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罗成之将星入命 > 第39章 正义之战
    剑拔弩张,罗成一看伍氏带本部约五六百精兵,而辽东郡,燕郡,柳城,涿郡等的大将,各带本部精兵也来了,局面眼看要混乱,一场血战就要爆发。

    “都给老子安静!”这时罗艺大喝一声,“弟兄们,我们同是大隋军人,军有军纪国有国法,谁敢乱来违令的斩!”

    这一嗓子就像沸锅冷水一下就静了,罗成也惊讶而他爹罗艺一吼,亦有张飞大喝的奇效。

    数队千余人拥挤在擂台下,一张张英武的面庞,齐盯着中间最威武的罗艺将军。

    人们但见罗艺,顶盔贯甲,手拿长枪坐骑马上,威风凛凛的样子,真压得住场。

    耀武扬威,罗艺长枪一摆:“谁也别乱,军演擂台北平擂,有什么本事上擂台上展示去,听本将军命令,先都给我回到各自的位置!”

    “是!”千余人齐声答应,眼看一场乱战,就这样平静了。

    罗成在人群里赞叹不已,他爹罗艺不愧一方诸侯,有武将威仪,这样子的气魄应该很快能统一幽燕吧?

    罗艺这几年凭战功雄霸幽燕,带兵远征大漠的威名,手下更有阿史那大奈,张公谨等良将,又多了姜松等姜氏十虎,实力爆增,华北除了义军窦建德外,军事力量最闪耀的就是罗艺了。

    “大家别听他的!”只有伍奎带的兵没听罗艺的,伍奎还向其他人道,“罗艺我听说你要自领幽州大总管,你这是公然要造反啊!到时候,你亡无日矣!”

    罗艺阴沉着脸,手里枪晃着,向伍氏道:

    “伍奎、伍亮,你们带这些兵来,是来打擂台的,还是兴师问罪的?若是后者怕你难回去……”

    “不,罗将军,”伍奎吓一跳,看左右弩箭对准他们,忙把语气缓和,“我等听你吩咐来打擂,但有些话先说明白,首先您偷袭我渔阳驻军,现在你又摆个擂台计划招兵买马,扩军备战,当着大家说,罗艺你到底想做什么?”

    “哼哼哼!伍奎,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想做什么,我不好说明白,但,大家想来心里有数!”

    “罗艺你想学窦建德造反!”

    “轰!”

    这话一说破,所有人都震惊了。

    “窦建德什么东西?”

    罗艺傲然向所有人道:

    “我只是给幽州百姓、给所有人一条活路,百姓苦于徭役兵役,地荒了,今年又遇上灾荒年,人也眼看要饿死?所以我罗艺开仓放粮!我救百姓也是救自己,没百姓我们这些兵存在还有何意义?”

    “好!”罗成第一个给他爹喝起彩来。

    “那你也不能带兵攻我渔阳啊!”

    “伍奎,你守着粮仓,阻止我不给百姓放粮,你还下令射杀向你讨说法的士兵,还有人性吗?”

    “那是官粮皇粮,没有皇命,私自放粮是要杀头的!”

    “那你就看着百姓饿死?”

    “我不是向皇上上本启奏了嘛!”

    “管用吗?”

    “罗艺啊!”伍奎激动道,“你我都是大隋将军,奉公守法,服从命令是天职,圣上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有什么错?”

    “呸!”罗艺骂了起来,“我罗艺是大隋臣子是将军,但我们也是人!圣上若知道了我救了百姓,一定也不会责怪我的,反倒是你伍奎徇私枉法,昏聩无能!大家说大隋留着这样的无用的将军有何用?”

    “是呀是呀!”

    “伍家人滚出幽州!”

    “杀了他们!”

    “罗艺你不用煽动兵变!”伍奎脸上一红一白的,“你这样说,那我就听你的,一切擂台上见分晓如何?”

    “好啊,请就位!”

    “请!”

    所有人也都渐次平息了一切杂念,大家各自找位置,然后全部又把目光集中到了擂台上。

    这个北平大擂台,是一次军方擂台,罗成在后面听得清楚明白,一时之间已完全了解了前后因果。

    姜松和罗成身后,新来的秦琼、苏烈等人先安定一下,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北平擂台一摆上,分明就会是一场大比拼,刀光剑影。

    天下大乱的大格局下,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罗艺上次偷袭渔阳受重创,损了千人,急于补充兵力。但百姓对招兵特别反对,隋兵役太重。

    罗成先前给罗艺出的办擂台的点子,让智将张公谨采用,一提醒罗艺,也觉得方法太妙了,一举数得。

    擂台能扩大影响证明实力,二为铲除障碍,统一整个北方!

    所以,罗艺把各驻军都召集来了,假传了圣旨,说受皇帝命,罗艺可以在军中选拔武将,要升他为幽州大总管!

    目前罗氏在河北扩张路上,涿郡、燕郡、雁门郡等地守将已经明确投降了罗艺,但渔阳郡等地方的伍氏兄弟,却仍要维持皇帝的统治,伍氏看来实力并不太弱。

    罗成在人群里,被别人指点着挨个辨认伍家人,其中伍奎身边,一个文官打扮的引起他注意,但见这文官气质不凡,外表看似文弱,但很潇洒,尤其是两个眼睛滴溜溜乱转,似乎充满了鬼点子:

    “这人就于又仁?我一看他就绝非善类,是他一直出各种阴损招害我们的?”

    罗成想起来了,买通姜寒,设伏兵用弓箭,让罗家人一直吃亏的,大概他没少出谋划策。

    看除了这些敌人,朋友外,其余各郡的将军,势力,态度也有游移不定的,黑马是谁也难说,所以鹿死谁手未可知。

    “原来……”罗成等人已经下了擂台,呆在士兵群里听到了别人的议论,有的说了,“天下确实已经大乱了,窦建德起兵造反一下子,那些被征兵的百姓,都蜂拥着投降他们去了呢!”

    “真恨人让伍安福那小子跑了!”

    在罗成身边,人群里好几个人都发出来这样的恨恨的声音。

    罗成扭脸一看,刚才说这话的却正是姜松,很奇怪,姜松这种武功修到大成境界的,这次居然杀人的心这么盛。

    看来姜氏一族中,姜家十虎将之间的族人情谊,那平时也真是极深厚。

    罗成向前一步,拍姜松肩膀:“姜猛是我的横练师父,姜松哥你放心,我也会想办法杀了武安福替他报仇!”

    “借问一下!”耳边一个山东口音的大汉声音,“敢问哪位是俺的罗成表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