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和女友成了黑白无常 > 0063怪异鬼物(为舵主蓦默加更)
    “头发?”

    虽说知道自己的寿元的确有所恢复,但是却没想到发色也会随之变化。

    随即接过那怀表翻开,晃眼一看的确有两缕头发已经由银白色转为灰白。

    「倒还真是,难道说在这世界里的残魂有助于恢复失去的阳寿?还是说量变引起质变?」

    范九望着镜中那已变色的头发思考着原理,不过下一刻却被怀表那镜子下方模糊的照片所吸引,不由得好奇地伸手想要打开怀表中的夹层。

    “等…”

    夏玲也看到他那伸往怀表夹层的手指,急忙喊出声来想要阻止。

    “嗒…”

    可还是说晚了,怀表中的夹层瞬间弹开,露出下方那张仅比拇指稍大一些的泛黄照片。

    只见照片内一名露出灿烂笑脸的小女孩正被站在一对男女中间。

    从女孩精致的小脸蛋上依稀看出有一丝夏玲的影子,范九不由得目光朝她望去,与照片中那小女孩的身影做着对比。

    “你以前挺可爱嘛。”

    看着她有些微怒的细眉,范九才想起自己不应该未经她同意就打卡夹层,立马对着照片夸赞道,希望能让她那倒竖的细眉得以舒展。

    “呵,谢谢了。”

    夏玲一把抢过怀表收入胸前军装的内袋中,同时转过脸去冷冷开口。

    “这是怎么了?”

    范九看着她那突然转变的态度不由得问道。

    夏玲并未理会他,目光朝着远处天空中那一丝亮光冷淡地开口道:“离目的地还远着呢,走吧。”

    她说罢便沿着下游走去,不再理会身后的范九。

    「真是奇怪了…怎么就突然间发脾气了呢?」

    范九望着她走去的背影一头雾水,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升到八阶后速度也有少量提升,现在只需发挥出七八成实力就能达到之前七阶所全力爆发时的速度。

    “哎!你等等我。”

    望着远处那全力爆发着九阶速度的夏玲,范九大声开口喊道。

    就算他已经升至八阶,但全力爆发下速度还是差了夏玲一线,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距离已愈来愈远,更何况夏玲当时是先他一步出发的。

    可远处那疾奔而去的身影并未理会他,依然继续爆发出全力奔行,对于范九的喊话权当做没听见一般。

    范九在后方努力想要跟上她的速度,虽说速度比她慢不了多少,但是十几分钟的追逐下也拉开的近百米距离,在这漆黑的世界中就只能看到一丝绿色的人影而已。

    “轰!”

    突然间那道身影侧飞而出,一道巨响也随之传入范九耳中。

    “夏玲!”

    范九焦急地朝着她喊道,同时脚下的速度再次增加,竟隐约有些突破他先前速度的极限。

    百米距离对于他来说也就一瞬而至,下一刻他就赶至夏玲身旁。

    只见她一手拄着长刀半蹲在地,另一只手则捂着腹部,眉间也因疼痛而微微皱起。

    此时她嘴角划过一丝殷红,眼神谨慎地望着先前所传出巨响的方向。

    范九也不由得顺着她的目光朝着远处望去。

    只见还算平坦的土地上有一处突兀的突起,一只泛着腐朽气息的漆黑手臂正从那爆开的土地上缓缓伸出。

    “啪…”

    另一只手也从那爆开的土地中伸至地面,看那腐朽的血管暴起的模样,似乎那道身影正欲从下方费力想攀爬出来的模样。

    “你没事吧?”

    范九此时目光一脸凝重的望向那两双手臂,同时朝着身旁那半蹲着的少女担心地问道。

    “我这伤口…有古怪…咳”

    说着她便咳出一口鲜血。

    范九立即回头望向她那手掌所捂住的腰间。

    只见她腰间疼痛部位并没有鲜血流出,甚至绿色军装都未曾破损。

    但奇怪的是,那手掌的缝隙处有着一道道黑色雾气缓缓溢散而出,与那双腐烂的手臂一样,都带着一丝令人反感的腐朽气息。

    “我看看!”

    范九急忙在她身旁蹲下,想要拿开她那捂住腰间的手掌。

    “别!”

    她赶忙开口阻止,同时手中捂住腰间的力度再次增加,脸上那痛楚的神色让范九看得微微心疼。

    “这黑雾好像会传染…离我远点!”

    她艰难地开口出声,而随着她说罢,范九也发现她腰间这黑雾竟已蔓延至小腹。

    “这是什么鬼东西!”

    范九顿时朝着那正欲从土地中爬出的身影怒喝道,心底满是焦急。

    此时再次望向那道身影时,范九才发现这身体传出的一丝气息有些熟悉。

    「三眼鬼王?」

    他不由得在心底疑惑道,不过随即轻微摆头否认。

    「气息大约有八阶武师,不是三眼,只是气息相近。」

    “嘭!”

    只听到一声地面崩裂之声,那道身影也从下方一跃而起。

    范九此时才得以看清他的本来面目。

    这生物身高近两米,体型也是人型,但与之不同的是,它浑身都泛着与这个世界一样的黑色,面部也皆被黑色所覆盖看不清五官,又或者是没有五官。

    “跪下!”

    范九尝试着对他发号施令。

    毕竟眼前这生物应该近似于三眼鬼王,既然同属鬼类就必须听从他的号令。

    只见那身影却在听到范九发声后有着一丝挣扎,刚想弯下双膝做出下跪时的动作却又抬起一只脚朝着漆黑的土地重重踏下,仿佛有一道意志正在干扰他的行动一般。

    范九此时看着他这诡异的反应也大惊失色,他敢进入忘川河的原因就是自己这鬼界之王的身份,进入这漆黑世界对他来说应该犹如进入自家后花园般随意。

    没想到才进来没多久却遇到了实力与他相当并且不听从他号令的鬼物。

    他想起三眼鬼王当时消散时连带着那丝腐朽气息也消失不见,随即想到了可能解救到夏玲的一种方案,就是将这鬼物彻底击杀。

    他回头望着身旁那眼帘正微微挣扎的身影心中暗下决定。

    随即将她环抱而起,随后带着她朝着不远处一颗黑色枯木冲去。

    “你…别碰我…”

    夏玲有气无力地出声道。

    但范九此刻也没空理会她,将她身体斜靠在那枯木下,随即将她手中长刀一把夺过。

    “借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