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叫我鬼爷 > 第一一四章 这哥们儿能咬鬼
    当这个拎着斧子的男人出现,并来势汹汹地反锁了门,周轨和西蒙就都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

    “原来你才是鬼域安排的恶鬼。”西蒙看着眼前的男人,表情里透着股自己都没想到的意外。

    所以吕游没说谎,张晓萍也没说谎,只不过吕游是真的记得过去的记忆,但张晓萍是被鬼域篡改了记忆。这份虚假的记忆里,吕游仍然是她的儿子,只不过吕游被塑造成了一个蛮横凶狠的熊孩子。

    不得不说,这个鬼域的趣味挺恶的。

    “老公……”张晓萍看着鬼域强塞给她的丈夫,脸上全是惊恐和莫名。“老公你拿斧子干什么?杀人犯法的!”

    “妈妈,他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才不会欺负你!”吕游害怕张晓萍继续被蒙骗,急不可耐地解释。

    但是张晓萍完全被虚假的记忆蒙骗了,根本无法相信儿子的话。

    周轨和西蒙都站了起来,挡在了拿斧子的男人面前。

    确切的说,是挡在了鬼域安排的恶鬼面前。

    “看样子你早就知道我们进来了。”西蒙淡淡地问。

    恶鬼冷笑一声,把手里的斧子抡了抡。“这里可是鬼域,闯进两个活人怎么可能不被发觉?当然你们要是满世界乱窜,我也许一时半会还找不到你们,可是好巧不巧,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老公,你在说什么?什么鬼域?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张淑萍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听到的东西,像是要崩溃一样不停发问。

    吕游赶忙冲过去抱住她,告诉她:“妈妈你快跟我走,我带你逃出去!”说完他拉着张淑萍往另一头的墙壁冲去,想带她直接冲出这栋楼。

    他知道,虽然张淑萍不知道她自己也是鬼,但是没关系,自己带着她跑,一定可以成功逃出去,等到离开房子一段时间,张淑萍的记忆说不定能像他一样恢复过来。

    然而当吕游像往常一样打算穿透墙壁时,整个身体却突然遭到剧烈反弹,最后狠狠倒摔在地板上。

    “怎么回事?我怎么出不去了?”吕游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写满疑惑和惊恐。

    “蠢东西,有我在这里,你还想跑?”拎着斧子的恶鬼狞笑着,脸上满是恶毒和鄙视。

    周轨回头看了西蒙一眼,问:“这个是自带通道的恶鬼,错不了了吧?”

    西蒙猛点头:“这次错不了,抓住他,我们就有可能回到人间了。”

    听西蒙这明确的回答,周轨点点头,心里有了底。

    “虽然我来这个鬼域还没多久,不过这鬼地方让我挺火大的。”周轨一边沉声说着,一边把背包和外套都脱了,随手扔在沙发上。

    西蒙看他这动作吓了一跳,立刻说:“你不会还要用那招吧?别冲动,冷静点!”

    “我冷静?那你有招吗?”周轨回头看着西蒙,有些不信任地问。

    “我……有。”

    西蒙回答的很不肯定,从我到有中间隔了好几秒的犹豫式停顿。

    周轨就说:“别逞强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然后他回头重新看向那个拎着斧头的恶鬼,冷冷地说:“这货一看就不是善茬,而且是有备而来,我开大招有风险,但是总好过被他弄死。”

    “你等一下,你至少先让我试一试再说。”西蒙显然是个不擅长虚张声势的实诚人,说话做事总是会先掂量清楚自己,现在他仙家师父不在,他的实力大打折扣,所以说不出“你们都不是我对手”这种话了。

    “你真要上?”周轨再次跟西蒙确认。

    因为到目前为止,西蒙虽然画拘鬼阵很拿手,但是拘鬼阵毕竟只能算陷阱,不适合主动攻击,用来对付眼前这个拿着斧子的恶鬼,恐怕不趁手。

    然而西蒙还是点点头:“嗯,我觉得我至少可以热个场。我要真的不行,你再上去拼命。”

    听他这么说,周轨于是不再阻止了,干脆在沙发里坐下,进入观战和备战状态。

    当西蒙主动走上前时,那个拎着斧头的恶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你们这些人间的术师,总是稍微学了点皮毛就自以为可以替天行道,除魔杀鬼,但是你们也不想想,谁给你们的权利?嗯?”

