一句推测而已,她一下子被易弱水提供的信息震住了,当即就把实情说出来:“是啊,照顾自己弟弟的生意也不能这么拉偏架,如果不是孙副秘书到处瞎折腾乱说话,我们望山电脑今年至少多两百五十万的生意!”

    现在的PC销售还是朝阳产业利润很高,对于徐静仪来说丢掉两百五十万的单子就等于损失了近百万净利润,证实自己猜想的易弱水当即顺着徐静仪的口气往下说道:“问题是孙南山自己不出面,都是张良山在外面替他得罪人,就是想写举报信也不好写!”

    徐静仪没想到易弱山居然知道这么多内幕:“说起来张良山这种小人就觉得气人,孙南山怎么能用这种人,如果他不是撑腰张良山怎么能在市教委升得那么快!”

    易弱水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对了,静姐,我再问一句,有个小曹老板是什么来路?我受不了这口气,没什么背景的话就拿他开刀!”

    李秀丽前段时间一直把易弱水夸成了一朵花,但是徐静仪觉得易弱水也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而已,但是现在她现在觉得易弱水绝对人才难得而且路子很野居然准备下狠手,绝对不是什么普通大学生,而且她也很想收拾曹际云:“曹际云就是个卖教辅材料的,但是现在抱上了张良山大腿,两个人蛇鼠一窝把整个市场都给搞乱了。”

    教辅材料利润惊人,一定要跟学校、老师、教委搞好关系,所以曹际云抱张良山大腿也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既然只是一个卖教辅材料的小商人那对付起来就方便多子,易弱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回头我就找人对付他!”

    只是徐静仪马上就说道:“别小看了曹际云,虽然他只是技校毕业,但他是曹青鹏的侄子,千万要小心再小心!”

    易弱水对于曹青鹏这个名字隐隐有些印象:“谁?曹青鹏?这是谁啊?”

    李秀丽插嘴说道:“金江第一富豪曹青鹏,就是金江那个曹青鹏!”

    李秀丽这么一说易弱水立即就想起来了,在另一个时空他也听说过曹青鹏与金江曹氏家族的名号,而世纪之交正是曹青鹏家族最辉煌的鼎盛时光。

    做保健品出身的曹青鹏不但是金江第一富豪甚至可能是一段时间内的东江第一富豪,在一些公开报道中曹青鹏的财产在九三年就突破亿元,而且他的财产还在不断稳定增长,据说每年都能在保健品生意上赚上几千万,虽然金江曹氏家族在新世纪之后元气大伤但是易弱水仍然时不时听到这个家族的新闻。

    只是易弱水怎么也想不通曹际云这么一个卖教辅书的小老板会同金江曹家搭上关系:“曹家不是在金江卖保健品吗,他怎么跑到星州卖教辅书?”

    徐静仪当即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他是替曹家来星州铺路的,如果不是曹家给他撑腰他一个技校生凭什么在星州横着走,前段时间还开着辆面的到处乱跑推销多媒体设备,甚至说是要给各个学校免费试用,还好那辆面的被人借走了!”

    如果说教辅书跟望山电脑这边没有多大关系,那么卖多媒体设备就是越界来跟望山电脑抢饭吃甚至是砸徐静仪的饭碗,难怪徐静仪一听到曹际云的名字就跟易弱水结成了统一战线。

    虽然在曹际云眼中这样的越界可以说顺理成章来形容,但是徐静仪这段时间可是把扰乱市场的曹际云恨到骨子里,而听到这易弱水不由笑出声来:“静仪姐,我知道曹际云那辆车被谁借走了!”

    徐静仪当即问道:“谁借走?”

    易弱水当即就把前几天在东城发生的那段喜剧说了一遍:“静姐,你说这事痛快不?我昨天问过了,那辆面包车现在在东北已经跑了五千多公里,要到十月才能回来入库,静姐如果想让警方秉公办案的话,我可以请涛哥出面让刑警队那边好好计算一下具体的修理费用。”

    徐静仪还不知道易弱水口中的“涛哥”到底是谁,但肯定是个公安的部门有力人物,这样的朋友一百个也不嫌多,她当即问道:“我觉得到时候让刑警队秉公办案修个三四千块就可以了,咱们也不能斩尽杀绝!易弱水同学,要喝茶还是喝咖啡?”

    说到这徐静仪冷艳的面容第一次露出让易弱水格外心动的淡淡微笑。

    只是易弱水并没有沉迷于徐静仪的笑容之中,他看不上书桌上的雀巢速溶咖啡:“速溶咖啡我还是喜欢猫头鹰,那就先来杯绿茶吧!静姐,以后东城地面上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可以找我!”

    李秀丽在旁边补充道:“涛哥就是刘松涛,东城派出所所长,跟小易是真正生死与共的兄弟,在东城有什么事情找小易比找刘所长还要方便些!”

    徐静仪觉得自己已经够重视易弱水了,但最终还是低估了易弱水的能量:“到时候一定找易弱水同学帮忙,对了,易同学,你对你们江东贸专的校园网采购有什么看法?新天恒盯这个项目盯得很紧!”

    我能有什么看法?虽然在校园里混了一个月,但是易弱水知道这笔大单子还是从徐静仪嘴里得知,只不过他知道怎么应付这种场面:“实际很简单,别人觉得新天恒优势很大,我觉得新天恒是处于绝对劣势,关键就看咱们怎么努力,只要努力了绝对有机会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