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星界蟑螂 > 第146章 虚虚实实(10更完毕)
    墨蚺精于潜伏偷袭,而不善于正面搏杀,被花柏山主偷袭重创,缠住不放,本就有些陷入被动。斑布突然到来,跟花柏山主一呼一应,似乎酝酿着什么致命打击。

    墨蚺战士不明所以,但思维还是转得极快,首先想到,勾句山蟒战士恐怕被这头体型来看就很善于搏杀的黑色赤蠊战士击杀。

    它与斑布有过交集,非常确定,这头体型较小的黑色蠊族战士不仅有胆魄,善于搏杀,还很机敏,不好对付。

    有想得到的,又有想不到的。想不到的是对方准备以什么方式攻击自己。

    这是关乎性命的疑惑。顿时心生恐惧。

    墨蚺战士奋力扭动身躯,企图掉头逃窜。

    花柏山主紧随其后,后腿爆发,猛力一蹬,加速前蹿,煽动脉翅,身躯腾空,从蟒头划过,空中收拢两条后腿,接着又是一蹬,四根趾尖刺破鳞甲,在蟒头留下四个深可见骨的血洞。

    花柏山主速度再一加快,落在墨蚺前方,扭头,继续奔跑,迎面冲锋。

    墨蚺战士吃疼,慌张,迅速盘旋身躯防御。

    碰的一声,花柏山主与墨蚺碰撞,又迅速地分离,冲撞过程中还不忘用能够活动的那一条前肢从对方身上扣下一片蛇鳞。

    墨蚺战士侧腹伤势严重,如今头顶又被刺出四个血洞,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不敢主动的发起攻击。

    那头黑色蠊族战士呢?

    神念扫过,顿时气的不轻。

    斑布根本就虚晃一招,冲向霞蚺战士的途中,突然折转,转而冲向与风铃搏杀的桥鳄战士,先前与花柏山主的交流根本就是使诈。

    ……

    桥鳄战士的外皮分作两层,表层是坚硬的方条形凸起,下层是厚实柔软且坚韧的皮层,外刚内柔,防御力超强,如同身披重铠。正是因此,它们才敢毫无顾忌的冲撞血棘防御墙,硬抗铁刀山主的火焰而不死。

    若在水中,它们的动作还非常灵活,别说山主层次的蠊族战士,就是郡主来了,都奈何不得。

    然而,上岸之后,身躯结构就凸显出致命弱点:膘肥体壮,身披重铠,但四肢粗短,移动笨拙。

    斑布观察过普通桥鳄,陆地战斗,它们攻击手段很单一,就是突然侧身,用鳄尾抽打,或者用大颚撕咬。

    风铃也是奇葩,竟然能被咬中,而且不止一次,左边脉翅被咬得稀烂,主翅脉上吊着稀落的残破翅膜。

    斑布瞅准机会,从后方俯冲,企图降落桥鳄战士的后背。

    “小心!”

    风铃见状,焦急大喊。

    斑布猛然间意识到危险,慌忙煽动脉翅,调整姿态,俯冲的半途,重新向上攀升,飞上高空。

    精神念力向下扫视,只见桥鳄身躯一个原地腾空翻转,搅动大片淤泥飞溅,半空中,张开大颚,弯曲身躯,向后咬来。

    还有这么一招攻击方式?!

    斑布不由后怕。

    这要是俯冲下去,多半会被咬中,不是断腿就是折翅。

    “风铃是这么着了道?”

    斑布缓缓降低飞行考度,低空盘旋。

    风铃提醒道:“它们的力量很大,跟蠊族战斗过,熟悉蠊族战士的攻击方式,知道该如何应对。斑布,不要轻易攻击!”

    一边说着,一边后退,远离桥鳄战士。

    桥鳄战士步步紧逼,同时提防着头顶的斑布。

    毫无征兆,斑布加速,发动俯冲攻击。

    桥鳄战士身躯立马微微弓起,四腿伏地,身躯一个翻滚,尾巴猛力抽动,凌空回头,长大的大颚咬合。

    斑布却没有落下,而是半途突然折转,又倾斜升上了高空。

    纯粹的试探性动作,这一次将桥鳄战士的整套动作看得清晰。

    绝非本能攻击,而是针对蠊类种族创出的一套针对性的攻击方式。

    毕竟智慧生命,仅这一招,就可以完美的破解蠊族战士的四种攻击。

    斑布又看出了问题,这一招的发力,非常复杂,从头到尾,双颚、腰背、胸腹、四肢、尾巴,全都用上,一齐发力。

    “这么高难度的一个动作……”

