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银色闪电 > 第七十五章战场上的歌舞
    五十多名河忍冲刺向最后剩余的残兵败将们,木叶忍者拖着沉重的身体,试图做出最后的抵抗。

    双头犬巨大的眼眸中流露着悲伤,那个人他最终,还是没有来。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他的妹妹死在他面前。

    就在他想撑起自己的身体,发动最后一招之时。

    一个银发忍者远远看到了这一幕,他急速奔驰,然后高高跃起。

    他用牙齿咬着长刀,飞速结印,一手握住左手手腕,上面涌现出了银色的电弧!

    电弧顺着手掌边缘流动,慢慢的凝聚于五指之上,银矢死死的盯着它,慢慢地,电弧跳跃着汇聚于手掌中心之上。

    汇聚而成的电弧越来越多,流动性却慢慢降低,在他手中形成了一道粘稠的电浆。

    这还不够!

    银矢加大了手中的查克拉输出量,大量电弧汇聚成电浆,包裹了他整个手掌。

    从外人的角度看去,就好像他整个左手都被一个银色的拳套包围一样,实际上那都是粘稠的电浆!

    看着左手上的电浆,他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这种形态的电流对于他来说,十分不好控制,只不过一瞬间,他的左手就被灼伤。

    顾不上左手灼烧的痛苦,他迅速把电浆往长刀上面一抹!从左至右!所有的电浆全部都抹上了刀锋之上!

    最后形成的,是一把银色半液态电浆长刀!

    透过粘稠的电流可见,就连被附着的长刀都已经被烧红!可见上面附着的电浆伏度有多么巨大,这种形态的电流,是银矢花费了足足半年时间,在激流电印的基础上,开发而出的新性质变化电流!

    具有强大扩散性和电流强度的高压电流!狂涌!

    这种始于激流,最后在银矢的不断开发尝试下,最终用失去了大量流动性为代价,形成的全新电流。

    不过..

    失去了大量流动性的电浆实在是太难操纵!因为失去了流动性,导致了银矢根本无法对它精密的操纵!哪怕是费尽全力,做到的程度也只是让自己的手免受一大部分伤害,依然会被上面的高度电流烫伤!

    而且根本不能独立出去释放,必须要事先用激流在手上进行狂涌的性质变化,才能形成这一道狂涌电浆。

    最终经历了大量实验,无数次失败,银矢终于找到了这一招的最强使用方式!

    那就是附着于长刀,用强大的力量把它贯入地面!

    “那..那是什么?”

    一个河忍呆呆的看着天空之上,一个银发忍者高举银色的电流长刀,如同拖着千斤重物一般,狠狠地朝着他们砸来!

    一个河忍面露惊恐,他想起了前方队友曾经带回来的情报,那个银发的杀人疯子,刽子手!

    他最擅长的,就是从天而降!用一柄缠绕着银色电流的忍刀!残忍地杀死他们!

    那把忍刀附着了性质变化的电流,根本不能用普通的忍具来抵挡,最好的方法就是躲避!

    “那是..!!”

    “不好!快躲!”

    虽然大部分河忍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看着银发忍者头顶的木叶护额,用屁股想都知道他是这些敌人们的增援!

    而且那把电刃一看就十分危险的样子,谁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被这种东西给劈一下。

    冲击而上的河忍们纷纷后退,银发忍者却力劈华山一般斩向他们的阵营之前!

    轰隆隆!!

    山崩地裂!地上被这一刀劈开了巨大的裂纹!声势浩大!

    这一刀,没有劈中一个人,不过银矢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

    “狂涌电斩!!”

    噼里啪啦!!

    刀刃上面的大量电流被这一刀狠狠的灌入地面之中!无数电流炸开朝前方冲去,疯狂的席卷向前!

    河忍们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招变化,本来以为那只是一把被性质变化附着的忍刀,哪怕威力大也不可能会这样。

    没想到他们被这一招的外形所欺骗,这实际上!是一个大范围的攻击性忍术!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唯有不断的后退,争取能躲过这个恐怖的术!

    但是..

    失去了大量流动性和附着性为代价,所带来的扩散状电流狂涌岂是能轻易躲开的?

    它如同台风过境,蝗虫席卷,如同海啸一般飞速卷过,把一个又一个的敌人给淹没吞噬!

    地表上大量涌动的电流顺着他们的双腿,冲入了他们的身体,高强度的电流使他们麻痹,浑身颤抖着无法动弹。

    那些试图跃起躲避这一招的河忍们,则是被地面上不断窜起的电流抓住双腿,浑身颤抖着从空中坠下!

    银矢冷笑连连,这一招在他放开了控制之后,会自发的去寻找附近的导体,而人体百分之七十都是由水分构成,简直是这种电流天生的喜爱对象!

    这一特性直接就导致了,他们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一刀所携带的海量电流卷入其中!

    水门等人震惊的看着这个银发的背影,他半跪在众人身前持刀下压的身影是那么坚定可靠。

    银矢目光冰冷的看着那些浑身麻痹的河忍,他们接下来,都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而已。

    银发忍者活动着脖颈,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他说道:

    “犬冢狼!这一刀,我欠你的承诺还清了一半!”

    双头犬巨大的身体缓缓喘息,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宽慰。

    ‘银矢,我没有看错你,你最后还是来履行了你的承诺。’

    银矢大口喘息了几声,这种形态的电流对他的查克拉消耗巨大,不过瞟向前方那些浑身麻痹的河忍。

    他双眼大睁!

    杀气毕露!

    “不过这一招,我就彻底还清了!”

    他此时就如同一个磨刀霍霍的刽子手一样,任谁都能听出他话语中的急不可耐!

    如同刀锋一样凌冽的杀气放出,他右手持着烧红的忍刀,左手绽放出耀眼的电弧,高声呼喝!

    “电遁-流刃轮锯”

    银矢身体上大量的穴位中喷洒着查克拉,高速旋转之下,圆形的电流轮锯出现在众人眼前。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它便已经高速冲向被麻痹的河忍人堆中。

    电与刀,血与肉。

    这一招再次展现。

    不过这一次它的观众,变得更加多样,除了近在眼前的水门等人,就连不远处的木叶联军大都能一睹这招的面目!

    妖娆之血随着圆锯的转动喷洒而出,他们在起舞,他们如同飘零的落叶一般起舞。

    整个战场之上,无数人围观着这一曲歌舞。

    银发忍者全神贯注,为在场的敌人们奉献的一曲死亡之舞。

    它的舞伴是被电流麻痹,束缚了身体,无法动弹的河忍。

    它的伴舞曲是痛苦的叫喊,是被利刃切割血肉的声音。

    它的观众是战场上无数目呲欲裂的敌人和目露震撼的木叶同伴。

    它的作者是一位银发的忍者。

    这是一曲血腥的华尔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