    这居然是个喜欢嘴炮的恶鬼,周轨还挺意外的。

    西蒙总是说自己口才不好,周轨于是替他回答:“不需要谁给权利,我看你不爽,就想收拾你,就这么简单。”

    一般的捉鬼师傅都喜欢把正义和天道挂在嘴上,总是把自己摆在特别高大上的位子,以审判者的姿态批判他们这些恶鬼,但是周轨不按常理出牌,结果恶鬼反而噎了一下,没能立刻找出回嘴的话。

    几乎同一时间,西蒙已经笔直朝恶鬼冲了过去。

    周轨看的不由一愣,心说西蒙这么莽的?

    从周轨的眼睛来看,西蒙好像就是人冲上去了,但是全身上下没有动用任何法术的迹象。

    他想干嘛?赤手空拳斗恶鬼?

    不,不会,西蒙是个经验老道的人,而且必要的时候还挺狠毒的,应该是有后手,只是藏得太好而已。

    周轨在心里如是感想。

    然而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他甚至坐都坐不住了,一下从沙发里跳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画面。

    西蒙朝恶鬼冲过去后,恶鬼分毫不惧,举起手中的斧头,朝着西蒙当头劈下。

    西蒙却不退,只侧身勉强躲过正面攻击。

    他这个举动是非常危险的,那一斧头极有可能直接把他胸口剖开来。

    不过还好,西蒙身手过硬,胸口只是被斧头划了道血口,然后他趁机突进,猛然窜到了恶鬼的面前。

    周轨心里拎了一下,猜测西蒙是要趁这个靠近的机会,再次施展他那神速的画阵能力。

    就像之前他在张淑萍脚下画出拘鬼阵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只要成功,这只鬼就跑不了了。

    果然,周轨看见那只神奇的朱砂笔再次滑入了西蒙手心。

    周轨不由自主捏紧了拳头,心中祈祷着,加油,一定要成功!

    “蠢货,你这是找死!”恶鬼被西蒙欺身上前,居然不急反笑,是那种王者鄙视蝼蚁的冷笑。

    恶鬼左手一伸,直接攥住了西蒙拿笔的那只手。

    恶鬼邪佞的笑着,莫名有种恶霸抓住貌美姑娘调戏的范儿。“凭你这点能守不能攻的本事,也敢往我面前冲?”

    西蒙面无表情,忽然也用左手抓住了恶鬼的斧子。

    于是一人一鬼变成对峙的局面,似乎谁也没法动谁。

    “妈的,看来我真遇到个奇蠢无比的。”恶鬼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惊讶,“你是不是以为没有斧子我就弄不死你?太天真了吧?”

    接下来的场面把周轨吓得心脏狂跳,因为他看见恶鬼忽然张大嘴,一口就朝西蒙脖子咬下去。

    鬼能直接咬死人吗?

    不知道,反正周轨以前没遇到过。

    不过既然这鬼做出这个动作了,那就算咬不死,肯定也会有很大伤害的吧?!

    不行,得出手了!

    周轨不能等了,准备放手一搏。

    “你别动!”

    已经被恶鬼咬住脖子的西蒙忽然回头低呵,阻止周轨使用副作用超大的五行御魂。

    “可我看你撑不住了啊!”周轨焦急地说。

    他看的很清楚,西蒙被恶鬼咬住的脖子已经飞快发黑,并且这种黑色在顺着颈部的经脉飞快蔓延下去。

    但是西蒙仍说:“没事,我能撑。”

    这是靠撑就能搞定的事吗?周轨已经有点搞不清西蒙的想法了。

    然而接下来,西蒙展现出了更加让周轨无法理解的举动。

    只见西蒙忽然也张大了嘴,来了个视觉意义上的狮子大开口,猛地咬住了恶鬼的脖子。

    周轨震惊。

    “啊——!”

    这一声惨叫是恶鬼发出来的,他明明是先咬人的那个,但现在他也是先惨叫的那个。而且显然是疼的不行,否则这恶鬼没道理松口。

    也就是说,西蒙和恶鬼对咬,西蒙占上风。

    这是何等霸道的牙口!

    周轨震惊值+1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