    斑布低空盘旋,降落地面,疾驰,从正面冲锋。

    桥鳄战士将双颚长大成90度,原地不动,等着斑布冲撞上来。

    斑布却中途蹬腿,煽动翅膀,突然腾空,根本不正面碰撞。

    依旧是佯攻试探。

    这一次,桥鳄战士有了心理准备,缓缓的合上嘴巴,不再理会逃窜的风铃,集中精力,专心应付狡猾的斑布。

    斑布低空盘旋,绕着桥鳄战士飞来飞去,跃跃欲试,几次摆出俯冲的动作,又放弃。

    数次之后,桥鳄战士终于耐不住,掉头,拔腿狂奔,冲向铁刀山主。

    斑布毫不犹豫,从后方疾驰追赶,低空俯冲。

    桥鳄战士立马发动绝招,弓背,腾空而起,摆动尾巴,先是一个翻滚,凌空扭转脑袋,张口向后咬去。

    这次依旧是咬了个空,因为斑布压根就没打算攻击,向前俯冲一段距离,眼看临近,又向上攀升。

    “呼噜噜噜……”

    三番五次的被戏耍,桥鳄战士终于失去耐心,发出愤怒的声音,决定先杀死先前那头被自己重创的蠊族战士。

    扭头看去,丧失了战斗能力的风铃正快速向山上逃窜。

    桥鳄战士不顾空中的威胁,奋起直追。

    风铃察觉,扑腾残翅,一瘸一拐,加速奔跑。

    桥鳄战士跟着加速。

    斑布低空飞翔,又一次的发动试探攻击。

    可惜,这一次,桥鳄战士不再上当,埋头,一门心思的要追杀风铃。

    斑布继续向下俯冲。

    这是一场虚虚实实的心理博弈。

    桥鳄战士估测,这一次斑布该会壮起胆子攻击自己了,所以又使出了绝招,结果发现仍旧是佯攻。

    “呼噜噜噜……”

    气得直叫唤,继续向山上奔跑,追杀风铃。

    斑布接着发动俯冲。

    桥鳄战士不理会。

    果然,还是不敢攻击,仍旧是佯攻。

    桥鳄战士不禁猜测,这头黑色蠊类战士是不是胆小,压根就不敢攻击自己?

    正想着,发现前面奔跑的风铃突然停了下来。

    这家伙被吓傻了,跑到了陡峭的崖壁下,前面没了路,侧面又是陡坡。

    “斑布!”

    风铃很急,贴着崖壁向上爬,结果爬上两米又摔了下来,此时正艰难的向侧面移动。

    “呜呜呜……”

    桥鳄战士的声音中充斥着嘲弄和得意的味道:两头蠊族战士,一个不敢攻击,一个走投无路。

    桥鳄战士放慢脚步,朝着风铃步步紧逼。

    爬过斜坡一片草丛时候,腹部突兀的一凉,接着是割裂的巨疼。

    身躯本能的弹开,展开精神念力检查,四条深入内脏的爪刺,差点被开膛破肚。

    精神念力向草丛探去,这才发现那里有一个隐蔽的洞穴,继续向洞内探查,一个黑色身影转瞬即逝。

    “是什么东西偷袭了我?!”

    桥鳄战士腹部的皮甲柔软坚韧,是什么样的利爪,能够一下子击穿?

    已经来不及深思,因为飞在空中的那头黑色蠊类战士又一次的发动了俯冲攻击。

    这一次是真是假?

    桥鳄战士害怕,施展绝招,弓背,腾空,翻转……胸膛血水混合着雨水,四散飚射。

    还是佯攻。

    斑布攀上高空,调整姿态,锁定目标紧跟着又发起了俯冲攻击。

    这一次,四平八稳的落在了桥鳄战士的背上,四腿牢牢攀附,两条前肢挥舞切割。

    斗智斗勇的战斗,到此结束。

    桥鳄战士身躯猛地一弹,腾空,带着斑布翻滚,倒跌地面,顺着斜坡向山下滚落……

    然而,无论怎了尝试,都不能摆脱斑布的攀附。

    后背剧疼,感受到斑布锋利趾尖切开外皮,切开背部肌肉,支刺脊骨。

    浑身一颤,下半身麻痹瘫痪。

    PS:修改章节,一章至少需要半个小时,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10更完毕,晚上没更新,休息一下,继续写,回头再爆发。