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启诸天 > 第82章 起义军
    向勇觉得自己隐隐把握到了些什么,但始终抓不住线头,没法完全理清。

    他低头看看晕倒的两人,拾起一柄长匕首,正要捅入那瘦小男人的心脏,却中途停下。

    现在杀了这两人,自然可以将两箱灵石据为己有。

    但却大概率会错失后继剧情。

    他收回手,心里不断权衡。

    如果把这两人唤醒,将灵石还给他们又如何呢?不过那样需要编一段谎话,要解释自己为什么袭击他们。

    而没有任何谎言是能永远不被拆穿的。

    脑海里转过无数个念头后,向勇突然出手,匕首划过那瘦小男人的颈动脉,紧接着又刺入那马车夫的咽喉。

    两人哼都没哼一声,无声无息地死去。

    这时他突然感到背后两块肩胛骨处发热,似有两股暖流注入。

    但他凝神仔细体会时,这感觉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刚才只是错觉。

    向勇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会,还是按计划继续行动。

    他没有拔出匕首,而是抓起那瘦小男人的右手,按在颈动脉伤口上,直到那男人满手是血;又布置了一些别的痕迹,这才走出车厢,回到车夫的位置上,驾车往茨城驶去。

    茨城发生暴乱,金鹏城不可避免也受到波及,城里出现了不少难民的身影。

    各条主要道路,重要建筑,也都有帝**人驻守。

    幸好金鹏城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向勇找路人打听,找了一条小径驶离了金鹏城。

    快速行驶的马车,留下一行血迹。

    7天前,范城的一些江湖人、失业工人突然发动暴动,暴动的原因至今不得而知。

    他们迅速拼凑起一支军队,攻占了城内的各种重要设施,包括市政大楼、警察局、银行等,然后击溃了匆忙聚集起来的驻军,抢夺了军火库。

    随后茨城的江湖人和失业工人也暴起响应,在茨城复制了一番这些举动。

    范城和茨城距离帝都南景市并不远,北上急行军三天即可抵达,如果乘坐蒸汽火车,更是只需半天。

    但卫戍南景市的禁卫军至今都没有出动,只是在南景城南边布防,而范城和茨城周边城市的小股驻军在发起几次试探性进攻未果后,都龟缩回了各自的城市,谨守待援。

    范城和茨城一带,实际上已经全部被起义军控制。

    这些情报,都是向勇在优鹿旅馆打听到的。

    在出金鹏城后,他向茨城方向行驶了二十里路,途中经过了“如归”旅社时也没有停留,只是不停地赶车。

    中途他停顿了一次,揭下自己的假胡须,重新换上江湖人的打扮,将剑、弓都背上。

    然后继续赶路。

    当茨城在望的时候,他终于被拦下了。

    拦住他的人有十来个,穿着五花八门,但都拿着武器,有身负刀剑的江湖人,也有皮肤粗糙、四肢有力,拿着短筒火枪或背着魔晶步枪的失业工人。

    看起来,他们应该是茨城起义军派出的巡逻小队。

    刀剑和火枪、魔晶步枪的枪口都对准向勇。

    “这里是军事禁区!你是什么人,报上身份!”一人排众而出,大喝道。

    “我是北河尊者的弟子,肖负生!”向勇大声说,“我在金鹏城时,目睹两人被杀,其中一人死前托付我将两个箱子送到茨城。”

    “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明!”听到“北河尊者”四个字后,那人的语气明显友好了许多。

    向勇将自己的身份证明递过去,那人上前接住,草草看了几眼,抬头问:“箱子呢?”

    “箱子和那两人的尸体都在车厢里。”

    那人绕到车厢旁,开门一看,皱了皱眉,回到队伍里和另一人耳语几句,才对向勇说:“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向勇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那人小声说了句“看相貌,一个是何老五,一个是谈全英。都死了。”

    另一人则说:“先带回去,让老大处理。”

    向勇微笑道:“没问题。”

    他自己走下,迈入车厢,之前和他对话那人、以及另外两个江湖人也坐进车厢。

    很快,马车继续行驶。

    那人一直试图从向勇这里套取更多的信息,向勇简单地交代了自己是受北河尊者之命,到帝都帮警察查案,一路追查到金鹏城,在空港外正好撞见有人行凶。

    那人便问行凶者是什么打扮,用的什么武功,向勇早有腹稿,一一道出,不露破绽。

    向勇也没闲着,和那人攀谈起来。

    那人叫洪赤,是起义军的一名小领袖,现在是一支百人队的长官。

    他的口风很紧,并没有透露什么机密,但也让向勇了解了不少目前茨城和范城的现状。

    茨城起义军的领袖是“河内大侠”万道中,以及几位工人领袖,而范城那边的领袖则是“落雨剑”梅望涵。

    这起义早有预谋,本是计划在半年后举义,但因为范城那边出了点状况,梅望涵不得不提前发动。

    至于具体是出了什么状况,洪赤没说。

    至于起义军的具体实力,军力分布,自然更不可能说给向勇听。

    很快便到了茨城南大门处。

    和金鹏城不同,茨城是一座有城墙的小城。

    金鹏城可以说是南北枢纽,重要的经济和工业城市,经过不断的发展,人口爆满,早已拆除了城墙,城市范围几经扩张。

    茨城却是一座小城,之前的经济支柱是小手工作坊,但受到了大工业、机械化潮流的冲击,大量工人失业,许多手工坊主也破产。

    许多曾外出务工的人,也不得不返乡。

    然而他们早就失去了土地,现在连工作也丢了,生活自然无以为继。

    女人只能选择出卖**,男人或沦为黑--帮分子,或在贫病交加中死去。

    这场起义,不是为了什么政治理念,仅仅是活不下去的人们所做的一次决死反抗。

    在城门处,向勇一行人接受了仔细的检查,才被放行。

    马车继续向北行驶,一直驶到城中心,才在一栋高大但有些破败的建筑前停下。

    建筑上有炮火的痕迹,还有几个大字:茨城市政厅。

    “我们到了,现在我带你去见万大首领,”洪赤说,“等大首领给出结论,你会得到应有的公正对待。”

    向勇微笑道:“我只希望尽快完结这件事,我还想尽快回去继续查案子呢。”

    他将自己的武器全部交给洪赤,坦然跟着洪赤踏入市政厅。

    另外几人抬着两具尸体和两口大箱子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